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九星毒奶

122 兵器库

    一个普通的下午时分,体育馆的某个训练室中。

    江晓的团队和同班的邢朗团队刚刚切磋完毕。

    在韩江雪的指挥之下,江晓团队“艰难”的获得了胜利。

    虽然大家都是重点班1班的学生,但是在这尖子班中,也有尖子生和差生。

    显然,江晓团队的实力比对面实力高出了不止一个档次。

    虽然这场战斗看起来有来有回,尤其是邢朗这个小钢炮,近战格斗虎虎生风,但最终的结果早已注定。

    韩江雪更多的是演练了一下阵型变幻,几经周折,最终险胜一招,赢得了这场切磋比赛的胜利。

    两方人马各自歇息了一阵,邢朗就带着他的团队离开了,体育馆很大,每支队伍都有自己单独的训练室,他们就是来挑战的。

    这个大哥类型的邢朗也特别有趣,进门的第一句话,就说“我们是来寻找差距的”。

    差距,是显而易见的,大多人认为是在星槽的数量上。

    韩江雪天赋异禀,30颗星槽傲视群雄,甚至可以俯视整个北江省,这是铁打的事实。

    更深一层次的差距,也许是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内心吧。

    你有着一个什么样的梦想,并为之付出了何种程度的血与泪,这是隐藏在每个人背后的故事。

    邢朗的团队走后,训练室里又剩下了团队四人。

    “起来,小皮,练刀了。”夏妍站起身子,来到墙边,将靠在墙壁上的巨大木刃扔给了江晓。

    这一阵子,夏妍教导了江晓3个招式,具她所说,这套刀法一共有9式,等她认为江晓的每一个动作没有丝毫的瑕疵过后,才会教导他后3式。

    有了不错的基础,江晓对这前三招驾轻就熟,虽然内视星图上夏家刀法的级别没有提升,但总体来说,无论是夏妍还是江晓,都很满意。

    “北江省高中联赛的历练地点公布了。”李唯一看到左右无人,开口说道。

    “嗯?什么时候?”夏妍愣了一下,示意江晓先自己练基本功,转头看向了李唯一。

    江晓无奈的砸了咂嘴,他早已熟悉了夏妍的教导习惯,200个上步劈、撩,弓步刺、挑等几个基础动作是死规定。

    这还是夏妍为了照顾他而改良的呢,几种基础动作配合基础步伐共同练习,如果每个拿出来单练的话,会耗费更多的时间。

    “今天中午,青梅告诉我的。”李唯一苦笑着摇了摇头,身为觉醒者,他都没有第一时间知晓这个讯息,但是他的女朋友,却天天刷着北江省高中联赛的官网。

    “这么快就发布了?这才几号?11月17号?”江晓一边训练着,动作一丝不苟,“北江省高中联赛不是明年1月中旬才开始吗?提前两个月公布比赛地点?”

    “因为比赛地点更换了。”李唯一无奈的说道。

    “兵器库”一旁,韩江雪拿着手机,当看到这个异次元空间名称的时候,眉头紧皱。

    “啊?兵器库?”夏妍也是愣了一下,她没有质疑韩江雪的习惯,这是长时间以来,团队成员对团队指挥的每一个正确决策而潜移默化出来的习惯。

    但是夏妍的语调依旧高扬,很明显,她在质疑北江省政、以及高层教育部门的决定。

    “历年的北江省高中联赛的比赛地点都是雪原,今年这是什么情况?”夏妍不可思议的说道,“我们学校每年都选择雪原让学生们去历练,不就是为了让学生们早早的适应环境么。”

    雪原,作为北方大省的特色,异次元生物种族相对单一,异次元生物的段位大都是黄铜级别,危险系数相对较低,但是那里的环境却极为恶劣,所以成为了考验孩子们综合素质的理想地点。

    江滨一中每年都会组织高三的孩子们前往雪原历练,也正是为了能让孩子们多多接触雪原,用有限的资源和时间给孩子们做好参加北江省高中联赛的准备。

    夏妍一脸的不满,道:“再说了,兵器库那地方?是我们能进吗?”

    韩江雪转头望了一眼夏妍,默默的说道:“团队第一名,高考加10分,我们必须进。”

    夏妍苦恼的抓了抓头发,脸上的不解与担忧,最终变成了嫌弃,继而演变成了深深的厌恶。

    能够看得出来,那嫌弃和厌恶并不是装的,她对这所谓的“兵器库”真的厌恶至极。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对于李唯一来说,他对兵器库到没什么特殊的感觉,但是,自从上次雪原之旅过后,他的人生已经蒙上了一层阴影。

    并不是佣兵团、异次元生物给予的,而是家中给予的。

    李唯一的母亲一直对李唯一的职业选择不置可否,没有反对、但也并不支持,李母有的只是对孩子的关心。

    李唯一能够走上觉醒者的道路,一方面是他自己想要加入这个职业,另一方面,也有父亲的巨大支持。

    但是经过上次雪原的事件之后,李母那一直不置可否的态度有了一丝改变。

    不曾亲身经历过的人,无法想象李母那在建南村外苦苦等待的一个月里,她是怎么撑过来的,又是经历了怎样的苦痛折磨。

    中午时分,李母知晓了今年北江省高中联赛的比赛地点之后,便给李唯一发来了微信。

    李唯一太知道母亲的性格了,也许此时的她还在儿子的选择与儿子的安危中摇摆不定。

    李唯一的父亲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了,来自远方的那份默默支持,似乎在当下并不能起到良好的作用。

    最关键的一点便是李青梅了,她是李母眼中的准儿媳妇,她的态度影响力是在小队众人之上的,但她同样经历了地狱般的一个月煎熬。

    自从雪原过后,李青梅仿佛把这件事忘记了一样,脸上依旧挂着甜美的笑容,从不提起那一个月的等待时光,只不过,李唯一能感觉到,她更加的粘人了。

    这次比赛地点的公布,可能是点燃一切的导火索。

    一旁练刀的江晓也是暗暗叹了口气,虽然他的异次元科目没有及格,但是对于“兵器库”这个地方,他还算了解。

    起码书本上的知识他是比较了解的。

    兵器库,这个提起来就感觉“刀光剑影”的地点,的确危险系数很高。

    那里的环境条件比雪原好很多,是一片草原与森林交杂的地形,不冷不热,适合战斗。

    那里的生物却比雪原更具多样性,那里有黄铜级别的生物,也有白银级别的生物。

    真正让兵器库遭人厌恶的是

    那里的异次元生物太像人了。

    白鬼、白鬼巫,无论它们怎么拟人化,那黝黑的鬼脸、厚厚的皮毛也会让它们无法摆脱怪物的行列。

    但是兵器库里的异次元生物,外表与人类太过接近了。

    这不好,

    这很不好。

    尤其是对于这些尚未成熟的孩子们来说,进入兵器库历练,并不利于他们的身心健康。

    夏妍与旁人不同,她和韩江雪都是从生死中摸爬滚打出来的,曾经当着江晓的面做出过毁尸灭迹的事情。

    她们不弑杀、不滥杀,但绝不畏惧杀戮。

    话说回来,

    不畏惧是不畏惧,但总的有个度。

    不畏惧,不等于喜欢。

    你的每一次出手,都像是在屠宰一位人类同胞,哪怕是一个心智健全的人,在里面待得时间久了,心里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所以,夏妍认为做出这一决定的领导们,统统都是智障。

    ***

    一号上架,会多更一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