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442 只要六周

    肝脏,不管是说它在人体中所在的位置,还是它的功能,都有点承上启下、左右调和的架势。大脑如果是君王的话,那么肝脏就是宰相。

    宏观上看,肝脏像个蜗牛趴在胃旁边,如同是一个吃火锅的蜗牛,胃就是火锅。

    蜗牛的头挨着胃,这个是肝脏的左叶,蜗牛的背部是肝脏的右叶。这样也就可以粗糙的把肝脏划分成两个叶。

    而微观上来说,肝脏像什么呢,像蜂巢或者说是像大型的写字楼。肝脏中心静脉就是写字楼中间的电梯。

    然后各种结构围绕着中心静脉形成肝小叶,肝小叶就如同是一个写字楼的楼层,这里面有很多的办公室。

    这些办公室就是肝细胞,写字楼四周的消防通道就是肝脏的小叶间动脉。

    然后肝脏这座大楼就有无数的这种肝小叶的楼层构成。

    从胃、大肠、小肠、胰脏还有脾脏的静脉血都是汇聚到肝脏中。

    人体吸收的各种食物,在胃、小肠、大肠吸收后,各种物质包括营养物质通过血管,都进入了肝脏。肝脏进行分解组合,然后再输送出去。

    怎样分解组合呢,说个非常简单粗俗的。蛋白质,一个人吃了糖醋里脊。这里面富含大量的蛋白质,不过这都是构成猪的蛋白质,肝脏就如同一个拆解员一样,把蛋白拆成零件,然后再组合成构造人体的蛋白质。

    如果没肝脏,这个蛋白质吃进去是怎么样,吸收的时候还是怎么样。这就坏事了,等吃了几年猪肉后,发觉怎么开始有点变成猪的样子呢?

    继续吃,吃个五六年,好吧,成猪了!虽然夸张了一点,但这就是肝脏其中的一个功能。

    消化道的各种静脉血,不光是有营养物质,还有毒素,比如农药、比如各种物质分解吸收的有害物质。

    这些统统都会被肝脏剔除的剔除,解毒的解毒。如果没这个承上启下的宰相,这些有害物质,不说进入其他脏器,光进入大脑就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情。

    比如吃了一个鸡蛋,蛋白分解产生后的氨分子物质,直接进入大脑。好吧,人就开始胡言乱语,各种的怪异,甚至还能出现裸奔。

    所以,肝脏很重要。肝脏肿瘤怎么来的呢?说实话,很多都还没研究清楚。但是,目前研究比较清楚还是有的。

    比如一个非常爱吃肥肉的人或者长期大量饮酒的人,多少是多呢,每天80g的白酒就算多。

    先不说其他相关的疾病。但就一个肝脏,首先就会出现脂肪肝。也就是说胖子和爱喝酒的人群是脂肪肝的好发者。

    如果本来就是个胖子而且还爱喝酒,那么你这个脂肪肝就更是跑不掉了。也不说什么酒精性脂肪和非酒精性脂肪肝了。

    就笼统的说说什么是脂肪肝,其实也非常简单,就是在肝脏这个大型写字楼里面,被昏君塞进了很多很多的胖子员工,这些胖子就是脂肪颗粒。

    这些家伙不干活,什么分解、组合,全都不干,都是大爷。不干活不说,他还要挤占瘦弱肝细胞的生存空间。

    越来越多的胖子,塞进写字楼里面以后。肝脏这个大型写字楼,就成了一块肥肉,这就是脂肪肝。这个时候,肝细胞还能干活,所以也就没什么明显的症状。

    如果肝脏仅仅是到了这一步,还有救。戒酒、减肥,慢慢的脂肪肝也就恢复了。也不用多长时间,只要戒酒、戒肉、科学减肥,六周时间就能恢复如初。

    只要六周,不要九九八,也不要六六六,只要六周,这些胖子就会慢慢的被肝脏里面的肝细胞给分解代谢掉。肝脏还是能回到原来,继续当他的小鲜肉。

    如果继续吃,继续喝。好吧,就会有越来越多的胖子进入这些写字间里面,直接就用肥硕的身体把弱小的肝脏细胞就给活活腻死了。

    平白无故的被脂肪腻死,肝细胞能甘心吗?不能,所以这家伙就会变成纤维化。也就是原来本是小鲜肉。

    因为不甘心,小鲜肉死了以后,就尸变了。直接就变成脱了水的牛肉干,一模一样。

    紧接着肝脏这块已经成了肥肉的写字楼,就变成了一块没有通道没有功能的,外部油腻,内部纤维化的硬肉块。

    发展到了这一步,脂肪肝改名字了,非常高大上的就成了肝硬化。

    这个时候疾病也就来了,而且到了这一步,再想让肝脏恢复到原来的小鲜肉,已经是不可能了,也就是只能延缓而不能痊愈!

    疾病随之而来,首先就是腹水,下腹部的静脉通不过肝脏,回不到心脏了,含有大量蛋白的血液就从血管冲漏了出来,人体的肚子就开始变大。

    因为肝脏的罢工,各种体内的的激素、毒物无法灭活,直接就出现皮肤发黄,皮肤如同早年间的姜黄一样,蜡黄蜡黄,如同没漂白的蜡像。

    男性还能出现乳(a)房发育,女性直接就是月经不调,无法怀孕。什么出血倾向了、低蛋白血症了,直接就是紧随其后。

    因为肝脏不干活了,不通透了,相关的血管压力就开始变大,如同按住出水口的橡皮水管。

    最常见的就是食道静脉曲张,吃口奥利奥,平时酥脆的奥利奥,这个时候对于食道曲张的静脉就是锋利的刀片。

    轻轻一划,直接就如同喷泉一样,鲜血就能从人的口中喷出,不是吐,直接就是喷出,这也是肝硬化患者常见的死亡原因。

    如果这些疾病都还没弄死这个人,通过各种先进的手术,各种先进的药物,钱如水一般的花费出去后。

    这个人存活了七年,这个时候,已经变成脱水牛肉干的肝脏放大招了,疾病中的BOSS,癌症,肝癌来了。

    所以,现代社会,如此高能量饮食的当今社会,少吃口肉,少喝口酒,不会馋死的。多跑两步,没事走走,累不死的。

    肝脏有很多癌症,不明原因的,无法预防的咱们就不说了,这种能预防的都不预防,就说不过去了。

    肝癌的手术切口是非常巨大的。什么阑尾手术的切口,什么胆囊的切口,在它面前都是小弟。

    “直接输入血浆。”张凡准备开腹的时候,就对着巡回护士说道。

    巡回护士稍稍迟疑了一下,看了看赵京津教授,老赵赶忙点了点头,毕竟是省级三甲医院,手术室的护士多少还是有点傲气的。

    张凡也不计较,直接开始动手!

    不是打人,开始做手术切口。老人皮肤已经发黄到亮眼了,碘伏擦拭在皮肤上已经看不处是碘伏的颜色了。

    因为患者是巨大的肝中心肿瘤,张凡直接开做大切口。从剑突下开始,沿着肋弓做切口,有多大?

    把镜头拉高,从无影灯处看,患者的右侧腹部,就让张凡全部给揭开了。做个粗俗的比喻,就如肉案子上被剖腹的猪一样,肚子彻底的被打了开来。

    一边切,一边止血结扎,张凡的手法娴熟的不能再娴熟,大小出血点,结扎的结扎,电凝的电凝,手术术野根本看不到明显的出血。

    科教厅里,给老常打过电话的主任,面色恢复了一些,看着张凡的手法,对身边的另外一个主任说道:“有点意思,有一手,这个年纪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非常难得了。这家伙到底什么来路,姓赵的就没漏一点口风?”

    “老赵深怕别人抢他功劳,根本不说。他就等着别人束手无策的时候,再跳出来,你没看当时院长的那个脸色吗!”这个时候,这些主任们有点相信张凡能做下来这台手术了。

    大家都是搞这一行的,手底下有没有功夫,是不是行家,一出手大家心里就都有数了。

    打开腹腔,就开始探查。肿瘤这个玩意,太可恶了。这玩意转移的途径太多了,从血液里面能跑到其他地方去发展。

    从淋巴里面能跑到其他发展,也能直接通过附近的组织进行传染。而且还能通过腹水四处逃窜。还能和果树一样,成熟的癌细胞掉落到哪,在哪深根发芽。

    其他的手术一般都是在术前制定好手术方案,直接执行就可以了,但是癌症手术不行,虽然现代的检查设备很先进,但还是没有实地考察来的实在。

    “没有腹水,大网膜、肠系膜、腹膜上面都没有转移!”张凡探查了一遍后,稍稍有点轻松了。一旦转移,手术就要相应改变。

    “有救了,不然年纪这么大的人要是在扩大清扫范围,很难坚持下来的。”赵京津也松了一个口气。

    他知道,今天这台手术成功了,医院内部关于他实验的事情,将烟消云散,等着他实验成功,他就开始向医院顶峰发起冲锋。

    所以,手术不能失败,也不容许失败。当听到张凡说没有腹水产生的时候,他真的如同像是三九天进了暖气房一样的舒畅。

    天助我也!

    肝癌手术不好做,其他不说,肝脏原本就有储血功能,直接就如同是注了水的牛肉,或者是浸水的海绵。随便破一点都会血流如注,更何况是要切开切掉很大一部分呢。

    所以止血很重要。“肿瘤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位置太靠近中心了,结扎把。”探查完,张凡看着肝脏突出来的肿瘤,轻轻的对赵京津说了一声。

    “好,现在就开始计时吗?”赵京津教授询问着张凡,虽然他是专家,但张凡是主刀,而且对于这种手术,张凡比他做的更好。

    “手套。”张凡从器械护士手中接过了一双,未使用的手套,之见他剪开手套,取出手套口中的皮筋。

    “我结扎。”赵京津教授伸手原本想接过这个皮筋做结扎,结果,张凡直接拒绝了。一旦上了手术,张凡能做的绝对不会交给别人去完成。

    肝脏结扎,简单,说起来真的很简单,就是把上行下行的血管用皮筋结扎起来就OK了,是怎样的呢。其实就是如同树枝上的苹果,用绳子把苹果连接大树的小树枝用绳子捆起来。

    就是这么个意思。但是,血管不是树枝,结扎松了止不住血,结扎紧了,说不定会勒破血管,这里的血管可不是小血管,而是非常粗大的下腔静脉,一旦破了,是会要人命的。

    “啧啧!你看,这家伙直接连老赵都不相信,连结扎血管都不让老赵干。”科教厅中的主任们幸灾乐祸的开始嘲笑老赵。

    “是啊,看看,到底有什么本事,让傲气的老赵都能俯首帖耳。”

    “计时!”张凡轻轻而又有力度的结扎了上下血管,听起来很矛盾,这就是一个度,一个合适的力度。

    这个结扎血管的力度,没有五年的练习,肝胆外科的上级医生绝对不会让下级医生去上手的。

    血管不能结扎时间过长,一旦过长,肝脏就会出现坏死。所以,结扎时间不能超过20分钟,明显肝硬化的患者不能超过15分钟。

    也就是说,每做15分钟时间的手术,就必须放开结扎血管,让血液进入肝脏三五分钟。

    巡回护士,打开定时器。对张凡和赵京津说到:“开始计时。”

    做切除手术,其实难的不是切除,而是游离。首先要游离血管、各种的神经、韧带、在肝脏上面还要游离各种管道。

    做手术是为了救人,不是为了切而切的,所以要尽可能较少损伤,这就是一个医生的水平高低的体现了。

    要是不顾及损伤,估计随便拉出一个稍微经过培训的人,都能切掉这个肿瘤,但是一旦牵扯到损伤,就非常的麻烦了。

    肝脏是悬空在腹腔中的,这东西是靠着很多韧带拉起来的,然后血管、肝胆通道通过沿着这些韧带通行,想要切除肿瘤,首先就要把这些韧带血管还有各种肝胆通道给分离开。

    因为是中心型的肿瘤,张凡结扎了血管后,直接就开始摘除胆囊,因为这个肿瘤切除后,胆管就被损坏了,胆囊已经没有用了,留下来只会坏事。

    所以,想要切除肿瘤,就先要把周边清理干净,就如同歼灭战一样,首先要把四周清除干净,然后才能发动总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