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438 再也不吃旺仔小馒头

    巡回护士拿起生物组织袋就走了出去,这台手术不大,所以,她也没多忙。瞅着手术台上也不需要她干啥的时候,就赶紧提着生物组织袋去找家属了。

    一般情况下,这种事情都是医生的工作。因为切下来的是医生,医生要拿着组织带去给人家患者家属解释,这是什么,这是什么,正常的是怎么样的,现在已经变成怎么样了,我们切了多少。

    这是一个手术的必须过程,也就是患者极其家属的知情权。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也就是一包肉。可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人家患者的身体内的器官,所以必须要解释清楚。

    这种场面很怪异,医生带着口罩穿着白大褂,然后提着一个塑料袋,指着里面的东西说道:“来,你们看这是患者的盲肠?”如同卖肉的告诉买家,这是肋条五花肉一样。

    巡回护士,相对来说都是年纪略微大一点的,因为经验丰富,但手脚已经不是那么麻利了。不过这也是相对的,如果遇上急诊危重手术,往往上的都是这种人到中年的护士。

    因为,医疗这个活,大多数都是熟能生巧的工作。比如一般常规性的手术,做的多的医生,比如华国的普外医生,不说一辈子,就在住院总的三年内,他的手术量,几乎都是一些小国医生一辈子的手术量。

    所以在手术室内,一般都是一层的年轻护士,一层的中年护士,老带新。

    巡回护士拿着组织袋出了手术间,从手术室的自动门里探出头,朝外一看。

    因为今天是手术日,在门外等待的患者家属很多。一看护士露头了,呼啦啦的一群围了上来。这种等待的心情真的不好受,如果是手术室里面躺的是自己的孩子,再看看医生手里血糊糊的器官,真的,父母的心就如刀子再割一样。

    “普外的,九床,爱弥儿的家属呢。”

    干老了手术室的护士,心早就已经变的硬了起来,不硬也没办法。推开一群围上来的家属,扯着嗓子就开始喊。

    “好像再喊你朋友的名字呢。”贾苏越实在听不下去医院主管妇联的副院长给邵华诉苦。

    医院非医技科室,说实话存在感特别的低,做为主管工会、妇联、后勤的副院长,就如同医院雇来的勤杂工一样,有时候开会都不通知,明明这个职位弄个主任或者科长就能搞定的时候,可不知道为什么,非要设置一个非医疗的人员来当院长。

    老黄时代的时候,这个职位茶素很多人都盯着,因为这是个好职位,其他不说,光一个后勤就相当的肥沃,医院原本就是一个浪费大户,其他的都不说,每年修修补补的小工程都能让老板两年买个奔驰。

    到了欧阳时代,虽然欧阳个子不高,精瘦精瘦,可火气足精力旺,眼界高,人家弄的都是大工程,不出手则罢,一出手就是大楼,所以后勤的好多活都让欧阳一揽子给承包了。

    不过好歹还有点油水。

    可到了张凡时代,用主管后勤的院长来说就是他都想换个单位了。

    张凡一刀切了食堂,一刀切了劳保,食堂让大家投票,只要过半数反对,直接换人,劳保其实在以前就是发个洗衣粉啊,发个肥皂啊,发个毛巾,三八节的时候给女职工们发点小福利,护士节的时候给护士们发点小白鞋。

    别看就一点点劳保品,这里面道道特备多。比如洗衣服,华国的商人很厉害,用茶素卖洗衣服的商人来说,你想要什么牌子的我都能给你弄到,反正就是还个包装品。

    所以,医院进的时候是十元,他弄的时候估计就两三块钱。张凡当家做主后,直接变了方式,不再发东西,直接给钱。他是从小医生过来的,他太清楚这里面的东西让医生们有多讨厌。

    过年发粉条,号称为了帮助困难企业,发就发了,可粉条进了锅就出不来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熬的浆糊。

    如果还其他的院长来这么一手,阻力估计大的要死。这玩意都成产业链了,可张凡不一样,张凡说切就切,谁都不敢说。就算有人不乐意,也的装着很乐意。

    毕竟连茶素老大都对张凡很客气,其他人能不乐意吗?所以,这次听说邵华来了,管后勤的院长就想着走走夫人路线,好让自己过的滋润一点。

    可谈了半天,他也看出来了,不是一家人,真的不进一家门。邵华和张凡一样,笑呵呵的可什么话都不说,一问三不知。

    贾苏越一说,女老板赶紧站起来就走,邵华也急急忙忙的起身就走,如同逃离一样。

    三个女人急匆匆的出了护士长的办公室,来到手术室的门口。“我是九床,爱弥儿的家属!”

    女老板也不知道要干嘛,还以为她女友出了什么事情了,一着急,也不压着嗓子了,尖锐的女音立马就出来了。

    “你这么大声干什么?不知道这里是手术室吗?”手术室的护士脾气好的不多,她自己原本声音就不小,现在还嫌弃别人。

    “看,这是爱弥儿的汗腺。你仔细看看,这里面只有汗腺。”女护士提起生物组织袋就放在了三个女人的眼前。

    特别是女老板,因为冲的猛,靠的进,直接就看到一袋子血呼啦擦,还有好像是脂肪,还是什么白腻腻的东西在里面,因为护士提的时候猛了一点,而且有是刚切下来的组织。

    忽忽悠悠的,好像在蠕动一样。

    呃!

    女老板捂着嘴差点吐出来。

    贾苏越好奇的望了过来,呃!直接捏住了自己的脖子。

    邵华也好奇的望了过来。

    呃!

    三个人差点被恶心哭了。

    而在手术室,马逸晨已经哭了。

    他没跟过这种手术,原本手术前已经是最难闻的了,结果还是自己太年轻啊,难闻的在后面。

    人体的血管神经都很聪明,走形都是什么地方隐蔽,什么地方安全,它在什么地方穿行。

    比如腋窝这个地方,就有很多大血管,很丰富的神经丛。武术当中有一朝,一拳打在腋窝下,能让一个人瞬间抬不起胳膊来。

    所以,有些汗腺靠近就和大血管大神经在一起,挖是不敢挖了,可不挖这玩意会复发,所以,张凡为了斩草除根,直接上了电刀。

    汗腺,就算再小,人家也是个腺体。而且这个腺体里面,有硫化物、氯化物、还有各种的蛋白质。所以,当电刀放上去的时候,腋窝处瞬间就如同烤羊肉的时候,师傅洒辣椒面的那一霎一样,白色的烟雾瞬间冒气。

    吸引器根本来不及的吸,大量的烟雾从腋窝中冒了出来了。因为腋窝这地方有很多的重要的血管和神经,马逸晨靠的有点近。

    当电刀进入的时候,他看到的是就如烧红的铁棍差劲了冷水碗里一样,腺体是冒着泡泡的。就像是烧塑料一样。

    然后,极其难闻的气味喷了过来。

    这种味道,不同于正常皮肤烤制的味道,说实话,正常的皮肤,电刀止血的时候,真的和烤肉的味道特别相似,不过也就是少了点羊肉膻味和孜然的味道。

    而这个地方,直接就如同在烧脚气患者的尼龙丝袜一样,味道极其的怪异,这个气味,在教科书上有一句,是这样描述的,刺鼻的气味。都不给比喻。

    医疗教课书上,对很多气味是有类比的,比如什么臭鸡蛋味,什么酸臭味,是比较形象的,而对于这种味道,估计编教科书的专家也没办法形容,就弄了一个刺鼻的气味。

    其实,这玩意就是烧塑料和臭脚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的。

    如果毛妹子术前的味道是上头,而这时候的味道就是走心了,马逸晨一口洗进去,差点没给送上天,眼前都开始发黑了。

    ……

    手术室外,邵华和贾苏越两人相互搀扶着,一边走,一边呃逆。一边呃逆,一边擦着眼泪。

    过来过往的人好奇的看着两个美女。因为爱弥儿的父亲在政府人员的陪同下出现在了手术室的门口,她们两就先行离开了。

    结果,刚走在医院大门口,贾苏越就问了一句,“你们家张凡天天抓这个东西,想一想够恶心啊!天啊,我再也不吃旺仔小馒头了。”结果不说还好,一说,两人如同怀了孕一样!

    一般人对于医院的感觉,是越来越不好了。早些年的时候,因为现在好多人感觉,进了医院,什么事情好像都是排队。挂号排队,检查排队,取药排队,就连交钱也是排队。

    好像医院越建越大,可人越来越多,坐电梯都像是冲锋陷阵一样,而且医院的电梯还特别的麻烦,明明有电梯,可五层以下不停,单双号分开。就好像故意难为人一样。

    说实话,这也是医院大型化的一个缺点,毕竟在华国,医院的增长速度绝对没有城市的增长速度快,往往很多患者或者家属,还没见到医生呢,已经被熬出了一股气。

    如果遇上医生态度不好,那么双方之间,往往就会出现不友好的场面。国家也发觉的了这个缺点,现在开始朝着大社区,小社会的路子上走,可虹吸效应的出现,其他方面不好说。

    光医学生,刚毕业的医学生,哪个不是头削尖了死命的朝三甲医院里面钻。因为大家都是知道,只有去了三甲医院,才能名利双收。

    大社区小社会,估计路途还很遥远。

    茶素医院也配合政府在做这方面的工作,比如下方一些医生去社区。除非实在是混日子,巴不得去社区医院天天晒太阳。不然,听到让去社区上班,往往男医生一脸生无可恋好似丢了雄性的特种,女医生哭哭啼啼,好似被张凡抛弃了一样,幽怨的让张凡都心酸。

    所以,只能扬汤止沸的大家轮换着来。这才让大部分的医生高兴,每当遇上去社区的时候,弄的好像医生们去休假一样。

    人满为患的医院里,邵华和贾苏越两人格外的显眼。

    “听说了吗?”

    “什么?”

    “张院的夫人怀孕了~!”

    ……

    一股股的青烟中,手术算是做完了。这种手术看着不是很大,但是很是残忍,法兰西的腋窝就好像是被刀切开以后,用烙铁来来回回烙了三四遍一样。

    在原本白皙得皮肤上格外显得黝黑黝黑的。

    “术后操心好,把她的两个手制动起来。这地方容易感染。”张凡随口交代了一句,自己的医院,不用特意交代。

    马逸晨走着如同是迷仙步一样的步伐点着头。

    而女老板不知道,她的噩梦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