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武侠之神级捕快 紫衣居士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惊人的表现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项央与第五种奇以及第五义锦父子两个从日正当空,等到日落西山,再到圆月高悬,几乎是一动不动,只是偶尔交谈几句。

    好在三人都是实力强大的武者,定心收性。

    且纵然最弱的第五义锦也有先天绝顶的武道,餐风饮露根本不在话下,一日不眠不食,根本无损状态,反而精神越发高涨,翘首以待宁珂大功告成的消息。

    直到第三天清晨,山巅之上,陡然传出一声激越清昂的长啸,如凤啼一般,直冲云霄,实质化的波浪一圈圈的向着天上地下波及。

    直接震散了晨间山峰之上无数草木花朵凝聚的露珠,人工造成数里范围的浓雾,便如同雍州河东府的飞仙之地一般,浓雾当中蕴含了宁珂蜕变后强大无匹的精神力量,已经有了颠倒乾坤的威力。

    项央心中欢喜,当日他证道天刀之时,也是刀气横空,异象惊人,宁珂能走到这一步,今后前途也是不可限量,或许如他所料,当真能有携手破碎的可能。

    下一刻,娇小却又高大的宁珂如天上的仙子,步步踏虚空降临人间,最后来到项央的身前,巧笑嫣然,藏着星星一般的眼睛眯在一起,满是喜悦与满足。

    说她娇小,是指的躯体上,说她高大,则指代气势,气息,或者更玄妙的气机,无限高涨,充满了狂野与霸道的力量,连项央也不禁侧目。

    “你竟是直接肉身破关,大忍神功不愧名列古今十大艰辛武学之列,破命一篇,堪称绝顶的造化。”

    项央一眼瞧见,宁珂不但证道,更势如破竹,直接破开肉身神藏的关卡,这比他当时还要来的变态许多。

    当然,这也不能一概而论,首先是个人的潜力与极限不同,项央的潜力与极限,非同寻常,古今罕有,宁珂远远不及,她不过是破开个人的肉身极限罢了。

    其次,就是宁珂大忍神功的玄妙之处,于瞬间开放出数倍乃至数十倍本体的能量,借此能量,冲击肉身神藏。

    且这股能量,乃是凝练宁珂的气血,真气,意志而成,与宁珂本身同本同源,也可以说是多年来的积累一朝爆发,人一生也只有一次罢了。

    再之后,宁珂便没有这样的境遇,想要增进修为,只能苦修磨砺,以及借助天材地宝。

    “哈哈,造化自然是造化,然而大忍神功能修成阿珂这般境界的,世上又有几人?这是应得的。

    单凭这一点,阿珂你就足以名留青史,供后人瞻仰膜拜了。”

    第五种奇眼见宁珂气势非凡,神力惊人,再听闻项央肉身神藏破关之说,心中激动不能自已,失去一向的严肃与谨慎,大笑道。

    在一侧,第五义锦面色复杂,眸光多变,看着已经超凡入圣的表妹,有敬佩,有羡慕,有后悔,多种情绪交织,最后化为释然。

    大忍神功,宁珂能学,他当然也能学,然而,在第五家族看来,修罗学海刀已经是最为顶尖的证道武学,何必贪图旁的力量呢?

    另一个弃之不理,少有人修行的原因,就是大忍神功的修行之路实在太过痛苦,一个人痛苦一天,已经很凄惨了,要数年乃至数十年承受痛苦,那真是生不如死。

    他当年曾亲眼看过为数不少的家族子弟修行此功,包括两个天资不俗的堂弟,然而真正坚持下来,且练有所成的,只有宁珂一个,且还是个女人。

    纵然再不愿意,也不得不承认,宁珂真的强过世上太多的人,巾帼更胜须眉。

    正如第五种奇所言,能有如此惊人的表现与成就,都是宁珂多年来付出所得的收获,这是历经风雨与劫难后的彩虹。

    “舅舅过赞了,正是修为进步,才觉自身之渺小,何况我身边就有一个大高手,舅舅可别让人家笑话了。”

    宁珂羞涩一笑,看着毫不避讳握住自己手掌的项央,心中甜蜜又幸福。

    原本她和第五种奇之间关系虽然亲密,但到底有些别扭,心中有一根刺难以拔出,然而今日的应对,变得自然许多,连带第五种奇也察觉到这种微妙的态度转变,心里也宽慰许多。

    宁珂之父亲,虽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以卑劣手段骗取纯情少女贞操的混蛋,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宁珂的父亲。

    假如,第五种奇当年没有揭穿宁珂父亲的真面目,而是接纳下来,或许一切会有另外一个不一样但更加美好的结局。

    所以多年来,宁珂对于第五种奇在敬重之余,也难免有些疙瘩,现在这些埋怨已经尽数消散在刚刚那一声清越长啸当中。

    前尘旧怨尽消。

    “不,我觉得舅舅说的一点也不错,能于刚刚证道的同时,破开一关神藏,这样的表现,名留青史,为人传颂,并不为过,至少我当时是没能做到这一步。”

    项央握着宁珂的手掌,细微感知当中的变化,其肉身修为虽距离他的无极刀体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但比起虎王之流,已经差不了多少了,笑意更浓几分。

    “父亲,既然表妹已经证道成功,咱们是不是要举办一个庆功宴,邀请附近几州的至交前来分享这个好消息?”

    三人交谈片刻,第五义锦插话道,显然是想要利用这个机会,进一步扩大第五家族的势力与影响力。

    数百年底蕴与积累,以及证道武者,以及天刀这个准女婿的威势,第五家族一跃而为北方第一大族,毫无悬念。

    “不,这件事先不要张扬,现在时机不同,州郡内的魔门势力多有异动,若是大张旗鼓的宣扬,恐怕会对阿珂不利。

    何况阿珂终究不姓第五,等你什么时候做到这一步再说吧。”

    出乎宁珂的预料,第五种奇竟然拒绝了第五义锦的建议,然而项央却认为这人当真是个老狐狸。

    诚如第五种奇所言,现在局势瞬息万变,谁也预料不准未来会发生什么事,这时候炫耀武力,很容易遭到更强势力的针对,乃是自取灭亡之道。

    枪打出头鸟可谓颠扑不破的真理。

    相反,苟着才能发育,这一点,第五种奇可谓当中的能手。

    商议好暂不声张,四人便一起下山,第五种奇父子要嘱咐驻守禹都山的人不要声张,项央与宁珂则回返神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