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525 大叔和大爷的区别 (为盟主:沽酒弄青梅加更)

    吃饭喝酒,还是得和普通人在一起才爽,段子不停,车速不降。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一点都不做作。要是和没熟悉的王总们吃饭,真的就是饭局,一个个端坐在位,宝相庄严。山珍海味,没个气氛吃着也不香。

    ***闹。不时的有秃毛鸡来找张凡们敬酒。远离家园,大家格外的亲热。

    清晨,在一片喧闹中,张凡他们登上了回家的路。石油基地的工人们站在基地门口不停的挥手告别。

    “这才是人味啊!就算白干活都觉得心是热的。”护士长望着身后的年轻小伙子们,感慨的说道。

    六辆大途乐,朝着东方行驶。窄窄的公路上车队竟然开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穿过阿拉木,王总想停车吃饭,结果被张凡他们拒绝了。

    “不吃,上车的时候,基地的厨师给我们装了好多鸡蛋、鹅蛋、馕饼,就着咸菜吃两口算了,进了咱们自己的地盘再吃。”

    张凡直接拒绝了王总的提议,他不像王总,对这边熟悉,他怕出事,现在的他,不光是自己一个人,而是带着八个身背百万的富豪。

    张凡不同意,王总也没辙。虽然他是组长,可这个组长在张凡他们面前,一点分量都没有。3个多小时,张凡他们才走了两百多公里。

    路窄,车速提不起来。

    六个小时候,他们终于熬过哈国的烂路,车队看到了国门。平时看到五星的时候,说实话,真没什么感觉。这个时候,一群性格内敛的医生们都有点热泪盈眶的感觉了。

    过关,当看到边疆老大,华国武警的时候,张凡悬在半空中的心才算放进了胸腔。“来,换我开,你休息一会。”

    “你行不行!”王总特意问了一句,一车的人呢,张凡要是二把刀,他还真不敢把方向盘交给他。

    “小看人不是!这条路我估计我比你熟悉。”张凡没吹牛,这边的路张凡还真的比王总熟悉。

    因为这里已经是张凡的势力范围了。这边大大小小的县城、乡镇都留下了张凡的车辙印子,也就最近一段时间,张凡这边跑的少了,以前几乎三天就有一台手术要张凡来飞刀。

    “呵呵,是吗。那好,哪我就托大,让张院给我当回司机!”王总笑着停好车,和张凡换了位置,这家伙当初高傲的如同雄鸡一般,真的和张凡熟悉后,也是一个好接触的人。

    张凡上车,出发。望着自己国家的树木、村庄,就连超车后被人咒骂的声音,张凡他们都觉得亲热。

    国门离茶素市区不到一百公里,也就是说,茶素是守在国门上的城市。这里的公路非常的好,双向八车道,一路飞驰。

    张凡开着车,通过后视镜竟然看到王凤和王总竟然眉来眼去,“咳!咳!咳!”张凡咳嗽了几声。

    都是成年人了,张凡也没什么义务去指点人家的生活,但是,还没到医院呢,张凡自己还算是带着任务的,他当然不能让他们明打明放的敲锣打鼓。

    “张院啊,哎,我还是羡慕你现在的年轻人啊,我们当年结婚真的就是盲娶聋嫁,两人的性格脾气什么都不清楚,就组建了家庭。

    结果,从结婚后的一周就是无尽的战争啊!”王总像是在诉说自己的不幸一样,絮絮叨叨的说着。

    张凡根本没进脑子,他现在一心想的就是早早把人送到医院,然后回家找邵华!至于身边油腻大叔的事情,他直接如同起点屏蔽关键词一样,过滤了。

    看张凡没反应,但身后的三个护士已经听的入迷了,他就继续说道:“后来啊,孩子大了,我们也吵不动打不动了,就和平分手了。哎,真羡慕你们能自由恋爱的。”

    说完,还悄悄的瞅了瞅身后的王凤。这个时候的王凤已经脸带羞意了。

    不论地位,不谈年纪,就王总这个五官不整身材如同陀螺一样的家伙,还真的配不上王凤,人王凤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情商不低,智商不少。

    而且能在一个三甲医院的手术室技术拔尖,真的是个出色的姑娘。但,有句话说的好,男人四十一朵花,他的经历,他的财富,他的地位,对小姑娘太TM致命了。

    少妇靠风韵,大叔靠身价。不是说了吗,有钱的是大叔,没钱的是大爷!

    到了医院,医院已经下班了,但是欧阳知道张凡他们今天到达,老太太一直守在办公室里面。

    “院长,张院他们已经进市区了,咱们要不去迎接一下?”

    “嗯,让科室里面不忙的人去接一接,医院的两台客车,三台手术车,是人家用命拼来的,我可是听说了,他们做手术的时候,差点发生了火拼。”

    “好的,我现在就去组织。”说着话,医务处的主任赶忙的去组织欢迎的人群了。

    当张凡车队进入医院的时候,首先就是长长的大红条幅,欧阳好这一口,医务处的主任当然的投其所好了。还有漂亮的护士,熟悉的面孔。大家笑容满面,热情无边。

    欧阳站在办公室的窗口上,虽然知道,张凡他们没事,但是还是一个一个看着,一个一个的数了一遍。

    嗯!全须全尾一个没少,然后转身倒了一杯热水放在桌子上面,放下杯子后就静静的坐在老板椅上。

    果然,时间不长,她就听到了张凡的脚步声。老太太忽然带上了老花镜,赶忙的找了一份文件,低头批阅起来。

    “院长!我回来了。”张凡敲了敲门,看门是半闭的,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哦,回来了啊,怎么样,一路都还安全吧。”

    “挺顺利的。”说完,张凡就准备找杯子倒点水,归心似箭,吃的又是咸菜就馕,嗓子差不多冒烟了。

    “这里有温开水,喝吧。”说着话,欧阳放下了笔,摘掉了老花镜。“当初听说你们碰上了火拼,你们都没有事情吧。”

    “没事,我们当初在做手术,还真没亲眼见这个事情。谁给您说的。”

    “你别管,能安全回来就行,哎!你不知道,这几晚我是成宿成宿的睡不着,医院第一次派出如此规模的医生护士出去,要是真出个事,我的责任什么先不说,我可怎么向你们家属交代啊。

    现在想起来都后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