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 燕草

第1298章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雨之杀势感悟

    安然第一个写完。

    接着是叶寸心,她马上凑过去一看,想要看安然写什么。

    啪的一声。

    安然盖上了笔记本,笑吟吟看着叶寸心。

    叶寸心一撇嘴,道:“安然,你怎么写的这么快,不是我自夸,我可是清华高材生,才思敏捷,当年我作文可是满分的!”

    结果安然淡淡道:“我已经自修博士生了,军事类的!以后退役了,我就去军校当个教书匠。”

    叶寸心吃惊,没有想到安然不声不响,已经攻读完了博士,不由赞叹道:“我们的紫罗兰就是优秀,才貌双全!”

    张陆感悟最多,也是最深刻。

    等他写完的时候,女兵们已经全部写完。

    叶寸心想看张陆写什么,提议道:“队长,我想要看张陆的笔记,我很好奇他的成长,怎么就在我们眼皮底下,一下子就蹭蹭窜了起来。”

    不只是叶寸心,田果,唐心怡,包括安然也挺好奇张陆记录的内容。

    还没等谭晓琳发话,张陆便淡笑道:“等考核结束再交流吧,现在还早着呢。”

    “大家一起拍个照吧,刚才田果的头牌不算,肯定拍得大家很丑。”

    谭晓琳点了点头,道:“列队站好,留下一张火凤凰火热的青春照片。”

    唐心怡负责拍照,她将相机放在一块突起的岩石上,固定好,摁下了延时快门,迅速回到了队伍当中。

    咔!

    一声快门的声响,火凤凰青春的记忆,便烙印在了这张相片当中。

    直升飞机上。

    张伯伦急道:“你给我说说,她们花了多少天长渡乌江?”

    “三天!准确来说,那是三天两夜。”茅一升的计算惊人,一回想便算出来。

    “三天两夜?”

    张伯伦马上心算了一下,确实是三天两夜,她们是下午抵达上岸。

    张伯伦满意点头,看着下面的女兵们,还挺滋润的,那几条鱼,怕是有十多斤吧。

    “我们陪火凤凰考核,最后倒是苦到了我们,天天吃压缩干粮,吃不消啊。”张伯伦爽朗笑道。

    茅一升补了一句:“嗯,都快淡出鸟来了。火凤凰却是大鱼大肉!”

    两人相互一视,哈哈大笑起来,引得飞行员纷纷侧目,不知道两位首长怎么那么开心。

    茅一升道:“老师,接下来就是遵义会议了,这是一个有历史记忆的地方,军魂在这里,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厚的一笔。”

    张伯伦颌首道:“遵义会议旧址,应该对张陆感悟杀势,有所帮助。”

    茅一升是理论大家,但在格斗境界,远不及老师张伯伦,他微微一怔。

    张伯伦解释道:“现在张陆的路,他要走不寻常的路,否则成为不了第五类最强的兵王。”

    “确实,四大超级兵王,每一个都是天赋异禀,结合自己的天赋特长,将特长的能力,放大到了极致。想要超越他们,殊为不易。”茅一升道。

    “所以,张陆必要感悟出雨之杀势和电之杀势。如果我猜的不错,他现在应该感悟到了雨之杀势,但是什么是雨?”

    张伯伦略带着考校的意味,看着茅一升,茅一升摇了摇头。

    “雨的形成,乃是水气升腾,到了天空,形成了云,云不能载水,才变成雨,降落回到地面。”

    张伯伦道:“而人感悟杀势,为什么这么难?”

    “第一,要修炼出杀势,就要奋勇向前,要有一往无前的勇气和决心。”

    “第二,要奋勇向前,就会有可能冒险猛进,犯下左倾错误,拐入了死胡同,精力用不到点子上。”

    张伯伦面容严肃,当场谈起了历史左倾主义和逃跑主义。

    “1931年,那些人取得了领导地位之后,推行了一整套不切合实际的错误战略。”

    “他们在在军事上把红军的三项任务缩小为单纯的打仗一项,忽略正确的军民、军政、官兵关系的教育,要求不适当的正规化,发展了政治工作中的形式主义。

    “否定敌强我弱的前提,先是推行冒险主义,后来又变为保守主义和逃跑主义。”

    这些茅一升都清楚,不断的点头。

    “但是,他们分不清楚打与走的辩证关系。”张伯伦道:“就好比格斗,分不清楚进攻和后退,这就是力的运用,时机拿捏的问题。”

    “难啊,修炼出杀势,难如上青天!”

    到了茅一升他们这个层次,自然是懂得杀势的存在。

    杀势确实难以修炼,否则军中早已人人修炼出杀势。

    军中曾有过这样的例子,一个愚笨之人,每次考核都是垫底,拖全班的后腿,全连的后腿,甚至是全军的后腿。

    但便是这样一名军人,他不抛弃不放弃,默默的训练,一次次在班长见证下矫正他的军事动作。

    从普通连队,加入了特种兵,他依然在特种兵里面不起眼。

    然而,他始终没有放弃,每天就是训练,训练,再训练。

    最后他却修炼出了杀势,成为第五类兵王。

    可是跟他同时代的特种兵天才,却一声止步在半步兵王之中,一生都修炼不出杀势。

    从这个例子,很多人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修炼杀势,跟天赋无关,跟一人的精气神有关!

    像张陆这种,修炼出多杀势的存在。

    偌大的华夏,也就是隐者。

    所以,他的路,跟别人比,别人是攀登青藏高原的话,他就是攀登珠穆朗玛峰!

    ……

    “急行军!”

    谭晓琳一声令下,火凤凰开始了急行军。

    接下来这一段路,那就是山地长途跋涉。

    张陆的脑海里,不断的思考着雨之杀势。

    什么是雨之杀势,张陆也只是隐隐约约有些轮廓而已。

    一边奔袭,张陆一路上不断的挥舞的拳头。

    轰隆隆。

    拳声夹带着风雷之声,其声滚滚轰鸣。

    女兵们知道张陆在修炼,也不出声打扰了张陆。

    不过好奇之下,女兵们都不时瞄向了张陆,观察他的情况。

    女兵们发现,张陆的脸色越来越茫然,有时候打几拳,还唉声叹气。

    女兵们清楚张陆是没有悟出关键点,不过这种情况,她们也帮不上任何忙。

    这一天,火凤凰急行军三百多公里之后,抵达了遵义会议旧址。

    安然上前对张陆道:“放松一下,欲速则不达,等自由活动,我找你!”

    张陆这才从感悟状态醒来,看着眼前一栋建筑为砖木结构,中西合璧的两层楼房。

    这才恍然醒悟,原来遵义到了!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