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九星毒奶

217 似曾相识

    (今日双更,没有加更。快过年了,理解一下,第二章晚上8点更新。)

    ***

    寒冷的雪原中,暗淡的天色下。

    韩江雪身着雪地迷彩,带着白色的棉帽,脸上带着深蓝色的护目镜,看着前方那矫健的身影。

    那人影将这一把钢铁巨刃舞的虎虎生风,让她一时间有些走了神。

    在最近北江联赛的日子里,无论是初赛还是复赛,江晓一直是以四人小队的形式战斗的,有了李唯一和夏妍的存在,江晓在战斗技艺上一直表现的不愠不火。

    而现在,却是姐弟二人组队杀敌,韩江雪这才发现江晓已经成长到了这般地步。

    当初,他和二尾在这雪原里摸爬滚打了一个多月,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曾经那个被白鬼追的抱头鼠窜的小毒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刀艺娴熟、威风凛凛的近战士。

    尤其是那腰间的半齿格斗刃,在他的手中时不时被抽出近距离厮杀、每一次使用几乎都会带走一头白鬼的生命,他是怎么将这短短的半齿格斗刃和那巨大的刀刃融为一体、和谐共生的?

    说道刀法,韩江雪对江晓就更加赞叹了。

    就目前江晓表现出来的刀法来看,说他是近战士,都不会有人怀疑。

    后知后觉的韩江雪终于明白,原来他没有说谎,他所说的对夏家刀法已经达到了融会贯通的地步,很可能说的是实话。

    如果是徒手搏斗还好说,韩江雪毕竟有所涉猎,能看出些门道来。

    但要是单论刀法,韩江雪已经是看不出来江晓的技艺到底达到了什么地步了。

    她只是觉得很舒服,

    是的,这个形容词很贴切。

    韩江雪认为江晓持刀杀敌的样子看起来很舒服,没有什么花里胡哨,一招一式的功能性都极强,偶尔出现的精彩动作也会让人眼前一亮,让人感叹他的技艺精湛、刀法娴熟。

    伴随着一阵撕裂风雪的声音,钢铁巨刃重重落下,一刀将一头白鬼斩首。

    最后一头白鬼死亡,江晓这才迈步走向了这支白鬼群的领头羊白鬼巫。

    两人的运气不错,来到这里的第二天,就已经碰到了两头白鬼巫了。

    当然,这和他们挑选了最危险的东南线路有关,也与他们两人赶路速度很快有很大关系。

    走的路程越长、走得越远,当然会遇到更多的异次元生物。

    在韩江雪的注视之下,江晓当然不可能将白鬼巫的星珠收入囊中,等着回去卖钱。他必然会将白鬼巫吸收的一干二净。

    此时此刻,内视星图中,他的祝福和诱饵已经来到了白银品质Lv.2(8/10)。

    想要将祝福和诱饵升级到黄金品质,可谓是任重而道远。

    韩江雪走了过来,帮着江晓收割白鬼星珠,一边开口说道:“看来,你已经把这里当成了游乐场。”

    江晓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自信源自于实力,实力也源自与自信,两者相辅相成。

    当初在二尾的带领下,江晓在这里摸爬滚打了一个月,这段时间的确是给江晓树立了巨大的自信心,也让他对这里的环境、异次元生物的特征、战斗特点了如指掌。

    “她是一个怎样的人?”韩江雪好奇的询问道。

    能让对世事漠不关心的韩江雪产生好奇,也是非常不容易了。

    江晓想了想,将巨刃负在背后,抽出了腰间那漆黑的半齿格斗刃,一边收割着白鬼星珠,一边开口道:“贪吃、倔强、嘴笨、不善言谈、不通世故”

    韩江雪:???

    江晓看着韩江雪目瞪口呆的模样,不由得嘻嘻一笑,道:“强,很强,特别强。”

    韩江雪冷冷的扫了江晓一眼,开口道:“那毕竟是你的师父,让她听到不好。”

    “嗯嗯。”江晓无所谓的点着头,两人留下了一地的尸体,再次走入了那漫天的风雪之中。

    在茂密的林海中走了半晌之后,韩江雪突然开口道:“我们不可能抵达圣墟,外围就会由守夜人看守。”

    江晓回答道:“相信我,我比你更清楚他们的排兵布阵。”

    韩江雪好奇的挑了挑眉:“嗯?”

    江晓耸了耸肩膀,道:“在新丹溪的时候,她带我”

    江晓的话语戛然而止,因为有一束强光落在了他的脸上。

    那束强烈的白光在这暗淡的天色下异常晃眼,随后,雪林深处便传来了一道粗犷的男人嗓音:“军事重地,禁止入内,立即离开,否则后果自负。”

    江晓同样带着护目镜,却不得不在强光的照耀下眯着双眼,他高高的举起双手,大声喊道:“你好,我想找你们的队员二尾。”

    话音落下,强烈的光束消失无踪,只剩下了狂风呼啸的声音。

    姐弟俩面对着空荡荡的雪林,突然有种阴森的感觉。

    江晓向前迈出一步,那道光束再次打在了江晓的脸上,粗犷的男性嗓音再次传来:“立即离开,否则后果自负。”

    江晓依旧高高的举着双手,道:“我找栾红缨,她曾是逐光人,不久之前成为了守夜人,就在这雪原里值守。”

    雪林里依旧没有回应。

    江晓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我将要放下我的右手,从我的右腿侧抽出一把半齿格斗刃,它是二尾的武器,你可以在换岗的时候帮我把武器给她,她会知道是谁嗯?”

    江晓的话音未落,就看到那束强光手电飘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守夜人给自己指路?

    他已经验证过自己的身份了?用什么样的方法?

    江晓开口询问道:“那边?”

    强光手电依旧向右侧的雪林中晃了晃,便消失不见了。

    江晓怀揣着疑惑,向右侧走去。

    这一走,便是3个多小时。

    这一路上,有无数强光手电为他指明方向。

    风雪之中,江晓的心中已经了然。

    这群人可是兢兢业业的守夜人,他们只会立岗巡控,应该不会去管他人的琐事。

    而在江晓表明来意之后,这一条雪林防线上的所有守夜人,几乎都为江晓指明道路。

    这代表了什么?

    有人在帮江晓。

    这个人是谁?是二尾本人么?

    二尾已经预料到了江晓回来找她?

    在雪林里,

    江晓和韩江雪贴着这一条无形的防线,长途跋涉了三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一个不再指路的防守点上。

    这里的守夜人,用一道强光晃在了江晓的护目镜上,声音沙哑,甚至有些阴森:“禁区,离开。”

    江晓心中一动,明显是二尾!

    她不是那种有恶趣味的人,如果是她安排的话,那么她应该从队友那里知道了江晓赶来了吧?

    所以,不是她安排的这一切?

    那么会是谁在帮江晓?毫无疑问的是,这个人职位可不低,起码能请得动所有防卫线上的守夜人帮忙指路。

    江晓开口说道:“你可是让我找的很辛苦啊。”

    雪林之中,再无回应。

    江晓对着韩江雪笑了笑,迈步向前走去。

    唰!

    强光手电直直的照在了江晓的脸上,那声音沙哑而低沉,不带半分人类情感:“禁区,离开!”

    “哇,二尾,你这是连我都不认识了,发生了什么?”江晓对着远处的雪林高声喊道,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到那熟悉的高大身影,那手电的光束仿佛是一道幽魂发出来的。

    几秒钟之后,树林里传来了那熟悉的沙哑嗓音,终于有了一丝人类的情感,带着一丝倔强:“禁区,离开。”

    江晓一步步的走向前,终于看清了远处那依着大树的漆黑身影,他忍不住开口喊道:“二尾?你不要我啦?”

    那漆黑的身影低着头,默默的隐匿在了树后。

    这一次,却是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倔强而生硬:“离开。”

    气氛突然间凝重了下来,呼啸的狂风伴随着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让人听着有些心寒。

    韩江雪静静的看着江晓的背影,她并不知道这对师徒间发生了什么,她只是希望江晓不要因此而伤心难过。

    半晌过后,江晓慢慢的转过身子,掉头离开。

    雪林之中,那漆黑的人影微微侧了侧头,看到了那渐渐离去的身影。

    那狭长的丹凤眼中,却是多了一丝落寞,随即,她摆正了身子,背靠着大树,缓缓的闭上了双眼,轻轻的叹了口气。

    下一刻,

    背靠着大树的巨大身影突然睁开了双眼,鼻子耸动了几下。

    嗅~嗅~

    远处,江晓从韩江雪的碎空里掏出了行军包,从包里拿出了烤鳕鱼的餐盒,以及两个巴掌大小的不锈钢酒壶。

    最可恶的是,他将一个酒壶打开了盖子

    这是一场无声无息的战斗,十几秒钟之后,以那高大的人影从树后闪身而出告终。

    小样,我还治不了你了?

    江晓盖上小酒壶的盖子,左手和左臂又拎又夹,腾出右手来,对着远处的人影开心的摆了摆手。

    随着那人影缓缓走出雪林,她那沙哑的声音里掺杂着最后一丝倔强:“不是让你走么。”

    江晓却仿佛没有听到似的,他望着她那被冻得僵白的脸蛋,开口问道:“受委屈了?”

    那巨大的身影微微一颤,再也没有说出话来。

    这句话,似曾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