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司礼监 傲骨铁心

第三百八十章 老骨头都快了

    除了官服外,内官监来人还给良臣送来了一年的俸禄,共计三十四两银子。其中二十两是现银和铜钱,其余的则是布匹和大米,以及一些零散的东西。

    来人是个长随,姓蒋名干,倒是个三国上的名人。

    自报家门时,良臣倒是想到美龄裸躺的典故,要么蒋干,要么庞统呗。

    据蒋干说,内官监的几位管事太监商议了下,说魏公公为皇爷钦点办出外的事,或许有年头不在宫内,所以将年禄提前发了,免得魏公公说监里不照顾他。

    有钱领是好事,到底是有挂靠单位的。

    良臣心里一暖,有单位,就是不孤独。

    给良臣这位新晋监丞拍了一通马屁后,蒋干就告辞了,许是上头知会过他什么,让他不要在魏公公这里啰嗦。

    张进忠将东西拿到屋内,给良臣点算了下,良臣点头后要他将东西连同官服都收好。

    官服大小挺合身,跟量衣定制一样,多半是那日良臣晕过去后,张诚使人给他量过的。张进忠捧着衣服的时候,目光可是十分羡慕,就跟早些时候良臣他大哥良卿看张家老幺的模样差不多。

    良臣笑了笑,问张进忠道:“你知道积水潭马场么?”

    “小的知道。”张进忠忙点头,“公公有何差遣?”

    良臣吩咐道:“你帮我去那找个叫陈默的人,领他过来,咱家有事问他。”

    “好。”

    张进忠应声就要过去,不过迟疑了一下,道:“郝汉那孩子不在,小的这一走,公公这里没人伺候了。”

    良臣摆了摆手:“不打紧,我的伤再过段时间也快好了,现在也能下地走几步。”

    “那公公你小心点,小的去去就来。”

    张进忠不敢耽搁,赶紧往积水潭去了。

    良臣让张进忠去找陈默,是想从他那里打听些二叔的情况。毕竟二叔在积水潭马场时和这陈默关系十分要好,若是二叔真有什么难言之隐离开东宫,走前或许会和陈默说些什么。

    下午的时候,张进忠才领着陈默过来,却是陈默今儿当值,马场新来了批马,忙的不可开交,好不容易得空才急忙赶了过来。

    “魏公公?”

    陈默一路上还纳闷着呢,哪个魏公公找他,等见了良臣,愣了半天,方失声道:“你不是老李他侄儿么?怎么成了…”

    良臣有些头大,这要是个认识他的人都如此反应,往后他得跟人解释多少次啊。不过不解释也不行,当下又将自己跟大智若愚的刘若愚相提并论一番,发表了一番对皇帝无比忠诚的大道理后,才让陈默接受了老李头侄儿如今也当太监的事实。

    “我二叔去四川前可与你说过什么?”良臣开门见山。

    陈默却一头雾水:“老李不是在东宫么,怎么去四川了?”

    见状,良臣知道陈默不知情了,叹口气,将二叔和两个结拜兄弟去四川的事情简短说了。

    “好好的去四川做什么,东宫那里才是好去处啊,要是将来小爷登了基…”陈默说到这里,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忙微微摇头,止住不语。

    良臣不由看了他一眼,这陈默,也是个有眼光的。东宫眼下是不吃香,甚至小爷的地位在外人眼里看着也不保险,只要皇帝和贵妃在一日,这东宫就是个冷宫。可常言说的好,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只要老老实实在东宫呆着,这冷宫冷灶将来未免不会大热。

    二叔和徐应元为何鲤鱼跳了龙门,还不是因为他二人烧了冷灶么。

    倒是个聪明人,仅此一点,眼光就比二叔强。

    可惜,二叔没看透这一点。

    良臣有了些想法,陈默和二叔交情好,人又聪明,倒不如把他拉到手底下。念及此处,便透露自己奉旨办出外的事,问陈默是否愿意随自己办差。

    陈默原是内书堂出来的,只因在宫里得罪了人被发落到积水潭马场,以他的见识自是知道出外有大好处。

    这些年出外的矿监税使就出了不少大珰,如已倒台的辽东矿监高淮、天津税使马堂、山东矿监陈增、湖广矿监陈奉等。这些出外太监在皇爷那里的信重不比司礼秉笔们差,不少人都是司礼随堂、秉笔太监的热门竞争者。

    因而,良臣一说,陈默便心思热了起来,出外混得再差,总比在积水潭洗马好吧。只是这件事不是他自己说肯就肯的,得要他上面的人松口。

    良臣一直观察着陈默的神色,见他动心,当即说道:“只要你肯就行,这件事我会想办法。”

    陈默微一点头,没有说什么。良臣叫来张进忠,命他替自己送一送陈默。

    上次净事房的陈老头来时说今天还会来换次药,陈默走后,良臣就一直等着。老头虽然不与他说话,但手艺却是不错的。可惜是个糟老头,要是个温柔可人的女宫人,良臣可就美滋滋了。他很愿意当个暴露狂。

    半个时辰后,陈公公如约而至,仍是背着上次带着的那个药箱,也依旧一言不发,进屋之后就示意良臣自己脱裤子,然后给他拆开裹着的纱布,再重新上药水。

    年纪毕竟是大了,忙完后,陈公公有些疲倦,没急着走,而是坐着歇了起来。

    良臣默不作声的用被子挡住自己的隐私部位,饶有兴趣的看着这老公公,发现对方没精打彩,你上的皱纹看着比上次多了些。

    “公公口渴么,我叫人给你上茶。”良臣也是好意。

    陈公公抬头看了他一眼,却道:“不必了。”顿了顿,叹口气说道:“老王走了。”

    哪个老王?

    良臣一怔,很快反应过来,亦是有些吃惊:“王公公他?…”

    陈公公点了点头,伤感道:“昨夜三更走的,也没个人知道,早上才被发现,唉…我这老骨头也快了。”说着缓缓起身,将那药箱背在身上,一步步往外踱去。

    屋内床上,望着陈老头远去的苍老背影,良臣觉得似乎哪里不对。

    半响,他的嘴抽了下。

    如果这帮老骨头都快了的话,那么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