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 虾写

第四百九十二章 庭战(上)

    曹云上欧阳逸的车,笑道:“我应该配个助理,让欧阳你当我的司机,特别惶恐。”

    欧阳逸开动车辆,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南郊派出所所长是我私交很好的朋友。”

    曹云:“给你案发当天值勤表的朋友?”

    欧阳逸点点头:“坏消息,诸葛明也找他拿了值勤表。”

    欧阳逸挂断曹云电话后,所长就打来电话。也不说别的,就是扯淡天气,身体,夫妻感情。欧阳逸听出一些意思,问:“诸葛明找你?”

    所长:“这我不能说的。”

    欧阳逸:“他拿了值勤表?”

    所长:“这也是不能说的。”

    检方找派出所拿值勤表和律师找派出所拿值勤表是不一样的,诸葛明直接去派出所要求值勤表就可以了。律师要拿需要申请,申请有可能被驳回,律师就要向法院申请,通过法院的手令才能找派出所要到值勤表。

    曹云一听,心一痛:“卧槽,麻烦。”

    欧阳逸:“我们快被诸葛明白斩。”白斩是业内的一个不成文的名词,意思是被对方完全压制,没有任何的反抗机会与能力。白斩是律师工作中最不愿意接受的名词。诸如曹云这些律师,怎么也得垂死挣扎一下,摆脱被白斩的命运。

    但是就目前来说,形势不容乐观。

    曹云:“我们唯一筹码只有越三尺不认罪。”

    欧阳逸:“去泰国有收获吗?”

    曹云苦笑:“去泰国第一个收获:诬陷越三尺的案子是大联盟和烈焰联手办的。第二个收获:布置案件现场是CA展业人才。第三个收获:越三尺拿了人家的东西,是人家无条件必须拿回去的东西。也有一个好消息:不会对我们进行规则外的妨碍。”

    欧阳逸泪奔:“你还不如不去,最少我内心还有点希望。”

    曹云叹气:“这个该死的现场。”

    欧阳逸:“心中还是要有希望的。我反倒觉得是好事,现在大家注意的人是你,而不是我。这样,你搞点事情引开注意力,这是你强项。我要拜访一位老朋友,请教一个技术问题。”

    曹云:“看来你有点想法?”

    欧阳逸:“一直都有,但是我不能肯定我是对的。”

    曹云:“行,搞事的任务就交给我了。”现场是欧阳逸的强项。

    ……

    被告杀人案第二庭开审。

    控方继续质疑被告证词,诸葛明以疑罪的说法,对叶澜是否邀约被告到别墅做了存疑的决定。

    欧阳逸:“控方用词不当,通过第一次庭审,确定我当事人是被叶澜邀约到7号别墅。”

    诸葛明不置可否:“请问辩方,你们同意不同意以下我的观点:叶澜只是邀约了被告到7号别墅,并没有参与后续的事务。”

    诸葛明见两人不吭声道:“我们可以提出一个假设,叶澜是被告的线人,被告串通叶澜布置了蒋寒月杀人案。叶澜和前男友一唱一合,被打掉了证词。似乎在主观上说明了被告是被诬陷的。”

    诸葛明:“由于第一庭庭审出现的状况,叶澜的口供已经不再具备法律效力。我作为一名检控官,我没有办法去理解案件背后有什么故事,我更愿意知道案件在发生过程中有什么故事。无论是辩方提出的:被告被诬陷说,或者是我方提出叶澜和被告勾结说。都绕不开事实证据。既然叶澜证词无法取信法庭,我们暂时跳过被告证词中的叶澜邀约,继续看被告的证词。”

    诸葛明:“按照被告证词,被告是在7号别墅晕倒,出现在29号别墅,中间大约是八分钟左右的车程。被告称自己车辆停在5号别墅路边,实际上车辆出现在29号别墅路边。为了说明,我申请我方第三位证人,也就是南郊派出所巡警刘巡出庭作证。”

    法官道:“申请批准,请证人出庭。”

    刘巡到了证人席,诸葛明问:“证人,你们晚上对别墅群巡逻是怎么安排的,我指的是别墅一路到五路,顺便问一下,一路到五路有什么特殊性?”

    刘巡回答:“南郊别墅群规模很大,但是入住率和出售率一直很低。一路到五路别墅群他们距离生活必需品场所较远,住户稀少。因为住户稀少出现了一些治安问题。所以在市政厅协调之下,一路到五路的别墅可以换置六路后的别墅。目前一路到五路只有五路东南方向有五户人家居住,其他别墅无人入住。”

    刘巡:“为了避免空置别墅成为卖X、赌X等窝点,南郊派出所对一路和五路加强巡逻。傍晚六点到第二天清晨六点,有两辆巡逻车持续对区域进行巡逻。”

    诸葛明问:“巡逻期间如果发现路边有车停靠,或者是有人行走,你们会怎样?”

    刘巡道:“一律拦截。在夜晚出现在一路到五路的所有人,都要接受询问。发现停靠路边车辆,我们也会积极联系车主,直到得到明确的答案。”

    诸葛明道:“证人,你应该知道本庭审理的案件,案发时间是晚上十点左右,请问你有什么想说的。”

    作为辩方或者控方的证人,他们在上庭前就会与辩方或者控方有交流。

    刘巡知道诸葛明要问什么,道:“案发当天是81号和83号巡逻车,每车三名警员,我是83号巡逻车的司机。一辆车从五路巡游到一路,一辆车从一路巡游到五路。九点半81号车回派出所换班。”

    诸葛明问:“突然换班?”

    刘巡:“不,是日常换班。派出所有很多工作,有正常朝九晚五的文案工作,有24小时制的工作。83号车是正常巡逻车,81号车是半年前增加的一辆巡逻车,以增强对别墅群无人居住场所的管控。81号是下午两点上班,两点到六点,巡逻地段是南郊公路。六点后,南郊公路车流量大大减少,转而到别墅群进行巡逻。所以他们的换班时间是晚上九点半。两辆车错开换班时间,不至于出现管控空白时间。”

    诸葛明点头:“案发当天晚上九点四十五分,一辆车停在5号别墅路边。期间有人抱着一位女士进入这辆车,这辆车开到29号别墅路边。一直到警察到达29号别墅的这段时间,巡警始终没有发现车辆。请问这个情况正常吗?”

    刘巡道:“在这个时间段是可能出现的,但是存在很大偶然的机率。我们巡逻车没有规定车速,通常是较慢行驶。以83号巡逻车为例,我当司机我喜欢将时速控制在20-25,另外一位同事喜欢25-35,还有一位同事喜欢保持40。每天巡逻由谁开是我们临时猜拳决定的。”

    诸葛明道:“车辆有可能不被发现,但是更可能会被发现。”

    刘巡点头:“没错。”

    欧阳逸举手,诸葛明示意其发言,欧阳逸道:“有没有可能有人监控你们车辆的位置呢?”

    刘巡:“以我的专业知识来说,不排除这样的可能。”

    诸葛明:“不,按照被告证词说法,叶澜邀约被告到5号别墅,被告从家里开车到5号别墅,早到晚到都不一定,说不定就和巡逻车遇上。一旦巡警询问被告身份,那么所谓诬陷计划就无从谈起。这也就是我为什么怀疑叶澜和被告勾结布局杀死蒋寒月的原因。”

    诸葛明面向越三尺:“被告,你住在一位叫叶乐姑娘购买的别墅内?”

    越三尺点头:“是,她是我好友。”

    诸葛明:“你有一个单独的书房,就算是叶乐未经允许也不得进入。”

    越三尺一改镇静自如的表情,无奈苦笑:“是的。”

    诸葛明:“这个房间内有什么秘密?”

    越三尺:“有一些……有一些设备,包括软件权限等。”

    诸葛明问:“合法吗?”

    越三尺:“设备是合法的,不过在使用设备时候需要申请,得到批准之后才能使用。”

    诸葛明:“有手机信号监测器吗?”

    越三尺:“有。”

    诸葛明:“你是否可以查询到东唐绝大多数人的电话号码?”

    越三尺:“是的。”

    诸葛明:“你电脑中同时有指挥中心连线的时实巡逻车定位。”

    越三尺:“是的,不过我要说明一点,这些是我职权范围内可以配备的设备。”

    诸葛明:“但是……”

    越三尺轻摇头,无奈回答:“但是使用这些设备需要报批,或者是设立专案。”越三尺拥有独自调查权,可以不经过批准进行立案,越三尺只要书面通知检察长:某年某月某日开始立案调查就可以了。不需要批准,暂时也不需要向任何人说明。但无论立案调查有没有结果,都必须上报,并且在立案期间要做好办案记录。

    诸葛明:“案发当时,你有立案调查权吗?”立案后才有调查权。

    越三尺沉吟许久:“没有。”

    诸葛明问:“你是否使用了设备。”

    越三尺看向曹云和欧阳逸,她忘记说明这件事,不过即使说明恐怕也于事无补。

    诸葛明追问:“你是否违规使用设备对市民,或者是警车位置进行监控?”

    越三尺点头:“我承认对某些公职人员进行定位监控,未对警车位置进行监控。”

    诸葛明问:“你所称的公职人员当时在哪?”

    越三尺:“别墅群附近。”

    诸葛明问:“公职人员是谁?”

    越三尺苦笑:“你们不是有答案吗?”

    诸葛明:“我需要你说。”

    越三尺:“九尾幸子检察官。”

    诸葛明:“你在立案调查九尾幸子吗?”

    越三尺:“没有,我在监控曹云,目标是曹云的父亲曹烈。”

    诸葛明:“可是根据你的电脑显示,你同时监控他们两人。”

    越三尺:“那是因为他们信号一直在一起。”

    诸葛明:“你不监控九尾幸子,怎么知道她的手机信号和曹云的在一起呢?”

    越三尺:“……”无故监控检察官,涉嫌滥用职权。

    诸葛明:“难道曹云和九尾幸子有特殊的关系?让你在监控曹云的时候,还要注意九尾幸子?”

    越三尺头疼,左手抚额摇头:“我拒绝回答这问题。”

    欧阳逸道:“被告,请据实回答。”诸葛明是以点破面,要控告你滥用国家机器。你不回答,首先被坐实滥用国家机器,其次说明你可以监控警车位置。

    越三尺:“我……”

    曹云收到求救信号:“反对,我当事人滥用职权也好,合法使用职权也好。她的行为不仅与本案无关,鉴于我当事人工作的特殊性,存在的专案专办的可能,不方便也不应该在法庭上说明此节。”

    诸葛明:“法官大人,我的问题和本案有直接关系。我必须证明被告拥有……”

    曹云:“我方接受我当事人拥有和使用官方技术的说明。接受我当事人拥有监控警车能力的说明。至于我当事人是使用还是滥用职权,和本案无关。”

    诸葛明:“滥用和使用的确定可以充分说明被告的行事风格。”

    曹云:“我当事人现在只是嫌疑人,我们不知道她是否在独自调查案件。鉴于我当事人调查都是都是大案,而检方来自总检察厅。滥用和使用职权不影响本案的审判进展,所以我有理由怀疑检控官之所以如此咄咄逼人,是因为我的当事人正在调查总检察厅集体贪腐事件。”寸土不让。

    诸葛明指曹云,半天说不出话来,无耻要有限度知道吗?

    法官裁定:“鉴于被告工作特殊性,不排除其正在调查总检察厅的可能,加之其滥用还是使用职权与本案没有直接关系,所以辩方反对有效。控方不得再追问和本案无关的事情与细节。”

    诸葛明:“法官大人,是有直接关系,请听我解释……”

    曹云再次打断:“检察官,你的衣服是阿尼玛,你的皮带是曲尼玛,这一套没有万把是下不来的。你一个月收入是多少?”

    诸葛明:“我的账户公开接受监督和调查,和本案没有任何关系。”

    曹云:“我认为你的问题和本案有关系,你认为你的问题和本案没有关系,于是就没有关系了?你光头你就可以嚣张吗?连法官大人的裁定都敢反对?既然你要质疑被告,首先我就要先质疑你,你的收入是否合法。”

    诸葛明大怒:“我光头和案件有什么关系?你这是人身攻击。”

    曹云:“你认为光头者低人一等?”

    诸葛明:“没有。”

    曹云:“既然没有,你为什么认为我是人身攻击。”

    诸葛明:“因为你特意说明光头。”

    曹云:“我还特意说明我是帅哥,难道我在鄙视帅哥吗?”

    法官敲锤子:“两位都是有身份的人,请克制自己的情绪。”

    两人互相看了一会落座,诸葛明腾跳起来:“法官大人,他对我竖中指。”

    曹云:“我没有。”

    诸葛明:“你竖了,听审席一定有人看见。”

    曹云:“我竖的是食指。法官大人,他诬陷我的人格,他诬陷我鄙视他光头。”

    “草!”诸葛明冲出控席,法警连忙阻挡。曹云不甘示弱,袖子一卷,脚踩椅子,一倔屁股:“来草。”

    法官抚额,有气无力道:“现在休庭半小时,大家冷静一下。半小时后再开庭,如果两位还是这种情绪,别怪我不客气。”还是古代好,在古代,每人屁股先打五十大板。吵吵吵,吵你妹啊。

    法官敲锤子:“休庭。”

    大家离席,法警看护双方进入各自的小房间。听审席的业内人士议论纷纷。主要是就两人的情绪是真是假进行辩论。总结诸葛明无论真假都不对,因为对方有两个人,你只有一个人。

    事实有些出入,实际上两个人都火了。

    进入小房间,曹云拍桌子:“死光头这么嚣张,不给点他点颜色看看,真以为自己多牛掰。”

    诸葛明扯领带:“小兔崽子,看老子弄不死你,吼!”

    欧阳逸和眼镜女只能各自安抚自己的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