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司礼监 傲骨铁心

第一百六十五章 你千万不要叩门噢

    保大坊翠花胡同的宅子还是孙暹大老爷早年间租住的,后来大老爷升了司礼掌印,按规矩皇爷是要另赐一处宅子的。可孙大老爷却想着内库紧张,皇爷那里也不趁手,加上他老人家也念旧,觉得自家都在翠花胡同住了快三十年,这冷不丁的搬到别处也不适应,所以便跟皇爷推了新宅的赏赐,仍住在这翠花胡同。

    前年,顺天府把翠花胡同的南边给打通了,这样从翠花胡同能够直接通到东厂胡同的北巷,如此一来,这翠花胡同就升值了不少,交通也便利许多。如今这胡同里住的除了孙大老爷外,还有提督印绥、尚宝、直殿三监的钱忠大老爷。

    为了保证这两位司礼大珰的安危,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都在胡同设了巡防点,东厂那边也派了番子值守。下午未时的时候,值守翠花胡同的东厂番子们就注意到进出胡同的人突然多了起来,不但有朝中的官员,还有不少宫中的太监,这些人大半都是进了掌印太监孙大老爷的宅子。

    孙大老爷的宅子内人真是不少,一个个心急火了的,孙大老爷自个也是急,派去问讯的人走了好几拨,可没一拨能给大老爷带个准讯回来的,就是说科道的那帮子东林党人不知怎的就闹将起来,联络了一大帮子人要弹劾江南镇守中官魏良臣。

    领头的是户科给事中杨涟,此人扬言明日要带人到会极门叩门呢!

    “胡闹,真是胡闹!”

    孙暹负手在厅内来回踱步,“这么大动静,他福清相公为何不跟咱家通个气?要说这事他相公不知道,不是把咱当傻子看了么?”

    孙暹越想越气,对左右一干人又道:“以往大事小事,相公那边敬着咱家,总能给咱家通声气,让咱家有个准备,可这回倒好,静不悄的就闹了这么大,若不是通政司那边给咱递了讯,咱还叫蒙在鼓子里呢!”

    “可不是么,东林党那边的确有些不像话了,那帮子科道不管是冲谁,总要跟大老爷打声招呼,这不打招呼就动起来,眼里还有没有大老爷了?还有没有咱们内廷了?”说话的是孙暹的亲信、御用监的掌印齐泰。

    孙暹停了下来,微一沉吟示意齐泰:“你持咱家的贴子再去趟内阁,把话给咱递明白了,他福清相公要是不给咱个交待,那这事捅破天咱家都不过问。”

    “是,老祖宗!”

    齐泰赶紧取了贴子直奔内阁。孙暹上了年纪不能久站,便坐了下来,正准备问问东林党都有哪些人上了奏疏,弹劾内容又是否属实,文书房提督太监刘时敏来了。

    孙暹朝刘时敏微一点头,这刘时敏是前任掌印陈炬临死前向皇爷保荐的,但为人却有才华,在文书房这几年也很是本份,因而孙暹也很看重他,将他引为亲信,准备过两年便向皇爷举荐晋为司礼随堂太监。

    刘时敏早前是得了孙暹吩咐去另一秉笔太监金忠处的。

    孙暹直接问他:“金忠怎么说?”

    刘时敏躬了躬身,道:“金公公叫小的与老祖宗说,小魏公公这桩子麻烦事,咱们内廷最好别掺和,要不然皇爷那怕是会不高兴。”

    “嗯?”

    孙暹微“哼”一声,“谁个不知那魏良臣是他金忠名下,现今出了事,他金公公要是不保就得叫人指着脊梁骨骂,可硬生要保的话怎么个保法?什么叫皇爷会不高兴?他这话从何说起?哼,他是在提醒咱家那个魏良臣是在替陛下办事么?”

    刘时敏只恭听,并不说话。

    “事关内廷名声,要是人家言官们奏的不错,都是事实,叫咱家如何跟皇爷说?”孙暹这话既是自语,又是在问刘时敏。

    刘时敏目光闪动,沉声道:“老祖宗,眼下宜静不宜动。”

    “且看他福清相公怎么跟咱家交待吧。”

    孙暹点了点头,他能做上司礼掌印这个位置,可不是光靠金忠“让位”,也不是凭自己本事的。现下于他老祖宗最明智的选择就是静观其变,瞧瞧那帮子东林的言官们能折腾个什么出来,倘若那个杨涟明日真的去叩会极门,惊动了皇爷,召见他们一干秉笔,到时才是他老祖宗出面的时候。

    现在就表明态度,并非明智之选。

    毕竟,宫中谁都知道,那个魏良臣能在江南做威做福,靠的全是皇爷的宠信。而皇爷用此人,皆不过金银二字。谁能给皇爷弄来银子,皇爷就用他。外朝的人可以据此弹劾,可宫里面就不能。

    再者这魏良臣也是个会来事的,前番回京竟说动了皇爷,挨个去各监拜访,搞了个什么海事合作计划。目前,不少监司局都派人南下了,得益许多,他老祖宗真要给那魏良臣一棒子,怕各监司局对他老祖宗就有意见了。

    因而,如何处置这件事,还是得看皇爷怎么说。

    有同样想法的不但但是孙暹,另外几个司礼秉笔太监如钱忠、王顺、萧玉等人也都是打的同样念头。

    独金忠因为魏良臣名义上乃是隶于自己门下,所以不得不四处联络,想要把东林这场大火压下去。

    与此同时,御马监的督公刘吉祥也把源鑫居送来的几个“男宠”丢到了一边,要监军太监王永寿赶紧给他备马,务必要赶在日落之前回京。

    京中一帮勋贵皇亲也有不少人坐不住了,寿宁公主气冲冲的打府内出来后,并没有立即进宫,而是去了自己的四姑、五姑和舅舅、舅爷等一干亲戚家。

    未过多久,便有四姑瑞安公主和五姑永宁公主这两位难得进宫的长公主殿下陪着侄女进宫了。

    傍晚,宫中突然有中使出,直奔棋盘街户科给事中杨涟宅第。

    正在家中与左光斗等人商量明日叩门一事的杨涟听有中使至,大吃一惊,急急忙忙出来迎接。

    那中使是个小太监,年纪不大,又是头一回领差出宫宣谕,所以看着也很是紧张,瞧着正主过来后,赶紧定了心神,扬声道:“上谕!”

    杨涟赶紧躬身。

    小太监一清嗓音,道:“陛下说了,杨涟这人是个人材,陛下听说过。陛下又说,叫杨涟听仔细了,你的奏疏陛下已经看过了,叫你不要再叩门了。”

    杨涟听后就愣住了:“陛下怎会知道我杨涟要叩门!”

    这两天有点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