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410 瓜,不甜了

    茶素的市医院要是论规模,当然了高度如果放在整个华国,还是不够看的。

    先不说首都和魔都的顶级医院和几个军队医院了,就一些城市的大学附属医院就不是茶素医院能比的。

    何况还有号称地球上规模最大的医院,床位数差不多上万了,面积据说超过了两个天安门。这得多大,医院里面弄几条公交路线都一点不亏。

    毕竟茶素政府是真没钱,要不是有欧阳如同土拨鼠一样,一点点的凑,什么地方都想着多吃多占一点,茶素医院还真的发展不起来。

    虽然不能和发达省份的医院比,可茶素医院要是放在边疆省,已经算是个庞然大物一样的存在了。

    现在鸟市卫生系统开会,都不提茶素医院了。比如年年都有的省会医生下乡下地区支援。可现在鸟市的医院也不好意思派人来支援了。

    因为现在就没办法支援了,人家的普外肝胆研究中心,现在和丸子国联合科研的肠道肿瘤,就连好多鸟时候的普外肠道专家都想法设法的想参与进去挂个名。

    让普外的医生去茶素支援,普外的医生不害羞吗?

    还有茶素的儿童疾病研究中心,虽然目前没茶素普外肝胆研究中心那么耀眼,可人家联合合作的单位一个比一个厉害。

    烧伤中心,估计等李存厚的材料正儿八经应用到临床以后,茶素的烧伤中心绝对就是华国重点实验室了。

    还有茶素的急救中心,虽然没出什么人,现在也没什么课题发布出来,可看看人家的设备,亚洲最大的救援飞机,听说军队都羡慕的替人家开飞机去了解飞机的性能呢。

    这还是一个地区医院吗?

    所以鸟市的医院现在轻易不讨论茶素。其实欧阳现在的想法就是,强不强先不说,这不是她的任务,因为在她的能力范畴下,医院已经是够强了。

    至于再朝着上走,就是张凡的事情了。老太太别看霸道的一点道理都不讲,就好像不讲理的老娘一样。

    其实老太太贼的很,她现在摊子支撑的这么大,说个不好听的话,就是冒然直接交给茶素政府,政府敢接不敢接都得掂量一下。

    欧阳为了以后不让张凡跑了,现在尽可能的让医院越来越大。这是老太太的小心思,也算是她自己的一个理想吧。

    所以,在张凡他们还没上飞机的时候,欧阳已经派人做了一个硕大的骨科病研究中心的金黄色牌匾了。

    这玩意有名字不行,得有地方啊。比如儿研究所,虽然不大,可人家有专门一个六层楼高的单独办公地。

    普外肝胆研究中心,就不用说了,虽然没外科大,可已经成气候了。

    急诊中心就更不用说了,被打扮的花花绿绿的大飞机,就很是显眼了。

    当初听陈生汇报的时候,欧阳就在想,怎么砍一刀呢。

    像砍丸子国一样,让他们给茶素弄个科室?欧阳觉得有点太便宜金毛了。老太太专门找了几个骨科医生打听了一番。

    当给骨科医生们一说,特种骨科医院的时候后,骨科医生们都是站立起来肃然起敬的,再一打听,人家骨科医生告诉欧阳,特种骨科的病号都是大姚级别的运动员和盖茨级别的企业家。

    这一下,欧阳心里有谱了,不怕你有钱,就怕你没钱啊!

    所以,欧阳直接让老居把茶素的附属二院,当年的茶素三院给腾空了。然后把一人高的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挂在了茶素三院的楼顶上。

    当时老居就有点纳闷,他没和欧阳说,两人当年都是内科主任,一个看不另外一个,虽然现在欧阳压了老居一头,可老居骨子里还是觉得自己哈式英语更高一筹。

    “任书记,你说这么大的一个地方,弄一个骨科,是不是有点浪费。你说弄一个心肺综合研究中心不好吗?”

    任丽清楚,这里面肯定有张凡的原因,因为没张凡,就拉不来资金。

    任丽笑着给老居出主意,“外科都两个中心了,是该成立个内科研究中心了。这事还是要给张院说。

    等张院会回来,这次咱要抓着机会。”

    “哦,我明白了!”老居点着头。然后直接回到三院。

    “搬,能搬的都搬到二院去。”就如鬼子进了村一样,要不是门窗实在来不及了,估计连门窗都能搬走了。

    然后一个空荡荡的医院留在了原地,大白天空荡荡的真的比鬼宅还鬼,路过一下都让人觉得瘆。可想而知,居院长搬得多彻底。

    扎克斯坦一行人终于来到了茶素医院,终于见到了张凡的上级。

    可当看到欧阳的时候,扎克斯坦心里咯噔一下。

    矮小的是身材,干瘦干瘦的身体。发亮的眼睛镶嵌在三角眼眶里,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成了精的狼一样。

    虽然一群人里,这位老太太最是矮小,可最耀眼的却是这个老太太。

    论拿捏气势,欧阳绝对是稳稳的。

    扎克斯坦终于好像明白了张凡这么年轻就这么难缠,因为他看到欧阳了。

    他和欧阳应该是其实是一类人。所以,当彼此的眼神汇聚的时候,扎克斯坦就知道,糊弄不了了。

    车队,豪华车队前,没有刻意的寒暄,也没有刻意的虚情假意。

    见面就是钢刀对铁件。

    “扎克斯坦博士时间比较匆忙,我们会尽快安排双方的谈判。”

    人家脚都没落踏实呢,欧阳就准备来个措手不及。

    “不,不,不,华国是几千年的文明故国,而且来的时候飞机时间太长,我要先休息休息,看看好客大方的华国以后,再和贵方洽谈。”

    扎克斯坦心里急的都快往锅里钻了,可这个时候他表现的却一点都不着急。欧阳也无所谓,笑了笑。

    然后车队带着扎克斯坦他们进了能承包茶素政府会议的酒店。

    接着欧阳带队就闪人了,茶素政府这边,主管卫生的领导都快哭了。

    欧阳能跑,政府老大可以不来。

    他不行啊,现在他成了接待员。

    ……

    “领导、院长,现在咱们怎么办?”在车里,张凡和欧阳在政府老大的专车里。

    “呵呵,张院长就是张院长啊,不出手则罢,一出手就不凡啊!”政府老大肯定不好意思帮忙出主意啊。

    所以打着哈哈,把话题交给了欧阳。他也鸡贼的很,不然他为什么拉欧阳和张凡上他的车。

    欧阳笑了笑,“着急什么,你出差这么长时间了,先回家休息。咱们现在不着急。”

    “对,对,对,不能心急,火候不到!我听说他们医院专门有个和强生和合作的制造企业。年利润能上百亿美元。”

    茶素老大一边敲边鼓,一边把自己的诉求也说出来了。

    意思就是,别管惦记你们医院,我们这边也要想着点。

    “呵呵呵!”张凡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领导,我们的拨款……”果不其然,欧阳眼睛一竖,转头开始诉苦。

    “哎呦,我的院长大人啊,只要这次能把事情办好,你们医院的哪点拨款还是问题吗?”

    茶素领导苦笑着,摇着头,心里想,这两个一点点亏都不吃。

    “行,有领导的这句话就行。我们还是能顾全大局的。毕竟张凡,张院长还是优秀党员不是!”

    欧阳点这头,认可的说道。张凡只是个劳模,哪里是省级优秀党员了!

    欧阳不光要钱,还要……

    茶素进入了夏末秋初,天气明显凉了下来。虽然中午的时候,秋老虎还会喵喵喵的喊一会,可到了傍晚,温度就不得不让人们穿上外套了。

    其实,要论舒适程度,这个时候的茶素是最适宜的时候。很多旅游的人,大多数都是在夏天还或者冬天来边疆旅游。

    或许感慨边疆的燥热,或许感叹边疆的寒冷。然后回到自己的城市后,觉得上当了,因为没吃到哈密瓜,没吃到葡萄。

    就算吃到了,也感觉没自家门口超市里的水果好吃。

    其实是季节不到。

    秋季才正儿八经是边疆水果上市的季节,一茬一茬的水果排着队的上。

    最早的是杏子,拳头大的黄杏,软绵的杏肉中带着酸甜,真的能满足人的口腹之欲。

    接着就是早酥梨,这种梨讲究的就是薄皮多水,所以根本不适合长途运输,也只有在种植地卖一卖了。

    虽然没啥名气,不如香梨出名,可味道一点不比香梨差,吃这种梨的时候,不能大口大口的吃,美美的一口下去,果汁能喷你一脸。

    梨下来就是桃和西瓜了,边疆特色的扁桃,号称蟠桃,张凡当年嫌弃说是被压扁的桃。

    紧接着这些水果上市的就是葡萄和哈密瓜了。

    可以说,当葡萄和哈密瓜上市以后,城市里面都飘着瓜果的香甜。

    扎克斯坦吃着甜甜的蜜瓜,可嘴角都起泡了。这两天虽然打着休息旅游的名义,可他没闲着,先是了解一番张凡和欧阳。

    不了解不知道,这一了解,扎克斯坦吃在嘴里的瓜都是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