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347 高,实在是高

    “你没喝醉吧?”石头城一桶油主管三产的老总看着石头城医院的院长,一脸的不相信。

    “真的,王总。鸟市的赵主任和中庸的韩主任都确认了。我一听就赶紧来向您汇报了。”院长都快发誓了。

    “哦!院士的弟子?了不得,这样,先看手术,不管手术如何,他们下手术了,赶紧给我打电话,我亲自招待一下。”王总略一沉思后说道。

    “好的,哪我先去忙了。”

    “嗯!去吧。”

    “院士弟子!”等院长出去后,王总坐在大班椅上皱着眉头沉思。

    石头城医院的手术室内,茶素市市医院的医生护士直接算是接手了手术室。厂矿的医院怎么说呢,在这种医院上班的人几乎都事有编制的,不管医生护士都有,工资福利跟着油田的效益走。

    所以医生和护士更关注油田的效益,而不怎么关心自己的医疗技术,所以医院能开展的手术不多。反正有钱,病人不是去了鸟市,就是把鸟市的专家给请过来。

    没人关注医疗技术,手术室只有医疗小分队的人。

    “哇!你看他们的手术床,全遥控的啊。你看这个德国的~!”宝音一边准备着器械,一边对麻醉师刘耀文感慨着。

    “你矜持点成不成,本来人家就看不起咱,你别像土包子进城一样行不行。”

    “哼!”宝音瞅了一眼老刘以后不说话了,她也觉得自己有点大惊小怪了。

    张凡三人,进了手术室。一进手术室,张凡就开始安排。毕竟不是自己医院的手术室,所有手术中使用的药物,器械等都要操心。

    张凡帮着完善器械,韩轩卓和赵京津在一边聊天,老赵对韩轩卓主任说道:“上次去开肝脏年会,会场发了一个文件就是说这个棘球蚴病的。说西北某地的成年人尸检,六十例中发现了十例此病。竟然比十年前的患病率提高了。”

    “是吗?有结论吗!”韩轩卓主任也惊讶了,他没想到此病竟然有如此高的患病率。

    “就是现在饮食习惯和大量宠物的增加导致的。特别是近年来所谓生食肉食的兴起,直接导致了此病的高发。还有就是宠物,家养被丢弃,然后丢弃的宠物再和家养的宠物接触,家养宠物再和人接触,直接就被传染。”

    “都好些年没见过此病了,没想到竟然又死灰复燃了。这个疾病讨厌就讨厌在手术后的复发。”韩轩卓感慨的说道。

    “是啊!”两人坐在手术室内随便聊了几句后。麻醉师说道:“洗手。”

    “消毒面积大一点,这个手术的切口要大。”张凡对消毒的吕淑颜说了一句。

    “好。”

    三人消毒完毕,穿好手术衣,准备手术。原本是一助的吕淑颜被挤到了二助的位置,因为是头颅手术,赵京津也不着急上手术台,而是坐在一边双手插在胸前,闭目养神。

    手术开始。张凡持刀开始做切口。

    这个疾病特别讨厌的地方就在于非常容易传染,比如一只野生的动物体内有寄生虫,它排出的粪便内就有大量的虫卵。

    这个虫卵有特别强的抵抗力。在一些特殊的环境下,估计人都无法存活了,它却活的非常滋润。

    而且这个虫卵进水就污染水,碰食物就污染食物,人随随便便摸一下带虫动物的身体,也就被污染了。特别是小孩子,特别容易被狗传染。

    虫卵进了人类的嘴里后,它立马就钻进了肠系膜的静脉系统,然后随着血液到达全身。其他地方也就罢了,如果虫卵游泳到眼睛四周繁育了,说不定哪天就会看到一个长白虫子从眼睛里爬出来,和你一起看手机。

    钻孔,咬骨,张凡做的非常利索,也非常的干净。他和老韩两人虽然是第一次配合,但是非常的默契,因为两人都清楚下一步要干什么。而且几乎全程无交流。

    打开颅骨,看到的就是是人的大脑,鲜活的大脑,随着呼吸,随着心跳,大脑如同一个雕花的豆腐,而且这个豆腐还是一上一下,突突的。

    术前已经定好位置了,张凡进入的很准确,打开就能看到棘球蚴的虫囊。这个手术真的算是典型的前怕狼后怕虎。

    虫囊沾着大脑,大脑连着虫囊。如果在其他组织,大不了连着组织把虫囊一起割下来。但是大脑就不行了,别说割了,动作大一点都深怕出问题。

    韩轩卓也再看着张凡,要是张凡动作大一点,估计他就会阻止张凡手术。虫卵就在大脑的额顶部。

    差不多鸡蛋大小的白色透明的薄膜里面,静静的躺着数不清的、略带粉红色的珍珠般的小颗粒,如此可爱的颜色看的让人毛骨悚然。

    这个小球随着大脑的蠕动,它好像也在蠕动,黏黏的液体在里面慢慢的搅动着,拉着丝,略带粉红的小颗粒在这黏黏的液体里排列的密密麻麻。从远处望来,真的如同是珍珠奶茶的颗粒果冻窝在了蠕动的嫩豆腐上。

    大脑不能动,虫囊也不能动,这个东西几乎是半透明的东西,绝对一拉就破的玩意,只要破了一个小口,流出哪怕一点点液体,手术就算是失败的,因为这个液体也是含有非常多幼生虫卵的。

    “停手。”张凡不仅自己停手了,还让两位助手也停手了。

    “要做剥离吗?显微镜?”韩轩卓主任疑惑的问道。

    “不!”张凡说完后,对巡回护士说道:“把术前准备的温盐水挂起来。”

    “好。”巡回护士转身从恒温箱里面拿出2000ml的温盐水,挂在了输液架上,张凡用无菌接头链接。

    “嗯!有意思。”老韩大概明白了一点。

    “放低头颅,准备洗疮器。”上百万的电动手术床真的好使,想要怎样的位置都能摆出来。

    洗疮器,简单的说,就是缩小版的高压洗车枪头。

    放低头颅后,张凡半蹲着,老韩也费劲的跟着半蹲,没办法,人老腰硬,这种体位张凡和吕淑颜倒是还能接受,老韩就费劲了。

    “好办法。”老韩看着张凡开始冲洗,轻声的说了一句。

    张凡打开洗疮器,压力调试合适后,沿着虫囊开始用盐水冲洗。一点一点随着盐水张凡慢慢的把洗疮器深入,虫卵算是椭圆形的,想要保证它和四周和大脑分离,用常规方式太难了。

    一点一点冲洗,张凡都不敢大口呼吸。慢慢的,冲啊冲啊,终于随着洗疮器的深入,这团略带粉红色的珍珠果冻浮起来了。

    “弯盘。”张凡不敢喊,可韩轩卓也不是白给的,他急促的喊道。

    器械护士迅速的把弯盘递了过来后,韩轩卓又喊道:“再把体位放低。”随着电动床静静的降低头颅后,珍珠果冻随着盐水一同掉落在了弯盘中。

    涨红了脸的韩轩卓小心翼翼的端着弯盘,慢慢的伸直了老腰。“嘘!”随着弯盘被装进组织袋中,他长长的的舒了一口气。

    “高,实在是高。不亏是祖系弟子啊。”老韩直接被张凡征服了,简简单单、干干脆脆几乎没有损伤到大脑一分一毫的情况下,完完整整的把虫卵给取了出来。

    老赵睁开了眼睛瞅了一眼后,笑着说道:“精准吧!”

    “精准!太精准了。”

    “呵呵,来冲洗,缝合。”张凡顾不上他们,对着吕淑颜说了一句后,继续着手术。

    一个多小时,头颅手术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