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恐怖修仙世界 龙蛇枝

第815章 路遇

    “那怖梦官长得很有特色,他没看到可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老人唠叨着说。

    “老师,既然上面没有危险,那为什么当初你不让我上去?”仲田不解问。

    要不是老人对他进行警告,让他不要爬上千幻雪山山巅,他也许早就知道上面有什么了。

    “我就是吓一下你,没想到你真的这么胆小。”老人笑道。

    仲田:“……”

    “好啦,好啦,我还要看书。”老人不太耐烦道:“你要是找到好书就给我送来,你老师我现在就这点乐子了。”

    那边的老人切断了两者之间的这次通话。

    “我倒是希望老师你只有这点乐子,不要老是想着折腾我们这些弟子、甲字班大考的考生……”仲田苦笑一声。

    他没有问甲字班为什么会如此出题,因为问了也没有用,其他师兄弟早已经问过了,但老师对这个问题都是含糊其辞,也许大师兄知道,但不知为何,向来不会对他们隐瞒事情的大师兄也是支支吾吾,不肯说出来。

    对此包括仲田在内的所有弟子心里面都是糊涂得很,但老师终究是老师,不肯说,他们也无法多问,至于小红大师兄,一直照顾他们,长兄如父,同样难问。

    仲田幽幽叹了口气,他们这些徒弟心里面都觉得很不安。

    ……

    周凡从千幻雪山地域出来,又转而与李虫娘三人碰面一起上路,他们没有走多久,已是黄昏时分。

    冬日的黄昏柔和带着淡淡的暖意。

    周凡与李虫娘已经从书院那里得到消息,必须在越野试结束之后回到高象城,到时或许会直接开始下一轮的武试。

    不过从千幻雪山到高象城,四天时间足以,所以他们不用走得太急。

    四人很快停下来在一处荒地上歇息。

    刘三火殷勤去布置符阵,而陈剥皮从菜篮子里取出蓝色餐布铺好,变戏法般取出各种各样的瓜果美食。

    周凡见此眼角微跳,他看出来了,那菜篮子与他的储物之书类似,是一个储物器具。

    周凡没事可做,干脆盘腿坐着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势,他四肢都有明显的伤,他的谲人天赋自愈体也不可能让伤马上痊愈。

    李虫娘在一边陪周凡说话,她看着周凡的伤,但并没有出手帮周凡包扎伤势,因为那样未免太亲昵了。

    刘三火布置好符阵之后,四人开始一起吃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周凡在,刘三火与陈剥皮都是少言寡语,周凡偶尔会与李虫娘说着一些简单的话。

    他心里有些无奈,李虫娘给他发的消息是说怕返程路上有危险,希望与他一起返回高象城。

    周凡无法拒绝,要不然他也不愿意与李虫娘三人一起走,要是不同意,李虫娘在路上发生什么事,他也对不起李九月。

    但现在想来,应该是李虫娘怕他路上遇到危险,毕竟李虫娘身边跟着的这两个扈从实力应该很强,安全完全不用他担心。

    吃完晚饭,夕阳落入山仅剩半边,夜寒在荒野间弥漫。

    但对周凡四人而言,这点寒冷根本算不了什么。

    陈剥皮正在折叠餐布,她忽然抬头看向东边道:“有人来了。”

    刘三火立刻警惕站了起来。

    周凡与李虫娘也是扭头看向东边。

    东边是千幻雪山,从那个方向有人过来,很可能是与他们一样返程的考生。

    即使越野试已经结束,但考生之间依然是天然的对立关系,在返程要是出现考生袭击考生现象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点四人都心知肚明。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三个人朝他们这边奔来。

    只不过当他们奔到互相看清楚的距离时,那三人停下了脚步。

    周凡嘴角扯了扯,来的是熊飞秀与他的两个扈从,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们。

    另一边熊飞秀脸色发黑,他身旁的两个老者面露忌惮,其中一人低声道:“小少爷,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还是赶紧走吧。”

    熊飞秀当然也想走,他要是知道会是李虫娘,恨不得绕路走。

    但他们走不了了,因为李虫娘朝熊飞秀三人招了招手。

    “小少爷,别过去,我们离开,他们追不上我们的。”老者劝道。

    走,我能走到哪里去,我可是立下鬼誓的了……熊飞秀瞪了那老者一眼,没有理会两个老者的劝说,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两名老者面面相觑,只能跟着熊飞秀。

    周凡见到李虫娘的动作与熊飞秀他们的反应,面露诧异之色,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吗?

    待走到近前,熊飞秀脸上露出牵强的讨好笑容道:“大姐头。”

    这一声喊雷得周凡外焦里嫩,他心想难道虫娘是熊家小姐?

    只是他很快看到那两名老者一脸呆滞的样子又觉得不似,毕竟这两名老者可是熊家的扈从,没理由不认识熊家大小姐?

    上次熊飞秀发鬼誓的时候,这两个老者都被打晕了,所以也不知后来的事情。

    李虫娘嗯了一声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刚从雪山那边过来,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大姐头。”熊飞秀笑道,心里面却苦得很,他觉得自己最近真的是诸事不顺,他又扭头看了一眼周凡道:“秃头兄,这么巧呀。”

    秃头你妹!周凡在心里骂了一句,点头道:“是挺巧。”

    秃头兄……李虫娘嘴角微翘忍住笑道:“周大哥你认识小秀秀吗?”

    “凑巧见过一面。”周凡承认道。

    小秀秀……熊飞秀差点一口血吐出来,他小脸都憋红,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他很快从这个滑稽的称呼从回过神来,他瞪着周凡问:“你姓周?”

    姓周又是秃头,熊飞秀隐隐想到了什么。

    周凡心里叹了口气,平静道:“我叫周凡,当然姓周。”

    熊飞秀一听周凡这样说,顿时恨得咬牙切齿,他居然被耍了!

    至于熊飞秀身后的两个老者没有感到多意外,因为这本来就在他们意料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李虫娘的视线在熊飞秀与周凡两人脸上来回移动,她好奇问。

    “没什么,就是之前越野试出发前小秀秀想找我麻烦,我就没有告诉他我的真名。”周凡干笑一声道,他自认没有做错,但万一熊飞秀是虫娘的弟弟,这事难免尴尬。

    “你这混蛋敢叫我小秀秀?”熊飞秀暴跳如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