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259 谁来?我上!

    一般情况这种抢救病人的事情,哪个疾病就归哪个相关科室负责,可这个人一看就是个复合伤,看这种血液的颜色,估计是扎破直肠进入盆腔后损伤了大的静脉了。也算是运气没有差到把,要是大动脉,这么长的时间,急性全心衰早就失血而挂了!

    大出血者液体复苏是一个非常必要的手段,但先以何种液体复苏为佳,临床上争论到现在还没结果!原则要求液体的电解质浓度与正常血浆相似;渗透压及渗透量与全血相似;且能以最少的液量达到最大的扩容和最佳的带氧为原则。近20年来的文献认为,早期液体复苏晶体液优于胶体液,前者包括葡萄糖和电解质,后者包括血浆、血浆代用品和全血。

    简单的说就是目前休克抢救的时候,到底先输血还是先输平衡液都是一个争论不休的事情,何论其他呢。

    这种内部脏器的出血,必须是一边抢救休克,一边做手术,积极的去寻找出血点,然后止血。只有先止住血,才能算是有希望保命了。

    欧阳不在,这个手术,就有争议了,以前的时候,肛肠科的主任是不会参与这种事情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这种事情有普外的在前面扛着。他就乐得干自己的痔疮。

    可当张凡在肛肠科做了一台直肠癌的大手术后,他就坐不住了,他的权威性几乎让张凡给打掉了,现在不把这个场子找回来,以后估计也不好干了。现在已经风言风语的说,他也就是割个屁股的水平!

    这就没办法忍了。还指望着下面的医生给他养老婆呢,“准备手术把!”他看着抢救的病号,率先的发出了声音,他想好了,打开肚子他只做他肛肠部分的手术。

    普外的主任和泌尿的主任没吱声,他尴尬了!没人搭台子,医务处的主任一看架势不对,赶紧的联系欧阳。老大不鸟老二,没个强势的上级,真的拿把不住这帮眼睛在头顶的主任。

    就在医院这边抢救,准备手术的时候,伤员在港湾的家人早就翻天了,四处找人,他们现在只能托关系,找人,去找有能量的人,不然远在万里的伤员,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家大业大,内部的事情就多,希望他活的有,希望他死的有,希望他半死不活的也有,还真不奇怪,钱财动人心!如果是小户小家的,只要有能力,绝对会把力气朝着一个方向使的。

    患者保镖的电话不停的响起,边疆老板的电话也不停的响起。真是一包糟,伤员家里面的人在博弈!手术和转院之间的博弈,这种级别的老板,他老婆未必能做主!

    欧阳拿着电话下来了,上级领导也打招呼了,也没直接下命令,就是一句话,尽力而为。这就是一个态度。领导的电话非常有讲究,必须、一定、尽力,都是代表不同的关注程度。

    欧阳进入急诊科后,外科的几个修闭口禅主任也都开口了。

    “怎么做?谁上?”欧阳问道,领导关注级别不同,她也就关心医生的业务了,并不想给医生们什么压力,患者的身份并没有透露。

    “院长,这是肛肠的外伤,我主刀把!不过考虑到大出血的情况,我申请其他科室协助。”肛肠科的主任说道。

    “行!”欧阳看了看他后说道。然后对着普外和泌尿的主任说道:“准备手术把。”简简单单两句话就把事情给确定了。

    肛肠主任的面子不大,水平一般,还请不动普外和泌尿的主任,估计也就是普通的副高来协助。不过也够了,其实这个手术看着凶险,只要快速打开腹腔,找到出血点,除了速度上面有要求,其他的也没什么难度,又不是什么需要清扫淋巴,再造之类非常考量难度的手术。

    就在他们商谈手术的时候,急诊科的心内主任也没有闲着,先要把命吊住,才有可能进行手术,什么是吊命,就是首先要保障这个循环,循环中的氧气!

    张凡不爱八卦,更不会去好奇几个主任的勾心斗角,他关心的是疾病,关心的是抢救。心内的主任,省级医院的专家,当年就算是被倾轧到了市级医院,可她的休克复苏术,在市医院自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这就是资格!

    早期液体复苏的原则和方法有讲究,就是:早期、快速、足量扩容是抢救休克成功的关键。

    任丽冷静的站在病床前方,双手交叉,抱着自己胳膊,不带思索的下着口头医嘱,“建立四条静脉输液通道,快速输平衡盐液1500ml,右旋糖酐70(中分子右旋糖酐)500ml,用输液泵加快输液。”

    然后看了看心电监护,直接命令道:“手工测血压!快。”护士忙不过来,有点忙,张凡上前一把拿过血压计,快速的开始测量血压,这个时候讲究速度,不是讲风度的时刻。

    “70/30mmhg。脉搏细速。”张凡一边测量一边汇报。“输血,静脉全血加压快速静输300ml。地塞米松入壶。”任丽继续说道,任丽也是拼了!这种抢救方式,有点危险!一旦把握不好,就是大事!

    这种人,不缺钱,入院的时候就放了十来万!霸气侧漏。

    “血压上升了,脉搏仍旧细速。主任可以手术了!”张凡对任丽说道。

    “好,剩下就看你们外科的了。”这个急救的原理也很简单,通俗的说,就是碗里有鱼,碗底破了一个洞,必须保持一定速度的添水,不但要保证鱼的需水量,还要维持着不能一下子给溢出来!然后继续维持着这种平衡,等待着外科的止血治疗。

    这就是功力!

    护士推着病床,带着固定的液体架,快速的出了急诊科,跑向手术专用电梯。肛肠的主任,意气风发的出门了,他准备进入手术电梯。

    “边个系主刀医生?”一个助理样子的女士拦住了肛肠科的主任。

    “嗯?”

    “你们谁是主刀医生。”保镖翻译了,在港湾,这种家族势力很大的人,选择助理不一定是用来办公的,而且他们这种倾向英国的老式家族,最是排斥普通话。

    他们不是说英语就是说地方土话!而且也以说英语为标榜某种身份!

    “这个是我们的董事长,四十多亿身家的董事长,你确定有把握吗?”这个女人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就是一句话,压的肛肠主任,顿时不敢进电梯了!估计这女人是卧底吧!

    别人着急不着急不知道,边疆老板一定是着急的,生意场上的事情弄不明白,不过看他的神情也知道,关系不小或者说牵扯的利益不小。

    “欧院长,我是秘书长的朋友,请您一定帮帮忙!有情后补!”边疆老板吓都吓死了,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威胁医生,这摆明就是来砸场子的!

    要发飙的欧阳止住了怒火,看了看边疆的老板,老板一米八几的汉子,半弯着腰,低头祈求的看着这个一米六过一点的老太太。

    欧阳看了看有点愣神的肛肠科主任,说道:“说啊,大声告诉她!”让一个女人在上手术之前给吓唬住了,欧阳不能忍!

    “我!我!”肛肠科的主任有点语气不连贯了!欧阳肚子里的锅都开了,太不争气了!钱多就了不起吗!

    他们哪个年代过来的人很是矛盾,目前华国老式财主财团,很多都是他们这一代,可真正能说看不起财主的,也是他们这一代!

    欧阳蔑视的看了一眼肛肠科的主任,回头望着一帮子刚从急诊科出来的医生说道:“谁有把握,站出来!不要让人看不起!我丢不起这人!”

    “我!”泌尿的主任!

    “我!”普外的主任。

    “我!”泌尿的副主任。

    “我!”普外的副主任!

    “院长!不用劳动诸位主任,我上就行!”张凡站在人群的最边缘,大声的说道。

    “行,就你了!让年轻的医生上!”欧阳说道!

    当边疆老板一听让最年轻的医生上的时候,直接软了!瘫了!心中万匹驼羊飞过!。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