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501 死要见尸

    “张院,您带队吗?”小护士王凤比较泼辣一点,打完电话后,和苏倩进到了办公室。

    “嗯,我带队。”张凡笑着点了点头。

    “哪我们两个人报名,我们相信张院。”小姑娘赤裸裸的拍着张凡的马屁。张凡都不好意思了。小姑娘不是觉得张凡帅才拍马屁的。

    医院一到两年之间,就会放出一两个护士的编制来。大城市怎么样不好说,可小地方有编制的护士和没编制的护士,哪直接就是两个阶层。护士编制说实话,竞争非常激烈。

    有了编制的护士,只要技术过关,会做人,哪以后就是预备护士长,如果方方面面都比较优秀的话,说不定还有机会进入医院的高层:总护士长。

    有了编制,就算有了定心丸了,小姑娘一听是张凡带队,立马同意了。张凡是谁,年纪最轻的院领导,外科一把刀,其他科室的护士不清楚,手术室的护士太了解了。这次跟着张凡去国外,也算有点情谊了,说不定以后……

    去国外做手术,光有外科医生也不行,万一遇上血压崩溃,关键时刻没个内科专家,张凡还真没招了。

    选了手术医生和器械护士后,张凡离开了普外科,他准备去心内科,刚出门,马逸晨如同兔子一般,忽然从办公室里面窜了出来。

    “张院!”

    “怎么了?”张凡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小伙子明知故问。

    “您是不是要带队去做手术?”

    “是啊!”

    “我也想去!带上我吧,一定听话,一定……”

    “去鸟市一定带你,这次是去国外,有一定危险,这次就算了,你太小了!”张凡没等小伙子保证,就拒绝了。

    “您也没比我大多少啊。”小伙子嘀嘀咕咕的跟着张凡。

    “什么?”张凡走着,转头问道。

    “没什么,张院您就带上我吧。”

    “嗨,没看出来,你还会玩赖皮。”张凡乐了,小伙子跟着张凡要坐电梯。“你老子同意了,我就同意!”张凡觉得,小伙子家长不会同意的,所以才来了这么一句。

    结果,马逸晨立马拿出手机,“张院,您看,您看,这是我爸发给我短信。”

    张凡探头一看,两条短信,一条长,一条短,长的是马逸晨和他老子说情况的,短的是他老子的回信,就一句话:“紧跟你们张院,好好学习!银卡等会给你送来,出门手头宽裕点好!”

    “呃!你爸爸倒是心大。”

    “您看,张院,我爸都同意了,带上我吧!真的,我一定听话,绝对不给您找麻烦。”马逸晨跟着张凡出了电梯。

    “好,带上你,去收拾东西吧。”

    “耶!”马逸晨连跳带蹦的走了。张凡笑了笑,走向了心内科。

    “任书记,……”张凡紧接着把事情的原委又给任丽说了一遍。

    “嗯,哪行,我想想,最好是个男医生,毕竟出门在外的,男医生也方便一点。”

    两个多小时后,张凡的医疗团队建立了起来,张凡拿着名单去了欧阳的办公室。

    “院长,您看看,这个队伍合适不合适。”

    “都谈好了吗?都是自愿的吧,毕竟不再国内,一定不要勉强。”接过张凡的名单,欧阳看着张凡说了一句。

    “没,都是自愿的。”

    “可以,不过,马逸晨,他岁数小了点吧。”欧阳看了看名单,觉得各方面的配备都不错。就是觉得马逸晨年纪有点小了。

    其实,马逸晨没比张凡小几岁,因为张凡的水平,大家都忽略了张凡的年纪。

    “马逸晨是个好苗子,我觉得应该拉出去多多历练历练,就像你历练我一样。而且他老爹也非常支持。”张凡笑着说道,略带着马屁性质。

    “呵呵,哪就算上他。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不论手术还是什么事情,一定不要勉强,也不要轻易和别人发生冲突。

    一旦有什么事情了,也不要害怕,第一时间带着他们去石油公司的地方,手术器械、药材什么的都多预备一点,有备无患……总之就一句话,安全为主,其他都是次要的。”老太太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

    “哎!”张凡心里暖暖的。

    手术室,护士长带着王凤和苏倩在准备着器械,一套手术器械大约有六七十个小器械,手术不同,器械也不同,三个人轮换着清点了三次,而且预备了两套。

    麻醉师拿着张凡和欧阳双签字的条子去了药房拿药。普通药物也就无所谓了,这种毒(a)麻药,别说整瓶的出医院了,就连用过后的安剖都要回收到药房的。

    出科的时候记录药品安剖的编码,入科的时候再次对比安剖的编码,用麻醉科的说法就是,死要见尸。

    “怎么这次要这么多药,而且还是带离医院的?”药剂科的主任拿着院长和院长助理的签字条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张院要去外面做手术。”

    “哦,这样啊,你稍微等一会。我去备药。”说是备药,其实是去打电话确认去了,医院里,毒(a)麻药品管制非常严格。

    手术医生们都回家收拾东西去了。张凡忙完以后,也没拖延时间,赶忙的回家了。他要给邵华说一声。

    邵华早上开会签到领了一份纪念品后,就坐飞机回来了,回茶素后,也没去上班,今天她可以大鸣大放的在家休息。

    “诶!你怎么回来了,周一今天没手术吗?”邵华在家敷面膜呢,鸟市的夏天光线太强烈了,邵华都觉得自己白白的脸蛋,有点朝着张凡肤色的方向发展了。

    家里只有邵华一个人,老头老太太去菜市场买菜去了。

    “我要去外面做手术了,估计得要两三天的时间。”

    “哦,去哪,我给你收拾衣服。不会又是鸟市吧,我给你装点防晒霜,你要听话……”

    “不是鸟市,去隔壁的国家!”

    “什么?”邵华原本准备要去收拾衣服的人楞了!

    “去隔壁国家。”

    “天啊,怎么会让你去啊,他们国家没医生吗。哪地方多乱啊,不行,你不能去!给多少钱都不去。”邵华一把拿掉了脸上的面膜,眼睛都红了!

    “不是我一个人去,是石油公司的安保队伍带着我们去,而且医院也要去好几个人呢。手术室的女护士都去呢。”

    “你们医院那么多医生,为什么单单就让你去啊,这不是欺负人吗!”邵华带着哭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