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626 师老而弟子出 (希望我的朋友能康复!)

    儿外科的医生、儿内科的医生,在紧要时刻,拉上去就能当成人的内外科医生,甚至能成全科医生。

    但是,成人医生未必就能在关键时刻当儿科医生。最简单的,就一个骨折,专业的儿骨科的医生做的手术,就是比普通的骨科医生在儿童骨折上面做的好。

    儿科不是单纯的一个缩小版的成人科室。因为儿童是处于一个生长发育的高峰期,一旦考虑不到这个因素,手术致残的事件不要太少了。

    一个成人骨折的片子交给骨科医生一眼就差不多能说出来个一二三,可一个孩子的骨折片子,拿到手里,说实话,医生在心里都要斟酌许久许久。

    但是,这几年因为用药养医的规定,导致了儿科医生大面积的匮乏。谁之错?为了减缓儿科医生的缺乏,后来都出现了政策性的减分,可是,儿科医生仍旧……

    当孩子们送进抢救室,家长们心都碎了,男人急躁的在手术室外如同毛驴一样转圈,而女人则是一脸泪水的靠在手术室外的墙壁上,呆滞的目光中带着无尽的苦涩。

    “院长,孩子休克无法改善!”卢老带着一帮人出现在了重症抢救室中。

    “没上手术的儿科专家还有谁?为什么,重症的患儿没有第一批次的进入手术室!”

    卢老脸色难看的,带着书卷气的他说不出来什么难听的话,但是脸色、态度已经表明,老头非常的生气。如果是欧阳,估计这时候骂人的话都出来了。

    “患儿进入医院后,经过专家组的评定,当时的情况不算第一批的危重患儿,可就在十分钟前,忽然出现了……”

    “儿外的专家,能单独上手术的专家都进手术室了,我刚看了一眼,手术都已经开始了。”

    行政管理科的科长赶紧走到卢老身边悄悄的解释了一句。

    医疗行业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想要快点赚钱,那么就去内科,因为内科入门简单,常规性的治疗,一个经过专业培训的医生三个月就能上手。

    但是,外科不行。一个外科医生上班五年,未必能单独做下来一台手术。所以,外科医生,看着风光满面,朋友遍天下,走到哪里都有人主动招待。

    其实,在他们年轻的时候,过的怎样的生活,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一个月的工资是固定的,提成是不可能的,除非上级医生大气,就算大气,一个月也就能多收入五百元。

    这种日子一直要延续入院五六年后才或许有些改善,可如果自身的技术提不起来,说实话,外科的鄙视链条太强烈了。

    所以,外科医生年轻的时候没钱,没妹子,往往会找个手术室的护士,因为只有她们才能知道他的潜力,说实话,有些时候,有些事情真要说破了,好似非常的残忍。

    “李群飞不是马上要上副高了吗?这台手术,他不能做吗?”卢老看着患儿的症状和监护仪,口气中带着无尽的期盼。

    “他,他,今天身体不太舒服……”

    李医生就是一个天赋略微差一点的医生,一辈子的第一助手,常年累月的终于进入了副高阶层,但是在科室中如同一个隐形人一样,被同年的医生看不起,不被下级医生尊重。

    他做的最多的手术就是包皮环切术,为科室创收的手术。这一次,这个患儿的手术,不管医院主管儿科的副院长不放心让他上手,就连他自己都不敢上手。

    说个非常残酷的事情,今天,这个孩子死在抢救室里和死在手术室里的后果真的是千差万别。

    而,医院,说实话,医院中的医生说粗俗一点,几乎各个都是赌徒,只要有点希望,绝对有医生愿意去赌,真的,真希望这种赌性不要被外界环境所磨灭。

    惊艳天下的天才不少,只要给他们成长的空间和时间。

    ……

    卢老看着孩子,看着抢救床上的孩子,小小的胸膛已经塌陷了,靠着呼吸机一起一伏,微微颤抖的手,微微颤抖的手,卢老右手抓着左手稳了稳双手,咬了咬牙,然后看着孩子说道:“我上!”

    “院长!”

    “卢院!”

    “不多说了,我还没老到拿不稳刀的时候!”卢老坚定的说道。

    九死一生的手术,没有人上手术了,一个刚开的花朵,就让她这样的枯萎吗?

    不能!就算有一线希望,卢老也准备拼一把,了不起背上几句骂名罢了。

    真的能算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老人温文尔雅中,带着让人敬佩的坚毅。

    ……

    说实话,今天要是个成人的手术,随便一个外科的医生都能拉出来搞一搞,一个外科医生虽然分科了,比如骨科医生其实让他去做胆囊,他还是能做下来的,不过就是慢而已。

    但是儿科,说实话,不是专业儿外科的医生,真还做不下来。也就是卢老他们这档子当年从大外科出来的老家伙们才能从头到尾,从小到大的通吃,也不知道,当他们这一代的医生死光了以后,遇上危机时刻怎么办。

    “师父,你帮我站台子吧!我来!”就在大家已经绝望的时候,大家都沉浸在老将将死的哪种绝望的时候,张凡说话了。

    卢老转头,轻轻的转过了头,凝视着张凡,“儿科你也有涉猎?”

    “呵呵!”虽然气氛紧张,但是,张凡,略微有点发黑的张凡,轻轻一笑,然后说道:“师父,我在茶素做过小儿的脊柱矫形手术,开胸的哪一种,手术也很成功!”

    这就是战绩,这就是本事,都不用多说什么,这个时候,张凡的这一句,就已经表明,儿科方面,他已经算是一个能出师,能出成绩,能独当一面的医生了。

    “好!好!好!”卢老连说了三个好,真的,他有一种后继有人,有种自己老了,但是后辈能替他出头,是一种特别特别欣慰的感觉。

    然后用颤抖的手,拍了拍张凡的肩膀。“你主刀,我给你拉钩!咱师徒两人走一场!”

    说完,又对着围在身边的医生和行政干部说道:“准备手术!张凡,我的关门弟子主刀!”

    知道张凡和卢老关系的人用一种特殊的微笑看着张凡,而不知道张凡和卢老关系的人,则是一脸的震惊。

    特别是当年张凡进修过的骨科。

    “他是卢老的弟子?他能做儿科的手术?他已经做了开胸的脊柱矫形手术?”

    有着想和张凡做点比较的医生,心里真的如同是一种死了狗的心情,原本以为他只是个骨科医生,只是个简单的骨科医生,没想到,他竟然……

    抢救时刻,就如阵前的军令状一样,容不得开玩笑,容不得打商量,行就行,不行就不行,没有什么百分之多少,没有什么万一,你愿意出头的时候,就必须有承受这个的准备。

    所以,当张凡站出来的时候,大家心里几乎都是一种震撼。

    骨科的主任林聪看着当年给他意外的张凡,没想到才一年多的时间,张凡进步的如此凶猛,就如一个洪荒巨兽一样。

    当初他还觉得张凡不出十年,绝对能在华夏医疗界有一席之地,现在,他觉得十年太久太久……

    当初带过张凡的霍清华医生,直接就长大了嘴巴。脊柱矫形?还是儿科的脊柱矫形,“乖乖,这小子太变态了。我以后都不好意思说我带过他啊!脊柱手术,我都还没上手!”

    这台手术危险吗?危险,幼儿的疾病有个特点,就是变化多端。

    其实,说通俗一点,就如一个胖子和瘦子在寒冷的天气里面,裸身站立。除过其他的因素,先冻死的绝对是瘦子,就是因为胖子的脂肪多,储备多,有更多的代偿。

    而儿童因为还未完全发育,所以代偿相对于成人来说少之又少,小儿的危机临界点非常的难以把控。就如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下,非常的难以掌握。

    在其他医生都不敢站出来的时候,卢老几乎用绝望的心情准备用自己一双颤抖的双手上手术的时候,张凡站出来。

    不为其他,就为这个孩子,张凡也会站出来。

    何况,卢老还是他的师父,白发苍苍的老人带着人千里奔波去替他救场。

    就这两点,不管今天有多凶险,只要有一丝的希望,张凡也要站出来,他不想让这朵美丽的幼花早早枯萎,也不愿让一世英名的师父在年老的时候,让人看轻。

    师老而弟子出!

    ……

    手术室内,麻醉师护士紧张而忙碌的做着术前的准备,几乎能省略的步骤都省略了。

    这个时候,其实就是和死神在赛跑,多一分钟,少一分钟,说不定就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张凡和卢老同时洗手,一边洗,卢老一边心里暗暗的想着手术的步骤,这台手术太凶险了,虽然他相信张凡,但是,他还是想让自己的经验能帮到这个小弟子。

    而张凡大脑中一片的空明。这台手术,要拼的是速度,要拼的是损伤小,更要拼的是精准,为了让自己的状态达到最高峰,张凡强行的让心中的杂念消失。

    心静了,手才能稳。

    ……

    “刀!”一上手术台,张凡绝对没有平日里的哪种谦逊,上了手术台,好似被加持了一种唯我独尊的感觉。

    当年看着张凡在手术室中熬夜、拼命找台子上手术的护士长,看着这个一年没见,但似乎已经非常陌生的张医生。

    “纱布!”冷,张凡已经进入了一种眼里只有手术,只有患者的境界。

    他的速度太快了,卢老做为第一助手,在张凡切皮肤的时候就已经跟不上了,“真的老了!”心里不甘的老人自动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骨科的主任林聪。

    正在壮年的林聪手脚麻利的配合着张凡。他想开口询问,可每当他张嘴的时候,张凡已经把手术做到了必须要让他去协助的地步。

    说实话,林聪在卫生部直属的医院,见过好多好多华国、欧洲、丸子国的专家,也曾多次上台子当过世界著名医生的助手,但是没有一个如同张凡一样,没有一个如同张凡手底下的功夫这样,太熟练了。

    熟悉到如同闭着眼都能做手术的哪种境界。

    张凡凭着年轻,凭着手部神经的高反应,在手术切开入路的时候,就已经让助手和周围观看手术的医生们叹服。

    什么是快,这就是快。

    刀光划过,快到连患者的血管都没有反应,刀光划过,皮肤绽开,只有黄白色的脂肪,未见一点红色,因为血管还在犹豫吐不吐血的时候,张凡的电刀就已经让血管闭嘴了。

    快,快到手术室的护士长不得不亲自上台,一个器械护士跟不上张凡的节奏。

    “血压!”张凡冷冷的问了一句。

    “测不出来。”做为三助的卢老,第一时间把监护仪上的数值报告给了张凡。

    老人这是第一次和自己的弟子上手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张凡的功底太厚实了,厚实到已经几乎无法让他找出一点点瑕疵。

    在张凡的调动下,手术室中的医生护士全部拼出了自己的极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