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之神级捕快 紫衣居士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会面

    明和楼在相州神捕门的东南角落,高有六层,占地三百多平米,内置酒宴,茶厢,戏台,内中的经营人员都是神捕门的亲眷,且只针对神捕门之内的人开放,类似于现代社会的员工福利。

    项央被小捕快带到明和楼时,的确是吃了一惊,毕竟无论是雍州,还是定州,又或者是一线天总部,都没有这样的建筑以供捕快娱乐。

    而相州这略显偏远贫瘠的小州,竟然能有这样超前的想法并付诸实践,怎么能不吃惊?

    根据小捕快的诉说,这明和楼是苏保保力排众议建立起来的,想不到他看起来没什么能耐,但有时候脑筋还是很灵光的。

    进入明和楼内,小捕快松了口气的离去,项央则跟随一个打扮的颇有风韵的中年妇女上了六楼,中间见到的确有为数不少的捕快分布在各个楼层,或是退本换盏,或是安静交谈,人气还算不错。

    等来到一间包厢当中,项央也终于见到了第五家族当代家主第五种奇,也是宁珂的亲大舅。

    这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白面男人,头顶发髻,乌黑如瀑,眼角有着淡淡的细纹,将略显阴柔的眼眸衬托出几分成熟,外边则套着一挂血红色的外袍,点点如圆斑,看起来多了几分阴森之状。

    还有他腰间斜插着的一柄血红色刀鞘包裹着的长刀,虽然藏锋于鞘中,但一股神锋之气如论如何也逃不过项央的感知,如果所料不错,应该就是第五家族世代相传的修罗魔刀了。

    第五种奇,相州第一世家第五家族的当代族长,性格果敢坚毅,睿智多谋,且武功高强,在第五家族之内一言九鼎,地位最高,带领家族越发兴盛强大。

    此人五岁练武筑基,十二岁吐纳有成,得以后天真气外放,十八岁后天圆满,磨砺修为,直到二十三岁破开天关,晋升先天,此后修为与日俱增,以家传的修罗血海刀扬名相州。

    多年来,第五种奇大战小战不过三十余场,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对手不乏强悍的高手与名宿前辈,被誉为相州的第一刀道高手,地位举足轻重。

    不过多年来困在先天境界不得破关,直到天地灵机大涨,方才突破界限,练成天人武道。

    项央在见到第五种奇的那一刻,脑子里就浮现出神捕门宗卷记载的有关第五种奇的信息,概括到从小到如今的人生,细微到练得武功,决战的是哪一些人,都一点不差。

    而且因为相州毗邻雍州,往往有好事之人将第五种奇比作雍州的水无痕,令曾经的项央也是无限神往。

    不过今日一见,倒是有些失望。

    第五种奇的武学修为的确不俗,根据项央的估测,还要胜过刀魔一脉的左尊者左离,不过若是与水无痕相比,那又差了不少层次,根本难以比较。

    说白了,水无痕是个虔诚的求武者,其好武如痴,嗜武成狂的性子,与项央如出一辙,也就是所谓的心诚于武。

    第五种奇则不然,他或许资质悟性都是顶尖一类,又有偌大的第五世家为后盾支持,但到底因为家族事务而分心他顾,难以全心全意的投入武道,所以只能称得上厉害的高手,若说武林神话,则还不够资格。

    当然,这些都是项央在见到第五种奇之后刹那之间产生的心里反应,面上则是比较淡漠,在关上房门后,颇为温和的走到第五种奇的面前抱拳行礼。

    “项央见过第五家主,本想明日拜访第五家族,不料家主先我一步,倒是让项某人受宠若惊。”

    其实以项央的身份与武道,这样的说辞是有些跌份的,看起来也处于弱势地位。

    不过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第五种奇没有仗着宁珂的关系托大,反而亲身前来,给足他面子,那么项央自然也不会端架子给人难堪。更新最快 电脑端::/

    说句不客气的,项央真和宁珂成亲后,还要叫面前这男人一声舅舅,眼下的多礼,也算不上吃亏。

    “哈哈,项神捕过谦了,你可是当今天下武林公认的年轻一代第一高手,以如此年纪修成证道修为,纵览古今也是有数之人。

    更别说你还是证道天刀的武者,我也是刀道中人,拜谒天刀,实属平常。”

    项央抱拳行礼,第五种奇也起身相迎,笑呵呵的同时不着痕迹的引着项央坐下,同时主动将已经沏好的清茶倒入瓷杯当中,有灼热的白色气流冒出,气氛很是和谐融洽。

    “家主严重,若是不嫌弃,就叫我小项吧,一般亲近之人都是如此称呼我。”更新最快 手机端::

    “小项?既然如此,我就厚颜叫你一声小项了。”

    第五种奇听到项央话中亲近,目中满意,对于此行又多了几分信心,在双方试探了几句后,最终还是忍不住将话题牵扯到宁珂的身上,

    “小项,你和阿珂的事情,我也略有耳闻。

    你的武功,地位,人品,作为阿珂的舅舅,我是很认可,也很祝福你们。

    不过作为第五家族的族长,如果你真的要求娶阿珂,我就不得不提出一些要求,以作为阿珂这么多年接受家族资源和培养的回报。

    这在世家当中属于联姻,往往家族安排下来,后辈是没有反驳的余地的。

    这对彼此都有好处,希望你不要怪我太势力,没人情味。”

    第五种奇话糙理不糙,现代社会哪怕小老百姓结婚还得向男方要房子,要车子,要票子,第五家族作为当世豪门,要嫁女儿,当然不能敷衍了事。

    可以说,这些豪门的子女,很少有能自主选择婚姻大事的,能如宁珂一般选个心爱之人共度此生,已经很少见了,项央完全能够理解。

    而且对于第五种奇能够开诚布公的说出来,也平添几分好感。

    感情归感情,利益归利益,也不用搞什么弯弯道道,省事又省心,正符合项央的想法。

    “这是自然,我和阿珂在神州相见,定情,当然也希望得到长辈的祝福。

    家主有何要求尽管提,若是项央能够应下,绝不推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