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九星毒奶

776 值得

    江晓急忙开口继续询问道:“现在已经十月中旬份了,他失踪了三个多月?”

    二尾:“徐力这种特殊岗位的特殊战士,出现任何事,是不会让世人知晓的,军队一直在全力搜救他,寻找他的下落。

    但是徐力就像是在人间蒸发了一样,直到一周前,索菲克·凯伦向世界多个国家的部队发送了一份几分钟的视频。我们才真正知道徐力的下落。”

    江晓的面色颇为难堪:“他”

    二尾:“你不会想知道徐力这三个月是如何度过的,你只需要知道,直到死亡的那一刻,徐力也没有透露关于龙窟的半点信息。

    他依旧是那个一尾,没有辜负他的代号。”

    江晓的心中微微愕然。三个月?

    获取情报信息的方式有很多种,索菲克连幻境这类星技都没有吗?还是徐力如此的坚韧,只要不是直接操控心神类的星技,他统统都承受了下来?

    时至今日,在江晓的所见所闻中,也未曾听说过这个世界上有阅读人类思想的星技。

    江晓的黑色斗篷-噬海之魂,看起来像是能懂主人思想,但实际上,那只是噬海之魂通过江晓倾向性的小动作,去自主判断,做出选择的。

    最接近心灵能力的,就是江晓碰到的那仅有的一只钻石大鱼,而且还是双方感官相通,精神相连,并非纯粹的阅读他人思想。

    二尾继续道:“在视频中,索菲克对徐力表示了钦佩,并毫不避讳的表示,他的考核任务还在继续,在没有加入化星组织之前,在没有真正被化星接受之前,他还会去往世界各地的很很多地方、拜访很多人。”

    江晓:“竟然嚣张到这种地步?那个什么化星组织允许他这样做?”

    二尾:“索菲克还不是化星组织的成员,更何况,化星也许根本不在乎这些,他们本就被全世界通缉。

    索菲克很聪明,一些国家的人看到徐力的惨状,也许索菲克的下次行动,工作会更好的展开。”

    江晓一把拿起了索菲克的资料,道:“那这为什么不是任务,而是你的请求?”

    二尾:“所有人都在抓捕他,包括我们国家,我申请执行对他的抓捕任务,但是上面把我牢牢的按在这里,抓他,不是我们的任务。”

    江晓一把将文件按在桌子上,看着二尾,直接开口道:“说吧,你想让他怎么死?”

    二尾抬起眼帘,看向江晓,道:“私下里追捕他,也许会让你违反一些规定。”

    江晓却没有半点反应。

    没有反应,却也是对她的回应。

    二尾继续道:“尽管索菲克·凯伦尚未加入化星组织,但他已经表现出了实力和价值,如果真的受到化星组织人员的欣赏,那么在追捕的过程中,你也许会遇到一些阻碍。这也是我给你13分资料的原因。

    当然,如果那组织并未接纳他,你也不会看到其他成员出现。”

    江晓道:“化星组织的其余这几个人,难道还有星空期的星武者不成?”

    二尾点了点头:“也许有,资料里年纪最大的那对老年夫妇,是这个组织的创办者,他们也许是星空期,但这只是推测,没人知晓他们的真正实力。”

    地球上,真的有人进入了星空期么?

    看这岁数,怕不是最早几批觉醒的星武者了吧?

    又或者是降维打击,在上层维度中修炼的数十年,又侥幸逃出来的?

    又或者,他们根本就不是星空期的星武者,这只是一个错误的猜想?

    无论如何,让二尾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江晓似乎对星空期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江晓只是拿起了文件夹,一手指着索菲克的材料,开口道:“他是不是星空期的?”

    二尾摇头:“不是。”

    江晓将自己刚才的话语重复了一遍:“说吧,你想让他怎么死。”

    二尾的眼睛微微眯了迷,江晓那两句一模一样的话语,让二尾听出了太多东西,也听懂了江晓传递出来的信息。

    二尾哑着嗓子说道:“我不想让他死,我想让他活着,跪在我面前。”

    江晓:“一定要跪么?”

    二尾的眼眸中掠过一丝残忍之色,声音沙哑而阴沉、令人毛骨悚然:“缺胳膊短腿都可以,只要他还有意识,有一口气也行。”

    江晓重重的点了点头,将桌上的文件夹一一收起,放到资料包里:“任务我接了。”

    二尾抬着眼帘,看着江晓整理资料的模样,心中微动,那拄着脸蛋的手掌,稍稍有些颤抖:“江小。”

    “嗯?”江晓转眼看向了二尾,却发现她只是默默的看着自己,那一双狭长的眼眸,微微闪烁。

    对视了几秒钟之后,江晓低头继续收着文件夹,道:“别这么看我,人都是相互的。但凡我开口请求,你也从未拒绝过我。”

    二尾:“我欠你一次。”

    “呵。”江晓手指捏着资料包的细线,在资料包的锁扣处一圈圈的缠绕着,“咱俩相互欠的太多了,就欠着吧,谁都别还了。”

    闻言,二尾没再这个问题是纠缠,而是开口道:“你的目标,是一个将星海期战士囚禁了三个月、让徐力生不如死的强大星武者,你似乎并不担心。”

    江晓放下了资料包,拿起了单独留出来的文件夹,道:“我来这里是接受你的任务的,而不是来打退堂鼓的。无穷无尽的世界里,也许真的能有宰了我的人,但是”

    江晓手指点了点材料包,道:“但绝对不是他们。”

    二尾的耳朵微微一动,五分钟,不多不少,后明明和赵文龙走回来了。

    二尾示意了一下门口,道:“去那屋休息,晚饭有人叫你。”

    “不用,我在这看就可以。”江晓安静的低头看着资料,房间里再次陷入了一片沉寂。

    “索菲克·凯伦,外号:元素大师。

    1980年出生于米国洛圣都,38岁,男,身高176m,公教教徒,受高等教育。

    28星槽,特殊的元素星图(元素生物虚影),法系(偏召唤系)

    已知星技:

    火元素召唤(释放熔岩射线),水元素召唤(清除负面效果),

    土元素召唤(释放土墙),风元素召唤(使用风刃、可飞行),

    雷元素召唤(释放电流),虚空元素召唤(与主人置换位置),

    元素合体(与召唤的元素合为一体),元素光环(提升法系星技威力)”

    在已知星技的范畴中,江晓将目光放在了“虚空元素”上,毫无疑问,这是一项切入、逃出战场的强大星技,想要把索菲克留下来,这项星技必须要注意。

    心中想着,江晓一边看着材料,一边说道:“你们两个,再出去站一会儿,等我命令再回来。”

    门外,后明明与赵文龙面面相觑,犹豫了一下,还是听从命令,迈步离去,从名义上来讲,江晓的确是他们的上级,只是这个上级一直不在队中,而且也不怎么管事罢了。

    江晓看向了二尾,道:“如你所说,他的行踪诡秘,我该去哪里找他?”

    二尾想了想,回应道:“我在俄联邦那边的朋友透露给我一则消息,最近一段时间,在龙窟附近,似乎有元素生物残留的痕迹。

    他的这份投名状尚未拿到手,看起来,他认定了龙窟,又或者,这是化星组织给他的考核任务。”

    江晓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那是华夏军与俄联邦军队共同守护的地方,是非常严肃的场合,我就不去给他们添麻烦了。”

    二尾微微皱眉,看着江晓。

    江晓道:“你说,他们的目标是强大的星珠星技,强大的星宠。”

    “嗯。”二尾的话语中带着一丝肯定,“无论他们是否有其他的目标,这一个目标是毋庸置疑的,他们在太多的场合里夺走了太多的星珠和星兽,用于壮大自身,他们想要变强的心是毋庸置疑的。”

    江晓:“所以,索菲克但凡想要通过考核,必定要投其所好。”

    二尾:“嗯。”

    江晓一圈圈绕着白线,解开了资料包,将文件夹放入其中,一边开口道:“给我安排飞机,我回北江。”

    二尾:“你想干什么。”

    江晓道:“我刚刚带着我的黑白烛熊,拿了精英邀请赛的冠军,也许那所谓的邀请赛参赛人员水平不高,但这并不妨碍对黑白烛熊的实力评定。”

    二尾稍稍错愕:“你的意思是”

    江晓耸了耸肩膀:“竹熊是铂金段位的,是地球上最顶级段位的生物,哪怕是索菲克知道龙窟之中有钻石品质的生物,这也并不妨碍黑白烛熊的强大与稀有,最关键的是,我的黑白烛熊,是变异的。”

    江晓想了想,继续道:“我会拿出黑白烛熊的参赛视频资料,发在网络上;

    我会和粉丝们互动,大谈特谈我的黑白烛熊是变异的,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是强的可怕的。

    只要不提竹熊是和烛火结合的就可以,就说竹熊是纯粹的、单独的变异体即可,反正星兽研究所那边,已经允许我使用星宠,这种事情早晚会公之于众;

    然后,我会大张旗鼓的带着黑白烛熊逛夜市、吃路边摊,庆祝我获得了冠军,最后我会回到我的家中,等他来。”

    二尾的眉头紧皱,道:“这样做是不明智的,你招来的可能不仅仅是索菲克,甚至会招来化星组织的其他人。”

    江晓却是笑了,那笑容中带着二尾从未见过的自信:“这样岂不是更好?”

    二尾默默的开口道:“你招来的可能不仅仅是化星组织,还有其他宵小。你将你自己推向了风口浪尖。”

    江晓起身,迈步上前,伸手拽住了她系在手腕上的暗红色头绳的一段,轻轻一拽,解了下来,道:“我也觉得我最近活的太安逸了。”

    说着,江晓拿着暗红色头绳,来到了二尾的身后,伸手束了束她的长发。

    二尾任由江晓收束着自己的长发,沉默半晌,她终于放下了搭在桌上的双脚,身子微微前探,垂下了头颅:“就在这里实施你的计划。”

    “不。”江晓整理着她的头发,认认真真的系上那暗红色的头绳,道,“这里距离龙窟太远,想要专门引他出来,我也得送上门去,他在边境,那我就回江滨,我拿了冠军,回家庆祝,也不至于显得太过刻意。”

    二尾抿了抿嘴,沙哑的嗓音又轻又缓:“值得么。”

    江晓双手向两边一抻,系出了一个暗红色的蝴蝶结,为她束起了标志性的低马尾,道:“值得,快意恩仇这种事情,最值得。”

    江晓轻轻的拍了拍二尾的肩膀,轻声道:“你要调整好状态,他招待了一尾三个多月,礼尚往来,是我们民族的优良传统。

    当我把他扔到你面前的时候,我希望看到你当初对战女首领康克金德的状态。”

    二尾低着头,淡淡的吐出了一个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