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456 大练兵

    茶素市医院,欧阳的工作量终于减少了很多,不是说以前的业务比现在多,而是现在全是她一手提拔或者全是她信任的人,她也放心了。

    内科任丽,在加强心内优势的前提下,继续拓展内科业务。比如原来特需病房,必须有一定级别才能入住,现在彻底开放。肾病科,十几台先进的透析机也进入了医院。

    还和鸟市及内地一些比较有名的医院,也开展了一些科研项目。医院之间的交流也是越来越频繁。

    外科张凡,更是各个科室起头并进,外科基础手术,张凡已经是市医院的龙头医生了,也就是所谓的第一把刀。

    这不是某个科室,而是整个外科。虽然年轻,但是业务能力强,更是拉来了青鸟的博士、首都的教授、鸟市的专家。

    人就是这样,只要信任了,什么事情都好说,欧阳如此揽权的领导,对于任丽和张凡几乎是尽全力的去支持。

    她清楚,对于医疗知识上面,张凡和任丽已经超越她了。所以,对于专业的事情,她是相当放心的。

    张凡说手术室的型臂有点落后了,欧阳直接开招标会,“两百万内,选最好的。”内科需要一个慢性病的体能平台,欧阳直接在新的急症大楼上单独拉出一层,交给任丽布置。

    张凡刚刚就任院长助理的时候,外科的主任们多少都有点不怎么服气,阴奉阳违谈不上,但是无声抵抗还是有的。

    有些时候,明明让医务处通知,早上会去某个科室行政查房。结果,张凡过去的时候,人家已经查房结束,全部上手术了。

    张凡也不生气,他一个一个科室的开始梳理。

    “为了能让外科系统更加的有活力,有动力,更好的为人民服务。外科准备开始大练兵,选拔业务标兵,每个科室都必须形成一个有战斗力的科室机动队伍。

    未来,外科系统不设固定的住院总及主任助理,每三个月选拔一次,能者上、庸者下,全程公开选拔。”

    半个月后,张凡上任后的第一次行政命令发出了。这个事情,张凡找了欧阳,结果欧阳大手一挥,“外科的正常业务,不要来烦我!”

    急诊病号的处理,手术比赛,业务知识考试,主任级别的医生没有要求强制参加。张凡一个科一个科,进行选拔,进行考核,反正在外科中,如果能难到他,估计在茶素医疗界也就没办法了。

    所以,张凡这个主考官权威性相当的强。第一个科室就是骨一科,张凡起家的科室,阻力几乎没有。

    三天考试下来,结合三项成绩,许仙第一,另外一个主治医生程扬第二,紧接着带着院长大印的红头文件也下发了。

    “任命许仙医生为骨一科总住院医为期三个月,协助主任处理骨一科相关业务。程扬骨一科第二总住院,为期三个月。”随着红头文件的下发,外科系统直接惊诧了。

    住院总代表着什么,代表的就是机会,代表着就是无限出手锻炼的机会,代表着业务能力的提升,这就是一个小主任的位置啊!

    外科为什么等级非常分明,不就是因为手术提升太慢吗。只要有机会,有平台,谁都不傻,以前这种职务一般都是主任提名,医院任命。

    大家不得不拼命的讨好主任,现在张凡直接打破常规,考试选拔。

    “小领导开始组建自己的业务班子了,也不知道院长是怎么想的,一点都不说话,还非常支持。要是这样弄下去,不出两年,这帮年轻人就彻底起来了。”

    泌尿科的主任和肛肠科的主任做在一起聊天。泌尿科主任因为和欧阳早年的关系,估计也没什么上升空间了,所以几乎是医院外科主任中的小透明。

    而肛肠科的主任,现在是当的兢兢战战的。张凡干了一段时间肛肠科,直接打破了他的权威,现在科室里面的医生,已经开始不怎么服他了。

    “你说说,这小子怎么吃的这么深,这才几天的功夫啊,就已经有点你们家老欧的风采了。你看看,老欧拿他和任丽架空了老高和其他几个副院长。

    这兔崽子转手过来就开搞选拔,你是不知道啊,科里的医生们,现在一个比一个刻苦,都卯着劲等张凡选拔呢。

    只要这些人熬上一半年,你说我们还有话语权吗?”肛肠科的主任郁闷的说道。

    因为他说欧阳,泌尿的主任白了他一眼,喝了一口水,“院长对小领导也是煞费苦心了,你看看他的轨迹,先在肛肠科代理了一段时间你的位置。

    接着直接拉走成了骨科总住院,没几天时间又成了主任助理,陈琦的事情估计也是院长在考察,结果张凡过关了。

    然后,院长彻底开始放权。技术方面,在茶素外科,小领导说他排第二,你说谁敢说第一?你敢吗?反正我是没哪个脸说泌尿手术我做的比他好。

    医院只要能提升技术,能提升名气,能成为北疆一霸,张凡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估计院长也会想办法的。

    听说上次,他要去你们科室查房,你放他鸽子了?”

    “不是来了一个急诊手术吗!我也不是有意针对他不是。”肛肠科的主任解释了一句,至于信不信,谁也不知道。

    “呵呵,看吧,惹祸了吧。你不给人家面子,人家直接掀桌子。估计所有的外科主任对人家意见不大,反倒是对你怨气不小啊,你啊!自从娶了娇娘后,好像岁数也变年轻了!”

    “少胡说,这里面绝对是老欧出的主意。哎!老狐狸带着小老虎打手,这日子没办法过了。要变天了!怎么这么背呢,要是老黄在,该是多好啊。”

    主任们想阻拦都没办法阻拦,敢反对,下面的医生首先就造反了,能快速的提高业务水平,还不用装孙子,谁不愿意,谁不高兴。

    一时间,只要是有点心气的外科医生,没有一个不开始肝的。

    “天啊,黄家驷的外科书你都看到中册了!天天在熬夜吧?”

    “你也不是一样,外科学估计都翻了无数遍了吧。”外科风气彻底的不一样了,除过平日的工作,不用别人催促,几乎书不离手。

    “你家张凡也不提前透露一点消息,这次考试,我一点书都没看。气死我了。”王亚男考试科室第四名,虽然还不错,但是这三个月的住院总和她没关系了。

    看着许仙显摆的样子,她都快疯了。外科的等级就是这样,只要人家比你高一级,你就要服从。以前两个人互相抢主刀的位置,现在王亚男没底气了。

    “哈哈,好,晚上回来,我打他一顿给你解气。”邵华对于张凡工作方面的事情,从来不会干涉,最多也就在言语上安慰安慰闺蜜了。

    “好,多打几下,一定要打疼他。”王亚男不解气的说道。

    “没问题,要不晚上出来,叫上越越,我们去吃火锅,我请客。”

    “不去了,我要备战,下次一定要考个第一,不蒸馒头也要争口气。”

    欧阳支持,下面的医生积极配合,没几天时间。医院外科系统所有科室的选拔结束。随着一份份的任命书从院长办公室发出,这些拔得鳌头的医生们上任了。

    还没完,紧接着张凡把科室考试靠前的医生全部收编形成科室医疗机动小组。由新任的住院总负责,开展业务大练兵。

    急诊中心要求会诊做手术,相关科室的机动小组直接就是一个医疗组过去。科室新入病号,住院总带着医生首先处理。

    处理不了请示上级医生和主任,主任无法解决再请示张凡。只要有推诿的事情发生,张凡直接就打板子。

    被选拔出来的医生们,彻底进入了炼狱模式,痛并快乐着,真的是痛并快乐着。以前要看脸色,要排队,才能提高水平。

    现在不用,只要你有能力,只要你有精力,手术永远做不完,有的是提升的机会。相对的工作量也大了好几倍,三四天没回过家的医生太普遍了,没人强迫你不回家。但是没被选拔的医生,已经在虎视眈眈了。

    “外科最近风气大改啊,我以前也想这样改动,但是毕竟我是内科出身,关键时刻,有些主任撂挑子,我还真没办法。

    呵呵,最近告状的人不少,这个时候,就要稳住,不要让医生们过于疲劳,只要不出医疗事故,保持这样两三轮,这就会成为医院的常规。”

    欧阳其他方面不担心,就怕出医疗事故。所以抽空给张凡特意交代了几句。

    选拔的医生们累,张凡也不轻松。好些有难度的手术,张凡必须带头上,十几个外科,张凡几乎是在连轴转。

    大家都在熬,大家都在拼。这种机会下,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一旦被别人拉开距离,说不定就是一辈子的距离。

    华国的医疗系统相对其他行业,特别是三甲医院中,医生的流动算是相当稳定的。只要进入医院后,几乎就是一辈子,所以没有谁敢放松。

    医院内部,医生们拼的热火朝天。医院外,病患群体也发生着变化。

    在茶素某个小区,“我的静脉曲张越来越严重,我准备过几天去做手术,你说去中医院还是去市医院?”一个中年妇女和另外一个中年妇女聊天。

    “当然去市医院,你还不知道吧。市医院现在水平越来越高,住院不提前一周预约,直接没有床位,就算急诊进去,也只能住在楼道里面。

    你再看看中医院,偌大的医院,早上还有点病号,一到下午直接没人了。你去中医院,不担心被二把刀给做坏啊!”

    “是吗?哪我得早点去排队。”

    医疗,靠的不是广告,靠的是口碑,靠的是口口相传。什么广告,什么打折都是没办法的办法。某系医院就算把广告打到火星,也掩盖不住手术台上加费的丑恶嘴脸。

    医疗,是,它算是服务业,但是它有个前提,特殊的服务业。这地方是看病治疗的,为了钱,不顾一切,何必来搞医疗呢,去干点其他行业不行吗!

    外科大练兵,院长不仅不反对,而且大力支持。紧接着,护理部在总护士长的提议下,也开始了大练兵。任丽也不落后,紧接着也开始了内科的大练兵。

    张凡当初是为了能更方便的做手术,结果没想到,点火后成了熊熊烈焰,烧的市医院轰轰烈烈。

    “主任,这个病号,从克拉市来的,不属于茶素地区,怎么办?”住院部,办理住院的窗口,财务处的小姑娘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您有转院证吗?”

    “没有,我听这边肝胆科的手术做的好,我就来了。”

    “哪,你这个医保回去估计有点麻烦的。”

    “没事,这个我知道。”

    辐射开始,边疆北,有好几个地区好几个市,结果茶素医院直接开始辐射,以前病患在当地无法治疗以后,只能去鸟市或内地,现在多了一个选择,茶素市医院。

    斯坦国,因为苏联后期医疗直接大规模的坍塌,直接让原本就不怎么行的斯坦国医疗,更加的雪上加霜。

    随着茶素医院的发展,周边几个斯坦国的人也开始出现在茶素。以前这几个国家的富豪,生病了直接飞鸟市,现在就算一般家庭也能来华国看病了,因为茶素离他们太近太近了,五六十公里就到了。

    “哎呀,我的张院啊,今天来了一个斯坦的土豪,直接请了将军酒店的大厨来给咱们做饭。您想吃什么?我让他们给你单做!”手术室的护士长亲热的关心着张凡。

    因为手术病号的增加,张凡决定设立手术室下属的,术后的病号再不用去医院大。

    提议已经开始讨论了,手术室的护士长当然愿意兼任这个新成立科室的护士长,所以最近只要张凡上手术,她就过来显示存在性。

    “什么病号?”张凡好奇了,今天的手术好像没斯塔国的啊。

    “人家还没住院,就是先表达表达他的心意。”

    医院外,几辆在茶素非常少见的奔驰,开进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