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之神级捕快 紫衣居士

第八百八十章 火海滔滔

    一击不中,项央却丝毫不显失望,反而因为褚赛恩的出手而稍微提起了些兴趣。

    他那断玉分金一指,纯以威力而论,纵然天人强者想要接下也非易事,却只能稍稍划破点褚赛恩的肉身外皮,对方的横练修为更胜胡愚吕一筹。

    “大哥,项央的武功太高,我们想要拿下怕是力有不逮。”

    胡愚吕险些被项央的三分神指所杀,心有余悸,牛眼惊疑不定,看着项央满是凝重,心内虽未有退缩之意,却已经有了鱼死网破之志。

    差一点点,他就死在项央的手上,这样的武功,褚赛恩也不可能有,所以,他们两个恐怕不是对方的对手,尤其这个年轻人仿佛依然没有动用全力,更加显得深不可测,令人心生绝望。

    巨灵在交给他们这个任务时,曾说巅峰时期的项央有神刀在手,刀法盖世,先天无敌手,纵然稍弱一些的天人也只能和他半斤八两。

    不过眼下项央刀道被刀千秋所封印,无法动用,一身的战力十不存一,而他们两个乃是魔体一脉的真传,肉身修为也是当世罕见,足可以战而胜之,并将之生擒。

    然而巨灵千算万算,就是不曾算到,项央一身武功虽然刀道为冠,却不止于刀道,尤其他本身的底蕴太过浑厚,没了刀,依然是先天的最绝顶高手。

    事实上,许许多多的天人高手看重项央,更多的是因为项央的刀道绝顶,盖过了本身其他的优势,这样的人绝对不少,也包括神捕门的三个天人。

    然而,他们却忽略了,单纯的刀道强大,决不能造就项央这样的怪胎,至少同等刀道境界,同等修为下,刀千秋绝不可能是项央的对手。

    唯有本身强大的底蕴和实力,加上刀道催发的破坏力,才真正是项央棘手和恐怖的原因。

    所以,纵然项央不能用刀,他的实力也许会稍微减弱,却绝非那些人想象中的实力大损。

    何况项央在短短时间内创出三分神指发挥一身实力所学,刨除却邪的加成,战力未必便弱了巅峰时期。

    最令人绝望的是,在褚赛恩两人找到之前,项央心灵修为刚刚晋升至天人境界,目下可说是半步天人,武功更上一层楼,他们根本没有赢得希望和可能。

    “不必多说,开弓没有回头箭,今天既然已经出手,就必然有一个结果,何况对手是这样的强者,胜过他,乃是你我的无上尊荣,败给他,也不算委屈。

    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就算战死,也是你我最好的退场。”

    褚赛恩面容干枯,皮膜泛着淡玉白色,缓缓说道,强大意志信念甚至震荡虚空,引发一阵灵气狂潮,汹涌外散。

    一个真正强大的武者,战士,是绝不会惧怕死亡的,只会为战死而感到光荣。

    褚赛恩武功眼力更在胡愚吕之上,当然更能看得清局势,不过未曾退缩半分。

    眼下这种情况,拼死一搏,或许还有转机,假如心绪动荡,犹豫不决,就必死无疑。

    武功的高低,实力的差距,未必便是天堑,古往今来,以弱胜强者比比皆是,他们为何不能?

    面对这样的决心与意志,项央脸上的笑容消失,肃容相对,予以最崇高的敬意,虽然立场相对,绝无缓和,但并不妨碍他尊敬这样的武者,这样的信念。

    不再多说,因为已经没有必要。

    项央第一次主动出手,脚下以身法捕风捉影移动,在原地以及距离褚赛恩的空间处留下九道残影,右手中指屈伸,指劲激射,三分神指之火海滔滔。

    这是他纯粹以嫁衣神功的火劲为根基创造而出,指力躁猛,结合身法瞬间迸射九道指芒,火劲铺天盖地,宛如大日中心,熔浆深处,将周遭的一切焚毁殆尽。

    这一指点出,胡愚吕和褚赛只觉周身燥热,身体当中的水分瞬间蒸腾近半,口干舌燥,头晕眼花,耳边嗡嗡作响,眼前近乎漆黑。

    不过他们的身体依旧活力无限,因为炼体,本就是一种强横的防御方式,在残酷的环境下做到生存,只是有些不适。

    随即褚赛恩大吼一声,音波形成一个气罩将两人围在中央,阻隔火劲的侵蚀。

    然而在项央的面前施展音波功,正应了那句古语,关公面前耍大刀,不自量力。

    口中轻叱一声,真空绝杀使出,气罩瞬间被破,褚赛恩和胡愚吕的体表顿时暴露在躁猛的火劲指力之下,点点星火附着,炙烤皮膜,卷曲毛发,甚至透过细微的毛孔,深入两人的体内,侵蚀气血,真气。

    这一指,不但于外,表现的阳刚霸道,于内,劲力更是阴损毒辣,损人气血,对付横练一脉的高手恰恰是克星。

    假如两人将身体练得十万八千毛发脱落,毛孔封闭,肉身无缺无漏的境界,倒也可以抵挡,甚至破掉这一击,然而两人距离这个境界还有一段距离。

    “当年我从天魔策的炼血卷当中参悟出数门武学,这一指就蕴含此门武功的些许奥义,横练的确强大,但不成巅峰,终究有其破绽。”

    威力强大的火劲并不能伤害肉身无匹的两人,但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攻破的。

    一个后天武者,没了真气,那么实力就会大减。

    同理,一个横练武者,没了血气,实力同样会衰弱,甚至直接破功也说不准。

    项央的火海滔滔,针对的便是人身的真气和气血。

    “杀。”

    褚赛恩胡愚吕深知此时再不爆发搏命,恐怕没机会了,因此齐齐爆喝一声,两人并肩出拳,气血挥发,拳力破空,直接轰散三分神指之火海滔滔的指力。

    同时瞬息而至,以一种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意志攻向项央。

    恍然间,褚赛恩化身一头甩着象鼻的白色玉象,宽厚的手掌仿佛象蹄朝着项央踩来。

    空气呲呲的爆鸣,压缩成一团团无形的空气弹弹射,爆发之强,前所未见。

    这是舍弃了所有的防御,换取一击必杀的爆发之力。

    其威力,更在八叶当日施展的军荼利明王经之上。

    而胡愚吕则双手张开,宛如熊罴朝着项央抱来,是为了限制项央的行动,不让他有逃避的机会。

    而且他似乎动用了某种禁忌手段,黝黑的身体血芒闪烁,爆发力与速度大增,项央也几乎躲闪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