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526 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张凡看着老太太罕见的有点动情了,赶忙说道:“这不都平安归来了吗!再说了咱们在边疆当医生的,也没少见擦枪走火的事情,您怎么……”

    “哪一样吗!”原本有点动情的欧阳直接没了情绪,瞅了一眼张凡后说道:“在国内,这要是因公受伤,哪是伤得其所,就算真的出事了,哪也是烈士,身后事都会受国家优待的。

    可,你们这次去国外,我当初也是昏头了,当时不应该和石油系统的王总要车,应该是等你们回来以后再说,哎!当初要了车,就成等价交换了,不要车,就是为国出力了!

    哎,你们当初一走,他们把汽车一送上门,我就开始后悔,幸亏没出事啊。你们真要葬送在哈国,什么都算不上。哎!就连名声都……”

    听着欧阳越说越玄乎,张凡赶忙打断了,毕竟年轻,胆气壮。“院长,还有个事情,我得向您汇报一下。”

    “呃!说吧。”张凡打断了她的长篇大论,欧阳有点不上不下了,“兔崽子,老娘还没说高兴呢!”欧阳提拔张凡和任丽后,越来越不怎么参加内外科的管理了。

    医院原本就是医疗单位,不操心医疗,剩下其实就没多少事情了。

    平时欧阳也就看看新医院的建设,和上级哭哭穷,和医生护士谈谈心。

    也就是说,她不仅把医院书记的工作给抢了不说,连工会主席的工作也给抢了。

    而她自己的工作,她却放手给了两位自己的亲信,就是这么霸道,就是这么不讲理。东风压西风,估计也就她们这一代人玩的最溜。

    “我们去哈国做手术,人家给了我们不少的劳务费。大概有……”

    “呵呵,至于这个劳务费,不属于医院的管理范畴,我就不管了。但是,你下去以后一定要给赚到钱的人说清楚,既然收了就不要声张。不患贫但就怕患不均啊。”

    张凡一看欧阳的表情,就知道欧阳早就知道了。

    “嗯,好的,我会嘱咐他们的。”张凡点了点头,不过他对欧阳的话,还真的没朝心里去,凭本事吃饭,不偷不抢的怕啥。

    “回来了,就好好休息几天,然后抽空去趟鸟市,你都不知道,你走的这几天,鸟市的院长都烦死我了,天天准时准点的给我打电话,询问你回了没有!”

    嘴里说烦得要死,可翘起的嘴唇早就出卖了她的内心,一个省级顶尖医院的院长给一个下级医院的院长打电话,她能不得意吗!

    “好的,院长,哪我就先回去了。您也早点下班,我们都来了,您也别加班了。”张凡笑了笑。

    “赶紧走,谁在等你们,我这是还有文件没批示呢!”欧阳不耐烦的赶走了张凡,听着脚步声消失后,欧阳赶忙的收拾着下班,“哎,今天的电视剧又要接不上了。”

    老太太收拾利索后,就急匆匆的回家了,医院现在欣欣向荣,副手和书记被她压制的死死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舒心,她烦心的事情也不多。

    张凡下楼,直接就在领导车位上把自己的酷路泽发动了,自从当了领导后,医院后勤科的科长专门给张凡画了一个专属停车位。

    张凡早就通知了邵华,当然了,秉承的是报喜不报忧的优良传统,邵华也不知道张凡遇上什么事情了。就知道,张凡出国一趟,算是见大天了,吃了没吃过的好吃的,见了没见过的大世面。

    邵华家里早就给张凡准备好多吃的。邵华知道张凡爱吃海鲜,还专门买了一点虾啊、螃蟹之类的。当然了,西北的海鲜还真的没法和海边的比。就如海边的牛羊肉没办法和边疆比一个道理。

    “我回来了!”张凡提着包,进到了家里。

    “啊!啊!啊!”邵华一脸笑意的小跑着跳到了张凡的身上,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小别胜新婚,虽然没结婚,但张凡离开的这几天,邵华是真的非常想念张凡。

    “我看看,我看看,哎呦,怎么感觉又有点黑了。”趴在张凡后背的邵华扳着张凡的脸蛋,忍不住的亲了一口。

    “草原上的太阳太大了,我这都算好的,路师哥都晒脱皮了。”

    张凡温柔的拍了拍邵华的屁股……

    厨房里,老头在处理邵华买的海鲜,邵华妈妈已近打火准备炒菜了。

    “你干嘛去,你赶紧收拾你的海鲜。一打眼你就想偷懒。”邵华妈妈看着邵华爸爸有要出去的架势,直接就阻止了。

    “张凡来了,我去看看他啊。”老头不乐意了。

    “你的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赶紧收拾。等回张凡会进来打招呼的。”

    “头发长见识,知道什么啊!”老头不乐意的嘀咕,说实话,老头一是为了去看看张凡,二还真的想去偷懒。随着退休后,他所谓男不下厨房的规矩也慢慢的失去了效应。

    “好了,下来吧。我去洗个手,和叔叔阿姨打个招呼。”

    “不嘛!我要你背我。”邵华撒娇的趴在张凡背上。

    邵华也就说说,她知道张凡长途跋涉的肯定也累了,腻味了一会就下来了。

    张凡洗过手,来到厨房和老人打了招呼。邵华妈妈炒了一盘菜,立马关掉了活,手在围裙上不停的擦着。

    “哎呦,哎呦,我的老天啊,终于回来了,这几天我天天提心吊胆的,深怕隔壁国家又发生个政(a)变什么的。

    去那边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你看看都瘦了,今天阿姨给你做螃蟹,煮大虾,好好补一补。”

    “呵呵,我就喜欢吃阿姨炒的菜,出门在外,什么都习惯,就是阿姨把我的这个胃口给养刁了。什么都吃不惯!差点饿死在路上。”张凡笑着说。

    “外面的东西不好吃不说,还不干净……”邵华妈妈原本笑容一脸,听张凡这么一说,眼睛都眯成缝了。

    “赶紧炒菜吧,张凡估计路上都没吃饭,来!来!来!咱们爷俩好好聊聊,哪边都还好吧!”非常自然,老头非常自然的拉着张凡逃出了厨房,一点都看不出有逃避干活的嫌疑,这是高手!

    “那边还好吧!越老脸越厚,好像他是哈(a)努(a)克亲(a)王一样!”不过,因为张凡来了,邵华妈妈也没说什么,就让老头拉着张凡去聊天了。

    吃饭,张凡这一天就着急赶路了,还真饿了。吃的那叫一个狼吞虎咽。张凡的吃相,邵华妈妈是越看越高兴,越看越心疼。

    “慢点,慢点。锅里还有!”

    一顿家常饭,张凡是吃了一个沟满壕平,吃过饭,邵华帮着她老娘收拾了厨房后,两老人就去遛弯了。

    张凡看着老人走了后,立马把邵华拉进了卧室。

    “你要干嘛啊!我爸妈刚走,讨厌!”邵华白嫩的脸蛋上面慢慢的起了一片红晕。

    “快来,给你看个好东西。”张凡急急匆匆的拉着邵华进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