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司礼监 傲骨铁心

第八十九章 甲等师团

    在公公的种种承诺和保证下,王月娥同意由赵家做这个东番民间开拓的先锋队。

    当然,也不可能就她赵家一家。

    公公计划先组织一百家开拓东番,等站住脚跟后再慢慢扩大。这一百家实力规模不做硬性要求,买卖类别也不限制,反正只要愿意去就行。甚至皮包公司也行,总之一句话,人去了就中。

    公公不能不急,相对于对东番的军事行动,对东番的商业行动更重要。因为,打东番一点难度没有,也没有任何强有力的对手,可是这个做生意却是有对手,有竞争的。

    根据公公和四明相公沈一贯的约定,三省联军占领东番后,浙党组织的浙江、福建的海商就会陆续派人到东番设点,他们将瓜分东番海事利润的一半。说起来是一半,不过如果魏公公这里没有动员商人去占地盘,那就全是人家的了。因而,组织一支商人远征队势在必行了,公公不喜欢给别人做嫁衣。

    这一百家怎么个弄法,光靠王月娥也不行。赵家只是泰州首富,影响力仅限于泰州左近,就算赵家影响力够大,也不可能光靠一个王月娥一个妇人出面,就能替魏公公拼凑出一支百家商会远征队伍来的。

    所以,赵家这边只能当成个马骨表率,起到带头作用。为此,公公天亮之后又叫来留守特区负责后勤司的程庆和葛庆林,具体商量这一百家商会远征的事。

    前者是原吴淞水营守备,黄山人,原吴淞水营游击将军姜良栋的心腹。姜良栋死后,为了安抚吴淞水营姜的嫡系,不使事态往不可控方向发展,魏公公很是拉拢了这帮人。程庆就是其中之一,也是影响最大的一个。姜良栋的标营亲兵就是程庆领着的。

    葛庆林是原吴淞水营的管库副使,大使就是现在调任“铁木真宝藏解冻委员会”主任的赵新全。赵新全是秀才出身,葛庆林却是个童生,江西赣州人。所谓的库大使、库副使是明军官制中最底层的职司,有职无品属不入流,但油水很大,一般将领手下的管库人员都是自家亲信,或者有亲戚关系,一般人是做不了这个职务的。性质相当于后世的收发、会计。

    魏公公手底下都是大老粗,对于钱粮开支等账目方面上肯定需要专业人材,因而原吴淞水营管库的那帮子人基本上都留用了。赵新全因得了公公器重调走后,这葛庆林就坐了正使位子。不过现在皇军没有管库正副使这一说法,叫后勤司,和参谋司、联络司一样都隶钦命提督皇家海军部太监直管。

    “钦命提督皇家海军部太监”也是魏公公闲来无事,为了给自己正名加逼格鼓捣出来的衔头,公文上称本部,因而海军有些将领会以“部公”来称呼魏公公。但有时候魏公公自己都不这么叫,好几次叫顺了口,说是劳什子“大本营”。

    本部也好,大本营也好,都是个称呼,反正现在吴淞水营归了你魏公公,大家伙都如愿以偿成了天子亲军,加官晋爵,公公给的饷和赏也不少,所以叫什么无所谓。

    后勤司这块就是程庆掌总,领了正印,葛庆林替他打下手。皇军内部,不管是海军和陆军,钱粮开支这一块都是由后勤司打理。

    因众所周知的原因,皇家海军成立之后原应从应天巡抚衙门领取的钱粮已经拿不到了,所以上上下下的开支都是魏公公自个掏的腰包。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况魏公公还是皇帝陛下身边的红人。程庆和葛庆林虽说不是公公嫡系,但随着公公在江南事业有成,“阉威”震动南都勋贵,连魏国公都奈何不得,所以尽管不是嫡系,程庆和葛庆全对魏公公还是很忠心的,至少后勤司这两年多来在二人手上没有出过大问题。

    二人被魏公公的亲兵叫来后,心下都有些忐忑。

    自打魏公公打北边回来后还没有见过他们,这突然间把他们叫来,使得二人难免担心是不是有人在魏公公那告了他们状。

    二人不约而同都怀疑一个人,那便是公公的干儿子赵宝乐。

    魏公公在时,这赵宝乐还罢了。公公不在时,赵宝乐可是狐假虎威的很。仗着自己认了魏公公做干爹,在特区里可是耀武扬威的很。

    程庆和葛庆林管着后勤司,过手的钱财那是多的叫人眼红。所谓猪杀的久了,指甲缝里都有油水。如此肥差,赵宝乐能不盯上他二人。这来来回回的,也是打了不少秋风,敲了二人不少钱。可二人却是敢怒不敢言,原因是他二人手脚也不干净。

    这种捞钱的事,上面不查便罢了,一查肯定要坏事。程庆和葛庆林心里犯嘀咕,生怕魏公公突然翻脸大喝一声拿人。这位公公的脾气他们就算没尝过也听过,据辽东回来的那帮子人讲,公公在辽东那里可是杀了不少人的。

    没想,魏公公叫他们过来却不是问他们害怕的事,而是要他们以大本营的名义持他贴子挨个拜访一下入驻特区的商家,要他们在十天之内确认一百家,尔后随军出发前往东番做生意。

    东番是哪?

    程庆和葛庆林打魏公公那出来后还在想这个事,后来跑到参谋司蒋西凤那里要来了地图,才知道原来是福建对面的那个岛。

    “这不是大员么?”

    葛庆林一脸纳闷,不知道魏公公怎么想起带兵打那个地方。程庆在旁边笑道你管魏公公打哪,咱们只把差事办好便是。

    组织一百个商家去做买卖有什么困难的,公公把这事交给他们俩含着意思呢。为啥公公不叫镇守衙门的人去做,而是要他二人去呢。

    摆明了请不动就绑啊!

    这边程、葛二人去办事,那边魏公公也顾不得连夜辛劳,往码头那里视察从辽东迁过来的宽奠军民和辽东矿工的安置事项。

    几千人打辽东过来,住的地方要解决,吃了穿的也要解决。公公去宁波前把这事交给王大力办,也不知这家伙办的如何。

    这些宽奠军民和辽东矿工可是公公扩军的主要兵源,因此公公不能当甩手掌柜,得自己去亲自看看,落实到位。

    一听魏公公来了,海军将领都在王大力的带领下过来迎接,视察途中公公宣布将在几日之后将吴淞口官兵整编为陆军甲等师团,他特别强调这是皇帝陛下的意思。

    虽说不知这个陆军甲等师团是什么编制,但消息传出来后却是轰动了。

    尔后,公公就头疼了。

    因为他的七大姑八大姨全跑过来跟他要官要权。

    “自家的买卖总不能尽便宜了外人吧!咱们老弟兄几个都来了这么久,你二呆子咳咳,公公你总不能老是不待见咱们啊?”

    七舅姥爷郭大风一脸委屈的样子,身后众乡亲也是人人悲愤

    舅姥爷委屈,骨头也委屈,章节老是被屏,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