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201 你怎么不要个住院大楼呢?

    “那个老头是干嘛的啊,勤务员是普通工作人,还是部队上的啊?”

    “好像是部队上的,我瞅着身板笔直笔直的,走路都感觉带着风。”

    “有专门的医疗组吗?”

    “反正一个医生给我交代过病情,不知道是不是专门的医疗组。”

    欧阳不满意的白了张凡一眼,然后自己嘀咕,“那应该55年就是将级了。手术费没要就没要,医院最近不缺钱吗,给他怎么没说说,咱们多难啊,行政楼下雨都漏了。

    你起码要个住院部啊。三个分院的住院部如同破庙一样,茶素的老百姓都骂咱是资本家的狗腿子,把国际医院装修的像五星级酒店,几个分院破破烂烂的。这么好的机会,你不会捏着老头的脖子要个住院部吗!”

    平时很少八卦的欧阳,在飞机上一个劲的问张凡,然后自己心里这么一琢磨,老太太觉得亏了。大鱼漏网了。

    “要不等从魔都回来,咱们再去找找老头,不给都不行。反正也那么大岁数了,打也打不过我!”张凡无奈的给老太太说。

    欧阳又瞅了一眼张凡,噘着嘴不说话了。

    说良心话,张凡术前术后都没想过这个事情,他就觉得就是个普通的手术,做完就完了,毕竟这也是他的本职工作不是。

    六月的魔都,一下飞机,张凡就觉得扑面而来的是热气,就如同进入了澡堂子一样,空气黏糊糊的,贴在脸上烦躁不舒服,让来自大西北的张凡总有一种脸上挂了一层粘痰的感觉。

    王红倒是觉得很好:“好湿润哟,对皮肤多好啊,我要好好补补水。”

    一般这种情况,张凡撇了撇嘴,不过没说啥。

    到了魔都这边,以前的时候张凡来魔都比首都方便,毕竟这里师哥师伯的有人招呼。现在感觉张凡到首都和到魔都差不多。

    比如这次,老汪给张凡他们全部弄的不是头等舱就是商务舱,而且上飞机后,机长专门过来和张凡聊了两句。

    虽然张凡也没觉得这样就能怎么样,可老汪就是能让你感觉的到他的用心,还不让人觉得反感。有些人,真的是做到了人情练达。

    刚下飞机,打开手机,在西湖疗养院的师哥就来电话了,“到了啊,我在机场呢,下午就来了,你出门一号大门就能看到我。”

    其他师哥忙,张凡也没让接,西湖疗养院的师哥非要来,张凡也无奈,就让老哥来接机了。

    一出大厅,就看到三叉戟一样车标的商务边上站着师哥,看到张凡后热情的又搂又抱,“你小子,没事就不能多来来魔都啊。听说你这次在首都给一个老领导做手术了?”

    张凡都楞了,这位师哥虽然是疗养院的院长,可毕竟已经算是脱离临床了,“师哥,你怎么知道的。”

    安顿着欧阳上车后,张凡纳闷的问了一句。

    “嗨,你还说,现在疗养圈都知道,好几个在西湖的都在打听你。如果那一天有需要,你可得帮老哥哥一把啊。”

    张凡苦笑着摇了摇头!

    “先去哪,要是不忙,先去疗养院吧,一年四季的上门诊做手术,去我那休息几天,老太太也是,去好好休息几天。”

    欧阳客气的笑了笑没说话。

    “哪有时间,先送我们去酒店,然后还的麻烦师哥送我去看看师伯,来魔都不上门,说不过去。”

    安顿好欧阳后,师哥带着张凡去了方东,到大门口,师哥不进去。

    “怎么,你不进去?”张凡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我,嗨,我脱离临床后,老头就不待见我,见了面就噘嘴骂人,你刚来别因为我有弄的老头生气。我就在门口等你,这几天给你当司机,先别拒绝,我是真闲。”

    张凡也没拒绝,毕竟是师哥,人家都这样说了。

    刚到行政楼,吴老头的助理就已经等待了,“张院,欢迎啊,吴老今天本来有个会,听说您要来,专门推掉了会议等您呢!”

    “老头是借着我的来的机会,逃会吧!”张凡笑着和助理握了握手。助理笑了笑,没说话。这种玩笑,张凡能开,他不能开。

    办公室里,老头看到张凡后,笑着起身,拉着张凡的手,“嗯,你小子,总算是来看我了,听说你们开展乙肝特效药了?”

    助理给张凡倒了一杯茶后,就悄悄的关上门出去了,他关门的时候,看到张凡轻松自如的靠在沙发上,这个姿势都让他羡慕至极。

    以前的时候,张凡来魔都,他虽然客气,但总是有一种城里人看乡里二哥的感觉。但现在,他不敢了,其他不说,这才几年的时间,张凡已经和老头是平级了,就这也算了,在医疗手术圈,以前说张凡的时候,了不起就是一句,祖系第三代。

    可现在呢,直接就是茶素张,这已经是有字号的人了。

    张凡和老头聊了两小时,主要还是老头说,张凡听。老头恨不得把自己这几十年的经验全都想告诉张凡一样,“一定要有耐心,要细心,试验和手术不一样。”

    送张凡的时候,老头站在医院大楼的台阶上,一直摇着手,张凡都走远了,老头还坚持瞭望了好久。

    “这小子,现在越来越稳当了啊!”

    魔都的招聘虽然没有政府出头,可张凡的师伯师哥们都打了招呼了,也就现在茶素医院不像以前那么急迫,不然早尼玛上前给你脱裤子了。

    现在的茶素有一种,好像需求太旺盛但自己却支棱不起来的烦恼。

    “师叔,我现在正好是研究乙肝的,我老师让我老找您。”

    张凡看着秃头油腻的汉子,怎么都体会不到当师叔的快感,大师哥唐正浩电话里说是手底下有个在乙肝方面有点建树的年轻人,要是张凡觉得可以,就带走。

    结果真见面了,一看,傻眼了,尼玛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张凡的长辈。

    “你贵庚啊。”

    “我三十二!”汉子羞涩的说了一句,“师叔,我是小学的时候生病留级两年,不然我三十岁之前就毕业了。”

    “没事,没事,已经很年轻了,已经很年轻了。”

    魔都的招聘很顺利,要是吹一句牛的话,南中国的各大医院领导,几乎都和张凡是师兄弟,找几个人还是相当顺利的。

    特别是这两年,张凡越来越有一种顶门立户小师弟的感觉以后,不光是隔山的师哥,还是远房的师哥,都开始来往了。

    招聘结束后,张凡又去了一趟大学,得看一下静姝,去年过年这丫头就没回边疆,张凡也怪想自己妹妹的。

    一见面,静姝高兴的,不过丫头是真长大,要是以前,直接就如同猴子一样扑进张凡怀里了,现在知道矜持了。

    “走,哥请你吃好吃的。”

    张凡好吃,但吃的不多。

    可静姝不一样,明明看着不胖,可饭量惊人。边疆的拌面,张凡一盘子就足矣了,可静姝能吃两盘子不说,完事了还要喝口汤填补一下。

    张凡带着静姝直接去吃海鲜自助,在吃海鲜方面,张凡还是可以和静姝拼一把的。

    前半个小时两人谁都没说话,一个劲的吃,大螃蟹,大虾,各种的贝壳,汁水都四溢了。

    半小时后,“哥,喝点饮料吧,都吃回本了。”

    “明年你要毕业了吧?准备是上班还是继续读书。”

    吃饱喝足,张凡开始和妹妹聊正事。

    父母已经没办法给建议了,张凡就要肩起长兄的责任。

    “我想读研。”

    “考的上吗?英语能及格吗?”

    张凡担心的问了一句,张凡是让英语给弄的死去活来的。

    “哼,我估计可以保研。”

    “哪就好。”说完,张凡犹豫了一下,“学校有没比较有好感的男生啊。”

    “哥!”静姝嗔怒的不让问。

    张凡叹了一口气,这事情还是得让邵华来问。

    吃完喝完,静姝大包小包的给张凡拿了一堆的东西,“这是给爸妈买的,这是给嫂子买的,还有给我未来的侄子或者侄女买的。”

    长大了,静姝本来就懂事,现在更是懂事的让人心疼,看着妹妹进学校的身影,张凡心里念叨着,“这不知道便宜了哪个王八蛋!”

    招聘结束后,张凡急急忙忙又赶紧朝着茶素赶,平时的时候,张凡在医院的时候,一点事情都没有。

    一出门,这个事,那个事,一天下来电话都打成枪管子了,烫的都不能塞进口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