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161 男人,不容易啊!

    还没出妇产科,路宁就给张凡打过去了电话。

    “燕芳怀孕了!”路宁刚说完,赵燕芳羞的连拍带打的。

    张凡这头一听,燕芳?那个燕芳,一瞬间,张凡明白了,“你们在哪?”因为一般情况下,赵燕芳的称呼或者是赵博士,或者是教头,从来没有燕芳这种称呼的,好像这种称呼是对赵燕芳的一种亵渎。

    “妇产科呢!”

    张凡挂了电话,就朝着妇产科走去,王红在办公室办公,一瞅张凡风风火火的,如同去撵贼,她赶紧起身,跟了上去。

    王红长进了,一边跟着张凡一边看张凡脸色,但就是能忍住不问。很多人其实是死在一张嘴上的,要是以前的王红,这会估计早就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张凡一边走,一边像是给自己说又像是给王红说,“学者也是人啊,管不住的时候,仍旧也是管不住啊!”说良心话,张凡真没想过,赵燕芳会怀孕。

    在他的脑海里,赵燕芳就估计都没这个功能。

    因为张凡的这句话,王红的想法则多了:这急急忙忙的,难道要去派出所赎人?能让张凡这么急急慌慌的,难道是?需不需要给综合办打个电话啊,他们和派出所的人头熟。王红一边走一边大脑飞速的运转着,手机就在手里捏着。

    男人的成长点不明确,但女人的成长点就比较明确了,能达到不管不顾的地步,大多数是结婚有孩子以后。

    而王红,虽然没孩子,但是这几年她到了目前的这个职位,已经让她见过太多太多的东西了。甚至鸟市组织纪律会议上,领导专门培训过王红,她不光是院长办公室的主任,甚至是张凡的第一道防御线。

    她一听张凡的话,还以为是哪个来茶素交流的学者没管住裤裆里的三寸,然后被人家逮在酒店了。对于男人的三寸,她太了解,这玩意一旦上了头,没几个能管得住。

    结果,张凡没朝着停车场去,而是去了妇产科,王红这才放开了手机。

    一进妇产科,妇产科的护士长一脸喜庆的拉着张凡进了主任办公室,真有一种,孩子是张凡的感觉。

    妇产科主任办公室,现在大多时候都是吕淑颜在用,而主任现在的重心放在门诊上,妇产科几乎等于交给了吕淑颜了。

    进了主任办公室,张凡先瞅了一样赵燕芳的肚子,赵燕芳尴尬的都有点手足无措了,“还没一个月呢,你什么眼神啊。”路宁不乐意了。

    张凡一听,转头看了路宁一样,说真心话,要不是人多,张凡都想骂一顿路宁,你说你这个货,我拉你来是帮我的,现在好吗,你帮忙的同时顺便干废了我手下最大的大将。

    吕淑颜因为张凡前几天因为科研不满意,然后打发要饭的一样打发了她,今天看到张凡的时候,气鼓鼓。

    张凡不和她一般见识,对着王红说了一句:“先把门关上!”

    王红笑了笑,转头看到门外小护士们眼睛闪烁着的朝着主任办公室里瞅。

    等门关上后,张凡张了张嘴,有点说不出话来了,这事弄的。

    “我要结婚!”路宁这话一说,张凡算是顺了一口气。

    虽然对路宁干废了自己的教头很不满意,可张凡真怕自己小师哥提起裤子不负责。现在只是暂时性的废了,可一旦不负责,弄不好就是永久性的。

    “好,好,好!”张凡如同路宁的长辈一样,竟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路宁这个时候才略微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什么都没准备。酒店、婚庆公司、婚房都没准备。”

    张凡摆了摆手,“这都不是事。先安胎吧!”张凡真的是咬着牙说的。

    “没事,这段时间还没必要,等……”赵燕芳红着脸说话了。

    “行了,这事情别逞强。”张凡没让赵燕芳再继续,他知道赵燕芳和路宁都不小了,可以说赵燕芳再拖延几年就是高龄产妇了,就算张凡再怎么不甘心,现在也不能不管不顾的继续让赵燕芳进实验室了。

    “吕淑颜这样,你负责给赵博士制定一个安胎计划,赵博士这段时间就别进实验室了,休息休息。王主任,你让小车班的送赵博士先回家,我和师哥说几句。”

    “好的!”张凡一旦开口做主,吕淑颜立刻点头,赵燕芳也没有再反对。

    “燕芳岁数不小了,这几年过的很苦,我得给人家一个风光的婚礼。”等没人了,路宁给张凡说道。

    张凡瞅了一眼路宁,心里骂道:“尼玛,啥都没准备,张嘴就给个风光,你光腚的时候怎么没想过。”

    “行了,我知道了,还没显怀,抓紧时间把,别让人说闲话,赵博士毕竟也是医院的牌面。”

    事情都成这样了,张凡也心情说师哥了,不过他真的想问一句,尼玛你的枪法怎么这么准呢?

    张凡自己也想过,因为系统当初锁定了自己的遗传系统,虽然系统现在放开了,不过身体还以为自己被锁定了,还没苏醒!

    男人和女人在遗传方面是不一样的。

    女人的卵子可以说是配给制的,从十四五岁开始,一个月就成熟一个卵泡,而卵泡没成熟之前,其实就已经在生成了。

    而男人的金子则是竞争制的,每一天的金子都是不一样的,而且金子和卵子最大的区别就是不稳定。

    可以说,女人的卵子从出身几乎就是稳定确定的,而男人不同,男人成长的每一天,干的每一件事件其实都是刻画在金子上的,比如你抽的每一口烟,喝的每一口酒,都是在金子上刻画的。

    这几年,为什么很多特殊的遗传疾病越来越多,这也是晚婚晚育造成的,当年说晚婚晚育是好的,这句话绝对是错的。

    老男人,能生殖的老男人遗传的下一代,对于后代绝对是可怕的。

    因为他的金子没啥竞争力,就算胜出的,也是半残的,最后表现在孩子身上。

    “这事情,抓紧办,各种环节都要有,不能亏待人家赵博士。你回去以后赶紧把人家的父母接过来,你也是熟手了,我也不用给你多交代了,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管了。”张凡一边说一边打电话,先给自己的师父打了过去,介绍人得有。

    媒人也得有,给老头打完电话,张凡给护理部主任打了过去,这些事情虽然都是小事情,但张凡必须安排好,不然给人家赵燕芳父母心里留个疙瘩,真的就不好了。

    卢老头高兴的一个劲的答应,对于路宁提前上车的事情,一点都没什么意见。

    护理部的主任一听张凡的安排,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而且还给张凡答应,这种事情她干的很多,一点都不出问题的。

    这边弄完,张凡就开始找酒店。因为时间仓促,一时间好一点的酒店竟然订不到。

    张凡再有本事,也不能强行占了别人的婚礼酒店。“你们酒店下个月一号最大的礼堂订了没有?”

    医院对面高卢鸡的五星酒店的经理接到张凡的电话,赶紧笑着说:“您要开年会吗?不过我们被酒厂的预定了,他们要开年会。”

    张凡一听,总算放了一点心了,只要不是婚礼,他就不怕。

    挂了电话,直接给酒厂的老总打了过去。这几年的张凡牌面是真的够大的,电话一通,对面的老总的笑声就传了过来,“领导好啊,领导今天怎么想起我来了。”

    人家是客气,人家的级别和张凡一样,虽然人家是企业老总,不过这个是国有的,做为边疆为数不多的几个大型企业,人家还是有地位的。

    “我算哪门子领导,您日理万机的上次企业系统的体检也不来参加,工作重要身体更重要,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做个体检,预防的重要性我就不和您强调了。”

    对方一听,“嗨,行,过两天我就过去,张院能想着我,我脸上有光啊。”

    两人都知道,这都是普通的寒暄。

    “是这样,下月一号的年会能不能给让让路,我都不好意思张嘴,我师哥……”

    张凡一说,人家直接说了一句:“我还以为多大的事情啊,如果是别人,这事绝对不行,不过您张院开口了,没问题,酒水什么的让咱师哥别操心了,我给准备好,到时候发个请帖就行了。茶素医院的婚礼都是高端婚礼,我沾光打个广告,广告费我就不出了,哈哈!”

    “嗨,谢谢啊。谢谢王总了。”

    酒店安顿好后,张凡又开始找婚庆公司,找车队,几乎什么事情张凡都给安排好了,虽然都是一句话的事情,不过这都是人情。

    如果其他人,张凡估计不会这么上心,赵燕芳的事情,张凡一定得用点心,这两年,老赵来茶素后,说真心话是全身心的给茶素医院添砖加瓦啊。

    其他不说,就一个止吐药,直接让茶素医院上了不知道多少层次。

    一个医院和一个男人一模一样,如果没有钱,什么都不是。

    操心完这些,还要操心伴郎伴娘,师哥和老赵来茶素几乎没几个认识的人。张凡一天的时间就操心了这个事情。

    晚上回家,被邵华压着打了半晚上,张凡皮都磨的有点破了,糊弄着邵华睡着后,张凡摸着自己的小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