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350 水火无情

    手术完成,病人被送往了ICU。张凡和赵京津、他们出了手术室。胖子副院长立马凑了过来了,五个多小时的手术,他竟然守到了最后。

    太太死了压断街,老爷死了没人抬,这话一点错都没有。一桶油的这个级别的领导也算很厉害了,但是除了几个公会的干事,和经理的亲戚,其他的人竟然没来几个。

    张凡他们出来以后,胖子经理也顾不上病人家属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就算经理康复后估计也只能退居二线了。这也是为什么经理手术前忍了又忍的缘故。

    “各位专家受累了。咱先去酒店休息,晚上公司领导要亲自宴请各位专家。”胖子一边解释,一边带路。

    首都中庸的专家、鸟市的专家,院士的弟子这个阵容在边疆小城算是相当的豪华了。公司领导重视,张凡他们的待遇也和来时天差地别了。

    一顿非常有特色的晚宴后,韩轩卓给张凡留了名片,“老弟,以后来首都就给老哥打电话。”然后,笑容满面的老韩走了。老赵随后也走了,对于张凡,他相当的满意,这次打定主意,一定要把欧阳攻克下来。

    前倨后恭的医院领导,这次算是体会到了什么是本事。第二天患者清醒,生命体征恢复的相当不错,各项指标都在慢慢的恢复。

    面子,地位是自己奋斗来的,张凡他们也算是一战成名了,特别是知道内情的单位领导或者领导家人,直接组团来瞧病。

    人就是这样,从众性太强了,张凡的门诊,几乎都是穿着打扮很上档次的女人!有病没病都来看看,这也算是在小城市的一种显摆吧。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石头城发展起来了,周边原本荒无人烟的地方,也发展出了大大小小的居民点。

    在边疆有这么一句俗话,戈壁滩上的小四轮惹不得。各种丰富矿产,导致了各种无序的擦边生意,比如金矿,直接就是说不得,各种小四轮横行,能拉又能跑,关键时刻还能成装甲车,黑吃黑、抢夺不要太多。

    油田也一样,真的是黑色金矿。一辆改装的小四轮,拉着巨大的特殊气囊,然后就是顺着戈壁找管道。他们技术也高,钻开管道就开始装天然气或者原油,真算是防不胜防。

    小四轮背着这个玩意,直接如同一个巨大的白色虫子在戈壁上飞奔。因为气囊巨大,小四轮直接被忽略。

    而且这种作业往往都是夜间进行的。一般正规炼油厂或者天然气的工厂,别说明火,就连化纤的衣服都不让员工穿。场地到处都是接地线,各种消除静电的装置,而这种小四轮的小作坊作业,哪有安全性可谈。

    张凡他们的待遇提升了,原本几个人一间的酒店,也被提升成一人一间的高级客房了。“房子装修好了,家具也订好了,就等着通风透气了,你最近忙不忙啊。什么时候放假啊,我都想你了,你想我了没有。”

    晚上,张凡和邵华在电话里面聊天。就在两人在电话中腻味的时候,张凡忽然听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转头看向窗外,只见西北方火光冲天。

    “怎么了?”邵华从电话中也听到了一声巨响。

    “不知道,好像是外面发生了爆炸了。我不说了,估计有伤员要来了。”张凡一边说,一边利索的穿衣服。

    “你一定要小心啊。”邵华担忧的说道。

    “知道了,你早点睡觉。”刚挂了电话,隔壁的老刘他们来找张凡了。随着医疗小分队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张凡已经算是非官方的队长了。

    “我的乖乖啊,这是怎么了。老毛子的导弹吗?”宝音穿着花睡衣,也从她的房间出来了。

    “你见过导弹吗?”老刘白了她一眼。

    “我”

    “先不闹了,赶紧换衣服,说不定有伤员。大家都回去准备。”张凡说了一声。外面已经乱套了,各种警灯四起。

    炼油厂附近的一个私人炼油小作坊,就是因为半夜收购天然气,结果因为操作不当,导致了爆炸。

    天然气爆炸,太可怕了。威力大不说,直接就把周边的氧气给抽空了,爆炸中心的内的人,就算没有被炸死,也被缺氧、高温给活活弄死了。

    周边有太多的小作坊,而且距离不远的地方就是国家的化工厂,如果不被及时扑灭,后果真的不可想象,消防队,倾巢而出。警察协助着政府工作人员分散人群。

    火光冲天,哭喊无数,老百姓随着到来的警察、医生朝着远处逃离。一群穿着橘红色的人,冲进了火场。

    他们不知道危险吗?其实他们比谁都清楚这里的危险性。但是,旁边就是国家花费巨资的炼油厂,如果持续燃烧,后果无法预估。

    橘红色的身影义无反顾的冲了进去,连动员会都来不及开,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时候的他们什么想法都没有,只有一个念头,灭火、灭火。

    油料燃烧,周围私自建立的变压器,火花四溅。一般人,别说救火了,看着这种情形都会害怕,谁不怕死!

    “快!阻断这边燃烧的趋势。快!建立隔离带!”这种救援太难了,靠近一点都能感觉到皮肤的灼烧疼痛。

    “是!”一个五人小组背着泡沫灭火器,冲了过去。虽然有防护,连钢铁都融化的温度,这个防护就如同一张纸一样。

    大火、年轻的脸庞,坚定的眼光,义无反顾,汗水?脸上估计都被烤出了油水。“噗嗤!噗嗤!”一瓶瓶的灭火器被用光了。

    救活队员,五人一组,五人一组,不停的轮换。火焰慢慢的后腿,橘红色的身影,慢慢的前进。

    就在这个时候,被大火燃烧而发软的一个铁架子忽然倒塌了。砸向了地面,这个铁架子在平日是用来装卸油渣的平台,里面盛满了易燃的油渣。

    “嘭!”火团四射,真的是火团四射。人头大的团状火焰飞向了人群,飞向了消防队员。

    救活,有三怕。一怕暗火,二怕地形不明,三怕周边有重要设施,这次这三样,消防队员都碰到了。

    其中一个五人小组,直接就被落下的残油包裹了。水火无情!

    “快,救人!”支队长的眼睛都开裂开了,谁能想到忽然倒塌的铁架子里面全是燃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