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287 车带喇叭

    张凡没想到吕淑**车水平真的不错,无级变速的小摩托让她骑的飞起。十几分钟后,吕淑颜带着张凡来到了手足医院门口。

    张凡跳下摩托车,也顾不上吕淑颜了,“谢谢了,那天请你吃饭!”一边说一边朝医院里面跑。吕淑颜本来要走,结果看到医院里面的医生,见到张凡好像特别的客气。

    她的好奇心顿起,看了看四周,然后把摩托车停靠在不挡路的地方,脱下帽子,拿在手里,慢慢的进入了医院。

    医院经过巴图的管理,感觉有点脱胎换骨。以前那种草台班子的感觉已经一去不返了。洁白的墙面上面,挂着大幅的案列,许许多多各种手足外伤的放大照片和一些注意事项。

    如何受伤、如何治疗、术后恢复情况,都彰显出来。还有很多文字描述,从茶素市的手足外科历史开始谈。

    巴图专门找的记者抢手,润笔费给的满满,写的声情并茂,好像如果没有手足外科医院,茶素市街上全是缺手少脚的人一样。

    虽然夸张,但手足外科医院确确实实的做了不少实事。手足外科医院未成立之前,这个地区的人一旦受到手足受伤断离伤后,两个选择,非常明确,一是想办法去鸟市,七八百公里外的鸟市。二,残端包埋!

    吕淑颜慢慢的看着墙上挂的病案。张凡早就跑进了医生办公室。“什么情况。”现在手下的医生,李亮、宋兵他们已经成长起来了,一般的手术,已经不需要给张凡打电话了。

    虽然张凡一有时间就来这边刷手术,可这种急诊手术的电话比起以前来说就少之又少了。

    “一个四岁的小男孩,大人切骨头的时候,不慎将右手从腕骨上端给剁了下来。因为是小孩子,李亮,他们从来没做过小孩子的这种断肢再植,所以我就给你打了电话。”

    老陈现在已经不再操心医院的外部事物了,专门盯着手术,虽然手术水平达不到张凡的高度,可他毕竟从医几十年了,眼光还是有的!

    什么手术能做,什么手术必须通知张凡,他做的、看的非常精准!

    “对!”张凡点了点头,又说道:“手术器械用具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行,我们出去迎接患者。”说着话,张凡带着一群医生护士,来到了医院门口。张凡走在人群最前方、最中间,一群人鸦雀无声,只有脚步的声音。动作迅速的来到了医院门口。推车、救急车都已经准备好了。

    静静的等待!“他?这个医院?额!”吕淑颜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悄悄的离开了医院。激情过后就是疲乏,任何事情都一样。比如那个也是一样的。

    来的时候,吕淑颜让张凡催的肾上腺素飚起,这会她好像发现了张凡的秘密,好像又不是秘密,她有点累了,有点意兴阑珊了,慢慢的骑着摩托车向家中驶去。

    张凡望着道路尽头,这个时候其他什么事情都已经无法让他关注了,除了伤者。

    小儿疾病,特别是骨科,在外科中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科室。小儿普外,小儿心脏外科几乎可以挂靠在一般的普通外科,和心胸外科。

    而这个小儿骨科却不能挂靠在普通的骨科当中。成人骨科,已经发育健全,改变也只是骨质的改变。

    而小儿骨科,就复杂了。小孩子,特别是这种幼龄儿童,他们的还在飞快的发育,一些骨损伤,真的不好处理。

    不能简单的认为,儿童骨骼就是成人的一个缩小版,那就大错特错了。关节的骨垢、以后发育的弥补代偿性,这些都要考虑到。不能如成人一般,只是考虑目前。

    简单的一个小儿骨矫形手术。按照成人的方式去做,嗯,不错,做的非常不错,对位对线,生理解剖位都非常的好,结果半年以后,小孩子的骨骼有点变型。

    这是什么情况,这就是因为医生没有考虑到孩子的发育,没有考虑到生长中的孩子。所以小儿骨科,相对于成人骨科,难!

    简单的一个骨折,成人一个X片就能看的一清二楚,可小孩子就不一定了,没点资历的骨科医生还真的看不出来。

    分离的骨骼、还未发育健全的骨质,到底骨折了还是没有骨折,小医生拿起孩子的X片,头就发懵!

    老陈的重要性这时候就体现的非常明显。如果是个成人手术,按照李亮他们现在的水平,问题不大,相对于张凡来说也就是手术时间的长短,损伤程度上的区别了。

    可小孩子的这个外伤不好说了,做不好,影响的是人家孩子的一辈子,小娃娃才开始成长,才开始面对世界呢。不能因为手术的问题,导致了孩子的畸形!

    马路上,远远的,警车开了过来,原本是四个骑警在前方开道,经过市区的时候又有一辆带有哪种大喇叭的警车也加入了!

    警灯、警笛、不停打着双闪的摩托车大灯。都无疑告诉着路人和过往的车辆,请让开!请让开。大多数人,遇上这种情况,特别是120、110或者救火车之类的特种车辆,一般人都会让路或者停靠在路边让行。

    可就怕那种开上车以后,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的人,一抓方向盘,就成了天老大,他老二,我好好的走在路上,凭什么给你让路,车船税我又不是没交!

    所以,这个时候带喇叭的车辆就非常重要了,这是再和时间赛跑,能快一点就多一分的机会,多一点生机,孩子也会有个美好的未来。

    医院的医护人员,早早的站在台阶下面待命。由远而近的车队飞快的驶来了。车队到达医院门口的时候,闪着警灯的交警们,停车下车。

    不顾血渍的帮着孩子爸爸把孩子包出了汽车。孩子已经有点嗜睡了,缺血休克前的表现!“快,放到平车上。扶好孩子!抬高伤肢!”老陈组织着护士和年轻医生。

    孩子被放到平车上,张凡一看被护士扶起的断肢,血淋淋、白骨森森!稚嫩的小胳膊肿胀的如同水萝卜一样。

    李亮快速的从孩子妈妈手里接过了盛放小手的瓶子,苍白、极其苍白的小手,如同是橡皮娃娃的小手,可怜!孩子的妈妈,泪水止不住的流着,望着李亮,期盼的眼神,她有无尽的哀求,想要说出来,想要祈求面前的医生护士们,可又担心拖延时间,只能死死的咬着嘴唇,拼命的忍者!忍者!已然咬破的唇齿之间慢慢的渗出了血水~!

    张凡一看,稍稍的放松了一下,切口平直,断肢保存妥善,损伤时间不长,“直接进手术室!准备手术。备血、打开静脉通道纠正休克!快,老陈,你准备好手术签字同意书!交代好病情。”

    “好的!”张凡没时间安慰或者向家属交代病情了,离断的肢体随着时间,断肢的细胞会产生肉毒素,这就是为什么一旦时间过长后,就算切口平直,医院也不会给伤员再植的缘故。

    肉毒素是会要命的!。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