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司礼监 傲骨铁心

第二百三十九章 皇后娘娘晕了

    乾清宫,方从哲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但皇帝却一直没有醒来。

    刚刚太医院的人说了,皇帝病情较前些日子越发重了些,且越来越嗜睡,一方面可能是皇帝年老体弱,另一方面也不得不考虑是不是皇帝的脑部出了什么问题。

    真要是后者,太医们也是没有什么好法子治的。

    “陛下这病若太医院无法医治,须得诏榜天下,寻良医进京才好。”

    与方从哲一同进宫的是已七旬的兵部代理堂事的黄嘉善,他原先是坚决反对平奴大军分四路进军的,因此在廷议上遭到了百官指责,失望的对人说道:“危哉!辽也,不及稔矣。夫未见可胜也,而疾求胜,市人也;而强之兵,水兵也,而驱之陆,锐而无谋,躁而无继,尸败而涂地矣!”

    眼看自已的主张得不到朝廷认同,黄嘉善便生了去意,连上两疏请求允他归退,但两疏都被皇帝留中,加上皇帝病重,平奴又事关辽东大局,黄嘉善不得不硬挺着处置兵部的事。

    只是兵部实际负责辽东事务的是郎中霍维华,这人是前任首辅、福清相公叶向高的门生,东林党的骨干。

    另一个则是兵科给事中赵兴邦,这人是现任首辅方从哲的门生,浙党的一个重要人物。

    因为户部筹措不了足够的钱饷,赵兴邦便以兵部名义给沈阳的经略杨镐催发过红旗。

    结果杜松、马林二部兵败消息传回京师,赵兴邦立即被霍维华参劾,指他胡乱催发以致杜松、马林二部兵败,吓的赵兴邦都已经做好下诏狱准备。

    好在方从哲压下了此事,但饶是如此,赵兴邦也是心惊肉跳,害怕另外两路大军也是覆没,那样任是老师再如何保他,朝廷秋后算账查催发红旗的事,他赵兴邦总是难逃责任的,所以这些日子赵兴邦极为低调,并事事谄附霍维华,以图对方能够放他一马。

    这让霍维华甚感得意,加之皇帝明诏东宫可以问政,他这个福清相公的门生届时定能水涨船高,且兵部实际主事的也是他,便也不再对赵兴邦穷追猛打,这样可给外人留下宽厚印象,利于将来。

    然而,于人宽厚却对前线无用,面对大败之局面,霍维华也拿不出什么有效的办法,只能听天命而矣。

    黄嘉善这个堂官倒是想力挽狂澜,然而不管他提出什么建议都无法得到很好的实施。

    兵部也好,户部也好,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最后转来转去也就是个等字。

    大抵百官们思来想去,都觉会等到一个奇迹,不等也没法子。

    另外,京中的焦点早已从辽东前线转到了乾清宫,太子问政使得这一焦点更是放大无数倍。除东林党外诸党中人,用个惶惶不可度日形容,那是一点都不过份的。

    面对此局面,黄嘉善有心无力,好在上天保佑大明,辽东那边终是报来了大捷!

    当时听到报捷消息的黄嘉善激动的险些落泪,怔怔在值房中呆了怕有半柱香时辰,才颤悠悠的去到宫中报捷。路上,遇到了同样收到消息要进宫报喜的方从哲。

    二人却未能马上见到皇帝,不是有人隔绝中外,而是皇帝确是未醒。皇后娘娘那边知道了辽东大捷的好消息是十分欢喜,叫在乾清宫看值的原东宫掌班太监曹化淳特意搬了两只锦凳供首辅和本兵坐侯。并递来话说陛下这病实在是不好冒然叫醒,还请二位大人稍安勿燥。

    黄嘉善很是担心起皇帝的病情,虽说这位万历爷在外朝和民间风评很是不好,但对他黄嘉善却是知之任之器之的,而常年在九边之地镇守的黄老尚书也深知银子于一国之重要性,故而对于皇帝派往各地的矿监税使,以及这些年的海事他其实是支持的。

    但凡官员在地方呆久了,都知百姓农税之苦,也都是士绅大户并田之害。然沉积太久,已非几道旨意能改变。

    皇帝能想出内税一事以解国家经济之短,实是圣贤之极。

    只是,身为外臣的黄老大人也不好明目张胆于人宣扬自已支持皇帝开矿收税,那样他黄老大人风评肯定也要坏了,一个鳄鱼拍马之辈的评价定然是少不了的。

    他年纪毕竟大了,可不想死后还落个叫读书人指点的名声。

    方从哲自然也担心皇帝病情,不管他再怎么和东林党那边交好,又如何释放对东宫的关切之情,总是临时抱佛脚了。

    唯皇帝无事,才支撑个几年,叫他方首辅从容致仕,才算是真正的君臣“善终”。

    否则,都是变数。

    “此事明日我便叫太医院去办。”

    方从哲同意派人贴榜州县,遍寻民间为皇帝诊治,但同时犹豫了下,向方从扣提出可否不奏杨镐捷报之上的内臣之事。

    “这是为何?”

    黄嘉善甚是诧异,这等大功之人怎的能不报呢,继而心中一动,“阁老可要考虑清楚,那魏某居功甚伟,强行没了易叫人诟病。”却是以为面前这个小自已十几岁的首辅是想贪功。

    方从哲见对方误会自已,忙道:“老大人难道不知魏某与贵妃郑家之关系?”

    “什么?”

    黄嘉善还真是不太清楚这其中有什么瓜葛。

    “不妨与老大人说明了吧,”方从哲当下便将那魏某底细一一道了出来。

    得知辽东经略捷报上所立平奴第一人竟然是走了郑家的门路,才发迹为内臣镇守,黄嘉善当时就琢磨出方从哲为何不让他奏了。

    “国本最重啊。”方从哲意味深长。

    黄嘉善缓缓点头:“阁老放心,老夫知你苦心。此事轻重,老夫还是掂得过来的。唉,非常时刻,便委屈那魏某了。”

    “京城事定之前,不能让他回来。”

    “魏某是内臣,此事须阁老同司礼监商议。”

    “孙公公那里想来也是会明白我苦心的。”

    “”

    首辅和本兵正议着,却有小黄门急急出来,与一内侍低语数句,那内侍听后急忙将在殿隔壁侯着的太医领进殿中。

    “这位小公公,可是陛下醒了?”方从哲以为是皇帝醒了,病情有恙这才召太医。

    那小黄门却摇头道:“不是陛下,是皇后娘娘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