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243 王对王!

    一柱擎天!

    “快,心衰了!”心内的主任和欧阳一看,连忙的说道。欧阳让开了道路,这个时候不用说什么了,心衰在医院太常见了。不过就是这个病人的体位有点点滑稽,本来非常严肃的场面,可就是怎么的都正经不起来!

    因为特殊的体位,张凡和几个年轻的男医生赶紧把病人扶坐了起来,远处急诊科的几个小护士,竟然偷偷的捂着嘴笑!急诊科的主任,翻着白眼瞅了一眼,不过没用,别说小护士了,就连好多女医生都嘴角上扬,这种场面太少见了!

    心脏这个脏器算是人体中简单而又复杂的器官,说简单非常的简单,就四个空腔,四个门,怎么描述呢,就是如同四个联通在一起空腔,如同汽车的发动机一样,不停的做着收缩舒张运动,把血液不停的打出去,收进来。

    这个循环又分为两个循环,一个大循环一个小循环。小循环就是心脏和肺脏之间的循环,把富含二氧化碳的血液置换成富含氧气的血液,然后又把这些富含氧气的血液传输出去。

    大循环就是把这些富含氧气的血液传输到身体各处,置换成二氧化碳的血液,然后再回收回来,就这么简单,和汽车的动力系统特别像,如果把汽车的排气筒连接到发动机上,就直接是一个性质了。

    说难呢,也是超级的难。心脏病,其实是简称,正真的说法是心血管循环系统疾病,这个名词里面就包含了两套系统。

    心脏就如同房子一样,有房间,有通道还有电路,电路管理的是心脏有序的肌肉收缩和舒张。一旦出现循环不畅,紧接着就是通路出问题。通路出现问题,一样也能引起电路出现问题,这就是一个连锁反应。

    心肺相连,心脏出问题然后肺脏就出问题,一般心脏问题,普通人看不出来,首先表现出来的就是肺部的问题,呼吸困难!

    肺脏出问题,傲娇的大脑开始发呆,二氧化碳一储溜它就如同醉酒一般,开始犯迷糊。然后身体为了保护这个傲娇的大脑,就开始收紧全身的血管,把氧气尽量送到大脑里面去。

    然后,身体其他器官都不乐意了,首先肾脏就开始跳反,少尿开始,然后开始把毒素储溜,紧接着就是身体其他各器官也出问题。

    这就是各脏器衰竭大概流程,其他疾病引起这个各脏器衰竭的时间不是很快,有时间让医院的医生慢慢的去阻止,去阻断这个过程。

    一个心脏一个大脑,特别是心脏,出现大的问题,各器官衰竭的特别快,一旦到了肾脏还不能阻止,哪就没机会了!就是抢救过来,后遗症也非常的棘手。

    所以心脏抢救要相当的迅速,其他器官的抢救可以按照小时来划分,而心脏却是用秒来计算的。一旦超过一个阈值,损伤就非常的严重。

    心衰,药物性的心衰。这个时候哪有时间再顾忌他的一柱擎天,先救命再说吧!医院里只是针对疾病而不对人,可人是一个复杂的社会动物。往往很多的时候,在姓氏后面有个后缀,比如说老板!

    因为这种人就如同一个蜘蛛一样,牵扯出好多好多关系线,然后连接着好多好多有能量的人,和120前后脚的来了好多好多人。

    女人、一个年纪三十多岁的女人,还有一个女人,也就是五十刚到的样子。“姐姐,你快去看看啊,这到底是怎么了。他要是死了我该怎么办啊!姐姐快啊!”年轻一点的女人对着年长的女人说道,毕竟年轻走的快。

    “怕什么,死不了的!就算死了能怎么办!沾花惹草,你也是,我让你进门,你就是这样管着他的吗?”

    “姐姐,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年轻的女人仔细一看,真如犹带露水的鲜花,如此年纪还如此的娇嫩!真不是一般人家能养的起的女人!倾人也不过如此而已,

    年纪大的女人,国字脸,法令纹都有了,圆眼,大鼻头,怎么都不算是美女,倒是有点英气,一脸寒霜,王老板公司的下属,对年纪大的女人非常的有礼貌,“李董!”一路点头。

    银行的领导也赶忙的走下了台阶,“各位领导,请放心,就算是老王不行了,还有我,一定会认账的。麻烦各位看在往日的情分上,给我们一口喘息的机会。”

    “只要李董能出来,我们也不着急!”有时候啊,所谓的资产所谓的抵押物其实都是笑话。

    医院急诊科里。医生们忙碌的开始抢救,心内的主任是第一抢救医师,她不停的下着口头医嘱:“取坐位,双腿下垂。给氧,面罩式给氧,Bipap(双水平气道给氧)给氧,所有监护安装!”声音迅速而冷静,抢救室内,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就连欧阳也是静静的站在一边!这是她任丽的战场!

    一般抢救是一个医生,数名护士,而且还有一个专门记录的护士,这个时候的记录全是简写,盯着时间描述的简写,比如这场抢救,心内主任的所有描述都按照时间记录的。

    外行人有时候觉得医生抢救没有尽力,或者是没送东西,没有尽心,其实这都是以讹传讹的。只要是台手术,是个救急的病人,上了台子,不管哪个级别的医生,送不送礼物,他都不敢胡来。

    法规、条例不是看着玩的。这时候急救如果病人死了,家属一告,病历是直接被封存的,除非是上级来调查才能打开的。所以这种场合,等于是警察就站在医生身后的,有些时候很无奈,疾病不是简单的是非问题,它有个量,用这个药物和不用这个药物,其实很多时候医生也很纠结。用,说不定能救人也说不定能致死。到底用不用,这就是一个医生的胆量和职业素养。

    “吗啡,5mg静注。呋塞米40mg静注,于两分钟内推完,计时!”冷静的声音,任丽身边的急诊护士趴在高脚托盘上快速的记录着任丽的口头医嘱。

    医生们都在站在一边,听着任丽的口头医嘱,一边观察着病人的状况,如果药物达不到治疗的效果,那么就是护士下场医生上场的时刻了。

    这不是什么好事,往往当护士解决不掉的时候,就是残酷开始的时刻,所以护士是白衣天使,说的一点都没有错,护士很多的治疗都是无创的治疗,可医生上去的时候,往往就是血腥的开始,如果这个病人不能抢救,那就是动刀的时刻了。动脉内球囊反搏斗,心肺辅助系统,都是要见血的。

    欧阳面无表情的看着病人的变化,这种时刻外行人不懂,怎么能知道病人好转了没有,一个很简单的观察方法,看出尿了没有!

    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最是优先大脑的,一旦病情有好转的变化,血液才会赶紧朝着肾脏灌注,一旦血液灌注就有滤过,一滤过就有尿液!

    这场抢救从头到尾,欧阳只说了一句话,因为任丽的技术比她好,所以她不会干扰任丽的,就是因为当小护士抓着一柱擎天的时候有点犹豫,欧阳铁青着脸说了一个字:“插!”

    患者这个状态可以说是介于休克之间,走前一步就是休克。就在急诊科内紧急的抢救的时候,急诊科的门被轻轻的敲了一下。

    欧阳转头一看是卫生局的一个干事,小干事对着欧阳招了招手,抢救室真的是非请勿入的地方,里面紧张的身影,严肃的场面,一般人都不敢进。

    “怎么了?”欧阳声音有点不客气,这个时刻干扰她,真的不应该。

    “李总想了解一下王总的病情。”小干事赶忙的说道。他不敢对欧阳不敬,指不定那天欧阳就去卫生局当一把手去了。

    “什么总都不行,现在没时间,抢救病人呢!”欧阳本来就很是反感这种人,在加上一个商人排场不小,竟然指挥着卫生局的人,她没准备给脸。

    “你就是医院的院长?口气不小啊!”李总出现了,轻轻地推开了卫生局的干事。

    “口气小不小的轮不到你来评价。”欧阳看了一眼这个女人,准备转身进病房。

    “站住,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家男人什么情况,你不说清楚,信不信我去政协去纪委投诉你!”

    “呵呵,你男人什么情况你不清楚?不要在这里张牙舞爪,这里是医院,想投诉去投诉!”欧阳什么脾气,才不尿她。

    “这就是医院,这就是医生,你们来看看,我就是简简单单想问问情况,你看她的那个嘴脸,还有没有法律了,还有没有人管了。”女人本来就一肚子的气,气自己男人不争气,气银行的不要脸,现在又碰到欧阳一点脸面都不给,她彻底爆发了。

    这个女人不简单,早年间和王总一同打下了偌大的天下,如果不是因为不能生养,估计老王都不敢偷腥,腿不给他打断。发达多年来,上到领导,下到公司的员工,那个不是对她毕恭毕敬,有理有节的。

    现在不管老王行不行,她要有个由头向政府找麻烦,缓解还款压力,说不定她的心里还真希望医院把老王救不过来呢!钱到一定的量级,虽然说是没有什么区别了,其实是错的,这个东西到了一定量级,就能转化成权利。

    权利对于这种人就如同毒品一样,是会上瘾的。

    “你们就这样对待病人家属的吗,我们一年上缴如此多的税收就是这样的待遇吗?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不然今天没完!”

    “李总,消消气,王总还在抢救呢!”其中一个银行的行长赶紧出来平息。

    这里毕竟是抢救室的门口,欧阳不想和她吵,她不想影响到抢救室里的医生。

    可这个李总这个女人没完了,“消什么气,这种人能当上医院院长,这个医院还有什么指望,今天老王要是葬送在这里,你们能负起这个责任吗?垃圾!垃圾医院!”

    “保卫科,去,把她推出去!想去投诉,现在就去!”这话直接弄的欧阳火上头了,她寒着脸说道。

    医院的保卫科,特别是边疆的保卫科其实都是有编制的,这些人几乎都是从军队下来的,平时照常出操锻炼的。保卫科才不管你是什么总呢,直接就把这个女人推了出去。

    其实这个事情都是话赶话,医院在抢救,不管情况如何,其实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来给你解释情况的,要吗活了,要吗死了,或者是要家属签字。

    今天要是一般的家属也不会去在这个时刻问情况,这个李总呢,因为想早知道情况,早做下一步的打算,而且因为觉得是有地位,应该受到尊重的。

    而欧阳呢本来就对这种人有点反感,再加上正在抢救,所以也不是很客气。

    好多时候,在特殊的情况下,是需要院长来做决定的。抢救的时刻,有些特殊情况,特殊的人物,比如要用一个不确定的药物,到底用不用,这个时候就必须医院院长来决定,所以很多医院的院长如果是个外行,那就完了,你承担不了责任,就没有相应的权利。下面的医生对你直接不尿。

    保卫科虽然是在推,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拉着女人出了急诊大厅。欧阳理都没理银行的几位,然后直接就进入了急诊科。

    李总,直接气炸了。一头本来精致的卷发,让自己给甩成了三七分。“你们都是木头吗?站在这里是木头吗?看不到我被人欺负吗?给我打,出事了我负责。”

    几个保镖和陪着王总来玩的中层,立马出手了。保镖就不说什么了,这些中层都是靠着这两口子赚钱养家的,再说对面是医院保安,他们也不怕,要是真的是黑道,他们还得掂量掂量。

    双方人马混成了一团。急诊科内紧张着抢救病人,外面热火朝天的拳来脚去。“院长”保卫科的主任悄悄的给院长说了一句。

    “去,打电话,让医院的男医生集合。我就不相信了,有钱就了不起?”欧阳出了急诊科,并没有干扰到抢救。

    一会的功夫,内外科的男医生,全部汇集到了急诊科的门口。欧阳从哪个年代过来的,什么事情没见过,而且本来就是一个热血女人。怕事,对于她来说,谈不上!

    “脱掉白大褂,有一个算一个,把他们给我赶出去。这里不是这帮流氓闹事的地方,把仓库的铁锹也拿出来。”欧阳站在台阶上举着扩音器喊道。男医生们整齐的站在欧阳的前方,站在平时非常护犊子的院长前方。

    卫生局的干事和银行的几个领导一看,差点晕过去了,太火爆了。这还是女人吗?都不是直属的领导,也没办法去指挥。电话直接就开始汇报起来。今天真的要是出事了,他们谁都承担不了这个责任。

    防暴队!警察局!气势汹汹的来了。场面看着好像火爆异常,其实真正没什么伤情,保镖对保安,又不是私仇,也就是演给领导看的,而公司的中层干部,更打不了个啥,手无三量劲,能打个什么!当男医生们汇聚起来的时候。

    防暴队也来了,直接就把人群分开了。

    “硝普钠5ug/启用,第二通道给与硝酸甘油10ug/min,监测血压。多巴胺2ug/。”外面的叫喊声,一点都没有影响到里面的医生。这个时候,就算外面下刀子了,也影响不到他们,因为救人是他们的第一任务和天职。

    “胡闹!”主管卫生的领导,气糊涂了,哆嗦着嘴唇。欧阳技术好,有能力,而且是一个上级的保健医生,而李总又是利税大户,都不是善茬。

    他生气,生气的是因为他对这两人都没办法!。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