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司礼监 傲骨铁心

第一百七十一章 维持会 科举

    仪式结束之后,木津川居民得到了每人一斤小米的赐给,孩童还额外分到了两块糖。

    而不合作份子,在大本营“杜绝一切可能存在之威胁”指导理念下,必然面临最严厉的处置。

    由魏公公亲自签发的大本营第七号密令中重点指出,只有对抗明分子给予最残酷的打击,才能确保皇军控制区的治安环境,以及确保日本人民能够融入皇明这个大家庭,从而起到团结日本人民的目的。

    什么是最残酷的打击,密令中没有明确指出,这个度由各部自由掌握。大本营仅仅要求是不可造成过坏的影响。

    显然,第四步兵联队就很好的执行并理解了密令要求,在攻占木津川当天及此后数天,约有一千余不合作分子及“抗明分子”被就地处决。

    这使得木津川的人口数量下降了百分之十,但不可否认的是,此举净化了木津川日本人民及当地的治安环境,并极大的促使民心向于皇明。

    这从当地居民的欢迎仪式上就可看出。

    攻占木津川的第四步兵联队长山本幸二因为这次出色的组织能力被魏公公大为赞许,授予其“京都之花”的荣誉称号,整个第四步兵联队也得到了大本营的通令嘉奖,记集体一等功一次。

    在第四步兵联队及当地由“有头有脸”人士组成的木津川特别维持会的招待宴会上,魏公公进一步指出:全军要推广第四步兵联队在木津川与当地日本居民建立的深厚友谊经验,务必使日本人民深切感受大明皇军的威武与仁义,以及来自皇明朝廷对日本人民的深切关爱。

    “特别维持会的设立在政治上是必要的,大本营对此是持鼓励支持态度的。皇军欢迎朋友,对朋友也是真心实意的,诸位,让我们为皇明和日本的友谊共荣举杯!”

    宴会上,魏公公亲自举杯向木津川维持会官员们敬酒。

    一身和服便装的魏公公给人的观感是无比亲切,也是无比真诚的。

    “皇军对日本有再造之大恩,皇明对日本亦有导师之大恩,木津维持会必将以学生待老师一般真心服从皇军的调遣,为皇军征讨万恶之幕府贡献力量!”木津维持会长板仓重昌带领副会长及维持会官员们一齐向魏公公跪拜。

    在得知这个板仓会长竟然是德川家康时代十六神将之一的板仓胜重次子,魏公公惊喜交加,上前扶起臂带白袖章的板仓重昌,赞扬其弃暗投明不仅仅是木津人民的幸运,也是大明朝廷及皇帝亲军的幸运。

    “日本,如果都是板仓会长这样的人物,那么流血就不会发生,人民也不会遭受战火的波及了。”

    魏公公很是感慨,尤其事后得知板仓一家几十口人都在皇军手中拿捏着,更是感慨。

    木津维持会是皇军征日以来日本地方主动成立的第一个精忠协明的基层组织,政治意义格外重大。

    因此,魏公公指示由板仓重昌起草一份维持会纲领初稿,此纲领初稿大体合乎皇军之需要,与皇军所宣传的一贯口径是吻合的,但有些地方存在瑕疵。

    魏公公亲自动手修改,在纲领中增加了劳役和教育之规定。

    纲领规定,日本凡年满16岁以上,50岁以下男子,只要不是为皇军效力的组织成员,均将被指定为“就劳者”,不得逃避。

    所谓“就劳者”,即皇明之成年人丁。凡“就劳者”有义务为皇军及皇军所属机构提供劳役服务,并承担赋税缴纳之责任。

    若“就劳者”不愿履行责任和义务,则将视为不合作分子。

    教育方面,魏公公重点草拟了以“尊皇敬神”为核心的皇道教育。

    公公提出在皇军实际占领控制区,一旦成立了当地的维持会,则必须马上推行汉语教学。

    “语言是宣传皇明精神的最有力武器!也是促进中日两国人民大团结的有力工具!更是促进东亚繁荣昌盛的凝聚力所在!”

    为了普及汉语教育,公公规定各级维持会都要建立当地的学校机构,只要愿意到学校接受汉语教学的,一律在人力和财力方面予以补助。

    同时,各地在和平之后要举办“国语交欢学艺会”,“汉语讲演比赛”等汉语普及运动。

    与此同时,各级维持会要废除过往使用的片假字,无论是公文还是日常用语,都要使用汉语。

    所有人都要学,甚至连寺庙中的僧人们也要学习汉语,哪怕是艺伎和那些出卖色相的女人也得学。

    根据这份纲领,汉语实际在皇军控制区就被提到了至高无上地位。

    在会见由日本大儒林罗山率领的“日本儒学界观察团”时,魏公公就纲领中的教育部分征询了日本儒者们的意见。

    公公提出,在日本加强汉语教学是铲除日本原有之狭隘排外思想的重要举措,也是打破幕府锁国的利器。

    “汉语言是建立东亚新秩序的始基,可以彻底根据亲幕思想,以及日本千年以来的保守固执之思想。”魏公公说道。

    “鄙人完全认同阁下所言,日本有必要推行汉语教学,要做到在整个日本,不管日本人到哪里,只讲汉语就可以办事。”

    作为日本儒学界的代表,林罗山对儒学研究很深,其早年曾入建仁寺为僧,后拜藤原惺窝为师。此后侍奉德川家康,禄米三百表,至秀忠时任将军侍讲,幕府的很多外交文书和法度都是由其起草,可以说是幕府文官势力的首领,也是日本儒学家的宗师。

    早前对林罗山的接触工作一直是由东兴社在负责,后来东兴社并入菊机关后,这个任务便由菊机关接手。

    菊机关负责人葛三郎对林罗山十分重视,专门派人做其思想工作。

    只不过林罗山受惠于德川家康,又是德川秀忠的讲师,其在幕府地位很高,所以仅凭日本儒学界一直提倡的“融入中国”、“分支论”是很难打动其放弃幕府,转向皇明的。

    为此,葛三郎大胆向林罗山提出了一个主张,那就是皇军在打倒万恶幕府之后,就立即在日本推行科举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