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九星毒奶

097 九个月

    “你遇袭返回监牢,从地上翻滚起来的时候,我看到了那露出来的臂章。”江晓想了想,开口说道,“它看起来很精致。”

    前方的二尾开口道:“那是守夜军团的标志。”

    江晓顺势询问道:“你们不是以四人小组出现的么?我只看到了你和那个男的,后来更是你自己单打独斗。”

    二尾淡淡的回应道:“曾是四个人。这名佣兵的星技属性注定让他在团战中能够发挥出更强的效果,必须把他引出来。”

    江晓继续探寻着:“这群家伙来我们华夏,到底要干什么?”

    “建南村的这座雪原基地资源丰富、状态稳定,每时每分都在给国家贡献着基础星珠资源,这里的开发程度很高,也是底层觉醒者的历练基地,有些人不愿意看到这样稳定的异次元空间长久维持下去。”

    听到二尾的解答,江晓深深的叹了口气,他靠着二尾对他有意的拉拢,得到了这样的信息,这番话语背后,隐藏的深一层的含义,无疑是对方想要破坏这雪原。

    所以,江晓的推理分析是正确的,这雪原异次元空间,真的可以崩塌。

    “他们怎么捣乱?来杀这里的低级别历练者?”江晓装模作样的说道,“似乎收益没有那么高。”

    二尾的脚步突然一停,江晓差点撞到她的背上。

    只听到二尾沙哑的声音:“你的小聪明用错了地方。”

    “呃”江晓挠了挠头,笑嘻嘻的说道,“怎样才能让雪原崩塌呢?你们守护的到底是什么?”

    “所以。”二尾转过身子,低头看着江晓,道,“你要跟着我。”

    “高考高考完了再说吧。”江晓向后退开一步,在关系没有彻底熟络之前,江晓还是尽量少皮一点。

    “我说了,那是在浪费时间。”二尾身上穿着紧身小迷彩,模样有些滑稽,但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面色依旧很严肃,这让江晓有些忍俊不禁。

    “我们是4人团队,队员们对我都很好,怎么也要送他们一程,不能因为我,耽误了他们的前程。”江晓规规矩矩的回应道。

    二尾似乎终于从江晓的嘴里听到了一句靠谱的话语,她点了点头,道:“我等你9个月。”

    干啥?

    怀胎啊?

    我又不能生孩子。

    江晓瘪了瘪嘴,道:“我只是说考虑考虑,外面的花花世界还没看过呢,我还想上大学呢,你让我高中毕业就和你在雪地里长相厮守啊?”

    江晓的话刚说完,就知道糟了。

    完了,

    本性暴露了!

    她会不会一爪撕碎了自己?

    江晓下意识的向后退开两步,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这头野兽,肠子都快悔青了。

    出乎意料的是,二尾并没有生气,反而是嘴角微微上扬。

    这是江晓第一次从那冷峻的脸上看到笑容,虽然幅度很小,但那的确是笑容。

    对于这个喜怒无常、性情多变的女人,江晓真的是受够了。

    毫无规律啊,根本捉摸不透。

    求求你像个人一样吧。

    “花花世界,呵。”二尾慢慢的转过身,嘴里轻声的呢喃着,迈步向前走去。

    江晓不知道她的笑点为何如此奇特。

    花花世界怎么了?

    有这么可笑么。

    二尾反复呢喃着这个词语,饶有兴味的咀嚼琢磨着,半晌之后,突然说道:“守夜军团中也有很多分支和队伍,我不是在雪地里留守的那一个。”

    江晓顿时来了兴趣,急忙问道:“什么意思?”

    “我徜徉在各个异次元空间,凌驾于每一支守夜队伍之上,给他们提供帮助。”二尾哑着嗓子回应道,“比如说现在。”

    “你是救火队员?”江晓立刻反应了过来,这次雪原遭袭,他们应该早就听到了风声,所以立刻赶了过来,参加守护任务。

    可是,你们既然提前听到了风声,为什么还继续让雪原开放?

    真拿华夏这群低等级的历练者不当人看?

    我们的命都不是命?

    江晓欲言又止:“你们既然提前知道了,那为什么”

    “关了,他们也许就不来了。”二尾同样聪慧,听出了江晓的意思,“这里不可能关闭,1分1秒都不行,那样的损失是我们无法承受的。”

    江晓来到这里3次,倒是没见过官方的团队猎取星珠,可能是有特殊的线路、特殊的地点吧。

    江晓点了点头:“也是,就算关的了一时,也不可能关一辈子,这样反倒遂了敌人的愿。”

    “嗯。你不用上大学了,9个月后,来找我。”

    江晓都快抓狂了,你这人到底会不会聊天?

    要不是打不过你,我早把你

    二尾的脚步突兀的停了下来,江晓立刻收起了心中的碎碎念,这女人不会是有什么读心的星技吧?

    二尾的鼻子耸了耸,轻轻的嗅了嗅,紧接着,她的面色凝重了下来。

    江晓作为一只“小聋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连忙问道:“怎么了?”

    “血腥味,很安静,这里被攻破了。”二尾大步大步的向前走去。

    江晓急忙跟了上去。

    这里被攻破了?

    这里是哪里?

    我只知道我们身处一片雪原之中。

    两人快步前行了几十秒,江晓终于看到了一副惨绝人寰的画面,他的心顿时沉入谷底。

    这本该充满了白雪和树木的环境里,此时却异常的恐怖,遍地都是横亘的泥土墙,那一条条姿势各异的泥土柱仿佛一条条巨蟒,布满了这片地域。

    更加可怕的是,那高高扬起、凝固在半空中的泥土柱上,还捆绑着一具具无头尸体。

    有的尸体被卷着腰,有的尸体被直接贯穿胸膛,有的尸体甚至上半截淹没在泥柱中,只露出了一条大腿在外。

    他们的死法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的头颅都和身体分离了,有的头颅被撕裂,像垃圾一样扔在地上,有的干脆就没有头颅。

    淋漓的鲜血洒在雪原与泥土之上,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

    暴尸荒野,这也许是士兵最卑微的死法。

    “战斗才结束不久,会有大批白鬼群寻来,速度快点。”二尾开口说道,小跑的冲进了那雪与血与泥构建的恐怖炼狱之中。

    这里的士兵衣着各异,有一身漆黑的守夜军团,有身穿迷彩的华夏士兵,还有身着佣兵服饰的敌人。

    粗浅的计算了一下,仅从数量上来说,华夏一方应该是损失较小的一方。

    但江晓并不认为华夏胜利了,否则的话,这个据点不应该被废弃。

    又或者,他们也是害怕白鬼袭击,而迅速撤离了?

    江晓的脑中急转,跟着二尾冲进了一个洞窟之中,一路上,再次看到了炼狱般的画面。

    遍地的横尸,满墙壁的鲜血碎肉。

    所以,

    这才是这个世界应有的模样么?

    二尾的面容凝重,寻不到半点生命的迹象,情报是一切的先导,这让她有些恼火。

    “换衣服。”二尾来到了一个身高体壮的佣兵面前,迅速的扒下了佣兵的衣物。

    “佣兵服?”江晓急忙询问道。

    “嗯。”二尾撕裂了“紧身迷彩”,迅速的穿上了佣兵服,左右找了找,捡起了一个破破烂烂的染血面罩。

    衣服好找,但是面罩实在是难找,因为这些人在死后,基本上都被掏了脑袋,攫取星珠。

    “什么计划?”江晓询问道。

    “会说俄语么?”二尾的声音从面罩后闷闷的传了出来。

    “不会。”江晓立刻说道。

    “嗯。”二尾并未失望,只是说道,“回校之后,学几门外语,只练口语即可,注意纠正发音,9个月后,我验收。”

    乖乖,可不得了。

    学校里留了一堆作业,

    我来雪原,也有人给我留作业?

    另外,我答应你了么?怎么就9个月了?

    你这人也太霸道了吧?

    真是自我感觉过于良好。

    大学可得考远点,远离这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