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恐怖修仙世界 龙蛇枝

第1020章 佛藏魔胎

    一行脸色平静,但他话语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他对自己能否赢周凡,已经丧失了应有的底气。

    佛祖输了三千余次,但他每次都能看到希望,而一行怀疑他一辈子都赢不了。

    圆海沉默注视着一行,他脸色严肃斥道:“你胜负心太重,这我已经说过无数次,我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只能随你,现在我依然这样坚持。”

    “但一行,你已经误入歧途了,就算你赢不了周凡,那又如何?这世间天才之多如过江之鲫,你又能保证自己能够胜过同辈所有人吗?”

    “就算能,那些比你先一步踏上修行路的修士呢?”

    “没有人是无敌的,你只需要走好自己的路。”

    一行摇头道:“师父,这世间是否有胜过周凡的同辈我不知道,但我不能输给任何遇到的同辈人,要是这样都做不到,那我修行也就没有了意义。”

    “我一定要想到办法赢,无论是正道还是歧途。”

    一行笑了起来,他的眉心之间有着黑气郁结,使得他整个人多了一丝煞气,但他身上那股佛性又没有消散,融在了一起。

    原本肃然正气的脸随着这笑变得有些让人不寒而栗。

    圆海见此长叹了一声,默默念起经文来。

    一行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漠然听着,他淡淡道:“师父,在炼心时,我经历了很可怕的一件事,在这次输给周凡后,我越发坚定了自己的心意。”

    “是我的错。”圆海面露哀伤,“你已入魔。”

    “阿弥陀佛。”一行坦诚笑道:“师父,这是我选的路,你有何错之有?”

    “我本来应该想法将你的胜负心消去,要不是你的胜负心太强,就不会入魔了。”圆海叹了口气,面容愁苦。

    一行没有再与圆海争论这个问题,他看着屋外那临近暗夜的景致,“师父,事已至此,你选择吧,杀了我还是不杀?”

    圆海闭上双目,他的内心起伏不定,犹豫不决。

    一行不是大佛寺第一个入魔的弟子,佛法艰深,历来都不知有多少误入歧途的佛家弟子。

    所以大佛寺对入魔的弟子,有两种处置方法,第一种,要是师父觉得入魔弟子没救了,那就直接杀掉,以绝后患。

    第二种,要是师父不忍又或者觉得入魔弟子还能让他走回正道,那就可以不杀掉他,但也不能就此放了他,要把他送入寄骨寺,直至重回正道,才能出寺。

    寄骨寺戒备森严,很少有入魔佛家弟子能逃出来,但不是说就一定逃不出来,每一个逃出来的佛家入魔弟子,都会在外界掀起滔天恶行。

    要是出现这种情况,那个决定不杀入魔弟子的师父,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你以后愿意重新皈依我佛吗?”圆海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我一直都信佛。”一行淡淡回道。

    “如果有机会,你舍弃一切,包括你的修为境界甚至躯壳,你可以脱离这种状态,你愿意吗?”圆海沉声道。

    一行沉默了一下道:“弟子不敢骗师父,入魔是弟子心甘情愿,为的就是修为突飞猛进,若非心愿已成,否则不会改变了。”

    圆海冷冷注视着一行:“你以为这是过家家吗?入魔想再改邪归正,何其难也,而你还不想归正,我有何理由留你一命?”

    “子藏母胎,佛藏魔胎。”一行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入魔只不过是想以魔胎养佛,大成之时,我自当破魔成佛。”

    圆海怔住了,他勃然大怒道:“孽畜,《魔胎养佛大经》你从哪里得来的?”

    这是大佛寺禁止修炼的功法,早已经焚烧,不允许外传,就算圆海也只是隐隐听过这种功法,他的一些师兄弟曾经说过,《魔胎养佛大经》只有大佛寺内的藏书阁留有存本。

    但这存本除开首座寥寥几人,其他人一律不得观看。

    之所以留有存本,那是因为这是大佛寺一个圣僧所创,留下来是为了进行参详研究,从而获得开创新功法新武技灵感,大佛寺历代有不少功法武技与其息息相关。

    但这门功法在创造出来的那刻就是错误的,它要求修炼者先入魔,再以魔胎养佛,只是入魔者又如何能挣脱出来?

    有没有人修炼成功过不知道,为此疯了的佛门弟子反而不少。

    《魔胎养佛大经》与《天不残地不缺大宏愿功》并列为佛门两大功法禁典,不允许任何弟子修炼,《天不残地不缺大宏愿功》还好,毕竟有资质要求,符合资质的人大佛寺没有出现过,但终究是邪道。

    但《魔胎养佛大经》就不同了,只要有心入魔,就能修炼,并且功法进境远超一切佛门功法,但最终还是害人害己,成为嗜杀的魔头。

    一行天资聪颖,是同辈中少有的天才,但他绝对不可能能触及到《魔胎养佛大经》,甚至就连《魔胎养佛大经》的名字都不可能知道。

    圆海已经站起来,他手中佛珠转动,一道道金色的光芒流淌下去,融入了地板上,四散离去。

    白象寺的大钟发出铛铛声,清除一切心中烦恼。

    一连九声钟鸣,白象寺的长老们都是立刻离开了自己的地方,朝光芒回荡的一行院落赶来。

    他们一脸凝重将一行居住处围了起来。

    “住持。”其中一名长老开口问。

    “我没事。”圆海的声音从屋内传出,“你们在外面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或出去。”

    “是。”长老们齐声应道。

    长老们顺利过来,圆海悬着的心才放下去。

    一行摇头道:“师父不必如此,我要是想做欺师灭祖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早就做了。”

    “你这已经是大逆不道。”圆海看着身旁的曾经得意弟子厉声道:“说,你如何得到了《魔胎养佛大经》?”

    这已经不是仅仅入魔这么简单了,圆海忧心忡忡。

    “师父,我要是不想说,就不会告诉你我已经修炼了《魔胎养佛大经》。”一行平静道:“我的《魔胎养佛大经》不是来自大佛寺,而是来自小佛寺。”

    小佛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