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596 张凡是谁 谁是张凡(感谢盟主:wingofgod)

    茶素,张凡的日子过的是如同小神仙一样的滋润。女友邵华虽然有时候因为结婚的琐碎偶尔耍个小性子,但大多数还是讲道理的。

    情侣之间,能让对方在大多数情况下讲道理,这就很是说明问题了,那就是张凡有本事!

    你不管结交怎样一个女友,只要男方的收入,社会地位不怎么优秀,那么不论你多么的温柔,多么的体贴,久而久之,这些都不是你的优点。

    廉价的温柔,或许是世界上最可怜的温柔。所以,男人必须得强,必须有一份自己的事业。

    因为女人在二十来岁的时候,是她在这个生命中最最宝贵的年纪。

    她能用一辈子最宝贵的年华做赌注,来赌一个未来,作为男人,难道就不应该去拼搏吗!

    邵华,运气好,她的赌注真的是一搏万利。在姑娘认为非常为难的事情,放在张凡面前,真的都不叫什么事情。

    这就是人生,一步定乾坤!

    邵华家的伙食,伺候张凡吃饭方面来说,有时候真的比张凡妈妈都做的好。

    张凡妈妈有时候,还会因为一些小事情,反而会打发张凡去外面自己解决五脏庙。这在张凡进入邵华家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

    但是,妈妈的饭,永远是儿女最美味的,是任何大餐都无法替代的,也许只有当父母离世,或许会让自己爱人代替。

    可,只要父母在,父母培养的这个味蕾,永远是其他人无法比拟的。

    面条,张凡妈妈最最拿手的面食,也是张凡最爱吃的面食。

    肃省的面条,有异于其他地方的面条,这个面条,在当地也叫一锅子面。

    首先,这个面粉就非常的讲究,必须是当年旱地长出的“和尚头”的小麦磨成的面粉。

    然后,和面,用尽可能少的水,让面粉成团成型。特殊面粉中的蛋白,在少量水分的粘合下,形成的面团,非常的硬。

    好多肃省妇女,和老公打架的时候,用这个面团,绝对能把老公的脸打肿。也可以说,这个面团也就比石头略软。

    所以,这种面食,在以前,大多数都是女人和面,男人擀面,因为一般的女人擀不动。

    面团擀成两三个硬币厚以后,开始刀切。手起刀落之间,面条就如用尺子量取过一般,大小几乎是一模一样。

    这是一个西北女人最基本的功夫。

    旺火大锅,面条下锅后,必须一直保持在煮沸的状态下,五寸长的面条在沸水中翻滚,就如白色小银鱼一样在水中翻腾。

    当沸水浸透面条后,用肉臊子、土豆丁、红萝卜丁下锅,喜欢吃酸的可以放点西红柿。

    然后,等这些副食都处于一种绵软的状态,就开始放香菜,青菜,然后调醋,出锅。

    一口面条,一口蒜,微酸的汤汁沾染在面条上,口腔内爆发出来的小麦香气,真的是大鱼大肉无法比拟的。

    头大的海碗,张凡双手捧着喝汤,淅沥沥的吞咽声,邵华都无奈了。

    每当吃这个一锅子面的时候,张凡哪里还有一个文质彬彬的医生样子,直接就饿了三天、搬了三天砖的小工一样。

    邵华谈不上爱吃不爱吃,反正不抵触。

    张凡、静姝两兄妹,小猪一样,比赛着吃。邵华也不由的觉得好似味道变好吃了一样。

    这或许就是家的味道。

    每当张凡邵华在这边吃饭的时候,邵华家的老两口,望着盘子里的菜都没一点点胃口。

    所以,张凡和邵华,一般中午在张凡父母这边吃,而到了晚上则会去邵华家去吃。

    有条件,有能力,为什么不让自己家的老人过的舒心一点呢?

    随着暑假进入尾声,张凡爸妈也抓紧时间用着自家的小司机,张凡没时间陪他们逛商城,静姝开车也看起来挺像那么一回事情,所以,老两口天天出门,就如蚂蚁搬家一样买着琐碎的东西。

    ……

    人,有欣欣向荣的一面。自我鼓励,努力拼搏,这是好的一面,也有自我放弃,浑浑噩噩的一面。不管任何原因,总是一种消极的情绪。

    而身体,也有这样类似的两个情况。这也就是生命的奥秘所在,细胞凋谢基因。

    当身体还在年少的时候,调控基因会发挥着正面的作用。

    非常简单的一个事情,婴幼儿的瘢痕恢复速度永远是成人无法比拟的。调控基因让所有的新陈代谢飞速的进行着。

    可当这个调控系统认为你的身体已经必须要衰败的时候,它就开始搞事。

    就如一些人原本无病无痛的身体,忽然在一两年之内就老了许多一样,时光好似在他或她的身上流失的格外迅速。

    就是因为这个基因开始让成熟的细胞加速衰老,而又让未成熟的细胞减缓成熟速度。

    这就是人类为什么会衰老的原因,这个衰老年纪未定,有的人或许在九十岁的时候,调控基因觉得他还可以活几十年。

    有的人在五十岁的时候,调控基因就已经放弃了对他的支持。

    所以,年轻的时候,一定要贿赂这个基因,怎么贿赂呢,就是大量储备身体所需的各种有益元素,减少大量的有害元素。

    当然了,如果忽然有一天出车祸挂了,这个事情就不归调控基因管了,而是交警部门的事情了。

    小国的领导,现在的情况就是因为大脑出了问题,然后调控基因也减缓了他的新陈代谢,这就导致了他的皮肤稍微一压以后,就出现了褥疮。

    这种事情,真的怪不得医疗人员,但是,有些事情,就算你有嘴都没办法辩解。

    华国的医疗系统中,关于褥疮这个问题,非常的重视,只要患者入院的时候没有褥疮,那么如果出院的时候出现褥疮,这就是医疗事故!没有什么条件可谈。

    李存厚教授等一些医疗专家被召集了起来。不知道从哪个年代开始,华国有个非常让人难受的事情。

    先下封口命令。一帮专家教授先是在专门管理秘密条令的干部教授下,先签了保密条例。

    然后,才进入了30X医院。

    来的专家,都是首都各大医院顶级的存在,而李存厚教授则是来处理患者褥疮的问题。

    老人年纪太大了,已经不能常规处理,而且褥疮发展特别迅速,都有点控制不住的感觉了。

    “必须手术,必须尽快的做异体皮肤移植。”检查过患者的皮肤条件后,李存厚教授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在皮肤方面,现在的他,就如这一派最大的长老一般,他的话就是权威,他的话就标准。

    “你有多大把握保证手术的成功率。”现在,也就是政府的人员,才能这样问李教授!

    “百分之八十!”李教授虽然不舒服,但是还是给出了自己心中的预估,皮肤移植,并不是所有患者术后都能完全成活,而现在这位老人,更是……

    “能不能,想想办法再提高一点!”政府的人员面露不愉,怎么能是百分之八十呢?你还是华国皮肤的顶级专家吗!

    “这!”李教授略一回忆患者的情况后,咬了咬牙,说出了一句话。

    “张凡,茶素的张凡,或许能提高成功率。”

    真的,我老李难道没牌面吗?要不是事情重大,老李说不定都要甩脸走人了。

    “茶素?边疆的茶素?”政府的官员想了好一会才想起这个城市,太偏远了,太小了,偏远到让人没有概念,小到让人可以忽略。

    “对,茶素,茶素市人民医院的张凡医生,他能提高手术的成功率。”

    李存厚教授再一次的确定到。

    “茶素的医生?”诧异,实实在在的诧异,就算老李说个魔都,说个津门,他都不会这么诧异,可茶素,真的有点让他不得不去再次确认。

    “我的皮肤移植论文,就是和张医生共同发表的,难道你们不看吗!”

    老李生气了,真的生气了,就算政府人员如何,当到了他这个地位,说实话,甩个脸子,对方也得兜着。

    无缘无故的火冒三丈,真的让政府人员有点不知所措,好在有上级领导。

    当再次确认后,这件事情被上报了。就算患者的疾病无法被解决,但是也不能人家进来的时候,全身没点褥疮。

    出院的时候,病没治好,反而给人家屁股上挖个脸盆大的坑吧。这也太没面子了。

    “去,请张医生进京,要快!”大佬发话了。

    这种事情,就不是卫生部能处理的了。华国的卫生管理有点奇葩。

    医疗最大的部门,未必能管的到地方上的医院,就是这么奇葩。

    办公厅直接联系到了鸟市,鸟市领导都惊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人物,竟然惊动了办公厅?甚至……”

    一边查,一边通过驻军派出了武直,因为办公厅的命令就是以最快的速度。鸟市的卫生部门的领导头上冒起了大火。

    下面出了这么一个人物,结果鸟市方面一问三不知,这还是华国的地界吗?茶素医院,还是属于你们领导的吗?

    一时间,张凡是谁,谁是张凡,在鸟市大院里面轩然升起。

    附属医院,省医院的各位院长都被叫去问话。这才了解到张凡是何方神圣。

    茶素政府、欧阳,第一时间收到了指令。“清张凡医生,在医院待命,三十分钟内将有一驾直升飞机抵达茶素医院。”

    上级可没义务给你解释,让你遵守就遵守,让你待命就待命,打听?这不是家长里短,多句话都算违规!

    茶素政府忐忑,武直来接人,这到底是怎么了?而欧阳虽然也心慌,但是却不害怕。因为她了解张凡。

    张凡刚吃完老娘的一碗面条,就被医务处的主任从家里面拽了出来。

    “主任,什么事啊?”张凡打着饱嗝,纳闷的问着。

    吃完面条的最高配置是再躺一会,让胃部继续温柔的感受一下这个面条的充实感。

    所以张凡想问清楚,事不急,他就不想去,而且最近他也有点不敢见欧阳。

    “张院,我真不知道,就是接到命令,让您去医院待命。”

    “怎么不打电话,还劳动你亲自上门。”张凡每当一回事。

    因为最近他有点懈怠了,好多需要他干的助理工作,他都放羊了。

    刚上任的时候,张凡不懂,对于这方面的事情,兢兢业业,欧阳也乐得能看电视剧,能追韩剧,也就不吱声。

    等张凡熟悉了以后,张凡才晃过神来,这种事情,他可干可不干啊,所以,他就开始玩起了赖皮。

    能拖就拖,能赖就赖,反正有欧阳。他也乐得多刷几台手术。

    一个要刷手术,一个要刷韩剧,所以,张凡就有点开始躲欧阳老太太了。

    开会,什么?我在手术。来不了。

    签字?不好意思,我在手术,让院长签了吧!

    所以,当医务处主任亲自上门的时候,张凡大脑里面已经开始寻找借口了。

    不干活,总是说不过去的。

    结果,真的如同张凡想的一样,他直接被带到了院长办公室。

    刚进门,张凡就要说有手术的时候,他发现,情况不对。

    院长欧阳,并没有坐在她的老板椅上,而是像是陪位一样,坐在会客沙发上。

    而会客沙发的主位上分别坐着两个男人。两个中年快老年的男人。

    当张凡进入的时候,两位男人同时站立了起来,欧阳都没有反应过来,然后也急急忙忙的站了起来。

    “张凡,我来介绍一下……”

    “不用,张凡,张医生,盛名在外,是我们工作没有做到位。”

    说着话,其中看起来好似更主位的一位男人伸出了双手。

    张凡一头的雾水,什么情况,摸鱼摸出了一个盛名在外,这……

    他瞅了瞅欧阳,真的,两年时间的调教没白给,欧阳眼珠子一动,张凡就明白了,“这是……”

    “没有,没有,在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我们茶素医院已经是省三甲一下的翘楚了。

    没有领导在资金和政策方面的倾斜,我们盖不起大楼,买不起设备的。”

    不管什么事情,欧阳的心血没白费,张凡笑着这么一说,握着张凡手的人,也松了一口气。

    他就担心碰到一个一门技术心思的人,张嘴就来个这不行,哪不成的。要是哪样的话,才真的让他难受。

    毕竟这位是马上就要做飞机的人了!

    “不,我们做的还不够,老李,我觉得接下来,班子成员还是要更加的注意一下,对特殊人才待遇和关怀的提高。

    我们地处边疆,虽然穷,财政虽然紧张,但是不能寒了有本事的人才,不能凉了有才能专家。

    我提议,就以张凡院长,张凡医生为标杆,形成一套有规可循的专家人才补助。

    你说呢?”

    拉着张凡的手,说着暖心的话,张凡心里也是高兴的。

    欧阳还是调教的太少啊,娃,还是想的太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