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司礼监 傲骨铁心

第八十八章 得道,方能高升

    “嗯,那娘娘怎么安排?”出宫是迟早的事,也是良臣最渴望的事,因而,他很激动。

    一天到晚躲在承华殿不见天日,还时刻提心吊胆,哪怕有西李这个尤物陪着他,良臣都恨不得插翅飞出去。

    只是,西李这突然就变个人样,还是叫他有一丝失落。

    刚才良臣替西李穿衣时,心头就莫名涌现一股酸意。

    这酸意,没来由的,也不知为何。

    现在想来,许是嫉妒。

    嫉妒谁?

    小爷朱常洛呗。

    西李的身份注定不可能和良臣一辈子,良臣从没奢望,甚至都不敢想从今往后将西李据为己有,因为他没有这个资格。

    喜欢,良臣肯定是喜欢的,美女谁不喜欢,况这美女身上还笼罩着皇室的高贵光环。

    但喜欢有个屁用,他是谁,西李又是谁?

    孽缘,真正是孽缘。

    非要准确定位两人的关系,说潘金莲和西门庆的话,良臣是绝对不答应的,嗯,倒是蓉儿和喆儿的形象蛮符合的。

    呸,我堂堂魏小千岁能是那对狗男女吗!

    我们这是一见钟情,相亲相爱,是自由恋爱,为了彼此的真心,突破了世间枷索的束缚,是真正的放飞自我,是自由飞翔,同时也是狐朋狗友,狼狈为奸…不对,不对。

    嗯,正确的说,是我绿了朱常洛,朱常洛也绿了我,大概我们是道友吧。

    日后,是不是由我这道友为他亲手献上一枚红丸呢?

    古语,得道,方能高升。

    良臣这边胡思乱想,有点分神,西李见了,愠怒,一气之下竟是掐住良臣的耳朵就揪了起来。

    “哎,疼,娘娘,疼!”良臣连忙讨饶,这死女人下手也太毒了些。

    “我和你说话,你在想什么?”西李松开手,一脸不高兴。

    良臣解释道:“我没想什么,只是在想娘娘怎么安排我出宫,毕竟我是个大活人,想来很麻烦。”

    “真的?”

    “真的!”

    “明天混堂司会有水车过来,你随他们一起出宫便是。”

    “混堂司?”

    良臣原以为出宫的事肯定要大费周章,掩人耳目,跟个地下工作者似的,哪知,西李的安排却是那么的平常,那么的大胆。

    混堂司这衙门他是知道的,身为二十四监之一,混堂司其实没什么大事可干,专门负责往宫里运水供沐浴之用。同时,也承担往宫外运出污物。

    这个衙门就是送水工和环卫工的结合体,当然,是大内机构,逼格很高。

    其实,皇宫是有下水道的,要不然下起大雨来,岂不将天子脚下给淹了。只是,这下水道却不许排泄污物,因为据说紫禁城是有龙脉的,如此自是不能叫污秽之物在地下流动了。

    别看混堂司专门和污秽之物打交道,但油水却不少,毕竟紫禁城里住着上万人,快赶上小县城了。

    这一天下来,有多少粪水要往外拖?又能卖多少钱?

    兵仗局那边都有指定净身之处,混堂司自不例外,也有指定御用粪行。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混堂司的油水,足以排进内廷前十。

    东宫这边,每逢二五七,便有混堂司的人过来专门清理,当今皇爷再怎么不待见自己的儿子,也总不能连卫生都不让搞了吧。

    西李的意思很简单,就让良臣混在这些人当中一起出宫。

    “娘娘,这样行吗?”良臣有点担心,这和他想的有点不一样啊,听着也不是那么靠谱。

    西李冷笑一声:“我说行就行,你要不敢,就…”说到这,却是不说了。

    良臣很纳闷:“就什么?”这一问,西李却突然眼红了下,“就,就别走了。”她的声音很弱,有些期待的看着良臣。

    良臣心中一暖,女人,果然是易生情的,不管什么事,日后再说,确是有理。

    但好意,他领了,人却是肯定要走的。

    “娘娘,你我之间固然已经心相连,但是,你知道,我们是不可能有结果的…这里,非我久留之地。”良臣肃穆望着远处大殿之外,轻轻朝上吹了口气,掀起两根头发。

    西李抓住良臣的手,颤抖道:“可我,舍不得你走。”

    “我,也舍不得。”良臣回应着西李,同样握紧她的双手,含情脉脉的看着她,柔声道:“只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嗯。可你走了,我想你了怎么办?”西李没有被情欲冲昏头脑,她知道自己的想法根本不可能实现。

    “好办,我二叔不是马上就要进东宫了嘛,娘娘要是想我,就让我二叔给我带个口讯便是。娘娘什么时候有机会出宫,自可与我相见。”良臣笑了笑,将西李搂进怀,抱着她,深情的望着她。

    西李也仰头看着良臣,嗔道:“你是不是早就打我的主意,故意让我安排你二叔进东宫?”

    “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你我随缘便是。”良臣的大手雄伟有力的握住了西李的胸口。

    西李就那么温柔的靠在良臣的怀中,这一刻,她只觉这个天地就只有相爱的两个人。

    良臣年轻小伙,精力旺盛,怀有美人,自是起了念头,低声笑道:“等会吃过饭,我们梅开二度如何?”

    “嗯?”西李不解。

    “就是…”良臣将嘴凑在西李耳边低语几句。

    “讨厌,把我折腾坏了可饶不了你。”西李又用她那羞羞的铁拳捶打了良臣。

    这一夜,漫长而又短暂。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拂晓之前,良臣和西李都是醒了,二人相互抱着。良臣想下床,西李不让。

    犹豫许久,良臣告诉了西李他其实不姓李,而姓魏,叫魏良臣。

    西李愣了下,疑惑道:“那你二叔怎的姓李?”

    良臣解释了下二叔姓李的原因,西李听后默不作声,她倒没怀疑良臣骗他,只是随着天色越来越白,这个让她又恨又气又急又爱又满足又不舍的无赖子却是要离她而去了。

    终于,在西李的依依不舍中,良臣穿上衣服下了床。

    西李默默的走到梳妆台前,取出个盒中,从中抓了一把金银首饰递到良臣面前:“这些你拿着。”

    “唉,这,这怎么好意思呢,我怎么能要娘娘的东西。”说话间,良臣已是将东西接过顺手揣进了怀中。

    西李白了他一眼:“你要是敢不理我,我就要你二叔好看!”

    “高,真是高,娘娘真是高见!”

    良臣汗颜,西李学东西还真快,竟然知道拿二叔来要挟他了。

    “娘娘放心好了,良臣心里永远有你。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娘娘只要知道一点,我时刻站在你身后。”良臣顿了顿,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还有,王安这人不可信,东宫只我二叔一人可信。另外,你对皇长孙一定要好一些,最好让我二叔做他的伴读。”

    “嗯,都听你的。”

    西李叹息一声,远处,传来了车马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