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586 受气的小媳妇

    张凡真的很是庆幸,当初有系统后,他选择了不大不小的三甲医院。

    小医院没手术,而大医院手术虽然多到让医生尿血。但,别说你跨专业了,就是跨组做手术都是不可能的。

    而且在不大不小的医院中,张凡早早的出头了,现在虽然他的职称没上去,但是职务上去了啊。

    真的是大压小,小制大。李子雄无奈了,院长都搬出来。“手术当中我有权力下你的主刀位置,如果在手术当中你一意孤行,我将……”

    李子雄盯着张凡,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他不说这话,对不去患者,说这话或许就会将对方……

    俗话说的好,欺老不惹小,而且又是个这么厉害的小。李子雄主任能说出这种话,也真的是一个称职的!

    “行。”张凡点了点头,再没说话。站在一边的薛晓桥差点都要说出:这台手术老子不伺候的话来了。

    可,心中不甘、好奇促使着他一定要看看,传说中的张院,看看这个骨科木匠到底是怎么做脑外的。

    “脑外!这是你木匠能做的吗?等会打开颅骨,你就乖乖下去吧!放心我是不会笑话你的!去当你的好木匠吧!”

    薛晓桥打死都不会认为张凡能做的下来这台手术。不光是他,脑外其他的医生都是一个心思。

    手术开始,首先就是备皮,就是剃个秃瓢,就如后来比较流行的亮光秃瓢一样,在脑外手术,锋利的刀片下,羊教授潇洒飘逸的脑袋成了一个秃鸡蛋。

    开颅!引流,张凡开始了手术操作,虽然李子雄和薛晓桥对于张凡强行手术非常不满,但是配合的时候一点都不含糊,该怎样就怎样。这是他们高职业素养的表现。

    而且,李子雄主任更是精神绷紧到了极致,他时时刻刻在准备阻止张凡出错。他能在职称上压制,但在职务上是无力的,这也是一种无奈。

    颅脑出血为什么可怕,因为颅脑对于液体来说它有一层是非常坚韧外膜,就如某些人为了减肥而在肥肚子上包裹了一层塑料薄膜一样。

    血管破裂,血液喷出,朝外是坚韧的薄膜,它无法冲破,只能朝着颅脑深处找空间了。

    喷出的血液对于颅脑外膜来说是软的,但对于大脑组织,那就是水刀。

    冲到哪里,哪里坏。大脑的组织,怎么说呢,就是一个靠着肥肉支撑起来的一个样子货。

    外层是皱皱巴巴的,内里是各种空腔,这些空腔就是脑脊液流动的空间,而从脑皮质到这些空腔之间的脑组织,就发挥着各种的功能。

    可以说,出血冲到哪就毁坏到哪,然后身体就会出现对应的不适。比如羊教授现在出血灶在左侧大脑。如果冲毁了管理海绵体的地方,那么,直接就是望鸟流泪。

    这是他的优势大脑,管理着语言中枢,他的出血直接就把他引以为傲的语言天赋给毁了。

    这种毁灭是器质性的改变,通俗的说就是无法恢复的改变,脑外这一点比较可怜,看病只是阻止疾病进一步的发展,至于已经出现的,哪只能靠老天了。

    羊教授,靠着这个天赋风流了大半辈子,最终这个天赋离他而去了。有句话说的好,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也许是他上辈子积德深厚,让他遇上了张凡。老天收了他的天赋,但还是怜悯的留下了他的生命。这或许就是一个教训,老天对他的一个教训。

    开颅,颅脑真的是极端的器官,外壳是全身最硬的存在,而内在又是最软的存在。

    凿骨开窗,就如夏日里瓜农卖瓜一样,为了让你买瓜,他会给西瓜开个窗户,让你一探究竟。

    脑外的出血手术,和这个操作特别相似,不过瓜贩是切三角形的口子,会把西瓜瓤带出来,而脑外医生不会把大脑组织带出了,也不是三角形,而是正方形的口子,这就是区别。

    张凡开颅,凿骨做的非常利索,不带一丝的烟火气,轻巧,绝对的轻巧,而不像一些二把刀,开颅如砸核桃一样的粗鲁。

    李子雄教授眼睛始终盯着张凡的骨刀,而双手在时刻准备,准备……

    薛晓桥看着张凡的手术,虽然心里实在不愿承认,张凡开颅的方式真的漂亮、干净,但事实就摆在面前。

    “颅骨也是骨头,他要是连开颅都做不好,哪都对不起木匠这个称号了!”薛晓桥自我安慰的想着。

    开窗,张凡轻轻巧巧的就在发青的皮肤头颅上打开了一个口子。

    这个时候,镜头拉远,如果站在无影灯上朝下看,就会看到这么一个景象。

    一圈绿色布单子围裹覆盖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白色口子。就算张凡做的再巧妙,颅骨还是会出血的,因为头颅的血供非常丰富,想一点不出学,哪是不可能的。

    血迹点染在白白的脑组织上、沾染在周围的绿色手术单上,随着脑部的活动,红色血液在脑组织上慢慢的流动。直接就如放了辣椒油的豆腐脑。而且这个豆腐脑还是会动的。

    这场景直接就如小孩子吃着豆腐脑,撒了一桌子一样。骨头渣、血迹在点点的挥洒在手术区域附近。

    脑组织其实也是如同心脏一样是会运动的,不过也就是运动的幅度比较小而已,但是绝对是可以用肉眼看到的。

    一波一波的起伏,就如同脑子里面有个大蛆一样。当脑组织露出来后,手术也进入了最关键的时刻。

    这个玩意太可怕了,出血未必是肉眼可见的,这也是脑外发展非常缓慢的原因之一。

    因为脑组织是个立体的,而不是平面的,所以定位非常的重要,可就算定位了,经验不足的医生,在这个时候的操作一个不慎,那么就不是救人了,而是杀人。

    可以说是毫厘都不能错。“张院,你再看一遍CT吧。”李子雄紧张,比他自己做手术紧张多了。

    “不用,血肿直径4m,超不过五公分,患者出现了重度昏迷……”张凡一边说,一边拿出粗的穿刺针,他要进脑血肿了。

    这个穿刺,非常的讲究,既要把血肿清除,又要避免造成大脑的二次损伤,所以,医生的手要稳,要相当的稳,而且最重要的是对脑组织的结构要相当的了解。

    穿刺针拿在手中,张凡一点点的开始进入脑组织,“注意患者生命体征!”李子雄对麻醉师轻轻的说了一句。

    杀人,救人,就在这一瞬之间。

    进入,慢慢的插入,穿刺针插在脑组织中,和筷子插在豆腐上,区别不大,最多就是大脑中有层次感,而豆腐则没层次感和突破感。

    外科的层次感,突破感,这两个词,让一些年轻医生绝对难受,这种感受必须上手不知道多少次才能感受到。没结婚的单身汪汪汪,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突破感。

    轻轻的进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抖动,一抖动说不定就会伤到大脑的某个功能。

    稳,太稳了,张凡的双手拿着穿刺针,肉眼根本看不到他的抖动,这就是手底下的功夫,李子雄看着张凡如此稳健的双手,目光里也是有了些许赞赏。

    因为他知道,能有如此一双稳健的双手,肯定是在手术台下,下了苦功夫的。

    而薛晓桥则是羡慕,太羡慕了,他在首都大医院的时候,也不是没见过高手做手术,可像张凡如此稳健的双手,他真的没见过。

    “搞骨科的竟然这么稳,这是怎么练出来啊!”

    “糖皮质激素入壶,稳定患者的血压,我要抽血了。”张凡感觉到了突破感,他知道,针头已经进入了血肿,然后微微的再一次进入了一点点后,他说了一句话。

    “张院,要不在进一点,这样血肿可能抽不干净!”李子雄也在预估,他觉得应该再进入一点。

    “不用,绝对可以抽干净,听我的!”张凡非常霸道的说道,根本没点谦虚,这就是手术大拿的气质。

    手术台下,我可以见人就笑,我可以平易近人,但是,上了手术,唯我独尊!这既是技术的体现,也是自信的体现。

    “要是有台手术CT就好了!”薛晓桥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在大医院,这种定位不清的时候,可以用手术CT来解决,当然了,这个玩意超级贵。

    “呵呵!”张凡和李子雄都是这样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句。

    抽吸,血液从穿刺针中慢慢的被吸收了出来。李子雄看着容器中的数值。

    “、30ml。应该出不来了。还有10ml估计要再进一点了。”李子雄凭着自己的经验心中想着。

    张凡的双手太稳了,这个时候,李子雄也是有点放心了,最起码张凡不是胡来。接下来,他可以指导一下张院怎么再进一点了,指导他需要注意什么了。

    就在他要开口的时候,容器中的血液仍旧慢慢的开始上升,40ml!当血液达到40ml的时候,张凡的针头纹丝未动。

    “这,怎么可能!难道又出血了?不可能啊,患者的生命体征未变啊!”李子雄直接说了出来,他真的震撼了。

    “我是靠着脑侧室进入的,这个地方是刚好是脑部的最低点却不是血肿的最低点。选其他地方,这个深度,血肿清理不干净,要是再进针,则会造成二次损伤。”

    张凡轻轻的解释了一句。

    “什么?你进入了最低点,怎么可能,哪个地方会伤到脑室的!”薛晓桥冷汗都出来了。

    “不,不,不,张院应该是直行进入后,紧贴脑组织壁然后微压脑组织而形成了一个人造低位。”李子雄转头看着CT,然后慢慢的说了出来。

    “对!李主任说的对。”张凡有点得意,不是因为手术做下来而得意,而是因为自己的高明之处被人给发现了,锦衣夜行或许是别人的素质高,但如果能被别人发现高明之处,哪张凡也是愿意的,毕竟他还是个毛头小伙子。

    “没有损伤到脑组织?”薛晓桥惊讶地再一次问道。

    “看患者体征!”李子雄主任说了一句。

    “患者现在生命体征开始改善,手术有效!”麻醉师也实时的证实了张凡的操作。

    “张院,你牛逼啊!”薛晓桥直接说出了口,毕竟是年轻人。“张院,你是怎么做到的,能教教我吗?”

    “先做手术!”李子雄主任瞅了一眼薛晓桥,他不是生气,如果遇上心怀不宽的主任,绝对会给薛晓桥穿小鞋,妹子的不拿主任当干部?

    李子雄主任这个时候,心里有点,有点反思,张凡来医院后,先是在骨科竖旗,当初他是定岗骨科的,这个也说的过去。

    然后在普外立威。这个也能说的过去,毕竟普外是医院最大的外科科室,而且老赵太面了,科室也必须要整顿了。

    可,张凡从来没有来过脑外,就算当初脑外转科的时候,也是没有任何的展示。

    “难道是我太霸道?难道是我让张院看不上眼?”李子雄主任越想越难受。

    当张凡开始注射尿激酶,开始慢慢的撤针后,李子雄主任闷声闷气的说道:“张院,您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呃!”

    “呃!”张凡和薛晓桥同时发出了诧异的声音。

    “李主任,这话怎么说的,我那会对您有意见啊。”手术成功了,张凡原本有点得意,结果一听李主任的话,他有点不理解了。

    “没有意见,哪怎么您从来不来脑外,这应该是您第一次主动来脑外上手术吧。如果对我有意见,您可以说出来。”李子雄主任真的有点生气了。

    “脑外手术技术这么厉害,可从来没脑外,也从来不干预脑外的工作,这是什么意思!”

    他心里委屈,脑外本来就是医院外科里面发展最困难的一个科室。

    张院要是没这个本事,他也不强求,可有这个本事而忽略脑外,这就是赤裸裸的看不起人!

    李子雄主任,一个高大的汉子,如同受气的小媳妇一样,双手抱在小腹上,开始罢工了!

    “不是,李主任,我哪里是对你有意见啊,这,这……”

    张凡大脑飞速的转动,如果这个时候打开张凡的脑袋,绝对能看到,张凡的脑组织都快跳起来了。

    这话还真不好解释,总不能说我当初是爬不出来普外的坑,没办法点开脑外的!

    “嘿嘿!”薛晓桥这个兔崽子又火上浇油的坏笑了一下,这让李主任更是生气。

    “小薛,你说说,咱们脑外难不难,你说说我们当初为了一台手术,有多难。

    你给张院说说,让咱们高高在上的张院也了解了解咱的难处。

    我最近这个腰也不太好了,我觉得我应该向张院请假,请年假了!”

    “就是!当初……”薛晓桥不怀好意的开始添柴了,对于这个张院,这台手术一做,他也开始佩服了,但毕竟还是年轻人,潜意识里面还是有不服气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