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 虾写

第四百六十六章 真假胜负

    曹云悠悠道:“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走叉不是第一次用这招了。桑尼找我聊东二,我就知道东二是个幌子。为了计划,他们甚至利用了东一,让东一找我。这样一来,无论是正向思维,还是反向思维,你们只会锁定在东一和东二身上。有人吃饱撑着研究,婴儿不能同时做三件事,让他玩玩具,给他吃东西,再把音乐打开。由于婴儿大脑无法消化三件事,于是他选择了睡觉。”

    曹云:“你们和婴儿差不多,如果我没有猜错,取保候审的东六已经跑到爪哇国去了。”

    林落不吭声,让停车路边,自己下车打电话联系。十几分钟后,林落回到车内,吩咐开车后道:“我查询了证物,证词。东六在这六年时间内,两次心脏病发作住院,有其公司多名员工的证词。根据副经理说,副经理询问东六是不是住院进行彻底治疗,东六告诉他,自己即使选择动手术,最多只有一年的寿命。他想把公司送上轨道之后再动手术。预计今年内就会动手术。如果因为这样被欺骗,我不觉得是智商的问题。”

    曹云:“兄弟,有些坑挖的比你想的要深。由此看来东六不仅只是骨干这么简单,东六早准备了金蝉脱壳之计。有了前面的铺垫,东六随时可以一死了之。没想到你们还能抓到这么大条的鱼……是不是真的?你们很快会知道。我不认为你们会是走叉的对手。走叉是谁?十人营成员。远征知道吧?镜头知道吧?不死鸟知道吧?试问十人营中谁是你们可以随便搞定的?”

    林落不回答,拿手机通过信息和外界联系。让林落不安的是,反馈过来的物证表明,医生没有对东六的心脏病原因做过结论,两次住院,医生都认为是工作压力太大导致的心脏不适。医生没有否认东六心脏有问题,但是也没有确认心脏有问题。住院治疗期间,东六因为惧怕辐射的原因,签字拒绝进行进一步的医学检查。

    曹云突然补充一句:“说不准我是错的,东二也有价值也难说……哈哈哈哈。”你猜东二有价值还是没价值呢?想知道东二有没有价值,你得先开出交易条件出来。也许东二就是核心,也许东二比较东六是次核心,也许东二是龙套小喽啰,也许东二什么都不是。

    林落想把曹云拽下车揍一顿,不仅只是为了东六的事。

    曹云话锋一转:“唉……我得帮南宫腾飞,头大。”

    林落被带话题了:“律师委员会和法庭不太一样吧?”

    令狐兰介绍过律师委员会,曹云回答:“差不多,区别在于,律师委员会审查对象是没有律师的。”

    律师委员会为5加6结构,五名常务委员,其中一人为会长,六名非常务。常务的工作包括律师资格证考试,审查律师晋级,保障律师权益等。非常务工作基本就一个,那就是表决,比如迁址,或者是参与吊销律师证的听证会。

    不过,本案和律师委员会有什么关系?一听就知道林落是外行人。因为警方已经针对南宫腾飞是否存在做违规和违法行为进行调查,控方根据情况再决定是否提出指控。司法认定南宫腾飞有罪,那就吊销执照。司法认定无罪,那就不能吊销执照。

    南宫腾飞是有前科的,这次的行为基本可以认定为伪证罪。要直接帮他翻案的难度很高。

    ……

    汽车开到了距离律师所只有三百米的地方,这里是去律师所的交叉路口,林落将曹云手上的胶带割断,右手牵了曹云的袖子扶下车。她不敢牵手,鬼知道曹云有多少本事。

    林落上车,汽车开走,曹云拿掉了眼罩,看见了支路上的路牌。也不着急,慢悠悠的朝律师所去。

    律师所大家对曹云的突然归来表示出巨大的惊喜,但似乎大家都知道曹云迟早会回来。三课派遣了探员到律师所,给曹云做笔录。曹云没有提CA,他详细介绍了自己被囚禁的生活,还有看见的景色,房子的格局,某天上午九点到十点下雨等,方便三课找到囚禁自己的地点。

    时间比较晚,曹云做了笔录后已经是凌晨三点,大家先休息,明天晚上高山杏请客吃饭。

    第二天早上七点,曹云换好了西装,开车出门。车已经由陆一航开回律师所。曹云去了看守所,给司马落打了个电话:“我要见东二,开个后门?”

    司马落很惊讶:“你回来了?”

    “什么叫我回来了,我又不是去旅游。”我是被绑架好不好?曹云道:“我快到看守所了。”

    司马落虽然和曹云经常做对手,但是诸如这种后门还是愿意开的。见看守所的罪犯是要预约,答复的时间规定在XX小时内,但是也可能一分钟就行。

    曹云在司马落的帮助下,见到了东二。

    曹云看东二:“上诉,委托我做律师,别问为什么,也别和我说故事,对你没有坏处。如果没意见,在委托书上签个字,基本律师费两万元,无风险委托。”

    东二想了好一会,拿笔签字:“那就麻烦曹律师了。”

    “互相帮忙。”

    曹云接东二案,并且让东二提出上诉,原因有几个。一,自己不爽,被绑架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给钱,你没给钱,那不行,我得找回场子。二,二审如果东二无罪,南宫腾飞会因此受益。反之,如果东二有罪,南宫腾飞处境会更为艰难。目前南宫腾飞伪证案证据已经齐全,一目了然。

    ……

    曹云签委托书,提出上诉的消息出来后。越三尺、林落、李墨和司马落都陷入了抓狂或者沉思中。

    刚开始,大家觉得东二是核心。曹云和林落说明之后,林落与越三尺沟通,东六消失无踪,印证了曹云的判断,大家认为东二是幌子。现在曹云在第一时间为东二上诉,让大家难以判断,曹云到底在搞什么鬼。

    东二到底是不是核心?

    相比之下,CA最为尴尬,东二在被宣判有罪后和CA人见面,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一百万美元,全家加拿大户口。东二说自己在东唐还有些产业,把这些产业出清之后,和家人去加拿大生活,是一个很好选择。

    在曹云接手之后,曹云约见了司马落,提出了东二的司法交易:五百万,全家新西兰户口,以往罪行一笔勾销,不出庭指控。同意的话,东二会将自己所知道和鬣狗有关的一切告知司马落,甚至无关鬣狗的一切也可以告诉司马落。

    曹云联系李墨,说明CA和司马落与东二的接触,他认为CA很可能会答应东二的交易条件。本着为东唐着想,他希望李墨能说服司马落,同意交易。

    “这人就不应该放出来。”聪明绝顶的越三尺抓狂。对别人,对很多人,她可以按照逻辑或者是性格进行推理,实际上她的推理非常出色。但这次越三尺看不懂,她也不敢赌。

    林落:“东六失踪是真实的,曹云是不是在放烟雾弹?”

    越三尺:“我最担心是东六是故意失踪,东二核心暴露后,鬣狗做出亡羊补牢的计划。”越三尺有理由不安,曹云竟然没有用手机和桑尼联系。要么是早在曹云计划中,要么曹云怀疑自己通话受到了监听。哪一个可能都是越三尺不愿意看见的局面。

    林落道:“我的上司回复:东二提出的交易条件可以答应。问题是,东二有没有这个价值。我很了解曹云,如果判断错误,他一定会赶尽杀绝,以此来报复我们绑架他。”

    越三尺道:“你说的有一定道理,我也觉得这次是曹云的报复。东二应该不是核心,东六才是核心。”

    林落道:“我听说司马落正在和东二做交易?”

    越三尺点点头:“我问起过,司马落不太想谈这件事。”

    林落:“曹云和司马落虽然经常是对手,但是曹云私下很欣赏司马落,两人关系不差。曹云对朋友一向还不错,不至于会陷害司马落吧?……我倒是想到一个很符合曹云为人的可能。”

    “什么可能?”

    林落道:“在说明之前,我想问个问题,林检察官是愿意CA带走核心东二,还是司马落带走核心东二?”

    越三尺毫不犹豫回答:“当然是你们,司马落不会做什么出格和违法的事,很难从东二口中获得核心机密。不说别的,假设东二知道鬣狗老板身份,东二也绝对不会出卖老板,他不敢冒这个险。但是东二落在CA手上,他知道多少,CA就知道多少。情报共享,东唐由司法处理,在这两条底线下,我非常愿意核心东二落在你们手上。”

    林落点了点头,比较满意,道:“曹云肯定会报复我们,这就是他的报复。他知道东二是核心,于是和我们说东六才是核心,他之前并不知道东六,是我介绍说明了情况,他才猜测东六会失踪。怎么报复呢?曹云主动和司马落联系,甚至主动联系了李墨和李龙,希望他们能说服司马落同意交易。所以我的看法是,东二是核心。”

    越三尺许久后道:“可以试探一下,你们联系曹云,表示愿意签订交易。”

    ……

    曹云接电话:“喂……CA?”

    西斯伪装声音:“曹律师,我的上级同意了东二提出的交易条件,一百万美元,加拿大国籍。已经准备好了文件,这份文件受到美国司法部的监督,合法有效。曹律师什么时候有空,可以先检验下文件的真伪。”

    曹云数秒后回答:“好啊,约个时间。”讲真,他不会鉴定这种文件真伪。不要把律师当成全球通好不好?

    西斯道:“今天下午XX咖啡厅,可以吗?”

    曹云道:“太急了,我必须先问清楚东二的意见,这样吧,我马上预约见东二,你们明天这时候再给我电话。”

    “好的。”

    曹云真的预约了,这次没走后门,是以律师身份预约。不过曹云电话联系了司马落,在越三尺窃听下,曹云告诉司马落CA的动态,他说他帮不了很久,快点做决定。司马落本打算二审结束后再做决定,现在司马落也抓狂了。

    第二天上午八点,看守所方面给了答复,上午十点到十点半。如果时间紧张的话,就下午两点半到三点。曹云表示早上有事,就下午再见。

    ……

    看守所内。

    曹云道:“我猜的没错话,24小时内会有人见你,询问CA交易。”

    东二问:“我应该怎么回答?”鬣狗给他带话,配合曹云。

    曹云回答:“你就说完全同意。如果他们带来了文件,你就说需要律师查真伪,他们肯定会说服你不要联系我,并且说我撒谎。你犹豫万分后,表示,不联系曹云,那必须联系司徒岩。”

    曹云:“如果司徒岩证明文件没问题,你就签字吧。”

    东二看曹云:“你怎么确定我身份重要还是不重要?”

    曹云道:“我不需要确定,你是核心,有司徒岩在,不会吃亏。你不是核心,你就拿钱逍遥去。不管怎么说,他们诬陷你,你拿赔偿款是应该的。但是有一点很重要,你要马上见司徒岩。”

    东二笑了:“看你玩的很开心。”

    曹云呵呵一笑:“开心就好。”

    ……

    果不其然,当晚有人见了东二,对方是使用国级司法部门通行证直接约见的东二。东二说明自己和曹云说了,自己同意签署交易文件。对方告诉东二,曹云与他们联系,说你还要考虑几天。东二大怒,这什么律师?

    接着对方安抚了东二后,拿出一份文件,东二很犹豫,表示无法确定文件真假,委婉表示CA的名声比较一般。对方表示可以找第三方律师来验证文件真假。东二最终表示,司徒岩,他是司徒岩的粉丝,很佩服司徒岩的为人。

    对方不敢答应,因为未必能约到司徒岩。将东二的情况告知西斯,西斯联系了司徒岩。司徒岩听说后不满,东唐的人怎么能交给美国呢?西斯说明,东二在美国旅游期间,在纽约涉嫌作案,法理上引渡是可以说得通的。西斯说,东二只信任你,希望你能确认文件真伪,同时表示,自己目的是和东唐司法人员合作,一起打击鬣狗。

    司徒岩答应了下来,西斯希望司徒岩能连夜到看守所,因为有消息表示曹云去司马落住所见司马落,已经去了两个小时。

    最终司徒岩去了,东二签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