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360 榆叶梅开花

    人到中年,一切都求安稳。特别是在某个单位或者职场上当了领导职位的,更是求稳。石头城医院的院长,宁愿医院半死不活也不想冒险突破,医疗上的突破是要代价的。

    但是,搞技术不行,他搞后勤真的是一把好手。领导探视、专家汇聚,做好招待真的不容易,他和胖子副院长,做的相当不错,食材虽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是做法考究。

    清晨,愿意喝奶制品的一人一碗骆驼奶,一碟嫩绿的野菜,或者一碗红枣小米粥,变着花的各种面食。

    中午四菜一汤,也不超规格,但是牛羊肉鸡鸭鱼,特地的从外面请来了水平口碑不错的厨师。既让领导吃好,还不让领导去操心什么违规问题。

    张凡特意点的肥肉,他专门找人做成了东坡肘子。反正就一个目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不管怎么说,功劳还是有的,良好的伙食让张凡减少了好多吞咽肥肉的痛苦。这三天,也多亏了张凡平日的锻炼,不然这种超负荷的训练,真的估计肝不下来,肝手术肝到低血糖也没有谁了。

    异体抗排斥基因移植术,怎么说呢,其实说起来也简单,就是通过各种免疫诱导因子把小猪皮打扮的如同人皮,然后放置到人体中,让人体的一些战斗因子觉得是自己人,而不去攻击。

    人体的排斥反应超级厉害的,直接能算是不死不休的。不说肿瘤不说超免,就说手指头被扎了根刺。一旦短时间内拔不出来,机体就调集各路兵马杀了过来。

    能分解就给你分解掉,要是不能分解,就会组织细胞围个城墙把这个异物给包裹住,然后如同蚕蛹一样给你挂在半空,人体的内部战斗就这么牛逼。

    然后,你的身体就如同战场一样,高热、大汗淋漓,各种的不适。等这个异物被解决以后,机体才会解散兵马。

    多年以后,只要你长寿,这个被包裹的异物说不定如同果实一样,慢慢的长出你的皮肤,如同苹果挂枝头一样,说不定会在你额头长个小包包。

    可以想象如此大面积的小猪皮覆盖在人体上,其他不说,就是这种细胞战斗都能把伤员脆弱的体系给折腾死。

    早年间的这种烫伤移植也就是救急,术后长期的抗排斥治疗,非常的痛苦。大多数人往往是熬不过来的。

    而基因诱导抗排斥就能非常良好的解决这个战争问题。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医术了。其实医学,和其他科技差不多。

    分术和技。术,简单的说就是这个基因诱导抗排斥,这不知道做了多少实验,耗费了多少资金,花费了多少时间才突破了人体的基因壁垒。

    而技就是张凡制定的手术方案。很多很多举世闻名的医生并不是手术做的多好,而是他术的厉害,能发明新的治疗手段。

    单腿走不快,有术没有技也不行。而张凡目前的水平也就是在磨炼技,还谈不上术,系统中的手术几乎都是成例,他的路还远着呢。

    很多手术术式,被发明后,往往发扬光大的不是这个术的发明者,反而是其他医生。

    这也是医学的难点之一,想把术与技结合起来的太少太少了,一旦结合那就如神一样的人物了。如裘法祖老爷子,黄家驷老爷子,吴孟超老爷子,这都是集,术与技大成者。

    “教授,您说他是不是在信口开河,这种手术方案花费点心思也就制定了。但是”李厚森教授的助手有点担忧的说道,虽然话没说完意思是明确的,他不相信。

    大面积机体诱导费钱不说,也一样的费人,这七十二个小时,他得和其他助手轮流监测,他不想白费功夫。

    “呵呵,希望他没说大话吧。我估计这种情形应该不会说大话,这种手术年纪大的医生手抖做不下来。

    年纪小的经验又不足,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临床上推广开来。”这个是李教授的心血,但就是因为手术的难度,迟迟无法在临床上得到应用。

    临床推广不开,也就只能发表发表论文,然后束之高阁,这不是李教授想要的。

    “额!”虽然李教授的话并不是针对助手的,但是作为医学博士,他的脸刷一下,红了起来,三十来岁的博士按理算是年轻了,但是因为一直读书走科研项,临床接触的少,在这个上面是他的弱项。

    张凡在系统中努力的肝着手术,这台手术算是一个非常别扭的手术,手术非常大,但是手段非常小。

    浅表皮肤的各种通道,最大的超不过2mm,而且不管是淋巴管、毛细血管、还是各种分泌孔道,都是机体驻扎暗探的重要场所。

    所以手术全程几乎都是在显微镜下完成的,稍微一个内皮损伤,完了,内皮的暗探绝对会第一时间通报机体内的士兵,然后就是暴露,紧接着就是战争,一点都不含糊。

    众多手部小肌肉终于达成了记忆,不眠不休的六十多个小时,张凡终于肝下来了。

    晕,从系统出来后的张凡终于体会到什么叫玄天晕地了。太累了,看看时间还有几小时的休息时间,赶紧狼吞虎咽的把入口即化的肘子肉连汤带水的吞了下去,满满一海碗的肘子吃的一干二净。

    充实的胃部,缓解了一点低血糖后遗症。闭眼,瞬间呼噜声响起。太累了,从不打呼噜的张凡倒头就进入了睡眠。外科医生,身体,必须有一个壮如牛的身体。

    培养室中,李教授的几个助手轮换着盯着培养皿中的材料。白中略带粉的小猪皮慢慢的被改变,被改性。

    李教授毕竟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移植专家,西北移植方面的大拿,也从四面八方汇聚。就算手术不成功,但是这种难度的手术多看一看还是有好处的,毕竟失败还是成功之母的。多积累一次这种得来不易的经验也是很宝贵的,说不定就突破了呢。

    三川的、陕市的、陆军的、空军的,兰市的,鸟市的,西北有点名气的医院,都有移植科的医生来了。

    塞外荒凉的戈壁石头城里,一时间汇集了西北医疗界的大拿。

    “怎么样?你觉得有希望吗?”陆军的医生和空军的医生聊着天。地方医院,军队医院泾渭分明。

    “不好说。去年我也做了一次,比这个烧伤面积小很多,但是不知道是那个环节出问题了,最后排斥严重,不得不做抗排斥治疗。最后家属因为资金问题放弃了,哎!”

    “老张,听说这次的医生是你们兰市毕业的?怎么样,你熟悉吗?”

    “额!没怎么听过。”兰市医院的教授有点尴尬。

    三川免疫移植科的主任严德华,他和李教授在酒店房间内部聊天。

    “我也做过几例,面积超过5%以后,成功率就急剧下降。可烫伤面积如果在20%以内直接就做自体移植了,也没必要用这个了。有段时间,我都认为是这个项目原本就是有问题的。后来比我小几岁的师弟,倒是做到了22%。”

    “他来了吗?”李教授眼睛一亮,赶忙着急的问道,说实话他对张凡也不报什么希望。无名之辈,怎么会能完成呢,也就是这次军警政三方的压力,才让他不得不来的。

    “出国赚美元去了!哎,不说他了。怎么,你对这个主刀医生不报希望?”

    “基层医院的小医生,你觉得呢。”老李心里一股股的绞痛,稍稍有点水平的人不是被钱挖走,就是被各种诱惑给吸引走。

    “能在这种压力下站出来,希望不是无知者无畏吧。”三川教授严德华叹气望着窗外荒凉的戈壁滩。

    一时间,医院内部的气氛各种的诡异。说反对吧,没人敢接手。说不反对吧,可大家都不看好张凡。

    军警政的领导也是各种纠结,这不是什么可以失败重来的事情,一次失败就等于人命。可不做手术把,紧接着而来的细菌也会要人命,真的,也是难为他们了。

    清晨,张凡虽然肝到了天昏地暗、玄天晕地,但是毕竟是有系统的人,几个小时的休息,还是恢复过来了。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轻轻的洗了一把脸,慢慢的擦干。

    手术越是重大,越是要在手术前稳住。这台手术时间不会太短,张凡没喝奶制品,吃了一个鸡蛋,简单的喝了一点盐开水后,起身出门。

    开门的那一霎,他看到了他的战友,茶素市医院来的人全都在张凡门口静静的等待着,没有其他人。

    “张凡还好吧?需要我们做什么?”欧阳罕见的非常温柔的说道。四面八方的专家,也是的的确确的给了老太太不小的压力,但是她咬着牙顶在前方,阻拦了好几茬想和张凡交流的专家。她信他!

    “院长谢谢,没事,放心。”张凡对着欧阳轻轻的笑了笑,还是那么的腼腆,还是那么的让人放心,配方没变!

    “古力主任,吕医生,怎么样,陪着我上台子如何?”安慰完欧阳后,张凡转头对着皮肤科的主任古力娜扎和吕淑颜说道。

    “呵呵,问题的没有。”古力笑的花一样。

    “好的!”吕淑颜也是笑着说道。

    “各位主任,帮我站站台子如何?”张凡接着对各大主任说道。

    “行!”这就是一个医院的团体,一个强势领导带领出的战队!

    窗外,榆叶梅迎着骄阳开的是如此娇艳……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