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421 那就好啊

    虽然张凡没坐过几次飞机,但大飞机总归还是见过几架的,特别是哪种不知道是空客还是波音的大型飞机,起飞降落有一种俯视众小的架势。

    再看茶素的这个老式的图式飞机,像个雀儿一样摇摇晃晃的从天际悄悄的落了下来,让地面下的张凡看的万分担心。

    这个飞机不遇到什么气流,还没什么事情。一旦遇到气流,那个颠簸,真如拖拉机一样。

    张凡从青鸟回来考执业医师的时候就坐的这个飞机,万里高空上看着飞机的翅膀抖动的非常剧烈,快要散架一样,生命无法被把控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从那次后,张凡也开始慢慢理解手术台上病人的感受。他没权利,他要是有权利他想让所有的外科医生都来体会一下这种生命不被自己把控的感觉。

    “出来了,看!有人出来了。哪个是你师哥?”邵华站在张凡身边,努力的保持着优雅,不是为了自己,而是想让张凡有面子。

    张凡哪里知道那个是他师哥哟!“我看看,只要是脸色苍白、头上秃顶的,戴厚眼镜的估计就是。”

    “额!”邵华差点让张凡把她的功力给破了,忍了又忍后才说道:“我说让你把领带打上,你也不听,这是对人家的尊重。你现在接触的人层次越来越高了,我都快帮不到你了!”

    “扯!”张凡翻了一眼,“我就是个医生,其他我不关心,尊重不尊重,不是打个领带就能体现的。”

    张凡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语气坚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邵华好像开始有危机感了,时不时的会刺探一下。

    张凡这么一说,邵华颜笑如花,没变,还是原来的石头。挽着张凡的胳膊,什么是幸福,这就是幸福,男人愿意想办法安女人的心,男人在乎女人的感受,女人愿意依靠在自己的男人身边,这就是幸福。

    这个时候的张凡也发愁,虽然飞机不大,但是坐飞机的男人多,秃顶的不少,戴眼镜的更多,到底哪个是呢,就在张凡寻思着是不是喊一嗓子的时候,他看到了赵京津教授。

    路宁几乎一直停留在学校中,大学毕业上研、考博,毕业后又留在了学校,学术方面没有一点问题,但是性格有点内向,不是很擅长和人打交道。所以路宁要来边疆找张凡,卢老肯定不放心了,他提前给鸟市的赵京津教授打了招呼。

    都是搞肝胆外科的,而且行业大佬打招呼,赵京津教授肯定奉陪到底了,而且一听是来找张凡的,他心里就开始晃悠了,自己的墙角已经不稳了!

    “来了,和赵京津教授在一起的,估计就是我师哥了!”张凡抓着邵华的手说到,他也有点小紧张,自己扯虎皮好久了,要是卢老那边不乐意,就尴尬了!

    “真是你说的那个样子啊!而且还是个胖子啊!”邵华悄悄的说了一句,她感受到了张凡的紧张,想说调皮一点让张凡轻松一点。

    “赵教授!师哥!”张凡觉得自己脸都快能把鸡蛋烫熟了。

    “哈哈,还来接机啊,我都熟门熟路了。”老赵虽然乐呵呵的,可是心里早就揪在一起了。张凡从来没接过他,这次一听师哥要来,不仅自己来接,还带着从没露面的女友,“哎!这叫什么事啊!”老赵很无奈。

    “呵呵,小师弟,老师对你很是生气啊!”路宁肉肉的脸蛋,带着一丝吃瓜群众看好戏的表情。

    “额!”张凡汗都下来了。

    “你来边疆也就算了,还叛出师门,去弄骨科。老师很是不满啊!”路宁眼睛都笑成一条线了,临走的时候,卢老把张凡的事情给路宁说了一遍。这次路宁算是带着任务来的。

    “这不是,这不是……”张凡都没办法说了。打了人家的旗号,现在就得给人家一个交代,院士的名头不是白打的。

    “赵教授好,师哥好!”邵华关键时刻替张凡解了围,她知道张凡没那个把气氛活跃起来的本事。

    看着俏生生站在一边的邵华,赵京津教授笑着说道:“哈哈,好,好,张凡手术做的好,眼光更好,把我们边疆最漂亮的姑娘追到了手。还是我们边疆养人啊!哈哈。”

    老赵这种人,不仅在学术圈混的风生水起还能在官场游刃有余的人,情商不要太高了,几句话就把陌生的气氛打破了。

    “呵呵,你好。我是张凡的师哥,麻烦你们了。”路宁也笑着和邵华打招呼。

    上车,老赵直接就开始询问实验进度。一谈论到专业,三个男人的话题就多了起来,陌生感直接就没了。

    “门脉系统的重建我想简单了。首先这种手术的损伤程度就非常的大,术后恢复非常艰难,很多实验老鼠根本就抗不过术后两小时。”

    “是不是实验动物体型太小?或许换一种大一点的实验动物……”

    “不行,体型越大,损伤反馈更大,直接就是成倍的增高,几乎都不能坚持到手术结束,或许是我们的手术不够精细,在青鸟大学我们换过好几种动物,都没有什么进展。”

    邵华根本听不懂,但是她在副驾驶一边静静的听着,偶尔还偷偷看一眼张凡,看着张凡侃侃而谈的样子,她心里甜的像蜜一样。“脸黑怎么了,照样也是专家!”

    “好了,好了,不说了,换换脑子。这事情也不是一两句就能说清楚的,邵经理,接下来怎么安排我们呢!”

    老赵打断了几个人的讨论,他从路宁话里话外的已经听明白了,不是来挖他墙角的。只要不挖墙角,他就放心了。然后笑着对坐在前排副驾驶上的邵华说到。

    “教授,我哪里是经理啊,就是小职员,餐厅已经订好了。不知道你们还有什么其他事情了没有。”说完邵华看了一眼张凡。

    “赵教授,师哥,首都搞烧伤的李厚森教授和他的团队今天也来茶素了,医院……”

    “老李也来了?不容易啊,你们欧阳院长都抠成精了,看来这次所图甚大啊。路博士,老李你知道不,美国来的。”老赵一听就知道李教授来干嘛来了,与其让张凡难做,还不如自己早早帮张凡一下。

    “知道,去年参加首都学术会议的时候,还在一起聊过。”

    “要不咱们也去凑凑热闹,人多也热闹一点。”

    张凡听老赵这么一说,心里真不好意思,人家一个长河学者能如此体贴,真的不容易。

    “行,我没问题,就知道方便不方便。”在哪吃饭不是吃,路宁对于这种事情没什么追求,也随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哈哈,我们去了,欧阳院长绝对的高兴。是不是张医生!”

    “肯定的,谢谢了赵教授。”

    “嗨,这有什么客气的。我本来就是爱热闹的人。就是浪费了邵经理的一番心意啊。”八面玲珑,做人很通透。这种高智商高情商的人不风生水起都说不过去。

    “没事的,没事的。医院接风,让张凡找机会再请你们尝尝茶素的小吃。”邵华原本想说送行,但是又觉得不合适,人家刚来就说送行,不合适,就变成了尝小吃。

    张凡一听两人都愿意,就找了个地方停车靠边打电话。

    “院长,赵京津教授和路博士我现在已经接到他们了。”张凡和欧阳已经有了不少默契。

    张凡这样一说,欧阳就懂了。

    “那就赶紧来人民宾馆这边。给他们的房间已经安排好了,我就在这边等着迎接两位专家。”

    “好的,院长。”欧阳声音不小,赵京津和路宁已经听到了,不管怎么说,面子还是有了,人就是这么怪异。

    一路飞驰,出了机场,邵华一听事情都解决了,也没她什么事情了,因为不顺路,她就对张凡说到:“张凡,你把我放到这里吧,我打车去上班。”

    “行!”张凡说了一句,就准备靠边停车。

    “哎,哪怎么行呢,这大太阳的,打什么车啊。就是一脚油门的事情,送过去,送过去。一定要送过去。这么懂事的姑娘,张凡你要好好珍惜啊。”老赵这个岁数说这个话也合适。

    “不用了,没事的,教授。”

    “又不是做手术,不着急的,当医生的平时说走就走的,也难为你们做家属的了,现在我们都是闲人,耽误不了什么事情的。”

    几句话说的邵华都有点眼红了。

    “是啊,我老婆生孩子的时候,我和老师在上手术,我媳妇一句埋怨都没有。”路宁望着窗外是深有感触。

    送了邵华,张凡掉头来到了人民宾馆。欧阳做事很有一套,要房子的时候就多要了两间,按她的话说,多预留一点总是不错的,反正房子也是空置的。

    “欢迎,欢迎啊!本来我是要去接机的,结果这边必须我亲自来商讨,实在对不住两位专家啊!”欧阳带着属下并没有在楼下迎接,而是站在宾馆大门口迎接。

    “客气了,客气了。院长太客气了。”老赵看了看宾馆门口的岗位,握着欧阳的手说到。

    “这是路博士,真正的青杰专家啊!”老赵顺带着介绍了路宁。

    “欢迎,欢迎。张凡说他师哥要来茶素,我是真高兴啊,小地方,您能来真的让我们万分感谢啊!

    今天不好意思,要是按照老规矩,我们是要出城三十里来迎接你们这样的专家啊,下马酒是必须有的。”

    “院长客气了。”路宁有点局促,阵仗太大了,他还有点不是很适应。

    “请!请!先休息,晚上一定要领略一下茶素人的热情。请!”说着话,欧阳把他们请进了宾馆。

    “怎么说的?”抽空子,欧阳悄悄的问了一下张凡。

    “不是来旅游的,是来看门脉实验的。”

    “那就好!那就好!那就好啊!”欧阳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