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375 物伤其类

    好些人,特别是在体制内的人,退休不退休,直接就是两个状态。

    比如某个科长,官不大,但管理的事业比较多,虽然五十多岁了,可头发乌黑,脸上胶原蛋白丰富的就如同年轻小媳妇一样,掐一下都能流水。

    还有一些,原本在单位内没啥地位,也没个一官半职的,上班的时候略微佝偻着身子,看着好像七老八十一样。

    可退了休,拿了工资,在小区里呼朋唤友的,一下子好像年轻了好多。如果同一个小区内,有同一个单位退休的领导。

    哪就更不一样,没官职的退休后呼朋唤友的不和领导玩,就连领导想看看他们下棋,他都能把棋摊子给撤了。

    这都算心态好的。

    往往很多人,退休前身体健健康康,结果一退休,没拿几天退休工资就开始生病,大病小病不断。

    熬过来的,就如脱了层皮一样,忽然之间人也开通了,也绵软了,就好像一下真的变成老头老太太了一样。

    熬不过来的,直接就领了盒饭去另一个世界吃了。

    人是个很奇怪的动物,心情,心境绝对会影响人的身体。

    一点都不吓唬人。翻开内科书,大多数疾病在治疗的时候都有这么一句话,注意保持良好的心态。

    说实话,一个主意饮食,一个保持良好心态,能做到这两点的都不是一般人!

    夏永红老太太就是这样,年轻的医生们都巴不得明天就退休,而老太太习惯了几十年早起晚归,每当觉得自己就要天天拿着扇子在广场上跳舞,或者坐在太阳下张家长李家短的闲聊,她心里就发慌。

    期盼着时间慢一点,再慢一点。而且随着退休时间的缩短,她发现自己右腿有点疼了,但是她没往心里去,总觉的是自己老了,缺钙了。

    骨肿瘤,形式多样,种类繁多,从幼儿到老年人都有可能患病。

    而且,这种疾病最早期的症状就是疼痛。

    很多人,觉得自己手腕疼,然后急死忙活的去医院看,医生说没事,回去吧,多休息!

    他还不乐意,怎么会没事呢?手腕疼,酸疼。

    医生实在忍不住了:“你就不能换个手来撸吗!”

    虽然是个笑话,可很多人就是不了解,比如疼痛能缓解,第一天疼,第二天就轻了,第三天就没事了。

    如果第一天疼,晚上继续撸,第二天还是疼,那么你首先让手腕休息一天看看。

    疼痛固定时间或者疼痛不缓解,休息后仍不缓解,这个时候就要注意了。

    比如,明天晚上,上床的时候就开始疼,这种固定时间的疼痛,不管是你手腕疼还是脚脖子疼,都要注意,最好能去医院检查。

    还有就是身体肿物,当然了,你一脸的青春骚疙瘩这就不是骨头的问题了。特别是一些关节附近的肿物,一定要注意。

    “院长,快通知家属!”当夏永红推进手术后,张凡反身有出了手术间,给欧阳说了一句。

    “骨……”欧阳看着张凡的脸,没有说出癌这个字,但表情她也猜到了,但总是在心里期盼着,往好的方面想,“骨质疏松?骨萎缩!”

    张凡轻轻点了点头。

    “哎!我去联系!”欧阳转身的那一霎那好似腿脚都不灵光了,走了两步,扶了扶墙。

    没多久,医院原本没参加会议的医生们陆陆续续来到了手术室的走廊里。

    “张院,需要我们干什么?”

    “现在还不好说,但肯定会用到血的,中午饭大家都先别吃,到时候……”

    “好!”

    物伤其类,好些女医生眼圈都是红红的。“夏老师多好的人啊,见谁都是笑呵呵的,对病号也是温言温语的,没想到……”

    这时候,在政府吵架的老高跑来了,“确诊了吗?”

    远远望着张凡,老高问道。

    张凡点了点头。

    “算我一个,我给你打下手!”老高轻声的说了一句。

    “好!”张凡也没多说。

    紧接着,骨二科的王主任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当看到过道里面的人,他也明白了,确诊了!

    “张院,算我一个,多少年的同事了,不给老夏做点啥,心里挺难受的!”

    “嗯!”张凡仍旧轻轻点了点头。

    张凡站在手术室的中央,静静的等待着,两边全是医生。张凡的崛起,骨科老主任们已经明白了,张凡的时代到来了。

    “张院算我一个!我进去拉个勾都行。”这个时候,发配到门诊的陈琦也来了。

    这家伙就没说过软话,不管不说软话,平时还时时刻刻找着机会等待着张凡和欧阳出错。

    可今天陈琦软下来了,不为其他,就为能给三十多年的同事出把力。张凡看了看陈琦,轻轻点了点头。

    “张院带上我!”薛飞也说话了。

    “张院还有!”王国福也站了出来。

    “张院,还有我!”王亚男也出来了。

    几乎骨科的医生有一个算一个,都站了出来。

    张凡没有拒绝,这是情谊,这更是一个单位的凝聚力。

    没多久,欧阳拿着电话走了过来,“夏医生的姑娘还在外地,已经去坐飞机朝这边赶了,她老伴身体不好,我没通知!

    她的孩子已经哭成泪人了,电话里面什么都决定不了。现在……”欧阳原本要发话,但最终没有说出来。

    而是改口道:“你决定吧!你毕竟是院长了,职工没有家属,你就是家属!”

    “好!”张凡轻轻点了点头。

    望着身边的医生们。

    “王亚男,你现在马上打印手术通知书,病情告知书,我来签字。

    高院长,你一助,王主任你二助!”说完,张凡看了看陈琦。

    陈琦直勾勾的看着张凡,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陈医生三助,王国福四助、薛飞五助手……

    任书记在手术室外待命,如果需要血液,请你组织我们的医生护士进行抽血。居院长你协调好内外科医生的组建术后恢复小组。

    陈院长准备好接待安抚夏医生家属的工作。我在这里强调一句。

    今天,我们抢救的不是一个夏医生,我们也不是给一个夏医生做手术。而是给我们自己。我希望大家有力的出力,有人的出人。

    绝对不能让工作了三十年的医生躺在自己的医院里寒心。做的到吗?”

    “做的到!”

    齐刷刷的回答声,让人不禁身上竖起了鸡皮疙瘩,但心里是热的。

    张凡拿着笔,在病情告知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最后一听明确写明,如有必要,术中会行患者截断术!

    当夏永红摔倒后,剪开裤子的时候,张凡的心就当当当的开始响了起来。

    就是一个没有落差的摔跤,竟然把夏医生的腿给摔断了,这是不正常的。

    骨癌,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种类很多,最常见最容易形容的一种就如大家早上吃的煎饼里的薄脆。

    骨头是原本是没有神经的,只有骨头表面的一层估摸上趴着神经。

    所以当骨折的时候,只要制动了,患者就不会有明显的疼痛。只有出现移动的时候才会疼痛。

    而骨癌,就如一个一个趴在骨头上的泡泡糖一样。

    刚开始的时候,会在某一个点变异,然后开始变大,当变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开始向周围扩散。

    一边扩散,一边腐蚀骨质。原本洁白如玉的骨头慢慢的表面就出现了一个一个牙黄色的泡泡。

    真的就如骨头被下到油锅里面炸了一遍一样,泡泡大小不一,直接就是一个圆形的薄脆,一模一样。

    然后,骨头就如一张纸一样,稍微出现一点点外力,或许就会断裂骨折。

    签字完毕,张凡带着医生们进入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麻醉科的人几乎已经都到了。张凡张嘴想赶人,可看着大家期待的目光,张凡把嘴里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张院,器械准备完毕!”手术室的护士长亲自上手术台,当器械护士。

    “张院可以麻醉了!”麻醉科的主任站在夏医生的身边,一个手一直紧紧的握着老太太的手。

    张凡轻轻的走到夏医生的身边。“老太太,你看你,平时不锻炼,现在骨头断了吧!呵呵,放心,今天我主刀,医院的骨科主任们全上台子,麻醉是你的大徒弟,器械是手术室的护士长。

    这阵势,肠胃都享受不到的!”

    张凡笑着对老太太说,脸上虽然再笑,可张凡心里再滴血,真的!这种同事,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麻烦您了,麻烦大家了,老了老了,结果还是要上一次台子,您放心,我不害怕,我也能终于当一回躺在手术床上的人了,张院您就放手做吧!

    该是咋样就是咋样,人的命啊天注定,您也别太难为自己!”

    老太太估计心里也清楚自己的疾病,张凡抿着嘴说不出话来!

    “开始,准备麻醉。”张凡轻轻的拍了拍老太太的手后,转头开始下令。

    当面罩扣在夏医生脸上的时候,夏老太太带着笑容终于昏睡过去了。

    “洗手!”

    手术开始。

    阅读网址: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