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司礼监 傲骨铁心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源鑫居

    魏良臣相信小爷会安排好二叔的。

    不冲他小魏公公的面子,也得冲那十万两的面子。

    他不是没想过让二位提前在东宫上位,但思来想去,朱常洛的大伴毕竟不是二叔,真把二叔提前推上一个远超他目前的位子,是拔苗助长,有弊无利。

    二叔的命中贵人是校哥儿,不是他爹。

    这几年,魏良臣只要二叔能够在东宫呆的安份,生活过的好些,好好的和校哥儿培养感情就行。

    这是根本,其余的不过是末枝细节,没有必要。

    今日拿了那魏朝,狠狠收拾了他一顿,便是告诉这魏朝,也是告诉东宫那些不开眼的,甚至也是在告诉王安李进忠人虽老实,但不是哪个都能欺负他的。

    暂时,魏良臣还不想找王安的麻烦,这人虽然是东林那边的,但纵观其一生,也算是个贤寺,人嘛不m算太坏,所以没必要把人往死里弄。

    而且,人王安的存在对于二叔而言,也是好事。

    也许宫中因为郑贵妃的存在,有相当一部分太监看不透,但魏良臣却看的很透,他知道东宫的内侍系统将来就是内廷最有权势的一系。

    不过,世上的聪明人绝对不止魏良臣一个,魏良臣敢肯定和他有同样想法的人绝对也有很多。这些人未必就不想染指东宫,以为将来。

    那么,有王安在上头顶着,至少东宫的人事不会有大的变化,这也就意味着二叔在余下来的几年时间内,也能安安稳稳的和校哥儿做个好玩伴。

    如果魏良臣现在把王安搞掉,恐怕有很多人半夜都能笑醒。任他魏良臣再如何使劲,二叔也绝不可能成为代替王安的人选。毕竟,他魏良臣不是真太监,而且也不可能在京里不走了。

    而能让二叔成为“九千岁”的只有朱由校,没有别人。

    故而,魏良臣不可能去做这种为别人作嫁衣的事。王安要倒了,接替他的人选势必要清洗东宫王系人马,而皇长孙伴读这个最重要的职位可能落在二叔头上么。

    留着王安,留着魏朝,是有现实意义的。

    历史上,二叔之所以发迹,王安其实也是有功的,就是魏朝也功不可没。魏朝这人,现在是东宫的小角色,没品的奉御,可后来也升了乾清宫管事兼掌兵杖局,成了大。

    而二叔在东宫的最先努力方向也是结交魏朝,他“跟”了魏朝,百般奉承,关系渐密,好到干脆认了“同宗”,结为兄弟。二叔年纪大,为兄。魏朝年纪小,为弟,外人呼为“大魏、小魏”。

    在“小魏”的帮助下,“大魏”才算入了王安法眼,一步步登天。

    魏良臣希望这段历史能够继续,所以他让人提来了魏朝,狠狠收拾了他一顿。

    只要魏朝有点觉悟,他就应该放弃不切实的幻想,和二叔认真结交。

    事实上,此刻正趴在床上的魏朝也在反思自己,尤其在回想李大傻子侄儿对他说的那句话“咱若要你死,莫说王安,便是掌印孙大老爷也救不得你。”

    …………

    因答应借钱给朱常洛,魏良臣便得去找钱,这北京城能给他钱的只有寿宁了。只是天色太晚,他不便深夜去公主府,所以便准备先回办事处休息一晚,明早再去。

    路上,却撞见个熟人南城兵马司的孟副指挥。

    孟副指挥可是魏良臣的第一个客户,也是有日子没见了,当下就在马上高兴的唤了人家一声。

    孟副指挥见是魏公公,也是高兴,因为人魏公公说话算话,那海事债券真的有钱分。这两年,他陆续领了两次红利,合起来有三千两呢。而他当初买的时候不过花了一万两。

    “魏公公几时回来的?”

    孟国忠官太小,品太低,虽然也参与了全城搜捕妖人的大案,可真不知道上面的事。只知道案子叫东厂那边接了手,妖人也抓了,案子已结。

    “咱回来没几天,怎么,孟指挥有事?”魏良臣瞧着孟国忠一行好像有什么急事。

    “嘿,公公有所不知,源鑫居那出了事,下官带人过去看看。”孟国忠说完,随口让手下先过去几人。

    “噢,出什么事了?”

    源鑫居魏公公可是去过的,那里的“姑娘”可是他老人家挥之不去的噩梦,尤其张媚儿那个撑屎棍,想着就叫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不过那搅屎棍也算是给大明朝立了点小功劳,要不是他那份名单,李三才盗皇陵木的事也揭不出来。

    孟国忠想也没什么大不了,便告诉魏良臣是寿宁公主的驸马冉兴让在店里闹事。

    “驸马爷?”

    魏良臣一听上心了,忙问孟国忠怎么回事。

    “具体下官也不清楚,那边只说是驸马爷在那闹事…其实这事也不关我兵马司的事,可顺天府那帮人不管,人东主找到我这边,下官不能不去看一下。”

    孟国忠真不知道具体情况,但他平日拿了人源鑫居不少好处,这会人店里找他过去平事,他也不能不去。

    “咱家与驸马爷有旧,随你去看看。”魏良臣还是比较有情义的,冉兴让的事他不能不管,所以要孟国忠与他同去。

    孟国忠求之不得,因为驸马爷他得罪不起,可源鑫居的东家他更得罪不起,正为难着呢。

    源鑫居可是京里最豪华的休闲场所,一般人没个身份地位都不好在人店门口停留。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亦或不男不女,都能在源鑫居得到快乐。

    不过前一阵,因为谋反案的影响,源鑫居同京里其它娱乐场所一样也歇业了几天,当时有风声说顺天府要借此整顿风花场所,吓的不少姑娘们回乡相亲去了,使得京师左近的媒婆们忙了一阵,喜结了不少良缘。

    当然,这些回乡的姑娘都是一般店子里的,没入教坊司籍的,那大店的如源鑫居这种,姑娘们就是不干了,也绝计落魄不到相亲。她们要从良的话,风流才子和文人骚客才是首选。

    冉驸马就喜欢源鑫居,店大环境好,姑娘们手艺也是没说的,最近一年他可谓是常客了。不说是豪掷千金吧,每次开销也不少,估计前前后后也扔了大几千两银子了。

    但今天源鑫居上下却见着这位驸马爷在闹事,不过驸马爷并不是在闹他们店的事,而是在跟自己府上的下人们闹。

    可能是酒多了的缘故,冉驸马把个厅堂里砸的乱七八糟,还骂着难听的话。店里主事的怕出事,所以出面劝驸马爷消消气,先回去歇了,明儿再来。可驸马爷却以为人家是看不起自己,气性一下来,便跟人主事的也闹起来。

    主事的实在是没法子,只得通知了兵马司的人,希望他们过来把驸马爷弄走。要不然万一传进皇帝耳中,这生意还怎么个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