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312 三天

    有些时候,特别是一些特殊行业,可以对陌生人冷声冷面,但对自己体系内的人也不说是热情吧,最起码也会客气一点。能干医药代表,智商或许无需多高,但情商绝对要高。

    一帮子医生对孙经理不哼不哈的,他一点都不在意,一直保持着微笑的态度,也不主动去找人碰杯什么的,就是做好端茶倒水的工作,一个堂堂大区经理,能做到这一点,真的不是一般人。好多好多人,就算再苦再难,让他去低声下气,坚决不去。在这个金钱引领风骚的世界,谁对谁错呢!都没错,只要你能保证父母孩子的生活就行。什么世界和平、全球变暖,真和咱关系不大。

    张凡也在学习,接人待物,行内规矩,这全是知识都不能缺少,这就是一个完整的社会人。没有这些铺垫,想要走的远一点,可能性真的不大。但是,这里的学习也只是学习,而不是沉迷,不是舍本逐末的去追逐它,懂就行无需精通。

    巴特的各项实验室检查也都完善了。早晨查房结束,回到科室办公室,老高看着巴特的检查汇报单,沉吟了半天没说话,他也再思考,思考手术方案。愣是半天没说话,最后他放下检查单,对张凡说道:“要谨慎,这台手术真的要谨慎。咱们还是多讨论讨论一下,怎么样。”

    对于老高,张凡也没什么可顾及的。有一说一,“主任,这台手术是有点难度,但只要您和王主任帮我,问题不大。”

    “你有详细方案了吗?”

    “嗯!”

    “前路?后路?”

    “后路,前路损伤有点大。”张凡对着老高说道。

    “后路!后路难度又高了一点,这个手术真的太麻烦了,失败成功短时间内也看不出来啊。”老高盯着巴特的片子,摸着自己刮到发青的下巴。

    这台手术就这么的别扭,脊柱矫形不是骨折,到底成功了没有,一时之间看不出来的,而且如果医生的水平不高或者判断失误,随着孩子的发育生长,不仅没把畸形纠正过来,还会加剧畸形。

    “现在做手术,是这个孩子最好的机会了,岁数越大效果越差。”张凡强调了一下。

    “我知道,这样吧,先预估手术风险,然后和家属把情况谈清楚。未来的风险,目前的风险一定都要说清楚。必要的时候请儿科或者内科医生来会诊。”老高生怕张凡没经验,把该想到的都交代的清清楚楚的。

    “好的。我下午就请会诊。”

    “嗯。我去上门诊了,有事情打电话。”

    处理这些事情必须得张凡亲自去弄,其他医生说不清楚,他也不放心。而且这些事情都必须是在手术结束后才能去做的,不能因为一个病号而耽误其他病人的治疗。这也就是大家平时看到医院里的医生好像特别忙的原因。一旦有一个特殊或者病情严重的病人,医生能忙的脚不沾地。

    早晨,有一台锁骨骨折的手术,摔伤导致了骨折。碎的不是很厉害,就是一个斜型骨折,碎骨块几乎没有,就一个明显的断端。这种手术,就适合王亚男去练习。锁骨骨折,骨科医生都非常的注意,稍稍一放松,说不定就会被胸外科的医生抢走。骨科医生也不吃亏,胸外的肋骨骨折也没少抢。

    “注意,固定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下面的肺组织。不管有没有把握都要做好保护措施。”张凡当助手,但是还是把手术要注意的事项,不厌其烦的反复的强调。

    大家可能觉得好像多此一举。其实不然,医疗行业对知识的巩固非常重视,你自己不去巩固,医院帮着你巩固。三四个月一次考试,基础考试转科考试,反反复复就那点东西,永远深怕你忘记,而且成绩和你的绩效工资挂钩。

    医疗行业就是这样,只有更熟练没有最熟练。生命不息,学习考试也就永不停息。上了手术,上级就是上级,虽然张凡和王亚男都是住院医,但张凡这时候就是王亚男的上级医生。

    下午,张凡就开始了巴特的术前准备。一切都走正常程序,先请儿科医生来会诊,虽然儿科医生也没说个什么,就是在病历上写了一句:该患儿目前生命体征平稳,查脊柱明显畸形,目前状态可行相关对症治疗,如有特殊情况可联系我科,谢邀!就这么一句废话,连手术的话都不说,但就这一句废话,要是病历上不体现出来,就算是一个不合格的病历,上级找毛病的时候这就是问题,为什么没有儿科会诊?

    然后再请呼吸科、心内科的来会诊,手术越大,病历就必须越完善,就算对方是说的废话,也得把人家请过来说,这是对患者的负责也是对医生的保护。心内科会诊,来的是任丽和欧阳,老太太早就给任丽打过招呼了。

    “这种手术在市医院有没有先例?”欧阳来了,老高也得出来招呼。老太太翻着病历问道。虽然没有指名道姓的问话,但大家都知道,这是问老高呢。

    “院长,没做过。”

    “嗯,也算是拓展了科室的业务,但是我们不能激进。张凡你去把骨二科的王主任、骨三科的陈主任、手术室的麻醉主任,儿科主任、医务处的主任都请过来,正好人员都齐备,大家讨论一下。”

    “是!”张凡转头就去护士站打电话。这是个医院的特色,私人之间的事情会通过移动电话联系,公事一般都会用内部电话联系。也不知道是怎么传下来的,虽然话费也不多,而且医院还报销,可就是这样,只要是公事一般都是医院内部电话联系。

    没有几分钟老王、老陈就来了,骨科的三个科室都是算是连着的,外科大楼相连的三层都属于骨科系统。自从张凡把这个病号的片子拿给老王看过后,老王直接就迷瞪了。对其他事情也没办法上心了,天天入迷一般的看片子想手术方案,找资料,弄的都快神经奔溃了。

    人就是这样,如果这台手术是上级医院做的,或者只要不是茶素某个医生去做,老王估计也不会这么上心,但是一旦是茶素或者他熟悉的某个医生要做这个手术,他就着急了。凭什么,他能做,我老王为什么不能做呢?老头让张凡摧残的有点惨,这几天吃不好喝不好,真的是茶饭不思的再想方案。

    “人都齐了是吧。高主任你安排吧。”等其他科室的几个主任到达后,欧阳对老高说道。

    “好,张凡这个是你的病人,你给大家介绍介绍吧。”老高对着张凡说道。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三日前,我科室收入一名六岁又七月的患儿,经过检查后,诊断明确:先天性脊柱畸形混合型。实验室检查及查体符合并支持诊断。患者目前因年纪尚幼,并未出现相关并发症,但为保障及避免未来的并发症,故我科拟行脊柱畸形矫形手术给予治疗。但考虑到患儿年纪幼小,且手术时间及其术后卧床时间较长,故请各科专家会诊。”骨一科的办公室内,张凡看都没看一眼病历,站起来就说。医务处的主任在一边亲自记录,因为院长参加了。

    欧阳听完后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在场的医生说道:“大家讨论讨论,这台手术做不做。做,如何做,不做,为什么不做。都说一下。从王亚男那边开始轮着说。”

    在场的除了骨一科的医生,其他都是专家一级别的医生,所以发言也是小医生先说。

    “患儿生命体征平稳,且诊断明确,所以我认为可以做。”王亚男说完就坐下了。

    “不用站起来,就坐着说,节省时间。”欧阳看到王亚男坐下后,又补充了一句。

    小医生也说不出来个一二三,就是简单的说一说病历里面的检查和体征。很快的到了骨三科的主任。陈琦盯着片子看了半天后,说道:“难,手术难度不小,患儿身体发育未成熟,且目前还未出现明显的症状,术后效果不好评判,是不是可以先缓一缓?”

    老陈的意思就是,患儿没症状,手术如果出现异常或者不适,该怎么办。虽然有点保守,但也不失一种老城的建议,毕竟这个是人不是物件。

    老陈说完,两个骨科主任皱了皱眉头,不过没说什么。欧阳也未可知否,心内、儿科的主任都从自身科室评估了患儿的耐受能力,是否行手术治疗确未发表明确的建议。麻醉科的主任明确指明,患儿可耐受手术麻醉后,也就发言结束了。

    轮到骨二科的主任了,老头捋了捋没多少的头发后,说道:“可做,虽然目前患儿未见明显症状,但如果行保守治疗,不出一年,绝对有明显的器质性改变,倒那时候再行手术,也只不过是亡羊补牢。而且我查阅了很多相关论文及病案,只要我们做好做全预案,是可以进行手术的。”

    “这种手术在鸟市的医院多不多?”欧阳问了一句。

    “不多,但也不能说没有。”

    “效果如果?”

    “最早的是五年前的一台类似手术,效果未知,我电话询问过上级医院的主刀医生,病号术后离开了边疆,后续回访就再未继续。”脊柱毕竟是老王的本行,所以对这些事情很清楚。

    “高主任,你说说。”欧阳听完后,对着老高说道。

    “可做,理由前面的医生都说了,我也不用赘述了。但如何做就需要商榷了。”

    张凡在介绍病情的时候就已经明确表示了手术可行,所以也不用发表意见了。欧阳直接拍板:“既然各位专家都支持手术治疗,又是骨科的疾病,还是张医生的病号。高主任、王主任,张医生,你们三个人预定一个手术方案后,上交医务处。三天时间够吗?”

    “是!”被点到名的人,不约而同的答应道。

    这就是欧阳的手段,这算是行政命令,你们吵把,反正时间我定了,三天内不管你们如何吵,必须得给我一个说法一个方案。

    “好,散会。”说完,欧阳先行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