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恐怖修仙世界 龙蛇枝

第1019章 熬夜副作用

    人群中的张李小狐发出一声哀嚎,他比输掉这场比试的一行表现得更难过,因为他可是要赔上相当于五百万玄币的赌注,他快要疯掉了。

    “可别忘了还债呀,明天就得给我。”熊飞秀讥笑道。

    熊家与张李家的关系很不好,能得到落井下石的机会,熊飞秀可不介意踩张李小狐一脚。

    “幸好我押得不多。”赌输了杜泥心有余悸道。

    皱深深赢得最多,一下子得到了三百万玄币,但他依然冷着脸,看着场中的周凡。

    他更强了,现在的我即使似一行那样进入了道境,也赢不了他,他赢得很轻松,只是使用了气罡段的手段,其他的强大手段都没有用,我本来还想着进入道境就再度挑战他,现在看来没这个必要了……皱深深默默地想。

    候十三剑也是脸色凝重,他自言自语道:“周兄是如何做到能够使用这么多刀罡?他说是一种刀罡,真是可怕的实力,我与周兄的差距越来越大了,难道真的是因为我比较懒的缘故吗?要不要再试一下一天十一时辰的修炼?”

    温晓微微皱眉,他也要想办法尽快将境界提升上来才行了。

    周凡收刀回鞘,他看着站立不动的一行问:“真的没事吗?”

    “没事,多谢周施主手下留情。”一行摇头睁眼平静道:“周施主以前那些强大的武势与能力在这次比试中甚少使用,是不是在用小僧喂招?”

    是的,周凡在心中默默回答,他笑着婉转道:“切磋本来就是印证自己的所学,最近刚进入气罡段,就想着多用一下气罡段,但罡气就是一个武者最强的手段,要不是炼出了罡气,我未必赢得了你。”

    一行沉默没有再说话。

    比试已经有结果,众人不可能再留在荒野之外,而是向着书院走去。

    张李小狐愁眉苦脸,但他没有出言指责一行,因为他也知道一行已经尽力,只是怨自己开这个赌太蠢,要不然不会亏这么多。

    甲字班的人或独自行着,或与其他人交流。

    周凡与李虫娘走在人群中的最后面,李虫娘刚刚说有话要跟他说,所以夜来天香与熊飞秀就没有靠近两人。

    周凡心中有些忐忑,他不知道虫娘要对他说什么。

    “周大哥,对不起。”李虫娘轻声说道,她那如冬湖般的眼瞳柔和看着周凡。

    “对不起什么?”周凡微微一怔问。

    “那事我不该一直瞒着周大哥。”李虫娘柔声解释道。

    “我不认为虫娘做错了什么。”周凡摇头道:“李兄昨天都与我说清楚了,是我抱歉才对,帮不了你们。”

    “怨不了周大哥,是我与九月想法太荒唐。”李虫娘脸上露出了羞红之色:“但我对周大哥的心意是真的。”

    李虫娘说完,快步往前走去与夜来天香、熊飞秀凑在一起说话,不再看周凡。

    周凡心跳得比往常快了一些,但他平复下来后,又有些怅然,就算心意是真的,你也不可能跟我在一起,这又有什么用?

    “周兄、周兄。”候十三剑唤了周凡两声。

    周凡这才回过神来,他看着候十三剑问:“什么事?”

    “周兄,你当真一天修炼十一时辰?”候十三剑有些幽怨问:“你别说是假的,我就是想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还望周兄教我。”

    我说假的你也不信,周凡无奈,他本来正烦心感情问题,现在候十三剑凑来,偏要纠缠这个老问题,周凡不耐道:“没啥技巧,只是苦熬。”

    “可是这样苦熬,身体不会出问题吗?”候十三剑脸带苦色说:“我是懒,但我之前学你熬了一段时间,状态萎靡,人走路都在转圈,后来才放弃。”

    “怎么会没有影响?”周凡哼了一声道:“你看我一根头发都没有了,就是经常熬夜掉光了。”

    候十三剑一阵沉默后叹道:“原来周兄的秃头是这个原因,但这个副作用还不算坏,不似我……”

    周凡脸色发黑,他懒得再理会候十三剑。

    候十三剑在纠结是否要继续熬夜,直至很久以后,成为强者的候十三剑与人说起周凡时,他都会一脸敬仰道:“周兄比我天赋高,比我勤奋,他一天修炼十一时辰,头发都熬得掉光了,这都是为了变强,你们呢?”

    回到书院,甲字班众人又散开,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周凡表现出来的实力,让甲字班的很多人都感到了压力,他们都是年轻一辈的天才,可不想与周凡拉开太大的差距。

    周凡回到了藏书阁,继续看书学习。

    一行离开了书院,身为白象寺的弟子,他考入书院甲字班只是为了甲字班的资源,对书院的武学典籍,他并没有太多的兴趣。

    回到白象寺自己居住的房间内,他因为不动明王被破受的轻伤已经无碍,只是他想起今天这一战,变得沉默起来。

    他本来以为自己在进入道境之后已经准备好,但最后还是输了,而且输得很惨,对手明明还留有很大的余力,这个事实让他变得更加沉默。

    差距不但没有拉近,反而越来越远……

    “阿弥陀佛。”一个声音在一行身旁响起。

    一行惊醒,他看向身旁,才发现自己的师父圆海不知什么时候来了。

    “师父,你来了多久?”一行脸色平静问。

    “你想了多久,我就来了多久,你知道自己想了多久吗?”圆海叹气问。

    一行沉默,他看着外面天色昏暗,知道自己已经坐了很长一段时间。

    圆海知道一行出关第一件事就是准备挑战周凡,但现在不用问他也知道,他这个最让他引以为傲的弟子又输了。

    “一行,胜固欣然,败亦可喜,其实胜负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重要,就算是佛祖在成就大道之前,他一生输过多少次?”圆海又是缓缓道。

    “据佛经言,佛祖一生大大小小输了三千余次,受尽磨难,才得以成就大道。”一行看着圆海认真道:“可是师父,佛祖能看到希望。”

    “我在那人身上,看不到任何可以胜利的希望。”

    “我感受到的都是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