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司礼监 傲骨铁心

第七百五十二章 有辱斯文

    以前,不管发生什么事,公公总是习惯性的会油脸而生一股浩然正气。

    现在,可能是因为这个请求太过猥琐,以致公公的油脸也吃不消,没有正气加成。

    但,这丝毫不影响公公脸上所呈现的看破红尘以及同病相怜感。

    是的,没错!

    魏公公脸上的神情真的有同病相怜感。

    这个神情浮现的太过诡异,也太过愕然,简直就是风马牛不相及。

    因为,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偏偏,这两种神情同时在公公的脸上浮现了,那一刻,公公看起来,真的让人很亲切,亲切之余还有一丝敬重。

    似乎,公公想知道的那些事,与他自身而言,根本不存在任何窃人隐私的无聊,也没有任何对男女之事的好奇。

    完全,就是想知道眼前这位赵家儿媳倒底经历了什么样的事,然后好从中寻找解决问题的答案。

    就如一加一是等于二,但为何等于二,公公要搞明白,要不然他总认为是等于三。

    一本正经,都没法形容魏公公此时的状态。

    赵家儿媳在那发怔呢,任谁听了这个冒昧的请求都会如此,除非问她的是至亲。

    眼前这个太监虽然不算男人,但也算半个男人。

    这叫她一个女人如何启齿呢。

    毕竟,那事,实在是羞人。

    “如果你不愿意说,咱家不勉强你。”

    魏公公时刻注意着对面的情绪反应呢,他悠悠叹息一声,将袖中的白帕递到了王月娥面前,和声细雨道:“好了,把脸上的泪水擦擦,不然干了难受。”

    王月娥没有拒绝,但她也不是有意识的去接,而是无意识的拿过那白帕。然而并没有按着魏公公说的去擦脸上的泪水,而是紧紧攥在手中就好像小女孩犯了错被罚站的时候,老是低头捏自己的衣角般。

    魏公公微微一笑。

    这一笑,钢铁慈父的形象跃然纸上。

    此时最好的催加剂就是耐心。

    王月娥低着头,似在思考应该不应该告诉对面这个小太监她身上发生的事。

    公公静静等着,期间,一记犀利的眼神将探头朝里贼头贼脑张望的小田给秒杀。

    咱家在等更呢,你们这些倭呆别来烦我。

    此刻若无下文,公公必然要骂娘。

    晚风带来了大运河的气息,也带来了船夫说话的声音,醉元楼中却是雅雀无声。

    一静一动,都好似那么的不真实。

    苍天不负公公的耐心。

    大约三十来个呼吸之后,低着头的王月娥双肩微动了下,然后就听她说道:“我不知从何说起。”

    “没事,慢慢说,从头说起。”

    魏公公精神一振,立即端正身子,努力使自己浑身的气息充满庄重感。

    王月娥又陷入了沉思,这一次却没有用多长时间,很快,她就轻声说道:“这件事,不是我的错。”

    “我知道不是你的错。”魏公公的语气很肯定,“因为见到你的第一眼,咱家就知道你不是那种女人。”

    “是么?”

    王月娥抬头看了魏公公一眼,对于这个小太监如此肯定她,真是很惊讶,很惊讶。要知道,别人若是知道这件事,第一印象就是她这个做儿媳的不守妇道,祸乱家门啊。

    “是!”

    魏公公再次肯定的点头,直言道:“否则,咱家便不会和你多说一句。”

    这个回答是真诚的,但正不正经,就不知道了。

    王月娥“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但看的出,这位赵家的少奶奶内心还是起了波澜的。

    这世间,没有什么比懂你更值得珍视的了。

    很明显,魏太监懂她。

    “你别急,到底怎么回事,你慢慢说。”魏公公很自然的将椅子又往前挪了挪,这一回,距离半腿,只要伸手,就能将这个有身孕的女人搂在怀中。

    王月娥看着离自己已经很近的魏公公,没有生出警惕,虽然有些别扭和异样,但想对方是个太监,还是能勉强接受和一个“男人”如此近距离接触的。

    归根其实,还是这个女人的求生欲太强烈,又许是魏公公不地道的给人家画的大饼。

    所以,哪怕这种事说给别人听不好,王月娥还是咬牙将事情说了出来。

    “我丈夫不学好,在外面害了病,没了…”说到这,王月娥顿在了那,似不知道如何说。

    魏公公忙问:“没了什么?”

    “没了…”

    王月娥脸一红,将头再次低了下去,终于用了一个可以说得出口的语句,“他没了传宗接代的能力。”

    “噢,原来如此。”

    魏公公恍然大悟,要说赵恒友个当爹的怎么能做出这种禽兽之事,原来也是恨铁不成钢呢。

    其实呢,这事也是人之常情,尤其是在封建社会这种对子嗣特别在意的时代,但还是有违人伦,为人所不耻的。

    据说,大文豪苏东坡就扒过灰,程朱理学的大儒朱熹也干过。帝王如李隆基,后梁的朱温也都干过,但他们的出发点就和传宗接代没关系了,大多是看中儿媳的美貌,这比前者性质恶劣多了。

    魏公公想了想,轻声问道:“那一开始你是自愿的?”

    “不,不是!”王月娥摇了摇头,“那天晚上,建元出去喝酒了,他…他突然来到我房中,之后就…占有了我。”

    接下来的事情,魏公公也不好再问了,他总不能在追问人家细节吧。

    那就太不要脸了。

    “照你这样说来,你丈夫知道你和赵恒元之间的事,所以如果咱家不把你公你放回去,赵建元就会对你不利?”

    “是,还请公公能够放我母子一条生路,放了我家老爷!”王月娥说话间缓缓起身,想再次跪拜求情。

    她站起来的那瞬间,魏公公却突然一阵心跳,一阵恍惚,鬼使神差的竟然说了句:“你真好看…咱家能看看你的肚子么?”

    说完,意识到自己又乱来了,老脸不禁一阵烫红。

    王月娥也叫公公这话吓倒了,一脸惊愕的望着魏公公。

    那眼神,直叫公公无地自容啊。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