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司礼监 傲骨铁心

第二百三十二章 你要争气噢

    荣昌之所以约了四姑永宁一起进宫,是因二人都是长公主。

    荣昌是皇帝的长女,故而是本朝的长公主;永宁则是皇帝的胞妹,又是在世穆宗女儿中最大的一个,因而是大长公主。

    再往上,也就是万历姑姑那一辈却是一个都不在了。最小的那个也就是许显纯的祖母嘉善公主早在嘉靖四十三年就去世了,所以本朝就剩永宁和荣昌两个长公主。

    宫中规矩初二是公主和驸马入宫拜年,因而没有意外的话,今天除了永宁、荣昌、寿宁外,还会有瑞安公主和其驸马万炜、延庆公主和其驸马王昺一同入宫。这个王昺掌着宗人府事。

    民间都道姑父为公亲,皇家也不例外。由驸马主持宗人府事是太祖年间定下的规矩,概因驸马处置妻子娘家事务都会持公允断,不会偏帮哪个舅子。

    初二之后,才会有朝臣命妇和皇亲入宫。因而,宫中又有年初二是公主节一说。

    不过看上去皇家的女儿回娘家也有些凋零,毕竟是皇室,不管是世宗皇帝还是穆宗皇帝,亦或本朝天子,都生了不少女儿。然而却大部早夭,活下来的寥寥可数,想来也是心酸。

    加上太后驾崩还未足一年,所以宫里面的喜气较往年也少了许多。长辈去世放在民间,也有着供奉牌位,初一子孙磕拜习俗。

    朱家太祖起于平民,于这民间礼仪甚是注重。即便两百余年皇家贵气熏陶有了不少改进,但很多制度还是和民间息息相关。

    便如今儿寿宁她们这帮公主不是先去给皇帝拜年,而是先去慈宁宫给太后牌位上香。

    礼部专门有人在那负责,此制也是头一年,往后便不再有了。等着下任皇帝诞生,这慈宁宫便将迎来新的主人,在此之前,这宫中便一直空着。

    荣昌和驸马杨春元不甚恩爱,但荣昌还是尽到了妻子责任,为杨春元生了五个儿子。最大的杨光夔已经18岁,公主去年就张罗着为儿子娶妻,后遇婆婆去世,这事便搁了下来。

    因荣昌是万历和王皇后唯一的嫡出子女,所以万历对这个女儿十分疼爱,比之寿宁还要好很多。

    之前寿宁和驸马被刁奴欺负,万历却不闻不问。而荣昌和驸马发生口角吵闹,万历就气得大骂女婿。

    两者区别,可见一斑。

    要不是寿宁搭上了魏良臣这条船,突然让万历发现了女儿潜藏的巨大价值,只怕不会特意下旨命这个小女儿三五日便要进宫

    今天具体的流程魏公公不是太清楚,也不知道寿宁准备以何种方式向她老爹隆重介绍自己,问问老皇爷开不开心,嗨不嗨。

    他比较担心老皇爷会问问他魏公公开不开心,嗨不嗨。

    总之,心头十分的忐忑,走路的姿势也是极其的僵硬,似乎每往宫中迈进一步,他小魏公公的寿命就减少一天。

    多么难熬的时刻啊。

    见几个小子在荣昌和永宁前面蹦蹦跳跳,满腹心思的公公随口问了寿宁一句:“你大姐买了咱们的债券没有?”

    “人家是皇后娘娘的嫡女,如何看得上我这个贵妃女儿。”寿宁语含讥讽的看着前面的大姐。

    王皇后那人极其小肚鸡肠,而且很是恶毒,公公听李永贞说过,坤宁宫每年都有宫人被打死,很多都是因为微不足道的小事。

    当年李永贞下狱便是因为替宫人求情,结果惹怒了王皇后,把他这个内书堂的高材生一下给打入内狱。要不是金忠设法相救,李永贞早就死在狱中,如此便不会有日后的司礼秉笔太监了。

    母亲如此,女儿很难说没有受其影响。荣昌的驸马杨春元屡屡和荣昌吵架,恐怕更多的是荣昌这个妻子的责任。

    所以,公公能明白寿宁为何这么说她的姐姐,或许从前荣昌让寿宁难堪过。

    “话不能这么说,一个好的操盘手要有把梳子卖给和尚的本事。”公公强颜欢笑。

    “你不怕皇后娘娘,我还怕呢。”寿宁可不敢起这个心思。

    公公讪笑一声:“不去给你四姑拜个年?”

    “我不想和荣昌说话。”

    寿宁摇摇头,示意魏公公别废话,跟着她走就是。公公无奈,只得默默随在身后。沿途不时有宫人太监路过,见着寿宁殿下没有带驸马入宫,都很奇怪。

    魏公公时不时的朝这些人微笑示意,也不管人家认不识他,他认不认识人家。

    这是化解尴尬的手段。

    其实,这些个宫人太监压根就没把他魏公公和驸马爷对等起来。

    走了一会,寿宁抱奇儿有些胳膊酸,不由分说的将奇儿丢到他爹怀中。公公赶紧抱好了,这样一来,对路人的注目公公更是笑得欢快。

    “殿下,我们去哪?”发现不是往乾清宫去的公公问了一句。

    寿宁说先去慈宁宫,公公“噢”了一声。

    走在前面的永宁回头时看到了后面的侄女,忙停了下来要荣昌等等妹妹。后面的寿宁瞧见了,只好加快脚步迎了上去。

    “怎么你一个人进宫的,冉兴让呢?”永宁见是魏公公抱着侄孙,侄女婿却不见踪影,便问寿宁怎么回事。

    寿宁吱唔一声,说是冉兴让年前受了风寒,咳的厉害,今天实在是不便进宫。

    “那回头可得请太医过去看看,万不能耽搁了。”永宁这个姑母还是很关心自己晚辈的。

    毕竟是大过年,荣昌脸上也是挂着笑容,她不认识魏公公,见对方抱着妹妹的孩子,以为是寿宁府上的内监,便上前逗弄了侄儿一番,然后摸出一个放了颗金豆子的红包揣在了奇儿的小手中。

    寿宁在边上笑着哄奇儿谢过姨母,姐妹俩看上去倒也其乐融融,感情深厚的样子。

    永宁作为姑母,肯定也少不了她的一份心意,却不是给金豆子,而是给了奇儿一根金子打的节节高。

    逗了一会奇儿后,荣昌道:“我们快过去吧,别让你五姑她们等着急了。”

    “好。”

    永宁也怕妹妹、妹夫他们等着急,便要大家赶紧过去。路上,魏公公偷偷将荣昌给的红包塞给了寿宁,却发现寿宁似乎不太开心的样子。

    “她给奇儿一颗豆子,我要给她家五颗呢,亏死了,”寿宁噘了撅嘴,偷偷掐了掐魏公公,“你得争气,要不然咱们家年年要吃亏。”

    我争什么气?

    公公很是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