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606 好!这是你逼我说的

    县里的医生看不上乡镇的医生,市里的医生看不上县里的医生。魔都的看不上首都的,首都的医生看不上全华国的。

    五版以前的外科医学教材百分之九十是汉武的医生编写的。

    六版以后首都和魔都平分天下。以至于到了八版的时候,卫生管理部门不得不出面改变这个情况。

    然后如同撒小米一样,全国省级三甲医院的一些大佬都有机会出现,都能慢慢的出现在教材上面。

    但是,内外妇儿这几大学科,仍旧被魔都和首都平分。

    为什么大家如此看重这个呢,其实这就是话语权,这就是一种……

    卢老原本想着带张凡去见见世面,不过被吴老阻止了。

    “没必要,有本事了,不用介绍,别人都会自动来认识你,没本事了,就算认识谁都没什么用。

    他现在最主要的事情还是学习,你我四十岁前,你说哪天不曾看书学习?

    这一行,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其余的事情都是可有可无的。”

    “对,我是有点着急了。张凡,你去政府报道吧,估计他们还要开会研究呢。

    我和你师叔,你就不用管了,记得每半个月去我哪报道,每个月去你师叔哪报道啊!”

    “好的,我记住了,师父……”

    张凡想说谢谢,却说不出口,老头摆了摆手,就和吴老两人离开了。

    他们就这身份地位,不说朋友遍天下,但也算是天下知了,来到首都了,有些人得知他们来首都了,早就等待在医院门口了。

    两老头走了。张凡的事情的还没结束,先去不去政府不着急,他先得去病房看看下了手术的患者。

    这是一般医生的规矩,下手术看病号,一是看看患者有没有急性出血,第二则是安慰安慰患者家属。

    张凡带着薛晓桥,带着李子雄走向了VICU,他们两要和张凡一起回茶素,所以两人跟着张凡去查房。

    走到VICU门口,张凡就没辙了。说实话,首都的医院,病人感受如何不好说,可来这边进修的医生,没一个不骂人的。

    进手术室得看手术室门口专门管理手术衣的护士脸色,多少在当地都算是大拿的人物,进不去首都的手术室的不在少数。

    就是因为没对门口的人客气。

    张凡想进UICU,还真的难,他没医生的门禁卡,给护士说了一声,结果人家面露为难之色,张凡想了想,算了不难为人家了。

    “走了,回咱自己的医院!”张凡盯着病房看了三秒钟,面色很平静的说了一句。

    “张院,别往心里去。这地方,每年来进修的不知凡几,人家有高傲的资格,当初我来进修。

    天天给手术口的门神买瓜子,买小吃,楞了维护了半个月,才能有件洗手服。呵呵!”

    “没事!走吧。”张凡也没说什么,面色平静的他,心里如何,谁都不知道,或许……

    当张凡刚出医院大门,政府的干事就找来了。“张主任,您好,我是办公厅下属XX科的科长。”

    “你好!”

    双方简单的寒暄交流过后,对方就说道:“张院,此次手术,办公厅的领导非常感谢,也让我代表我厅里上下向您说一声辛苦了~!”

    “没事,不辛苦,应该的。”张凡笑了笑。

    “考虑到患者的特殊性,我们也就没有准备给您上报找记者报道了,也无法给您具体的表彰。

    不过,领导们还是很重视的,如果您有什么困难,可以提出来,比如生活上的、工作上的。”

    对方说完以后,就静静的等待着张凡的话。

    “让他们给你杰青的名额!”薛晓桥趴在张凡耳朵边上,像是在说悄悄话,可声音大的马路对面的人估计都能听到。

    张凡摸了摸被薛晓桥喊的有点发鸣的耳朵,不过也没怪他,虽然张凡知道薛晓桥一定是故意的。

    然后,张凡盯着这位干事,张凡也觉得不可能,但是保不起,说不定人家一个大方,真给一个呢?

    “呵呵!”对方估计心里早就骂娘了,素质、城府、涵养都俱佳的这位干事,在嘴里没有骂人,也就是摇了摇头而已。

    “哪就让政府出面给张院一定的奖金奖励吧!不开大会表彰,总能开个行业内的表彰会吧!”

    薛晓桥,被张凡推开了,实在是耳朵受不了了,他索性光明正大的替张凡开口了。

    政府的钱是好拿的吗?还开表彰大会!真的是异想天开,别说政府不会开,就算政府开,张凡都不敢接。

    没有一定的贡献,敢站在那个台子上接受表彰吗?做了一台手术,就想着成为功勋人士,薛晓桥也是没谁了。

    这次,干事直接笑了,不是微笑,而是好似听笑话被逗笑了一样。

    “我觉得您还是考虑考虑具体一点的。”人说话有水平,具体一点,意思就是你想大了,还是想小一点吧!

    “没什么要求,这是应该。”张凡直接给拒绝了,其他张凡不知道,但是他卖过方便面,知道一个道理,买的永远没有卖的精明。

    你不是要让具体吗。我不说了,就看你给什么了。

    “您现在是地区级别的院长助理,在鸟市有没有觉得合适的医院,我觉得您的水平可以去鸟市的医院做副院长。”

    “鸟市的副院长!”张凡想都不用想,给我都不要。就在这时,欧阳的电话进来了。

    “怎么样?”老太太也是一直提心吊胆的,她掐着时间,估摸着手术估计结束了,然后给张凡打了电话。

    “院长,一切顺利!”

    “那就好,那就好!那就好啊。行了,没事就早点回来,想在首都转转,就多待几天。”欧阳准备挂电话。

    张凡稍稍走开了几步后,对着电话里的欧阳小声说道:“院长,手术前的时候,政府方面说……”

    张凡把事情给欧阳说了一遍,这种事情,张凡心里还是没底,真的不知道想要什么。

    要五百万吧,人家不给!要五万吧,觉得好不容易向国家开一次口,好像又有点亏!

    张凡技术提升了,其实心态还是普通人。

    “呵呵,这个事情啊。我给你说,要是你师父做这台手术,估计能上国家级的领奖台。

    不为其他,就为锦上添花。而你,也别想的太高,他给什么要什么。

    而且注意一点,不要太强调个人的利益,懂了没有?这对你以后的发展不好。

    就算现在要个人利益,也是小头,眼光要放长远。”

    欧阳这样一说,张凡也就熄灭了心里的欲望之火。

    “哪我能不能给医院要设备?”既然个人利益要不来什么好处,哪我就给医院要好处,总不会有错吧!

    “哈哈,这个可以有,这个一定别小气,什么彩超之类几十万的千万别开口,要就要大的。

    要个几百万的,或许能给你个几十万的。”

    欧阳原本站在窗子边上的打电话,结果这时候兴奋了,嘴角开花的给张凡出主意。

    “好的院长,我懂了!”

    “记住,说话要委婉,但是一定要体现咱的困难。”

    这时候的欧阳恨不得亲自来交涉,不过她小看了张凡。张凡虽然在有些方面还不成熟,但是两年时间的熏陶,他早就有了欧阳的一些……

    打完电话,张凡笑着对办公干事说道:“对不起,医院领导的电话。

    其实,这台手术,就算我不做,别人也能做,我来首都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提高,真的没必要为了我,让你们为难。”

    听着张凡的说话,对方彻底也变得非常客气。

    “您说的谦虚了,有功不筹,会寒了技术人员的心。请您一定……”

    话还没说完,张凡开口了。

    “我个人就算了,不过,这次来首都,我真的见到了世面。

    在我们边疆,好多好多疾病,就是因为设备跟不上,出现很多很多的遗憾之事。

    所以,借着这个机会,我想你们能不能帮帮我们。”

    干事略微思考了一下,想了想领导的交代,然后说道:“您可以提出来,具体的我们可以上会。”

    “哦,其实,要的设备不多,也不大,就一个小件,在医院中真的算不上什么大设备。

    就是手术CT能不能给我们配备一台。主要是我们医院最近发展的太快了。

    不然,我们自己就买了。这次既然领导关心我们,就请帮帮我们吧。”

    张凡说完,对方脸色一点都没变。而薛晓桥、李子雄则如看怪物一样,看张凡。

    “我的天,够黑啊,张院也敢开这个牙!”

    “呃……”李子雄直接宕机了。

    手术CT是不大,也不多,但这个玩意一点不便宜,好一点大几千万,一点问题都没有!张凡这个嘴开的真的不小。

    干事脸色不变,不是他不惊讶,而是他不懂。张凡这是欺负外行呢。

    “行,这个事情,请你打个报告上来,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一定答应!”

    “好的!好的!”张凡笑的如一个小贼一样,非常热情的再一次握住了对方的双手。

    “哪您个人的问题呢?”

    “不用,我个人就不用考虑,不用领导费心了!”张凡知道,这种事情在个人上面,真没啥大的好处,索性发挥发挥品格。

    “真没有?”

    “真没有!”

    “好,张医生是我们学习的楷模。既然这样,我们领导也交代了,张主任来的时候很匆忙。

    但是回去的时候,我们必须做到重视人才的态度。请,车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将亲自送您回边疆。”

    这才是人家准备的大招。政府办公厅的人要亲自送张凡会边疆。

    如果张凡提个人要求,这个送行就没有了,如果不提个人要求,那么他们就送张凡回边疆。

    听起来,好似张凡有点吃亏,难道你们不送我,我就不能自己回了?

    其实,这就是里面的道道。

    车,不是红旗,而是四个圈,还不是什么四个圈的高端车,不过是个A4。

    上了车,一路直奔机场。

    这一次,张凡的待遇不算高,但也不算低。在机场的入口,经过简单检查后,汽车直接开到了停机坪。

    见过接机的汽车进机场的,还没见过送人直接送进机场的。

    张凡也傻眼了。然后干事亲自带着张凡上了飞机。头等舱!来的时候,张凡坐的是飙车党的飞机,椅子咯的屁股都疼。

    这次不一样了,张凡、薛晓桥、李子雄三人是头等舱。

    不是张凡他们坐不起这个头等舱,平日自己掏钱的时候,总觉的坐头等舱有点冤大头。

    而干事们则没有坐头等舱。他们出行是有标准的。

    就在张凡他们上了飞机后,办公厅的公函也发到了边疆省。

    我司干部XXX,将与同张凡医生,乘坐XX航班,于X日,到达鸟市,请边疆省相关部门给与接洽!

    就这短短几句话,边疆这边,已经开始各项的准备了。

    张凡要来了!

    张凡被办公厅的领导亲自送来了!

    机场内,红地毯开始准备铺起来。

    以前的张凡,在茶素出名,但是也只不过是个医生罢了。

    这次,不同了。鸟市的人不知道张凡首都之行有多狼狈,但是他们知道的是,张凡被政府,被首都认可了。

    就如同是证道了一样,现在的张凡在边疆身价瞬间的高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

    “专家库的名单出来吗?”

    “已经出来了。”

    “收回,把张医生提到专家理事会!”

    “是!”鸟市的小干事,嘴都合不拢了。

    张凡进专家库,已经是最年轻的一位了,现在进理事会。

    乖乖,这要起飞的节奏了啊,理事会的成员,哪个不是省级医院的院长。

    就算是医院的书记都进不去。

    小干事,看了看张凡的资料,里面年纪的那一栏,直接就把干事刺激的不轻。

    飞机落地,稳稳的落地。“民航的飞行员还是老成啊!”这是张凡下飞机想说的话。

    舱门打开,只见飞机边上早就停了好多好多黑色的轿车,清一色的轿车,清一色的四个圈。

    红地毯铺道,一群上了年纪的人,排着队等待着和我张凡握手!

    “辛苦了!张医生,你是我们边疆的楷模!”

    “辛苦了!”

    “这是边疆XXX”

    “这是边疆XXX”

    张凡有点懵了!但是,心里还是喜滋滋的,首都之行,哪种落寞,哪种无力,太难受了。

    而这里,张凡终于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谁还不能骄傲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