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之神级捕快 紫衣居士

第五百七十五章 凶魔现身

    项央在大胜县一呆就是半月时间,每日走到县城南部区域闲逛,摸清地理,间或以天视地听锁神**寸寸排查,可惜一无所获,再没有什么吸血杀人案发生。

    好消息也有,吸血杀人的案子没了,人们也渐渐从风声鹤唳中恢复过来,大街小巷重新焕发生气,人流攒动,叫卖声此起彼伏。

    这却是遂了项央的心意,整日留恋街头小吃,品味美食,于等待中也不觉得枯燥,甚至颇有些乐不思蜀的意思。

    路边摊子一家小吃店,几桌客人轻声细语的谈论着有关吸血僵尸的传闻,这已经是大胜县的常态,案子一日不破,百姓的心终究一日不得安宁。

    项央独身一人坐在摊子的小桌边,身前是一盘小吃,手里持着竹筷,呼哧呼哧的啃着嘴里的水煮萝卜,经过酱汁密料的佐味,口感极佳,有些类似前世关东煮。

    还没等吃完,不知何时身边已经多了两个身穿捕快服的年轻男子,看着吃的眼冒精光的项央很是无语。

    虽然已经接触很多天了,但还是难以将这个馋嘴好吃的年轻男人与名满延熹的大高手联系在一起,有种落差惊人,偶像幻灭的感觉。

    一人微微摇头,扫了眼四周,见无人注意他们,小声开口道,

    “项捕快,有动静了,今早兄弟们蹲在县兵大营外看到一个偷偷摸摸的小子四处乱瞄,不是凶手也一定和凶手有关。

    只是吴捕头让我们不要打草惊蛇,另外通知您赶快到县兵大营一行,晚了怕是又要闹出一些风波。”

    大胜县的县兵约莫有七百人,常驻大营的有五百上下,莫说等闲高手,就是项央面对武器装备精良齐全的职业军也得思量一番,他倒想知道那人有何与众不同之法敢在老虎屁股上动手动脚。

    项央让两人先走一步,自己享用完美味,付了账方才施施然起身,几步间跨过十几丈,大白天身形似鬼魅,行人只觉一阵微风拂过,却不知身边刚刚掠过一个大活人。

    县城兵营是大胜县专门划分出的幽静之地,周围种下绿植,环境清幽,苍翠如春,每过数米就有专修的岗哨把守,便是衙门捕快也得层层盘查才能入内。

    此时大营正中,县衙十几个捕快在捕头吴权的带领下正和兵营的百户齐云商量防御之事,房间外有军容肃立的卫士把守,长刀出鞘,劲弩蓄势待发。

    齐云对于吸血杀人案也有一定了解,听吴权所言对方下一个动手的目标可能是兵营内中的人,非但不惊,反而想借此将对方擒住,布置了许多暗手。

    另一边,项央悄无声息的潜入大营之内,虽然把手森严,却依仗一身惊人的武功没有惊动任何人。

    同时默运天视地听锁神法,方圆五里只要是个人就逃不过他的精神探查。

    而这一查,倒也的确有些异常之处,让项央神情动容。

    在精神**感知中,有两个地方居然隐隐隔绝了他的精神力量,一处在大营正中,上面有一股血煞之气盘亘不散,精神力受此冲击溃散,锁神法难以奏效。

    这是兵营众人日积月累渐渐凝聚的军道杀气,阳刚迫人,也属于一种精神力量,不过是众志成城,在大藏密传神舍利经书中有所记载,很正常。

    这是军势,也可说是军魂,寻常精通精神武道的高手若是夜闯军营,也是有极大可能被压制,发挥不足十分之一。

    还有一处是兵营东南一角,一小片空间内仿佛笼罩一层薄雾,阴冷中透着嗜血,与军道杀念的阳刚正大不同,这股薄雾满是负面阴损的味道,项央精神力触及丝缕,便好似走到粪坑边,臭不可耐,让人作呕。

    “咦?这也是精神力量,不过好生奇妙,应该就是那凶手的手段了,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在装神弄鬼。”

    项央查明方向,足尖一点便如浮光掠影,身法既轻且快,幻化朦胧,很快来到异常之处,以壁虎爬墙之身法无声无息攀爬上高墙,精神力量收慑体内,见到了骇人的一幕。

    只见兵营外把守哨岗的三个汉子已经被人拖到外面,软趴趴的倒在地上。

    手中武器散乱,神色木然,仿佛中了什么摄魂术一类的邪魔之法。

    有两个人已经没了气息,在最后一个军卒的身体上,还趴着一个身材矮小的人形怪物,滋溜溜的声音不断,听的项央浑身不舒服。

    倒不是害怕,而是有种恶心的感觉,心中的杀念无限放大,眸中的魔性也是越发深沉晦暗,然而在他惊人修为下,丝毫不曾外泄露。

    “还真有这种怪物,吸人血,与食人肉有何区别?残食同类,的确不能称之为人,算是妖魔之属。”

    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除了智慧高过旁的生物,也在于明悟道理,知道规矩禁忌,如伦常道德,底线原则。

    眼下那人的作为就是突破人的底线,将同族人类当做猎物杀戮,作为饮食以及提升功力的良药,比起项央的只是放大各种**的魔性,他才是真正的人魔。

    项央运气于目,目力大增,方才看清楚那人究竟是何等模样。

    一个约莫和他差不多大小的青年,不到二十,长发披散,侧脸轮廓鲜明,长相很憨厚可信的那一种,可惜此时嘴角挂着血液,两颗牙齿露出,又长又尖,和僵尸的确有几分相似。

    看他的衣衫很是朴素,家境应该一般,甚至贫穷,项央好奇他这一身邪魔功法从何处而来,若是早就修行,钱财对他来说应该是予取予求才是。

    项央还发现此人的神情癫狂,迷醉的表情仿佛和他享用美食一般,周身气息鼓荡,仿佛吐纳呼吸,涨缩之间越发强横。

    “不对,我离得如此之近,他竟然还没发现,这太反常了,但刚才那股隔绝天视地听锁神法的精神力量又的确出自他的身上,究竟是什么原因?那两颗牙?”

    项央心念如电,眨眼间想到了很多事情。

    杀人的应该就是这个青年,然而这股霍乱人心,让人防不胜防的精神力量也许来自他,却绝不是他修行出来的,项央很确信这一点。

    随后他就将注意力放到此人的尖牙上,常人就算龅牙,也长不出这个模样,或许秘密就藏在这对僵尸牙上。

    观察了一段时间,项央看到仅剩的那位要是再不出手相救,也要被吸干血液而死,不再隐藏。

    从一侧高墙上翻下,朝着那吸血青年扑去,兜手间按出一道绵柔阴寒的掌力,同时默运另一门精神武学**锁无声无息袭向对方。

    他这一身修为大成,混溶一体,招法挥洒自如,出手间不拘泥于强招还是弱手,只图合适与否。

    寒冰绵掌出手阴寒,冻人血脉,配合项央通晓的化气为冰手段,威力激增,等闲高手都难接一掌,正好压制此人澎湃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