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司礼监 傲骨铁心

第八百三十七章 东南拓海,五省联动

    初八日,刚定了阁臣增补和江南镇守太监事宜,初十一日,四明相公沈一贯的密揭就到了万历手中。

    密揭,乃秘密奏疏,即只皇帝本人可见,其余人等一律不得阅看。皇帝阅后,此密揭也是立即归入司礼监文书房存档,未有帝意,任何人都不得查看。这是朝廷重臣的特权,便是通政司和各科的都给事中都不能预闻的。

    当年王锡爵复出无望,便是坏在其密揭叫学生李三才私拆,然后捅给科道,闹的天下哗议,遂彻底断了复出之路,便宜了叶向高。

    万历对沈一贯的观感还是不错的,虽然国本之争是由沈一贯定局,使得福王不能入主东宫,但沈一贯为首辅时期,除国本之外,也算样样都合万历的意,因而对于四明相公的密揭,万历还是很重视的。

    只是,看完沈一贯的密揭后,万历有些糊涂了,遂叫内侍赵全去司礼监唤当值秉笔过来。今日却无秉笔当值,而是掌印孙暹轮值。

    身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孙暹其实并无轮值一说,只是前几日皇爷增补阁臣和定江南镇守太监一事他不在场,事后闻之劝阻不及,因而特意安排下去,这月十一至十五这几天都由他孙暹坐班。

    大老爷如此安排,也是有心思的,却是担心皇爷这几日会把东厂太监人选给定下。近水楼台先得月,在皇爷跟前总比不在的好。要说他和马堂的关系也不洽,能得这司礼掌印还是金忠与他妥协,联手制衡马堂的缘故。

    因而,不管他孙暹与金忠关系如何,压制马堂都是头等大事。如何压制法,自是阻马堂提督东厂的路子。

    孙暹到了乾清宫后,先给皇爷行了礼。

    万历命赐座,尔后问孙暹可知四明相公今年多大。

    孙暹回忆了下,回称四明相公年已七旬。

    “七十多了?”

    万历记得沈一贯年纪不小了,但没想却是七十多的老人,他感慨了下,示意赵全将沈一贯的密揭拿于孙暹看。

    孙暹是司礼掌印,内廷首辅,叫他看致仕首辅的密揭,倒是无问题的。那内侍赵全虽也想知道四明相公给皇爷上了一道什么密揭,但可不敢往那密揭上瞄上一眼,躬着身将密揭递给老祖宗后,便乖巧的退到一边,负手恭立。

    《东南拓海疏》?

    孙暹见了四明相公的题本名,心下诧异,不动声色看了下去,看完之后,一脸愕然看向皇爷,道:“四明相公在朝时向主张不动兵戈,当年抗倭援朝,闽浙水师组调,远征已备,皇爷也准远征倭国,然四明相公却力主不可,今日这相公却为何上这东南拓海疏,又要提督海事内臣魏某主持此事呢?”

    “朕也是觉得奇怪,这才叫你来问问。你且说说,沈一贯疏中所说可行否?”万历不置可否,或者说他摸不准沈一贯所说是否办得来。

    “老奴于海事不专,不敢妄言。”

    孙暹不是推诿,也不是不肯说,而确是对东南海事不熟悉。宫中大珰于海事这块多半不熟悉,近乎人云亦云,要说精者,倒有一人,便是御马监的提督刘吉祥,那位可是打小在倭首汪直身边伺候的。据闻,皇爷派往江南的那个魏家子就得了刘吉祥的资助,御马监那里还行了方便,给了一个后军旗营的名号。

    不过此事是在孙暹当掌印前发生的,那魏良臣有贵妃娘娘支持,又投了皇爷脾气,还有金忠、张诚、刘吉祥等人的支持,他孙暹也没必要去寻他的麻烦。

    再说,真论起来,那魏良臣也算他孙暹大老爷的孙辈。名下李进忠不就是他魏良臣的亲叔么。

    自家费了那么大心思把李进忠重新送进东宫,在司礼监中还帮在无锡惹祸的魏良臣说了几句话,为的不就是这份香火情么。

    香火情份,于宫中人而言,可不亚于血亲的。

    尔今那魏良臣得了皇爷看重,任了江南镇守太监,虽是六品,但亦可见宠信之重。他差办的好,官做的越大,却都是他孙暹大老爷的孙辈,如此于孙暹而言,自是乐见其成。

    否则,他早就在皇爷跟着谏言了。

    孙暹说自己不懂,万历也不奇怪,微一点头,道:“沈一贯揭中称海事当联合东南数省之力,分几步走,朕看着倒行。琉球也好,东藩也好,俱在我国朝海疆,来往贸易节点,这等地方,岂能让倭人占了。”

    孙暹只听不说,听皇爷语气,显是赞成四明相公所说的。

    “不过沈一贯说自己年事已高,向朕推荐魏良臣主持东南拓海事宜,这点朕看不行。朕虽刚委了魏良臣江南镇守一职,可他毕竟年轻,资历不足,照沈一贯所说,东南拓海须集南直、浙江、福建、广东数省水师卫所之力,这合兵船就是数万计,如此力量,岂是魏良臣可以统帅的。”

    “老奴寻思着魏良臣虽年轻,但人却聪明机灵,有四明相公在背后帮衬着,未必就不能主持这东南拓海了。”

    万历不以为然,摇了摇头:“孙暹啊,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犯糊涂了不成,他魏良臣能镇得住么?”

    孙暹轻笑一声,道:“皇爷,老奴不糊涂,相反老奴清醒着呢。”

    “噢?”

    万历上下看了孙暹一眼,道:“还说你不糊涂,你若是清醒的话当知这东南拓海不比大征简单。朕是派魏良臣主持海事,且授他江南镇守,却是只要他把海贸办起来,却不是去拓海什么的。东南数省,骄兵悍将,他能压得住谁?若让他主持这东南拓海,朕还不如权当未过沈一贯这密揭。”

    孙暹正色道:“皇爷,老奴以为这东南拓海非魏良臣主持不可。”

    见司礼掌印说的这么坚定,万历怔了下,疑惑道:“你口口咬定非魏良臣不可,总要给朕一个理由啊!”

    “没别的理由,老奴就是想着这么大的事,外朝肯定通不过,所以只能走咱内廷的路。那么事成倒罢了,事不成,也有个人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