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408 预备,挖坑

    对于任何行业,不到一定的高度,是看不透这个行业的。特别是很多人都是雾里看花,似明似不明而已。

    比如张凡就是,早先的时候,张凡的技术看起来好像已经走到了这个行列的前排,其实张凡看到的接触到的只不过是这个行业的一点点而已。

    比如科研方面他就不懂,这里面的猫腻儿绝对不比临床少,这玩意并不是说学历越高就越干净。反正也是一汪波澜淘叠的大湖泊。

    用一句特别通俗粗俗的话来描述,就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特别现实,比临床还现实。搞临床要是不出色,了不起没飞刀罢了,可搞科研要是混的不好,说实话一个医学科研博士的收入弄不好自己都养不活。

    其实这也是为啥好多硕士博士经常玩高空飞人的缘故,因为没路可走了。进医院,啥都不会,搞科研,又看不到前途。所以买卖论文,水论文,都是家常便饭。

    所以,当人家给了他三十万的时候,他还是很沾沾自喜的。

    只要自己努力,只要自己能坚持,总结这种解剖图还是很简单的,这就是个下金蛋的母鸡啊!

    华国有句老话说的好,狗浪拉稀,人浪倒霉。这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张凡还没得意完,浪意都还没上到脑门上呢,青鸟的老头就打来了电话。

    “你在哪呢?”老头明知故问。

    张凡一听老头的语气不好,就赶紧说道:“嘿嘿,师父啊,我在连大呢,今天腰椎L3—S1(第三腰椎到第一骶椎)采用椎板间开窗入路,这种手术方式对于中央椎管型突出和关节突下区域的突出能明显改善手术损伤。

    而且我自己弄解剖分解图,还能在**JS(骨与关节期刊,顶级的骨科期刊)上发表!”

    张凡知道自家的这个老头对于什么年会、对于和器械商什么的打交道很是厌烦,所以赶紧把自己的成果给摆出来了。他知道老头爱听什么,不爱听什么。

    意思也是很明显:老头,我不是来混吃混喝的,你看看我虽然没再普外期刊上发表论文,可在骨科上是发表论文了,快来夸夸我!

    电话另外一头的卢老差点没忍住笑出来,老头年轻的时候还挺和蔼的,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好像变的越来越倔强,就如同人们所说的倔老头一样。

    而且,他的学生们敢和老头嬉皮笑脸的几乎没有,也就张凡了。

    毕竟张凡和老头年龄差距太大太大了。师徒关系怎么都有点类似爷孙的关系。

    “行了,得意什么啊,你当我不知道啊,**JS人家是走材料口的,是不是只有你的解剖图人家器械商花钱投**JS了,你的手术新术式怎么没上**JS?人家是靠着你的解剖图去研发新的手术器械的。看把你高兴的,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老头一下就点破了器械商的心思,当然了,也一下就让张凡小得意从山上掉到了山谷。

    张凡都没话说了,这老头怎么什么都知道啊,怪不得没师伯名气大,原来一天天就看其他学科的期刊了!

    张凡心里暗暗嘀咕。当然了想归想,嘴上可不敢这样说,“师父,这不是什么都有个开头吗,我决定了,以后要听您的话,多看期刊,多发期刊,走上科研之路。

    毕竟科研才是正道。光会手术那是手术匠!”

    张凡说的格外的郑重,就好像老头的教育有了效果,终于让张凡看清了前方的方向,好像一下发现人间正道是沧桑一样。

    “你小子,早就应该这样了。是不是这次会议感悟颇多啊,是不是虽然你研究出了新的手术方式,可还是被人质疑,是不是受打击了。

    其实这就是因为你学术地位太低的缘故,如果你能在**JS上发表一篇关于手术方式的论文。

    你看看,谁还敢质疑。因为只有骨科大牛,才能在**JS上发表手术论文,一旦发表了,这就代表你在这一个术式领域的权威了。

    行了,原来我还准备说说你,一天没事干就爱参合一下这种没点含量的会议。没想到竟然rag别人把你的脑袋给打通了。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老头絮絮叨叨和张凡说了很多。

    其实,张凡对于别人的质疑什么。说在乎,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用张凡最朴素的想法就是,你质疑我能干嘛,行不行也不是你说了算的。

    可当强生的大区经理拿着三十万来的时候,张凡一下子通透了。特么太容易赚钱了,这也就是在系统里平时积累归纳出来的。

    要是飞刀,三十得做多少台手术啊。所以张凡这下,才觉得师父说的对,科研是正道!

    毕竟张凡其实也就是一个俗人,而且还不是一步一个坑爬上来的科研狗,他的路太平坦了,平坦到他都没多少强烈的荣誉权利的获取之心。但钱对于张凡来说,这玩意伤他太深,所以,也是最能打动他的。

    老头要是知道张凡不是相同的,而是被钱给诱惑通的,估计都能被气死。

    让张凡去要红包,拿回扣,这个毛病当年让欧阳和把图已经给张凡治好了。

    人就这样,十全十美的是圣人。用张凡的话来说,能通过正规途径这么容易的赚钱,这多好啊,真的香。

    邵华说张凡没啥爱好,其实张凡还是有爱好的,爱吃、爱钱,这难道不是爱好吗?不过也就是邵华没发现而已。

    而且,邵华当然不会觉得自己老公是个吃货不是。

    以前的时候吃货这个词是骂人的,就好像说饭桶一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它华丽的转生了。成了一个会生活的标签。

    这就说明一个问题,其实张凡很早就是会生活的,只不过大家当时还没认为这种就是会生活而已。

    挂了老头的电话,强生的大区经理立马就贴了过来。

    “张院,要不您在这边待几天,我已经联系好了,最近有一个远洋打鱼的轮船要靠港了。他们是从纽芬兰渔场过来的,其他倒也没什么,可鳕鱼特别的好。

    您是专家级别的美食家,等他们靠港以后,您给配品一番,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么好。”

    对于张凡,强生的大区经理虽然认识的时间不久,接触的次数不多。可人家是干什么的,就是专门研究医生的。

    通过几次打交道来看,他发现这位小张院是真爱吃。而且还挑剔,所以投其所好这是人家基本的操作。

    张凡脑海里一想,白生生、软嫩嫩的鳕鱼,在油脂中轻轻这么一煎,略微微的煎金黄一点,都不用什么调味品,就放一点点海盐。

    乖乖,放进嘴里,略焦的外皮炸裂在口腔中,然后白嫩嫩散发着鱼香的肉汁带着海的鲜美直接在味蕾上左突右冲,哎呦,想都不用能想,张凡口水都快出来了。

    幸亏陈生给欧阳打完电话后,走了过来,不然张凡估计都快稀溜溜。

    “张院,汇报完了,欧院让咱赶紧回家。呵呵,欧院特别高兴,说她亲自到机场接咱们。”

    张凡笑着点了点头,只能对强生经理说抱歉了。

    老高也笑了笑。老高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欧阳现在干嘛呢。

    绝对是让人搞卫生,然后扯大旗。

    欧阳压迫老高,看来也没白压迫,老高算是相当了解欧阳了。

    果然,当欧阳接完陈生的电话,高兴的,扔下浇花的水壶,就开始打电话了。

    “居院长,在哪呢,科室要是没为重病号,赶紧来一趟我的办公室。”

    “任书记,科室里面现在人手够不够,你现在要是有时间,赶紧来一趟我的办公室,有好事!~”

    因为欧阳激动的语气,老居以为出了什么医疗事故,提着白大褂的一角,如同撵狗一样,跑的那叫一个飞快。

    任丽到是不缓不急,因为欧阳多说了一句,有好事,她就不怎么着急。

    医院就这样,一旦不说清楚,就一个词快来,绝对没好事。所以,欧阳这老太太还是亲疏有别的。

    就是不给老居说清楚!

    然后后勤的、总务的、医务处的、保卫处的、设备科的、护理部的,反正几乎在家的领导都让欧阳给号召到了办公室。

    “大家都知道你们张院去开骨科年会了吧?”等人一齐,欧阳就开始了。

    大家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因为这个事情虽然没上纸质媒体,可网络上已经上了大媒体的新闻了,什么旧浪、哑巴老虎。就算不怎么上网的老居都特意去看了看。

    毕竟是张凡啊!

    “呵呵,你们张院不光在观摩手术上赢了金毛国的特种骨科医院,明天还拉着特种医院的院长来我们茶素。

    人家来不是考察,也不是调研,而是合作,来茶素和我们合作来了。

    他们虽然是世界顶级的骨科医院,可毕竟是个专科医院,不是综合性医院。我们也不用太小看了自己。

    但是呢,战略藐视敌人,可战术上要重视。所以大家不能掉以轻心,让金毛占了便宜!”

    陈生给欧阳的电话里大概说了一下,虽然会场上没有给出到底谁赢谁输,可他认为,只要没输就是赢。

    而且,还把金毛想占张凡便宜的事情告诉了欧阳。

    欧阳这才要兴师动众的打一场伏击战,用欧阳的话来说就是:占便宜?门都没有,我都四处找着占人便宜呢,还能让你给占了便宜?

    “高院长不在家,政府这边就居院长出马吧,毕竟居院长熟悉一点,一定要请到老大。

    任书记负责医院医生护士门的精神面貌,一定要交代好,不能让金毛的探子打听到咱们的虚实,别一看是外国人,就什么不顾的都往外说。谁要是砸了医院的饭碗,我就砸谁的饭碗,绝不开玩笑!

    总务处的处长组织人手,把咱们医院门口挂的几个牌匾全都擦拭干净,有地方的话,把以前没挂上去的都给挂出来。

    设备科的……”

    一时间,欧阳开始挖坑了。

    反正这一次欧阳是想好了,你金毛的特种骨科不是很厉害吗,不是很有钱吗?想要合作,没问题,想要技术,也行。

    咱华国医生很大方,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但是,咱也得讲究一个礼尚往来不是,老太太准备好一切,就等着扎克斯坦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