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司礼监 傲骨铁心

第二百九十五章 凡事要提前准备

    “关外不仅需要人才,更需要人口!”

    沈阳,经辽东镇守衙门提议,由辽东经略衙门和辽东巡抚衙门、辽东都指挥使司衙门合办的第一届“关东人口大会”上,魏公公在经略杨镐致辞后,欣然上台做了重要讲话。

    魏公公指出,辽东人口现状不容乐观,经前期亲军及经略衙门的普查,实有汉人362万余,女真及蒙古、朝鲜等族23万余,总人口不到400万。

    “这是个什么概念咧?就是我关外这么大的土地,百姓的数量还不及关内的顺天府,更不及那江南的松江府、苏州府。”

    魏公公不是信口开河,顺天府是大明京师所在,人口自是远超四百万众。而苏州和松江二府是江南精华之地,人口更是众多。早在三年前,特区方面有关人员就奉命秘密对江南及东南地区人口进行了普查。

    当然,这个普查肯定没办法得到当地官府的支持,但有钱能使鬼推磨,知府知县不肯办,下面的六房小吏们却是愿意收钱的。

    魏公公搞人口大普查,其实也是为了解开他前世一直以来的疑问,那就是大明朝的人口究竟多少?

    大量的依据清代史料,并且为了粉饰清军入关造成的汉族人口大减少的专家们提出明代人口只有六千余万。

    说六千多万的,大抵就能把明朝人口减少数据对上,因为伪清顺治十七年的人口各省合计2100万余。之前明朝经过农民战争,再加南方抗清,死个三四千万说得过去。帽子也能扣在李自成、张献忠头上大半,与我大清军是无关的。

    公公呐,就是不信。

    为什么不信呐?

    因为一件事,一帮人质疑扬州十日遇难军民八十万余人。说什么扬州城只能容纳一二十万人,怎么会被杀八十余万。

    又说什么《扬州十日记》是从日本传回中国的史料,那么就是日本人的阴谋,伪书云云。

    似乎,只要是跟日本沾了边的,但凡是不利于“我大清”的,统统都是假的。

    凡事就怕个认真,公公觉得你大清要是肯真诚的保留史料,不乱修乱改,何以明代史书的大量与你清修明史有重大不同的史料都是在朝鲜、日本,越南这些地方发现呢。

    但是,不信是没有说服理由的,所以公公自个就得去查真实的人口数据。

    于是乎,公公看到扬州地方志中记着洪武元年扬州府县人口156万余,然后中间没有,最后是顺治年间扬州府县人口变成了50余万。

    单看顺治年间扬州府县人口50余万,似乎也让人可以相信扬州被杀八十万余的事件有些假。

    但是,中间的哪去了?

    扬州在明朝可没经过战事,经两百余年太平发展下来,扬州府县人口又是怎么从156万不动? 最后在伪清时期成了50余万呢。

    公公觉得,两百余年的太平发展? 扬州人口至少要翻上五倍有余,六七百万人口都算少的。

    原因无它,扬州在明代的经济格局相当于后世的上海、重庆。

    并且,没有饥饿!

    富裕? 富裕,富裕? 是扬州的基本特征。

    而大城市另一最重要特点就是它的主城其实都不大? 并且居住的都是平民? 它的近郊才是大量富人居住的区域。

    府县人口五六百万? 城内城外被杀居民八十余万? 才是真实情况。

    可惜的是? 公公前世? 扬州这座城市完全忘记了这场灾难。

    唯一留下这场大屠杀印记的就是那“螺丝及顶”巷子了,“螺丝及顶”是“垒尸及顶”的谐音? 这是扬州人民智慧的象征。

    垒尸及顶,一条巷子? 尸体堆满的比屋顶还高。

    不这么说,这条巷子的历史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因为扬州的事? 公公今世有能力,自然就要大搞普查了。

    天主教方面也对中国人口普查很感兴趣? 而身为天主教东方教区大主教和庞麦臣阁下,自然有若干便利可以看到天主教在中国人口(部分城市)的调查数据。

    如《利玛窦中国札记》第五卷第18章《郭居静神父和徐宝禄在上海》,就是公公看到的最真实,也是第一手史料。

    在利玛窦的记录中,上海是个有两英里长城墙的小城,但是郊区的房屋和城内的一样多,共有四万余家。每家大概五六口人。

    利玛窦写道,一座中国的小城都有这么大的人口,即使乡村也是人口过分拥挤。

    “城市周围是一片平坦的高地,看起来与其说是农村,不如说是一座大花园城市,塔和农村小屋、农田一望无际。在这一片外围有两万多户人家,与城市和近郊人口加在一起共达三十多万人,都属同一片城市管理。”

    郭居静证实利玛窦所写的三十万人口并非上海县全部人口,而是仅在上海城中及城墙外近郊居住的人口。

    上海一县的实际人口在百万人左右。

    魏公公这人好实事求是,所以专门派人调取了上海县志和松江府志,两份地方志表明,在大明洪武二十四年,上海县人口就有五十万余。

    虽然在万历元年的时候,朝廷将上海县的三个乡划分出去建立了青浦县,但上海县余下人口数量也肯定是在百万以上的。

    划分新县这一点就可以证明上海县人口太多,导致地方难以管理,不得不别立新县。

    而上海只是松江府所属的一个县,由此可见松江府人口是远超辽东如今的四百万的。

    一个扬州五六百万人口,一个松江又是几百万,还有那苏州、常州、应天等等,毫不夸张的说,明朝仅江南这一片区域人口数量就多达数千万。

    那么,专家们怎么说明朝就六千万人口的,人都叫他们吃了?

    当然,明代隐户也是重大原因,因为投献的原因,明朝官方统计的人口如果是一千万,那么隐户至少三千万。

    这也是有一些研究表明明代人口近两亿的原因。

    一比三,是明朝人口数据的特点,也是亡国的原因。

    大量的隐户根本不被计为赋税丁口,只是士绅们的挣钱机器,国家焉能不出事。

    两亿,这个数据,公公也不认可。

    它认可的数据是至少三亿。

    因为,伪清到了亡国时,实际控制区域比明朝还要小,它怎么就有四亿人口,明朝就没有呢?

    可耕种土地,大家都是一样的。甚至明朝比满清多了辽东这一块。满清的东北,是禁止汉人入内居住的,所以农耕和粮食产出等于零。

    新疆、西藏、蒙古这一块,双方也一样等于零。统计这两块的人口,最多也就三四百万而矣。

    对这三地区的统治手段,明清也几乎没什么不同,双方都有驻兵,都有相应的手段。

    所以,最后谈粮食,还是谈明朝关内这一块。

    什么红薯、玉米之类的作物多养活无数人,听听而矣。

    在没有天灾的时候,明朝人面润红色,清朝人面瓜菜色。地瓜这玩意明朝引进过来是用来喂猪的。

    明清两代哪怕到了公公前世,主要粮食作物还是大米和小麦!

    所以,同样的土地,同样的粮食产出,明代还多了发达的作坊经济,并且有时断时续的海贸,怎么明代人口就不如伪清,甚至只有伪清的几分之一呢。

    原因嘛,动屁股想也知道。

    幸运的是,公公把“大清”弄成了自家表字,世上从此只有魏大清,没有爱大清了。

    但是,辽东现在的人口问题还是很严重的。

    太少,太少!

    一个相当于关内三到五省区域面积的辽东都司,两百年下来才三百多万汉人,问题出在哪。

    不是东北的土地不适宜耕种,而是“边疆”这一概念导致了关外得不到大的发展。

    本质上,就是蒙古和女真人的问题。

    女真人,公公解决了,蒙古人,公公也准备着手了。

    现在关外形势大好,不是小好!

    是时候在农业生产大运动开展同时,向帝国每个角落的人民发出“来吧”的呼唤了!

    “人口,是一个地区富裕的基础,也是一个地区发展的基础,没有人口,就屁也谈不上。”

    “咱家在此可以公开说一句,关外改土归流,设省设府设县是大势所趋,谁也阻止不了,谁也不能阻止!”

    “谁敢阻止,谁就是与我们关外人民为敌,与我们伟大的皇军为敌!”

    “所以,正如经略大人讲的,你们这些人就是将来各省各府各县的官,这个官呐,一定要能办事,咱家不怕你们贪,咱家怕的是你们不贪!”

    “不过贪可以,但你们要是没把事给咱家办起来,咱家就要你们的命!”

    “从今天起,你们就动员起来,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什么手段,总之,三年内,辽东人口要翻一翻。”

    “什么?有钱的过得好的不肯来?他们不肯来,没钱的没地的,日子过不下去的能不能来嘛?”

    “去陕西、去甘肃、去宁夏、去云贵川政策咱家给了,银子咱家也给,吃的住的咱家都包了,你们要还干不成,咱家看呐,不如自个净了身得了。”

    关于大量引进人口,魏公公是得到了杨镐全方位支持的,辽东巡抚周永春虽然早早就跑进了关,但只要巡抚衙门的牌子还在,这个衙门也肯定是全方位支持魏公公在辽东的大刀阔斧改革行为的。

    辽东都司,同理,哪怕这家单位的牌子已经被摘下。

    人口大会的召开是顺利的、圆满的,也是值得庆贺的。

    大会之后,在另一场有关人才会议上,魏公公更是当着与会人员的面宣称:“但使有本事的,不管他是什么人,哪怕是做过牢犯过事的,都可以到咱家这边来。咱家别的不能给,给一场富贵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有关人才的定义,魏公公却做了重新定义,不再是那种满腹经纶的,而是着重在于科技创新。

    “上天的,下海的,有意思的,稀奇的,古怪的,闻所未闻的,能带动生产力的,又或是能叫咱们的军队打胜仗的,只要愿意来咱家都可以见。真要是入了咱家的眼,嘿,要官给官,要银子给银子,要女人也行,哪怕要咱家的女人,都可以嘛!”

    魏公公对奇人异士的态度在部分与会人员眼中,似乎和当年的新朝王莽很像。

    “你们呐,一定要好好干,把咱家的想法落实好,哎,你们不要想着糊弄咱家,又或者想咱家不过是个太监,能在这关外呆多久?”

    “有这种想法得,那就大错特错了,咱家跟你们说,咱家一时半会还倒不了台,就算是咱家哪天要倒台了,咱家也肯定能把你们当中糊弄咱家的先砍了脑袋。”

    一天的忙碌下来后,公公已经是累得都说不出话来了,回到住处,抬手:“饭来。”

    清夫人阿巴亥顿时就将一桌小菜端了上来。公公为人朴素节俭,号召同志们每日最多四菜一汤,自已肯定也是要以身作则的。

    吃完,又喝了碗参汤顺气,坐了一会便又移步至公房,他老人家晚上也是要日理万鸡的。

    正批阅辽东生产建设兵团关于北大荒工程第一期推进相关情况时,外面叩门声响起,随后一份从京师紧急传来的急递便到了公公手头。

    “唉,这个宋献策,真是办事不力,先前嚷嚷咋呼得很能干似的,事情到了眼面前却没了主意,到头来还是要咱家自个干?”

    公公骂骂咧咧的随手从一堆文案下抽出一张空白圣旨来,提笔写了几句,然后又弯腰到桌子下面的箱子里找了找,摸出块印玺盖了上去。

    弄完之后,吩咐侍从室的人立即将密旨发送军前,着第五师团大队以上将领共启。

    “皇爷不行了,成功人士贵在凡事走在别人前头,晚一步就是落后一个时代啊。”

    公公想了想,抬手写了“泰昌”二字,叫人唤来亲卫队长胡里改,命他即可以“泰昌”年号制作相关印章,免得到时候还要紧赶着找人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