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隋唐大猛士 木子蓝色

第931章 开元氏族志

    想历史上的汉武帝,连年用兵匈奴,耗光了文景两位皇帝几十年的积蓄,最后靠着各种强硬手段硬抢,搞破产了无数富户豪族商贾,这才撑过来了。

    可现在一对比,明显罗成的手段更高明啊。

    就算是当年曾被无数人称赞的隋文帝杨坚,时人赞他手腕高超,可他的国策也未必比现在罗成的好。

    “一面是能征善战,军队能打,深得将校拥挤。另一方面,又深懂治国之术,理财有道,这天下他不得谁得?”

    长孙无忌对自己的妹夫也很佩服,“其实我仔细研究过后,觉得皇帝的策略,其成功的关键之处在于制度,设立了规则,一个让大家都能信服的规矩,然后大家都在这个规则内玩,于是便都相安无事。这不像是刘彻,玩规则玩不过,就来硬的横的掀桌子,吃相难看,大家都极不满。”

    历史上汉武帝刘彻的种种政策,可以说已经算的上是一个暴君了。最后他没亡国,也算是赌国运侥幸赌赢了,但也赢的极其危险,这方面可以说他比杨广要强一点,但也只是运气更好些。

    杨广也是刘彻式的人,也想赌,也不按规矩来,可他又没刘彻的底子,隋帝国才历一世,关陇集团之强大更不是汉朝的勋戚集团能比的,更别说隋还没有宗室支撑,偏偏他还打高句丽失败了。

    于是杨广失败了,亡国了,被弑杀了。

    罗成其实也是个强硬的人,但长孙无忌认为罗成虽强硬,但罗成又是个讲规则的人,这样的人,跟他玩,就算玩输了,但大家也能服气,况且,罗成还是那种处处给人留余地之人。

    就算工商税这些和摊丁入亩,对贵族官员有利益损害,但罗成也不是只盯着一头羊薅羊毛,每头羊薅一点,然后还再给点甜头补偿一下,于是大家都能接受了。

    “咱们皇帝这两年,派出许多官员下郡县明察暗访,调查案卷,听百姓民声,但凡那些地方豪强大族家声败坏,恶行乡里者,皇帝都收录名单,然后下诏,把这些大族豪强迁到六京,这也是仿汉初之时政策。”

    把这些大族豪强迁到六京居住,一来免的他们再为祸乡里,二来也可以充实战后的六都,毕竟这些人皆为大族豪强,底蕴深厚,他们能带动消费,甚至让朝廷更好监管。

    除去了这些人,地方官吏也更能少些阻碍。

    这些人迁走后,甚至使得各地地方的吏治也能大大好转,毕竟过去这些豪强大族在地方上,还基本把持了吏治,甚至是世袭掌握。如今他们一走,连根拔起,过去盘根错结的势力也打散了,官府可以重新布局,另外招募任使新吏员,胥吏阶层也不再是过去的铁板一块。

    与之同时,是《大秦律》在各地的全面推行,郡县官学雨后春笋般的建立起来,文化知识,不再只掌握在士族之手。

    一面是推行律法,一面是普及教育,同时又加强舆论宣传导向,去除诸地的许多旧俗恶习,比如捣毁那些不被官府承认的淫祠,将许多蛊惑人心的巫师妖道恶僧等绳之以法,加强对僧道巫的管控,朝廷设立专门的管理衙门,给天下的寺庙道观颁给官府的认定文书,所有的僧道都要持有度牒才能出家,否则就是野道士野和尚,发现就要强制还俗。

    更不许乱搞法会道场,不许随意收取香火捐献等,更给他们限制田额,禁止超额,且所拥之田地也必须纳租税。

    正是在这一条又一条的政令之下,大秦虽入关没几年,但每到一处,都在飞速的安定下来。

    秦军每攻占一地,要不了多久,盗贼就匿迹,豪强大户也不敢非为。

    “当然,时间还短,也不可能一天就大治,也有许多恶官劣史,恶绅盗贼,但总的来说,是浑水在变清。”长孙无忌道。

    “大乱之后,往往便是大治。”高士廉也点头道,天下士民百姓最终能选择罗成,也正是证明罗成是那个结束动乱的治世之人。

    看着街道之上,行人熙熙攘攘,车、马不时经过。

    仅看街道上大家穿的衣服,还有经过的车、马就能知道,当下大家的生活状态了。虽然不少人也身着布衣,还打了补丁,可衣服干净整齐,大家行走在外,身上脸上都很干净,这就是礼。

    仓禀足而知礼仪。

    面无饥色,虽行色匆匆,但脸上带着微笑。

    街道笔直宽阔,干净而又整洁,路边的沟渠没有横流的污水,没有乱飞的蝇虫,每隔一段还能看到有专门的垃圾房和公共的厕所。

    街上马匹的数量很多,许多人骑着马行走在街上,拉车的也以马为主,还有些老人妇人则骑着驴骡,街上几乎看不到牛车。

    就连跟随在主人身边的奴隶们,也都精神面貌不错,衣着整洁。

    高士廉也发现有不少不足之处,但这些都掩盖不了这座城市的活力。

    这座城池到处散发着激昂的活力,他想起他离开洛阳时,那时的洛阳,已经慢慢变的如一潭死水。

    不过十年,洛阳重新活跃起来了。

    甥舅两人一直来到皇城前,递上符印,经监门卫的兵将查验过后,才得以进去。

    穿过重城,经过重重的检验后,两人终于进入了皇宫,一路来到亿岁殿外侯见。

    亿岁殿中。

    “陛下,高士廉和长孙无忌到了。”

    “传。”

    两人入殿,皇帝自御案后走出,亲自站到阶前迎接。

    高惊讶不已,想不到皇帝如此客气,慌忙上前拜见。

    “你是观音婢的舅父,便也是朕的舅父,今日在亿岁殿也无他人,不用如此大礼。”罗成扶起高士廉,这位之前贬往交趾,贬为县主簿,后罗艺镇安南,便重用他为长史,他的才能得到罗艺的充分肯干。

    这次罗成便调他回京,要授他要职。

    “朕知你才华,又有干才,因此授你为礼部四司之一的礼部司郎中。”

    礼部司是礼部四司之首,掌礼乐、学校、仪式、制度、衣冠、符印、册命、丧葬、赙赠等事务。

    这是一个重要的职务,虽只五正品,但职权很重。

    授他此职,显示出皇帝对他很期待。

    “陛下,臣惶恐,恐有负圣恩。”

    罗成笑道,“朕知道你的才干,了解你的品德,因此才授你此职,你莫要推辞。这里有一个重要的任务马上交给你,朕知道你北齐王族出身,对士族谱系十分了解。”

    眼下,大秦已经统一北方,除了江南三道未平,基本上已经平定天下。

    不过士族也还是大秦绕不过去的一个词,尤其是其中的山东士族,虽已没落,但性好矜夸,仍依仗祖辈地位,嫁女之时多聘礼,甚至相互联姻,大搞学术垄断,罗成认为这不仅有扰乱风气,甚至也是一种对抗朝廷之意。

    因此他给高士廉的任务,就是让他与御史中丞韦挺以及翰林学士岑文本,国子监博士令狐德芬等人一起刊正姓氏,编撰一本《氏族志》出来,把天下的氏族都理一遍谱系,同时重新排定一个官方的排名。

    压制那些旧士族,扶植有拥立之功的庶族地主,更要提高皇族罗家的地位,加强皇权。

    一朝天子一朝臣,一代王朝当然得有一代新氏族当头。

    其最终目的是既要彻底的打压自西魏北周隋以来的政治巨头关陇集团,同时又要打压一直以来垄断学术的关东百年士族,新修的氏族志,也是为即将开始的实封诸侯做准备,这将是开元诸侯分封预告版。