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恐怖修仙世界 龙蛇枝

第1880章 厚实的灰

    同样是沙鸟,但又与上次有些不同,这个沙鸟的体积更庞大,它的翅尾处还有暗黑的流焰流动。

    它在出现的瞬间,一双庞大鸟爪就朝周凡的飞行宝船捉来。

    周凡操控飞行宝船一个转弯飞行,避开了这锐利的一爪,并且还消失在了沙鸟的视线中,等再次出现时,已经在百丈之外。

    沙鸟双翅一展,翅膀尾部有着流焰喷射而出,百丈距离瞬息而至。

    周凡已经收起了宝船,他漠然看着沙鸟。

    沙鸟双爪一抓,就将周凡的身体撕碎。

    可是周凡再次在百丈之外浮现,沙鸟又跟着瞬间飞去,再次把周凡的身体撕碎。

    周凡就这样利用幻术,一路带着沙鸟飞行,沙鸟分辨不出他的真假,每次撕碎的都是幻影。

    他试过用幻术控制沙鸟,但是失败了,要不然要是能控制沙鸟,他就直接控制好了,而不用这么麻烦。

    但控制不了,只能用这种幻术假象欺骗带着沙鸟一路飞行。

    甩掉缠杀沙或杀死缠杀沙,缠杀沙再次归来时都会变强,所以他才想着用这样的办法,看能不能带着沙鸟,让它变强的速度变慢。

    当然要是到了晚上休息或借用城池传送时,就只能杀死缠杀沙。

    幸好已经确定晚上缠杀沙是不会出现的,要不然事情就更麻烦了。

    沙鸟杀他的幻影杀得很开心,周凡也没有理它,任由它撕碎一个个幻影,路上遇到的怪谲见着周凡带着一个庞大沙鸟,都跑得远远的,不敢靠近。

    就在他快要到达另一座城时,沙鸟忽然不再跟来,而是双翅挥动,直直往高空飞去。

    周凡脸色微变,他施展幻术掩盖身体踪影,跟着沙鸟往高空飞去,他要知道沙鸟为什么不跟着他了,莫非是发现了吗?

    沙鸟越飞越高,穿过层层灰蒙蒙的云气,直至见到了那厚实的灰。

    周凡也停了下来,他脸色凝重看着那厚厚的灰,沙鸟尖啸一声,融入了厚灰之中,唯独土黄砂砾洒落。

    厚实的灰并不是雾气状,犹如灰色的棉被,它的范围广阔得看不到边际。

    周凡只是瞥了一眼这奇景,他就往下降落,这就是秘密阁所说的灰星界谲化,秘密阁当初就是跟着缠杀沙追到高空看到了这厚实的灰,才知道了灰星界谲化。

    要不是这厚灰被灰色的云气遮掩,早已经被发现,厚灰每天都在增加,它终有一天会覆盖着整个天穹,估计到时谲化将会完成。

    范围实在太大,想监控厚灰什么时候覆盖整个天穹并不是容易的事情,秘密阁说它做不到,灰星界也没有什么势力能做到,就算真的做到意义也不大。

    因为无法避免,要是无法阻止谲化,还不如尽快想法逃离灰星界。

    他没有继续考虑厚灰的事情,而是把心思放在缠杀沙上。

    缠杀沙只要确认杀死被盯上的人或被甩脱,都会回归厚灰之中。

    他没想到沙鸟杀不死他,同样会回归这厚灰之中,也就是说缠杀沙如果到了一定时间杀不死盯着的人就会回归厚灰之中。

    但回归之后呢?

    是放弃了还是派出更强的缠杀沙过来,这还有待观察。

    他向前飞去,很快就进入了一座城池,借助那传送阵,又节省了一大段路程。

    灰星界地广人稀,拥有传送阵的城镇不多,否则他想到灰尘之都说不定会更迅速。

    他从传送阵出来,再继续赶路,临近傍晚时,他准备停下来休息,但很快就发现了天空中有着土黄沙粒凝成的长蛇飞来。

    长蛇背生双翼,它足有百丈长,那庞大的身躯,在空中蜿蜒,似一座移动的小山峰。

    周凡的灵念蔓延过去,那熟悉的危险感知让他叹了口气,知道又是缠杀沙寻了过来。

    他没有再犹豫,凌空飞起,抽.出了腰间锈刀。

    沙翼蛇发出嘶嘶声,口里喷吐出土黄的光柱朝周凡扫射而来。

    周凡的身体如幻影一般消失,当再次浮现时,他出现在了沙翼蛇那庞大头颅的左侧,他一刀劈了出来。

    嗤!

    灰色刀芒划过,沙翼蛇那庞大头颅被割了下来。

    土黄沙粒凝成的身体爆开,形成沙雨落下,而在这其中,有着一缕缕的灰气朝天上飘去。

    周凡收刀入鞘,落在地上,看着那些灰气往天上飞去,他知道那些灰气应该是回归高空的厚灰了。

    这沙翼蛇比起上次的沙鸟更强了。

    这说明缠杀沙时间到回归与被杀死或甩脱回归是一样的,都会继续过来试图杀死被盯上的修士,并且还是加强状态。

    要不是天黑了,在杀死这次缠杀沙之后,它要明天才过来了,周凡可能不会杀死它,而是似今天那样拖到时间到,由它回归厚灰之中。

    拖到时间结束,这样能最大程度拖延缠杀沙的变强速度。

    只要缠杀沙没有变强到血魇级,就不会对他构成威胁。

    要是能困住缠杀沙就好了,但从目前得到的情报来看,这根本就不现实,缠杀沙一旦被困住,就会疯一般试图脱困,要是不成就会自杀。

    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

    即使他得到的情报说缠杀沙晚上不会出现,但这未必准确,他还是在营地上细心布置了符阵,到了深夜要睡觉时,他叮嘱小绻要认真守夜,等小绻答应之后,他才放心睡觉。

    要是缠杀沙晚上过来,他也能第一时间起来应对。

    等到出现在船上,就似往常那样与儿女们交流完之后,周凡才轻声唤道:“前辈,我有事要请教。”

    一缕雾气飘来,化作青铜书,青铜书自动翻开,银笔写道:“你改变主意了,打算用十次附身机会给我帮你寻找最强道种吗?”

    “不是。”周凡呃了一声否认道,他还没有消化完府魂草,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妥协。

    银笔画了一个微笑的表情,“那你找我最好是有重要的事,你要记住,我不是你家仆人,没事不要叫我,否则以后你有事叫我,我也不会搭理你。”

    有你这样的仆人,怕不是得气到吐血……周凡心里腹诽了一句道:“我是想问你一件事,有没有什么办法阻止大面积的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